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围困(上)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2966 2006.01.26 09:22

    戒烟戒酒难戒美色,尚文尚武更尚风liu。这就是王重阳做人的信条,但是一次偶然的事件却让他卷入了一个小人物不该卷入的漩涡里,从此不能自拔。学术界的种种弊端,社会上形形色色的复杂人物都让这个刚刚迈出大学校园的年轻人措手不及,与此同时他生命中最终要的女人也纷纷的走进了他的生活……

  敬请观看兽医的新作《基因漂移》,给你不一样的故事!

  阿敏部队的覆灭,给了代善一个措手不及,可是他毕竟是沙场老将,很快就稳住了队伍,归拢阿敏的败军,在兵力优势的情况下,将出城迎击的骑兵部队击退回大庆城。

  虽然这场大仗我方取得了绝对的优势,更是没有想到阿敏骄纵一时的2万铁骑竟于一个下午就彻底溃败,对于战场上突如其来的炸膛事件,众人在得知原委的情况下无不赞我英明睿智,料敌先机。什么料敌先机,一听到这话,我不禁苦笑,我若是真的料敌先机绝对不会就带一百亲卫来东北,也不会让皇太极算计,虽然阿敏的部队溃败了,可是真正杀伤的不到一万人,就是这一万人里面还有代善“帮”我射杀的3000多呢,剩下向四方溃逃的阿敏部队,要么彻底脱离军队,游弋于四方成为土匪,这为将来的剿匪工作带来困难,要么被代善重新整编,这一部分人占大多数,要知道阿敏的部队也算是精锐,虽然被快速击垮,但是并没有真正丧失作战能力。

  阿敏战败的原因就是对这种突发事件没有心理准备,包括他的军队在内,在自家火炮突然炸膛并且遭受城头炮火的猛烈摧残后,本身对火炮就十分敬畏的女真人立时丧失了战斗意志,才导致这场溃败,若不是代善果断应变,以强硬手腕震慑溃逃的部队,估计此时我已经得手了。

  问题是我没有得手,并且继续面对两倍于自己的敌人,而且将自己的火炮力量暴露给代善,这让形势转而不利。代善一向用兵谨慎小心,当年我在盛京时就早有耳闻,此时亲身见识了,他似乎并不急于攻下大庆城,要想攻下这样一座以混凝土构建的城墙确实是件难事,代善也没打算来攻击,他派自己的骑兵四处游弋,将周边的村屯的百姓全部俘虏来,驱赶至城下,任他们哭嚎,这使我陷入被动的局面,如若放这些百姓进城,一方面是城内没有这么大的空间,另一方面是害怕奸细混进来,这让我骑虎难下,大庆城内确实囤积了不少粮草,因为我准备将这里变成攻击辽东的桥头堡,所以不能不投资。

  “好你个代善,居然出这种坏主意。”我口中骂骂咧咧的道,可是又不得不为粮食的事犯愁。以大庆城内的这些粮食若要维持城内军民相信坚持个把月没有问题,可是要照顾城外的百姓确实是个难题,更可恨的是每当我们将粮食投下城接济百姓时,代善都会派人劫掠,他并不伤害百姓,只是从他们手里夺走粮食,面对这些强盗,百姓们有苦说不出,我们也不得不在晚上偷偷的发放粮食,即使是这样一样改变不了被劫掠的命运,这让每天粮食的消耗越发的大了,如今我已经骑虎难下,即出不得城,也无法据城坚守,粮草每日都在大量消耗。

  “先生,不能再管那些百姓了,若是继续下去我们坚持不了十天!”多尔衮早已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帐内团团转。

  “好了,好了,你就别说了,也别在我眼前转悠,我头都要炸了。”没想到一向稳重老实的代善也使用这种阴招,不过真的就是让我无计可施,可也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给袁崇焕的信发出去了么?”我问道,“发出去了,一早就用信鸽发出去了,可是先生,远水解不了近渴啊,何况海军主力已经远航,袁崇焕带着援军就是最快也要半个月后才能到。”多尔衮皱着眉头回答道。

