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代理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662 2005.08.01 17:35

    海兰珠听说我带来了客人,并且还是三个色目人,十分感兴趣,她祖先的军队中就有很多色目人,可是这些人她也仅是听说过,并没有看到过,于是从内堂跑出来看热闹。

  随着海兰珠的出现,安东尼奥再次大声惊叫:

  “哦,我的上帝啊,世上还有这样的美人么,哦,我的小姐,您一定是天使降临,请允许我致以一个骑士对您的尊敬。”说着这家伙就要上前,拉海兰珠的手,行吻手礼。海兰珠虽然十分爽朗,可是也没见过这种阵仗,连忙缩回自己的手,作势要打他。

  见此情景我哭笑不得,上前阻止,这个安东尼奥哪里像个骑士,分明就是个无赖么。

  “亲爱的安东尼奥,在这里是不实行这种礼节的,来。我来介绍这是我的妻子海兰珠。”说着我将手指向海兰珠。

  对于我的举动海兰珠和安东尼奥都惊呆了,海兰珠没有想到我还会说这些夷语,而安东尼奥则是没有想到海兰珠是我的妻子。高卡乌斯和汤若望则是礼貌的和海兰珠打了招呼,“你好!”两个字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还是让海兰珠分辨出来了,听到这么怪异的语调,海兰珠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下不要紧,本来海兰珠在和我结婚后,受到滋润就越发的妩媚动人了,此时一笑当真百媚具生,把高卡乌斯和汤若望也看的神魂颠倒了。

  安东尼奥听到我的介绍十分惋惜,嘴里不断的说道:“可惜,可惜”。对此我心中甚是不快,怎么的,我就不配有这样美貌的妻子么?这家伙见名花有主又把主意打到海兰珠身后的铭岚身上了,以他“歹毒”的眼光,一定看出来铭岚是个侍女,可是以铭岚的姿色,我相信即使放到欧洲也堪称美人(铭岚的美在于一种宁静,安详,和海兰珠一静一动各有千秋),于是安东尼奥再次使出他的无赖招数,对铭岚大献殷勤。

  “哦,亲爱的小姐,您一定没有出嫁吧,若是那样的话我的损失可就太大了,请允许我致以一个骑士对您的尊敬。”说着又要动手动嘴。把铭岚吓的躲到了海兰珠身后,海兰珠可不惧他,双手一卡腰,一副你想怎么样的表情,若不是顾及他是我的客人早就大耳瓜子上去了。

  没办法,总算是见识到安东尼奥的真面目了,说他是骑士我死活不信,忙上前打援场,才算是把安东尼奥架开,此刻他嘴中的赞美之词仍旧滔滔不绝,大多数我都不懂,估计是他抄袭背诵哪个名家的情诗吧,这就无从考证了,这小子这样的事情一定没少做,否则不会如此流利,相信若是铭岚能听懂的话也要有些动容吧!

  总算是把安东尼奥架开,我们带着他们三个人进了主厅,这房子是我按现代格局设计的,厅很大,连带着饭厅,此时已接近傍晚,劳碌了一天,我的确饥肠辘辘了,海兰珠早就命厨子准备好饭菜,这个厨子可是我从关内花了大价钱雇来的,手艺真是没得说。我这个人除了懒,不学无术以外,还有馋的毛病,手中的钱一多了,想到的首先是吃。随着这个大厨的到来,我家里的客人也逐渐增多,阿巴亥自打我结婚后就搬入了多尔衮的府邸,深居简出,可是并没有因此减少多尔衮兄弟到我这里来的次数,相反的这兄弟三人经常到我这里蹭饭,同时卷走了我很多好酒,多铎虽然才十三岁可已经是一个小酒鬼了,对此他们的理由是,我就要驻扎朝鲜了,现在不吃以后就吃不到了,所以我的厨房经常是配备大量菜色的。这不是,我和这三个家伙前脚刚到,后脚这兄弟三人就来了。

  多尔衮三人见到海兰珠都亲热地大叫嫂嫂,这些家伙已经发现在这个家是谁是实权派了,对我往往是视而不见。蒙古人好客,海兰珠也不例外,再加上家里富裕,没多少时日,海兰珠就和这几个和她年岁差不多的小子熟络起来,更是在酒桌上经常拼酒,把我置之不理,郁闷。安东尼奥见多尔衮来了,对刚才大殿上的一幕还心有余悸,连忙躲到了一旁,他这举动哪里像个骑士啊,相反的高卡乌斯和汤若望则礼貌的和兄弟三人打招呼。

