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债卷(上)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2651 2006.01.14 20:50

    

  柳德恭的折中方案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我也接受了,袁崇焕有些扭捏,我看得出来他心里是愿意的,他内心深处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辽东这个他战斗过的地方,更没有放弃中原的百姓。皇太极自从征服漠南蒙古以后他的兵锋已经直指山西,随时可以突破长城进入中原腹地,孙承宗守成有余而进取不足,所以指望不上山海关能有太大的作为,唯一能牵制皇太极的就只有朝鲜了。

  袁崇焕更加矛盾的是他在朝鲜的这些日子看到了一种潮流,深深的体会到整个朝鲜的“野心”,连同朝鲜与日俱增的这种可怕的实力,让他对今后中原的安危同样担忧,皇太极是近忧,而朝鲜绝对是远患。受儒家传统思想熏染严重的袁崇焕,忠君思想严重,即使崇祯皇帝要置他于死地,但是他也不丝毫怨恨,将之归为中了皇太极的反间计,可是他心里其实也很明白崇祯为什么要杀他,只是不愿意直接面对罢了,找这么个理由来逃避。可他终究是心系中原的,所以最后还是答应出任这个副元帅了,因为我说过最后让他做元帅,那么或许这会影响到将来朝鲜的走向,至少能让自己指挥的军队对中原的危害减少到最低,袁崇焕如是想。

  众将也都接受了袁崇焕作为副元帅这一事实,毕竟他的才干是有目共睹的。袁崇焕上任后的第一步就是阐述了自己的作战观念和军事改革理念,这是我们俩共同研究和讨论过的。按照他的想法,朝鲜的陆军应该以发展骑兵和火器部队为主,在东北广袤的平原上骑兵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而火器在近年来的战争中已经初露头角,凭着一个军事家的预见,袁崇焕意识到了火器的重要性,所以才会有新军之说。当然他当初建议编练新军只有一支,而我将之加为两支,袁崇焕的意思是试验,而我的主张是投入作战,并且是大规模的投入作战。这当然源于我比他多的这几百年的战争历史经验,但我不得不佩服袁崇焕的眼光和魄力,要知道在当时建立一支1万人的完全装备火器的部队已经是绝无仅有的了,而袁崇焕更惊诧于我的大胆,对于这种新生事物是如此支持。

  于是由苏克萨哈和鳌拜统领的新军正式宣布筹建,这支新军不光是装备新式的火器,而且在整个军制上都进行彻底的改革,除了原来的军医处外新增设了参谋部、军需处,最主要的是增设了督军一职,他实际的职能就是等同于政委,主抓军队的思想问题,一支军队能打不垮,胜不骄败不馁,最重要的是思想上要让士兵知道为什么而战,培养一种独特的军人文化,让这些军人不同于古代旧式的当兵吃饷式的模式,让部队走向职业化。

  同时我也深深的明白思想工作的重要性,要让士兵属于国家,忠于国家,而不是某个个人的私人军队,这样是很可怕的,杜绝那种带兵的将领一倒戈投降首先士兵纷纷跟着倒戈的现象,只有这样才能牢牢地将军队把握,不用害怕这支军队的指挥者到底是女真人还是汉人,亦或是蒙古人,更不用害怕他们是否存在异心。

  随着袁崇焕的上任,以及各级将领的任命轰轰烈烈的军事改革开始了,部队被分为野战部队和卫戍部队,大规模的换装也开始了,除了各部队因职能不同而穿着的军服不同以外,武器装备上的区别也凸现出来,卫戍部队的装备以大口径的火炮为主,这些火炮不强调机动性,但注重火力,野战部队则是以装备小口径机动性强的火炮为主,以目下的形势来看这些小口径火炮已经足以应付现下战场的需要。在战马的配备上同样凸现野战部队的机动性,力争要在年底之前装备5万人以上的骑兵,但是以上的这些的花费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单以国家行为绝对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换装的。

  袁崇焕拿着一份长长的清单,皱着眉头看着我,我的神色也同样不好,仿佛看到朝鲜府库的银子被一车一车的拉走,最后见底。这是军事改革开始后的第一次联席会议,很多将领和相关官员都来参加。

  “不行,这样绝对不行。”我站了起来,在屋内来回走动,现在我的手上不光有陆军换装的清单,还有海军换装的清单,单以朝鲜目前的经济能力,很难在短时间内承载这样大的负担。从前这些大多是以国家形式无偿征召或者是征用,而我不想这样,这会将朝鲜刚刚开始树立的商业风气一扫而光,我要树立的形象是即使国家需要也要通过采购获得而不是无偿征用,要保障每个百姓的私有财产和切身利益。

  “先生,你看该怎么办啊,最近传来的消息,皇太极已经开始调动军队了,有迹象表明这次他的这次行动将包括大量的蒙古骑兵,所以我们至少应当保证一线部队的换装,以应付这次大战。”袁崇焕说道,战争迫在眉睫,这我们彼此双方都知道,可是钱从哪里来?袁崇焕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还当要什么有什么呢?

  钱,钱,没有钱就别想打仗,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绝对是不行的,袁崇焕吃惯了皇粮,一直靠向皇帝要钱,要装备,可是此时自己做了元帅对整个朝鲜的陆军有了初步了解后,才知道前面的路有多漫长,多艰难。

  “我看这样行不行,让府库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银两显然是不现实的,但是我们可以从民间筹集资金,这方面我们的经验丰富,向年前和倭人作战,很多人都得到了好处,这次我建议是发战争债券。”

  李复觉这时也在场对于我的各种新鲜热辣的提议他总是最先支持,唯独这次莫不作声。无他,这次索要筹集的数目实在是太庞大了,想像以往那样靠从商人手中募集资金难度很大,商人不见到利益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北京战役有邓家这样的大财阀支持,打开了中原沿海的港口,对倭战争是打开了日本的贸易,这些都是见得到的利益。可是因为换装而募集资金,这种投资行为不是可以短期预见的,并且风险很高,估计很少会有人购买我所说的战争债券。

  袁崇焕对债券的事不大懂,以往这些募集资金的事都是在各大财阀中进行的,范围并不广,他只是有所耳闻,并且也知道那些财阀们因此获益良多,尤以我一家,每次都是大手笔,所以获益最丰,听我这么说还以为有了门路,他的换装计划能得以实施呢,连连称好。

  可是见在场众人均不作声,随后也不再说话了,确实要发行这种债券风险很高,首先我缺少类似于国有银行这样的大的金融机构作为发行单位,其次我缺少专门的财务人员从事债券交易,最主要的就是信誉问题,前几次等于是内部募集资金,各大财阀都因为自身原因不得不出钱以打开市场。可以说邓家和张海潮这样的财阀已经是从长远角度在考虑问题了,为此他们付出了大量的金钱,这些金钱在随后的贸易中得到体现,但是也同样让那些没有投资的很多小的商人从中获益,真正明显的获利是前一次通过囤积沿海的货物而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但那只是一次性的,现在对中原和日本的贸易已经恢复正常,再让这些财阀掏钱投资,恐怕确实是个难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