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张 雄踞天草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288 2006.09.14 17:16

    

  九州的面积不过1万多平方公里,所以松平信纲全军覆没的消息没用多久就迅速传遍整个九州岛,各地的大名和藩主惊恐异常,要知道这些家伙当初可是积极的支持幕府镇压天草起义的,现在天草四郎在我的支持下一举歼灭幕府主力,各地方武装如惊弓之鸟惶恐异常。

  最重要的是九州沿海已经被邓希晨彻底封锁,想跑都不行,更何况这些藩主们还舍不得自己的家业,投降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当然也有顽固的,松仓胜家就是这其中的代表,不过他没有得到好下场,张乾坤的骑兵部队在松平信纲覆灭当日就攻陷了松仓胜家的巢穴,松仓胜家被活捉,随后公开被绞死,这意味着我彻底统治九州的开始,也向其他大名藩主表明顽抗只有死路一条。

  而天草四郎的声望也达到最高点,他带领义军对抗暴政,顽强御敌的事迹被民间的百姓广为流传,因其在民众中宣传的“天地本同根,万物是一体,其间并无尊卑之别”的教义,被教民奉为“天童”。

  同时以当年跟随天草四郎的三百幼童为基础,组建了“青年近卫军”,专门由天草四郎指挥,青年近卫军的武器装备完全由朝鲜提供,装备等同甲种兵团,这支部队在原城一战经历了考验,已经日渐成熟,在随后的战争中大放异彩成为日后日本列岛防卫军的王牌部队,这当然是后话了。随同青年近卫军一起升级换装的还有张乾坤的骑兵部队,汤若望给他形象的起了一个“圣战骑士团的名号”从此响彻整个九州,成为常驻日本的主力部队之一。

  此时整个九州基本上尽入我手,天草之围宣告结束,下一步就是四国了,我要一点一点地蚕食掉日本。当然德川家光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他在日本发布了动员令强征14岁以上壮男入伍,准备夺回九州,只可惜大军唯能望洋兴叹,邓希晨可不是好惹的,现在整个东南亚提起他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被人称为“海龙王”。

  在讨论九州的地位时众人发生了分歧,有人主张等同于对马,作为朝鲜的殖民地,有人则认为应该区别对待,毕竟九州不是对马,这里是天草四郎的家乡。

  这点好办,既然天草四郎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那就将这里作为他的封地好了,我宣布将九州归为天草家族私有,尽管所谓的整个天草家族现在只有天草四郎一人,可是他会娶妻也会生子的,于是我又将念头打在了此时的明正天皇身上,虽然她目下没有任何实权,可是她毕竟是日本的女天皇,有着象征意义。

  于是迎娶明正天皇作为天草四郎的正妻成了我最近经常谈论的话题,毕竟作为我的徒弟天草四郎在日本拥有别人无法比拟的优势,更何况在我的操作下当年马可斯神甫的预言被各地广为流传。整个民间的舆论已经接近由天草四郎统治日本,那么迎娶明正天皇也就成了当务之急。

  我私下里派密使前往京都和明正天皇的父亲后水尾天皇进行沟通,结果两方一拍即合,后水尾天皇需要强有力的力量来帮助他恢复皇权,而我则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来统治日本,没有比这再恰当不过的了。于是乎一场迎娶明正天皇的舆论攻势开始掀起,为此我开出了诱人的价码,那就是日本的和平。

  只有迎娶明正天皇日本才有和平,否则我的大军将会横扫整个日本,到那时就没有任何的余地了,在正式派使节出使京都提亲的同时,我也命令九州的筑前诸藩、筑后诸藩、丰前诸藩以及丰后诸藩选派家族中的年轻女子到原城供天草四郎挑选,作为他的侧妃。

  对于我的安排天草四郎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他信仰天主教,自然是不能娶那么多的女人了。