  酒是男人之间交流最好的工具,虽然言语不通,但是在美酒佳肴面前,大家都放开了架子,开怀畅饮,席间我问安东尼奥如何知道我的名字。

  “哦,亲爱的李,你难道不知道你如今在中原的名声有多么响亮么,凡是有烟花之地的地方都可以听到你的大名,那些男人们真是爱死你了,是你重新塑造了他们的尊严,是你给了他们站立的勇气。”安东尼奥开始大声歪歪,幸好他说的这些多尔衮等人听不懂,否则我就糗大了,没想到我的名声是这么来的,真是郁闷。这时高卡乌斯也插话道:

  “大人的药据说十分灵验,如今在中原的价钱已经到了一千两银子也很难买,各家都将先生的药当作镇院之宝一样,并不出卖,而是用来招揽客人。”

  这俩家伙平时肯定没少出没那些地方,否则怎么能对行情如此熟悉,也难怪,两个炮手兼水手又不是圣人,哪能没有七情六欲呢,不去青楼又去哪里。既然表示理解我也就不在意我到底是如何得名了,这名声好坏跟我实在是没有关系,有钱赚就好了。没想到我的伟哥走红的这么快。

  “不过,亲爱的李,现在中原可是有很多假药冒充你的神药,我就上过这样的当,什么时间你能弄些真的给我们就好了。”说着安东尼奥眼神中漏出期盼的目光,好可怜啊!这些药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品,看来这家伙一定是在那次假药中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不过由此看来这制假贩假古来有之,尤其我的伟哥具有那么大的暴利,没人眼热才怪呢。

  “好的,好的,没问题,我可以送给你们几副。”我答应道,安东尼奥和高卡乌斯听了立刻眉开眼笑,对我极尽吹捧。多尔衮侧头问道我们再说什么,我自然不好意思告诉他我在中原是如何得名的,只是和他说,安东尼奥和高卡乌斯也想弄些伟哥试试,说道这个问题在场的所有男人自然是开怀大笑,阿齐格则是奇怪这些洋和尚难到不用戒色么(我对这些人一直说他们都是传教士,就是洋和尚),对此我只能支吾的含糊过去。

  此时酒过三巡,再加上我美丽的妻子海兰珠频频劝酒,没多久安东尼奥首先钻到桌子底下了,汤若望是传教士,所以浅尝则止,听我们纵声畅谈,高卡乌斯酒量很好,为人也豪爽,酒到杯干,虽然对于我们说些什么并不知道,但是也随着我们放声大笑。于是出现了这样一幕奇怪的场景,一个汉人,一个美丽的蒙古女人,两个女真人,两个葡萄牙人和一个德国人(普鲁士),在一张酒桌上谈笑风生,要知道再过二百年后,这种场景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这也让我不禁感慨,大家若是一直这样该多好啊。

  酒宴进行了很久,大家尽兴而归,多尔衮兄弟赖着不走,反正我这里房子很多,随他们去哪里住吧,给汤若望三人安排了房间,我和海兰珠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老公,你从哪里弄来这些怪怪的家伙,尤其哪个什么安东尼奥,真是肉麻死了,那双贼眼老是盯着我和铭岚。”

  “呵呵,这是咱妹夫千心万苦给我弄来的,不好么,不要小看这些人,他们将来的用处可大了,尤其是那个汤若望,你一定嘱咐下人好好照顾他,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

  见我这么说,海兰珠还是不理解,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海兰珠将头靠在我怀里抱怨道。

  “他们有什么用处,还不是老惦记着你的那些玻璃和水泥么,居然还想学怎么制造,老公你可千万不能教给他们啊,汉人不是有句俗话么,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别说他们,就连我父亲都不能告诉。”真是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竟然连自己父亲也不信任了,不过也难怪,要是我有这样的父亲也是绝对没有安全感的,在塞桑眼中可能是一切事物都可以出卖吧,只要有一个好价钱,估计他连自己也能卖了。

  “你呀!”说着我用手指轻轻的弹了一下她可爱的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鼻间全是她如麝如兰的幽香,不知道为什么海兰珠喝过了酒并不像别人满身的酒气,而是芳香四溢,这也是我为什么纵容她喝酒的原因,这种浓烈的芳香已经成了我们之间最好的催情药物,远比我的伟哥好用多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不过这个秘密早晚会被泄漏的,随着这些东西使用的越来越广泛,一定有人会进行仿造的,所以我准备售予他们代理权。”我向海兰珠阐述自己的观点。

