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惹祸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283 2005.10.14 07:33

    早上我是被徐光启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弄醒的,谁啊?当我穿着短裤去开门的时候徐光启的面容出现在我眼前。

  “哦,是老师啊这么早有什么事么?”我睁着朦胧的睡眼问道。

  “还有什么事你不是说好了今天要和我谈郑和宝船的事么,怎么这刻忘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没起来,再有看看你穿的什么样子,成合体统,你是朝鲜的总督,要时刻起表率作用,注意自己的影响。”我叫你老师还真把自己当作是我老师了,这个徐老头啊,干吗这么认真呢?我又不真是你的学生,要说你倒是找孙元化去啊,估计他一定会聆听你的教诲。虽然心里这么想可是嘴上如何敢说,只有不断的应承。

  “好了,我在安将军的房里等你!”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什么看,你老公我这样是不是很帅啊!”我扭动屁股摆了一个pose。

  “切,看把你美的,我们才不稀罕呢!”阿巴亥不屑一顾的说道。

  “真的不在乎么,那你昨晚要了我几次啊?”说着我向阿巴亥藏在被子下的*抓去。昨天要不是他们几个索求无度,我也不会奋战到凌晨才睡,这刻还迷糊呢。阿巴亥脸上浮起一抹红艳,啐道:

  “谁说的,还不是你和海兰珠折腾人家,要不然我才不让你跟发了疯似的呢,也不怜惜人家,弄得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阿巴亥辩解道。

  “姐姐,你狡辩就狡辩可不要拉上我,我只不过是帮你们助兴罢了。”海兰珠一旁插口道。看着她俩争辩我心中大乐,昨夜三女对我百般温柔,用尽浑身解数为了讨我高兴,看来是拔丝地瓜起了作用。

  “老公你还是快去吧,一会徐先生该着急了。”顺姬最懂事提醒我环道。

  “没事,左右已经晚了让他多等会,来,老婆每人让我亲一下。”说着我凑上大嘴。

  “讨厌!”几女笑骂道道但是还是让我得逞了。哼着不知道多少首个串起来的调子我来到了安龙焕的船舱,不光安龙焕和徐光启在,邓希晨也在。

  “早啊,各位!”我打招呼道,徐光启见我吊儿郎当还想教训我,却被安龙焕知趣的岔开了。

  “先生你刚才不是说到李诫的《营造法式》,还没说完呢,您别停下来接着说啊!说着安龙焕向我直使眼色,我连忙找个地方坐下,做出倾听的表情。

  “我刚才说到哪了?”经安龙焕一提醒徐光启想起刚才的话题。

  “先生说到了《营造法式》和造船之间有着莫大的联系。”邓希晨在一旁提醒道。

  “哦,对对对,这个《营造法式》和造船真是有着莫大的联系,无论是造船还是建屋都要以木为本,尤其是造船无论是船体结构,还是船楼舱室,俱用木材。所以无论是建屋还是造舟,其加工工具和手段都有相通之处。你看这大船,其上建有高于主甲板的船楼,人们将之称为水殿,或曰将堂,或曰官楼,其形制必与陆地房屋结构相同或类似,所以这个木工是最重要的,宋朝的造船业已经很发达了,这个《营造法式》就是在那时编纂的,它将木结构制作的各个方面都详细的归纳在其中,凡是好工匠就不能不知道这个《营造法式》,所以郑和宝船的建造也要从这里面找方法,我呢,这次就带来了一本,有工夫你们可以看看,肯定是会受益匪浅的。”

  “老师,这个造船图我看了好几遍,怎么就是看不出这个船是怎么造的呢,里面没有写明白啊?”这几天我没事就把造船图拿出来端详,但是越看越糊涂,和现代的图纸比这张造船图简直就像小孩的涂鸦十分粗糙,让我失去了刚得到它时的兴奋,甚至怀疑这张图的真实性。

