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圈钱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940 2005.07.12 20:37

    清明节的时候,经历了长期的思想准备和酝酿我上任了。太医院距离皇宫很近,这或许是便于给诸多贝勒贵族看病吧,这时候四大贝勒的府邸距离皇宫都很近,其实整个沈阳也不是很大,人口不过才十几万。

  小小的太医院此时人并不多,10的御医和三个执事几乎就是全部的人员了,看到这可怜巴巴的几个人我不禁有些心冷,难道就要靠这几个人来完成我的医事改革么?看了看一旁陪我一起来的皇太极,他此时张开双手向我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真是郁闷。

  更让我郁闷的是费了半天的劲努尔哈赤仅给了我5千两的银子作为这次医事改革的经费。5千两银子能做什么呢?自从到了这个年代,可以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银子,从打来到这里一直有人给我提供吃住,对此时的物价如何我根本就不了解。当院使额尔德尼颤巍巍的叫下人把银子交给我的时候,他做了个同情的表情。于是一打听才知道,这5千两银子假如是给我个人,那么我现在或许够做个小资了。但是这些银子连一片像样的宅子都买不到,就不要提我心中规模庞大门类齐全的杏林书院了,差点没把我鼻子气歪。我嚷嚷着去找努尔哈赤,却被额尔德尼拦住了。

  “先生有所不知,今年宁远一败,我女真一无所获,而且要抚恤战死的士兵,所以能给先生提供这些就不错了,先生就是去了也是白去。哎,这战真是赔本的买卖。”额尔德尼感叹道。

  听他这么说我也没了办法,没有钱如何办事啊?钱!钱!钱!现在我满脑子都是钱,不解决资金的问题,医事改革如同一张废纸,让我到哪里去圈钱呢?我转头向那些御医看去,这些现在我的下属们一个个都低下头生怕我找到他们头上。

  “我看这样吧,我先带个头捐助先生3千两银子,或许阿齐格、多尔衮他们也会捐一些的,我在找找其他旗主贝勒,看看他们能否捐助一些。”皇太极说道,看他那表情让他出3千两银子,也是十分肉痛,可是谁叫他一直是我医事改革强有力的支持着呢。目前也只有这样了,我极度灰心,匆匆的结束了这次上任,哪里还有什么精神进行医事改革啊,灰头土脸的我回到府中,望着墙壁发呆。

  现在我脑子里想的已经不是如何完善这个计划了,而是如何圈钱。有了!我脑子中灵光一闪,不是要进行医师资格考试么,我完全可以参考后世的四六级考试,从这上面弄些零花钱还是可以的。只要我要求这些参加考试人每个人上缴5两银子的报名费和评阅费,没那么想来总会有一千多人吧,那就是5千多两啊,而且这些人一旦不通过考试,可以安排进杏林书院进修,再收取一些学费,呵呵,看看吧这可能就是教育乱收费的雏形。但是这也只能解决一小部分的经费,杏林书院的学生我是准备免费教育的,而支撑这些学生的费用简直就是无底洞。

  思索了很长时间,一无所获。这时从外面化缘的皇太极回来了,他倒是满载而归,因为我的医事改革要在各旗设立军医处,对各旗都有好处经皇太极地宣传很快获得了各旗主贝勒的欢迎,于是这些人纷纷慷慨解囊,多尔衮和阿齐格各捐了2千两,其他的也都是一千,五百的不等加上皇太极的我现在总共得到了将近2万两的银子。由于这次宁远大战各旗损失不小,所以暂时也只能援助这些了,而且各旗主答应从他们的奴隶中抽调一些援建我的杏林书院,这样算下来总算是够建书院了。多多少少的我松了一口气,谁能想到我一个堂堂的太医院院判会为这些银子发愁。没办法,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作回我的兽医呢!等等,兽医,我的脑子再次灵光一闪,来到这个时代由于一直在策划我的医事改革,我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个兽医,而且还是一个学药物的兽医。