  “代理权,什么是代理权啊?你总是弄出这些稀奇古怪的词,真让人难懂!”海兰珠和我在一起的时间逐渐增加,好多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个代理就是,我允许他们在各地制造经营这些玻璃和水泥,暂时先是玻璃吧,水泥咱妹夫是一定不会让出关的,我的意思是告诉他们配方,或者我们派工匠,然后我们再出一定比例的本钱,在各地生产玻璃,收入除按本钱分配外我们还要多增加一项专利费用,这个专利就是指着东西是我发明的,我要收取一定比例收入,总不能让他们白白享用吧。同时我还要在中原开设专门的药店来卖我的药,听高卡乌斯他们说中原已经开始出现假的伟哥了,在这样下去我们的利润是会被分薄的,同时伟哥的名声也会遭到打击。”我尽量用海兰珠能懂的方式解答,估计此时这个世界上还没出现代理权一说,我算是首先尝试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对于国人高超的仿制天赋和造假能力(在我看来中国人没有什么造不出来的,只要这世间有的,都能给你仿制的八九不离十,至于制假就更不在话下了),我是实在没有办法,在利益的带动下,玻璃和水泥肯定是会被仿造的,与其让他们弄出来,还不如我和这些商人们早一点合作,占领市场,这样才能减少我的损失;而伟哥虽然不能出卖配方,但是这东西轻便易携,开一些专卖店也是可以考虑的,这样就能冲击假药市场。

  “就你鬼点子多,不过我建议最好账房先生由我们派一个,他们若是不放心也可以派一个,账本一家一本,省得这些奸商在账本上弄文章,那我们损失就大了。至于那些假药,开来只能用你的办法了。”海兰珠补充道,要不怎么说她继承了他父亲的经济头脑呢,很多事情她都能一点就通,并且可以给我提出有益的补充,海兰珠不光身材样貌好,而且最难得的是有脑子,不是绣花枕头,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怎么能说是鬼点子呢,难道你老公我是鬼么,那你可就是鬼婆娘了。”说着我搔着她的痒。

  “老公,我们睡吧!”一听这话,我如奉圣旨,早就蠢蠢欲动的双手再也不放过她了……

  第二天就是除夕,早早的我上了早朝,今天的主要议题是出兵朝鲜,这已经是既定国策了,今天要商议的是派哪支部队。我这支汉军是一定的了,但是并不是作为主力,而是辅助,蒙军如今已经扩大到了一万五千人,但是却是作为策应,真正的主力是多尔衮和阿敏的部队,这样进攻朝鲜的军队总人数达到了近六万,再加上辎重部队足足有近十万大军。

  历史上的这次侵朝只有阿敏的部队,如今派出了相当于五倍的军力,看来是势在必得,同时使用阿敏,多尔衮的部队也看出了皇太极的用心,这次不是要朝鲜臣服,而是彻底攻占,仗可没那么好打,显然皇太极没有派出自己的嫡系部队是为了保存实力(蒙军作为策应就是很好的证明,皇太极却安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刚刚成军,战力不足)。他可是够狡猾的,战事顺利可以趁势取利,若是不顺也可以借机消耗敌对势力,或者是以此为由,剥夺阿敏等人的指挥权。史书上可是记载的很清楚:一六三零年,大贝勒阿敏在滦州等地与明军作战失败。皇太极幽禁阿敏,没收家产。阿敏被囚十年后病死。一六三一年,又以莽古尔太悖逆不恭为由,革去大贝勒称号。次年,莽古尔太病死。

  显然此时动手或许为时尚早,我不太肯定皇太极会如此鲁莽,但是如果阿敏等人作战真的失利,受到严厉的惩罚是一定的,女真人最重军功,在这上面做文章是十分有效的。商议完这一切就是最后的出兵日期了,决定各部正月初八准备完毕,初十开拔,其余不参战的部队也要提高警戒,皇太极将大贝勒代善、莽古尔泰、阿齐格的三支部队推向了锦州,作势进攻迷惑明军,防备袁崇焕增援朝鲜。一切安排妥当,早朝就散了,皇太极特意命人将我招到他的书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