  “这你就不懂了,凡是真正的工匠是不需要图作的多么详细的,这张图不过是提供船的样式和里面的结构罢了,真正造出来还要靠大师级的人物,一切尺寸尽在大木作师傅的脑海之中,你想让船多大他就能让船又多大。”徐光启摇头晃脑的说道,说来说去还是纸上谈兵,我现在急需要的是一个什么都懂得木匠。我耐着性子问道。

  “老师,这当世没有比您再博才的了,你就不知道哪里有能工巧匠可以胜任这郑和宝船的建造么?”被我一捧徐光启很高兴,捋了捋他那几根稀疏的花白胡子道:

  “这你还真问对人了,别的不知道,这能工巧匠我还是认识几个的,远的不说,杭州就有一个木匠,手艺堪称当世无双,人们都叫他赛鲁班,说起来我还和他有交情呢?”

  “是么,那太好了,老师我们一下船就去找他好么?”一听这话我高兴起来,这时觉得徐光启真是可爱极了。

  “这个,不好说,赛鲁班为人很是怪异,你真不一定能请得动他,这人就是我亲自去都不一定买我的面子,何况是你!”徐光启说道。刚才得骂个降级的像给我泼了一桶凉水,拜托不要这么扫兴好不好。

  “这不一定,我家大人很有办法的,先生你不是也让我家大人请来的么!”安龙焕说道,也是,我是谁啊,我有什么事搞不定啊,再说大不了就绑票,把他弄到朝鲜,凡是被我看上的你就别想跑,我打定主意要把这个赛鲁班弄到手。

  上海到杭州不过是一日多的水程,傍晚我们抵达了杭州。虽然一直坐船但是连番的这一路奔波我也有些受不了,心中更是盼望着早些寻到赛鲁班和李之藻好结束行程。离开朝鲜已经快两个多月了假如一切顺利我就准备乘船从海路返回登州安排一下后回朝鲜去,这么长时间了于辽东的动静一点也不知道,心中不免担心。江南到处歌舞升平根本看不到一点大战在即的样子,人们私下里大多谈论的是阉党,可是魏忠贤控制了朝廷,加上杨涟等人的惨死,东林党人不是被抓就是销声匿迹,除了平添街头的谈资外再没有什么了。

  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整个江南都陷于一种白色恐怖中,为了保护自己各地的官员纷纷开始为魏忠贤建生祠,说起来最先建生词的还是这浙江巡抚潘汝祯。他假借机户恳请,建祠于西湖,建成后上疏,请天启赐匾额。天启名之曰“普德”。作为对此举的鼓励,潘汝祯升为南京刑部尚书。而浙江巡按的奏疏晚到一天,竟被罢官。此例一开,兴建生祠立刻成为风气。

  我们的停船处偏巧就在魏忠贤的生祠,由于好奇我趁着夜色为黑带众人去“瞻仰”,现在不看以后就看不到了,崇祯一上台这些生祠肯定是会被尽数捣毁的。

  只见这座生祠战地极大,修建得富丽堂皇居然比我曾经见过的岳飞祠还要宏伟,祠内魏忠贤的供像是以沉香木雕刻,外部镀金,工艺精细,眼耳口鼻及手足都可转动,有如生人。把个魏忠贤刻画的威武之极,真没想到这么个无赖也能被高高在上的供奉。

  “呸!”邓希晨一口痰吐在地上,“天杀的阉人,待我有朝一日割了你的狗头。”

  “是谁这么大胆敢辱骂九千岁,不想活了么!”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一个人来,生得獐头鼠目,插着腰在那里大呼小叫。

  “是我又怎么样?”邓希晨冷冷的向他看去,射出的目光仿佛如利剑一般,那人与之一相处便立刻感到了邓希晨的杀气,吓得倒退了两步随后色厉内荏的骂道:

  “好你个刁民,居然敢恐吓本官,不想活了么!”