  这人啊 ,到什么时候都不要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看我才当了几天神医就差点忘了本。我不断警告自己,李开阳啊,李开阳,你咋就忘了自己是个兽医呢!叫你声神医你就真当自己是神医了!接下来的两天我和几个御医一直在皇城周围转悠,寻找合适的校址,终于在临近浑河的天柱山脚下找到了一块宝地,以此作为书院的校址。随后我就在校址的一旁命人搭建起一排排木棚,余人均不明白我要做什么,我也笑着不答,等到木棚建好才命人从各处收集猪和鸡等牲畜。女真是游牧民族,但是其主要是放牧牛马和羊,养猪恐怕还不在行,至于鸡就更不用说了。我这个兽医正是希望利用现有的这点资金操持一下自己的本行,牛马等大牲畜繁殖周期太长,效益见得不是很快,而像猪和鸡这样的家畜周期短,繁殖力高且容易饲养。在封闭的环境下疾病也很好控制,总算是尝试一下吧,对于我的这种举动皇太极和御医们都是不理解,堂堂的太医院院判李神医居然操持如此贱役如何能让人理解。见我干的乐此不疲,这些人几经规劝下还是不奏效,也就不再烦我来了,而是专心的进行他们的医师资格考试去了。

  这次的医师考试范围很大,各府县都接到通报全力协助我的工作,所以不到一个月就有500多人进行了考试,合格者也达到了300多人,见这三百多人分门别类的集结在一起,进行了短期的护理培训,主要是教这些人缝和包扎等技术,从中挑选了160多人分配到各旗的军医处,其他一些分到各府县的惠民药局,剩下一些不愿意效力的就任由他们流向社会。作完这些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终于这个医疗体系见到了雏形,但是以后运作的如何还要等着以后检验。忙完了这些我又回到了书院的建筑工地上,一方面监督工程进程,一方面接着养我的猪。这猪养了一个多月,按照我现代的饲养理念上膘的很快,有的在收集来时就怀了孕,这时产下了猪仔,数目一下子增加到了40多头。鸡的繁殖更快,由于基数大这时已经有300多只了,这些天来我真的很快乐,又重新作回了我的兽医,这种感觉熟悉而又亲切。

  我国在战国时期已经开始养鸭养鹅,养鸡比这更早。家禽人工孵化法究竟什么时候发明,已难于稽考,已知早在公元前就在我国应用,一直沿用至今。在北方,大都用土缸或火炕孵蛋,靠烧煤炭升温。在南方,一般用木桶或谷围孵蛋,以炒热的谷子作为热源。这些人工孵化法所需设备简单,不用温度调节,也不需要温度计,却能保持比较稳定的温度,而且孵化数量不受限制,成本很低,孵化率可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至于养猪可以借鉴的经验就更多了,据近代遗传学的研究,中国家猪的体质外貌、胴体品质、生长速度(平均日增重)的遗传力都比较高。在猪的育种工作中,对遗传力比较高的性状,通过选育,可以比较容易地收到预期的效果。在历代劳动人民的精心选育下,中国各地曾培育出不少优良猪种。这些猪以早熟、易肥、耐粗饲和肉质好、繁殖力强著称于世。所以想要获得成功并不难,只是从前没有人如此重视和大规模的养殖罢了。

  但是毕竟这些养殖见效还要等一阵子,剩下来的时间我将目光投向药物。这年头什么药物能吃香,最有市场呢,我进行了一些列的调查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壮阳促孕,很惊人的结果吧,还别说真就是这么回事,大臣贝勒们家里无不豢养很多姬妾,时间一长难免不力不从心,还有就是这个时代对于生育也十分重视,战争直接导致了人口缺乏,而不孕不育的比例还是不少的,这里面的市场是十分有前景的。记得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我的一位同学就是搞繁殖药物的,而且效果相当不错,可要比这个时代的什么大力丸和金枪不倒药要有用的多。呵呵,这回总算是能用上了,凭着记忆我写出药方,并且将药物分开让下人买来,自己躲在屋子中一顿炮制,于是闻名于世的壮阳促孕散就此诞生,再加上我李开阳李神医的威名,还愁销路不好。肥水不流外人田,我首先将皇太极请来,而他耳边一顿耳语。

  “真的么,李先生,有这么神的药么!”看他那样子肯定是试过不少药物。都是男人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我在他面前打了保票。两人心领神会的一顿狂笑,把身边的人都弄得莫名其妙。没有多少天,整个沈阳城都在盛传四贝勒得了李神医的神药,如今威猛之极,又要再讨几房小妾云云。随后又有传言说皇太极的一房小妾多年不孕,如今已经有喜云云,在官方和民间的炒作下,我的神药一时成为坊间议论的话题,大家都在为得到我的神药而费尽周折,我的屋舍外更是川流不息。