  “谁说不是呢,粮食仅够维持十几天的,照代善这个劫掠速度下去估计用不了这些天,全城就要没有粮食了。在内城建一个临时避难所,以高墙隔离,昼夜士兵把守,将城外的百姓安置在此处。”我想了半天说道,这样总比粮食不断被代善劫走要好。

  “也只能这样了,那这几天还要向城外百姓投放粮食么?”多尔衮问道。

  “那还投放什么,白便宜代善,让他们饿几天吧。”我没好气的说道,多尔衮一幅我看也是的神色,转身出去布置了,留下我思考对策,东北是女真人起家的地方,另外北大荒刚刚开发自给能力不足,在这种地方和代善打消耗战显然不智, 可是城外敌军占据兵力优势,突围也不现实,除非不用顾忌城内的百姓,可是我能么?这些人都是我从中原千里迢迢的迁徙过来的,我还要靠他们开发东北呢。

  走一步算一步吧,希望袁崇焕的援军能早点到来,这是我所抱有的最大的希望了,要不然我就真要喝西北风作阶下囚了,我苦笑道。时间就这样不断的流逝,代善不断的从更远的地方驱赶移民来大庆城,城内的空地几乎都圈建了这种临时的难民营,一时间人满为患,粮草告急。

  杀马,这是唯一一途了,可是一旦失去战马我们将失去机动能力,恐怕到时突围就更难了,此时所有的人都已经改喝稀粥了,过不了几天稀粥一喝不上了,袁崇焕啊,袁崇焕你怎么还不来呢?

  自上次击破阿敏后如今已经近二十多天的时间了,城内粮草终于告罄,顶多在支持三天,五万军民就要面临城破。这还不算,城外同样聚集了大量的移民,一向妙计横生的我此时却是愁眉不展,这期间我也曾试图派人夜袭,抢粮,各种手段试过了,但是代善不愧为人谨慎,即使是小有收获但是也是杯水车薪,起不了大作用。

  这天我正在城内巡视,突然一帮孩子蜂拥着一路大喊,从我身边跑过,隐约的听他们是在追打一只耗子,对啊,耗子!我脑子中灵机一动。

  “发动百姓挖耗子洞,向耗子要粮食。”情急无奈下我只得出此下策。虽然粮食不多,可是总也能挺上一天吧,多一天是一天,看着城内军民蜡黄的脸神我心里全然不是滋味。正是自己的一时失算导致今天这个局面,试问皇太极吃了一次亏,怎么能再吃第二次呢?我真是愚蠢啊!

  大庆城内的百姓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捕鼠行动,这是的老鼠才真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百姓们已经饿红了眼,对于可以充饥果腹的耗子自然不会放过。总算不负众望,城内的耗子囤积了大量的粮草,尤其是粮仓附近,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地下粮仓,士兵们越挖越深,不断的有鼠洞被刨出,鼠洞盘根错节,但是粮食也没少收获。

  “先生,真没想到,这小小的老鼠居然囤积了如此多了粮食。”见到被刨出的粮食,多尔衮也很高兴,可是我依旧是高兴不起来,这些粮食顶多也就是解燃眉之急,过了明天,我们还是要闹粮荒的。这个袁崇焕,到底现在干什么呢,算日子也该来了,他若是再不来,老子可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挖出来的粮食先保证老人和孩子!”我命令道。随后带着众人一个一个难民营的巡视,在这样的居住环境下是很容易造成传染病的流行的,到时不用敌人来攻城池就已经陷落了,所以我要求所有人必须饮用井水,而水井也要有人昼夜巡逻,以防敌人下毒或者是污染。

  忙碌了一天,我拖着疲劳的身体躺在床上,腹中咕咕作响,一天两碗粥实在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更何况粥里只有几粒米,这是我第二次忍饥挨饿了,但就是上次在登州也比这次好啊。尽管原野上已经看到浅绿色的草芽,可是代善的重围很难突破,再说为了些野菜而牺牲众多战士的生命,实在不值,城内估计唯一充足的就是草料了,现在也出现了人与马争食的情景,本该是喂马的草料现在也被用来煮水,甚至是直接吞食,这样的待遇还只有战斗人员才能享用,像我这样的也得靠边站,只能喝稀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