  “哦,没想到你还是个官,我就恐吓你又怎么样了,你能奈我如何。”邓希晨不怒反笑道,我在一旁看着热闹,随他怎么去闹,这些天在船上窝的实在是憋屈,正想找个倒霉鬼发泄呢,不想今天就有人撞上了。

  “我,我!”那人被邓希晨凶神恶煞一样的眼神又吓退了两步,一旁的柳如是则称赞道:

  “骂的好,邓郎,这样的奸臣佞党就是该骂!”得了未来老婆的鼓励邓希晨更是来劲,一腾身跳上了供台,抽出宝剑就像魏忠贤的木像削的面目全非,鼻子和耳朵都被削掉,就是连眼睛也不放过,不一会魏忠贤就变成了光溜溜,邓希晨还不解恨又是一剑将木像的肚子剖开,稀里哗啦的落下来一大对东西,却全是金玉珠宝,原来是那这些东西来做他的肚肠。这些掉出来的珠宝一看都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见此情景邓希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建祠不知道耗费了多少民脂民膏,占用了多少良田。邓希晨见了更努,又是两剑将魏忠贤的胳膊削了个干净,木像已经是面目全非。

  不好,一时没控制住让邓希晨把乱子闹大了,本来我想骂骂人,甚至是将这个狗腿子揍一顿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没想到邓希晨居然将魏忠贤的木像也毁了,这如何了得。

  果然那家伙见此情景转身就往外跑,“不好了,不好了,有人造反了,九千岁的塑像被他们给毁了,快来人啊!”那家伙边跑边喊。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弄懵了,还是徐光启见机的快,发什么呆啊,快走!说着就往外跑。

  “等等,不能白来一趟。”说着我弯腰去拾地上的那些珠宝,这些可都是钱啊。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些珠宝,海兰珠抱怨道,不过她却也弯下腰帮我捡,见到我们这对贪婪的夫妻,众人均是没有办法,只好纷纷低头将地上的珠宝捡了个一干二净,这时祠外已经人声鼎沸。

  “别怕,希晨你在前我和安将军在后,护送这些女眷出去。”我命令道,既然惹了事就不能怕,当日我在苏州那样整治李番不也没事么!我是放大了胆子要任邓希晨而为,反正中原之行也差不多了,不闹个翻天覆地的别人还不知道我李开阳来过了呢!

  邓希晨在前面开路,迎面碰上几个衙役,不肖两剑就将冲过来的人杀退,同时一脚踢出,将刚才的那个人一脚踢飞,疼得他在那里和杀猪一样的叫唤。其余的人尤其是跟我们来的侍卫也都不是俗人,拳打脚踢下地上不一会就躺了一地人。骚乱一起,杀上来的人就更多了,从外面源源不断地杀过来,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多人来。来不及细想我拉着众人向船上撤,这时船上是最安全的,果然我们一上船,船就开出了码头飘荡在水面上。

  上不了船,这些人是不罢休的,在下面不断叫嚣怒骂,甚至还有人往我们这里射箭,好啊,我不搭理你们也就罢了,你们到敢惹我了。这时我的火也腾的上来了,小样的跟我斗,找死!

  “各炮手预备,给我打,老子要打出他的稀屎来!”那些水手和炮手早就不耐烦了,这么长时间来都是我们欺负别人,这次却被人欺负上门了,一个个将苫布揭开露出黑洞洞的炮口。船下的那些人向上看我们的船,火炮都被船舷挡住了根本就看不清,兀自咒骂不停,出言威胁。这要是一般人早就被吓跑了,哪来我们这样在水面上晃悠的。

  “打!”见炮手准备就绪做出手势后,我一声令下,经过孙元化加工调试的火炮再次发威。一发发炮弹呼啸而出,重重的砸在人群中。这些人怎么能想到我们还有大炮呢,其中大多数还是没有见过火炮的,对如何防范根本就是不知道。顿时四散逃窜,火炮在这个位置太近不利于发射,索性我不再让众人继续攻击岸上的人,而是将炮火不断矫正对准了那座刚刚建成的生祠。

  注:老毛病犯了,十分影响写作,常常伴随疼痛,最近两章写的不好,错别字也多,大家包含,兽医也有病了,现在是带病工作。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