  “三贝勒,我现在实在没有这药了,上次为了给四贝勒配齐这些药足足花了我一个月的时间,要知道这里面用的药材可都是十分名贵的,有几味药更是难寻,足足花了我将近300两银子啊!要不是四贝勒在修建书院一事上大力支持我并且慷慨解囊,我也不会这样费尽周折的给他练药啊!”我装作十分为难的对阿敏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钱不是问题,李先生您看您能不能再费些时日给我也弄几副,我那些女人都好几年了,连个蛋都没生出来!”说着这个曾经和我为难的三贝勒阿敏脸上堆起笑容,手一挥,他的家奴们抬上了一口箱子,阿敏伸手打开,只见一箱子的银锭整整齐齐的排列着。我看了一眼,这样的箱子最近我都收了好几箱了,所以并不惊讶,仍旧装作为难道:

  “三贝勒,千万不要这样,折杀小人了,这实在是让我为难,这之前二贝勒和大贝勒都有来要,你看我这是先给谁好啊?”

  “这个,难道先生就不能多做一些么,先弄一两副也好啊!”

  “这,这……实在是不好办啊!三贝勒真是为难人啊!行啊,我就辛苦辛苦吧,谁叫你是三贝勒呢。不过这些银子还请三贝勒收回,我李开阳岂是贪财忘义之人。”我颇作为难的说道。

  “哪里,哪里,李先生如此辛苦,为我大金国当真是鞠躬尽瘁,这点银子不过是小意思,还请先生笑纳。”阿敏再次堆起满脸横肉恭维的说道。

  “这个,这个实在不好收,这点药是小事,要不是主药难弄还不是三贝勒你要多少有多少。”我不怀好意的说道。阿敏心照不宣,哈哈大笑。

  “那这些银两就算是资助先生开办书院所用,以后先生再有什么难事,尽管来找我阿敏。”

  “如此,我就不客气了。”我说道,嘿嘿,我还真就不客气了,好你个阿敏,当初皇太极化缘时你只出了500两银子,这时为了几副药居然掏出上千两,看来不黑你都对不起我自己。其实这一副药的成本不过数两银子,药的主要成分也很常见,只是配方不同,加上制作工艺比这个时代的中药要更加精纯,所以得到的有效成分也就很多,药效自然威猛,这可不是吹的,一种好药最重要的就是药效,没有好的药效我如何敢拿出来炒作呢。送走阿敏,我命人将银子抬入我的书房,这些天光靠卖药就收入了上万两,呵呵,看来我不需要养猪了。

  在阿敏走后的数天,民间又开始传说,李先生的神药价值千金,不是普通老百姓买的起的,但是就连这种药的药渣也具有神奇疗效,所以不知是谁据说是李先生的下人偷偷的从李先生那弄了一些药渣,开始在坊间买卖,价格由最初的50两一路高升到100两,仍然是货源紧缺。

  “李先生,真是不得不佩服你呀,看来你不该做神医,而是应该做商人,到时肯定富可敌国。不过先生的药渣真的也具有疗效么?”说话的是皇太极,这事是他和我一手策划的,于其中底细如何不知,只是对我将药物以100两银子一副的“批发价”售给他还是有些心疼,若是这药渣也好用那么以后还是用药渣好了,这药虽然神效,可是毕竟为了那春风一度花费如此巨大还是有些心疼的。

  “四贝勒有所不知,我所利用的正是人们的心理,物以希为贵,并且利用传言增加它的神秘性,至于这这种经商的天分,呵呵,我也是现在才发现,真后悔怎么是学医而不是经商呢!至于药渣么,其实那不过是用质量差些的药材制成,而且工艺上少了几个环节,所以药效要差一些,但是多少也是管用的。我劝四贝勒还是用好药,固本培源,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不再依赖这些药物了,到时依旧龙精虎猛。四贝勒若是执意想要,我看这样吧,10两银子批发价如何?”我谦虚地说道,其实心里确实后悔,多养了一个月的猪,早知道这个年代药物有这样大的暴利,我还养什么猪呢!

  都说手里有钱好办事,这话一点不假,自从开始贩卖“伟哥”,我手头多了很多余钱,杏林书院的工程也越来越快。至于为什么给如此神药起了一个“伟哥”的名字很多人不理解,我只是讳莫如深的一笑,时间长了也就没人再问,没用多少时间“伟哥”二字深入人心,其后一些贵族富翁们相见,常常嬉虐的问候道“今天你伟哥了么?”,一度风靡一时,此后帮助妇女成孕的药物问世,没等我命名就被民间称之为“孕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