  “四郎,这是政治,你懂么,为了九州的稳定你必须选择,这事由不得你个人的喜好。不但是九州的女人,四国以及其他番主的女儿你也要迎娶,这是减少流血的最有效的办法之一。”我对天草四郎教育道,要是别人恐怕早就乐开了花,唯独天草四郎愁眉苦脸好像我要了他的命一样。

  “好了,你只管去选,就算是以后不动她们就算了,反正这些女人你必须娶到家,一个都不能少!”我下了死命令。

  “是,师父!”天草四郎对我十分恭顺,见我态度坚决不容置疑只能遵守。

  “这就对了,用不用师父帮你挑啊,师父挑女人可是很有一套的!”我自吹自擂道。

  “随您吧师父,您就是选猫选狗我也一样遵命!”天草四郎低着头说道。

  “ 什么叫随我啊,你放心吧,徒弟,师父一定不会亏待你,以师父的眼光绝对不会错的,到时你就感谢师父吧,师父就没有你那么好运,家里的母老虎简直比老虎还凶!“我拍着胸脯保证道。

  “是么,老公我们哪个比老虎还凶啊!”我身后传来一席女声,这不是我的老婆海兰珠差不多。

  “你,你们怎么来了?”我有些诧异。

  “我们怎么就不能来了,我们要是再不来就出大事了!是不是啊,老公!”还有谁能这样对我说话,正是阿巴亥。只见海兰珠身后站着一众诸女,甚至包括了邓希晨的妻子柳如是,而邓希晨则站在她们身后一幅无辜状。

  “嘿嘿,我这不是在教育年轻人么,哪敢说老婆们的坏话。咦?老婆们,你们怎么来了!”我故意转移话题。

  “少跟我们嬉皮笑脸,要不是如是妹子机灵带船载我们过来,你们这帮男人还不一定被哪个倭女迷惑呢,我可是听说倭女十分妖冶,所以不放心就跟着来了,果然不假,你居然背后说起我们的坏话来了!”海兰珠掐着腰站在那里杏眼圆睁。铭岚在身后报以同情的眼神,而顺姬则是微笑不语,最可恨的就是安妮,居然向我抛媚眼。

  “咳咳,这个四郎啊,我和你师母们久别重逢,有很多话要说,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去忙你们的吧!”自己惧内的糗态自然不能让徒弟看见,否则那太没面子了,我只能先打发走天草四郎。天草四郎一幅好同情我的样子,似乎在说,看吧师父,这就是老婆多的下场,随后溜掉了。

  “好了,希晨,如是一道远来怪辛苦的,你去陪她吧!”我是想一个个的打发掉。

  “不许走,希晨和如是又不是外人,到哪里去,我倒让他们评评理,我们几个哪里像母老虎了!”海兰珠不肯善罢甘休,她这样子分明就是母老虎么!

  “好了,老婆,我那不是让四郎听我的吩咐么,都是瞎说的!”我赶紧狡辩道。

  “瞎说,瞎说哪有这么说的,我看你干脆就是对我们感到厌烦了,否则为什么别的不说单说这个。”嫉妒和吃醋几乎是女人的天性,别管她是什么样的女人几乎逃脱不了。对此我只能挠头,面上赔笑,毕竟一年当中我很少有时间和众女在一起,亏欠她们实在良多。

  “嫂子,大哥确实没有那意思,都是天草四郎太过顽固,娶一个老婆都嫌多,就更不要说娶那些大名和藩主的女儿了,我看他到比较适合当太监。”邓希晨有些恶毒的说道。

  “老公,你一定是很羡慕他了,他不要不如你要吧!”柳如是说道,那眼神分明就是你若是敢这么做,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不,我有如是已经足以,怎么能有非分之想呢,如是你千万不要误会!”邓希晨慌忙摇手道,感情他也和我一样“惧内”。

  “那就好,老公,我们的儿子都快五岁了,你可要给他做一个好榜样啊,我看天草那孩子就很好,这叫用情专一,不像某些人吃着碗里的还惦记锅里的!”柳如是当真是骂人不带脏字,这些女人啊,要是纠合在一起真是让人头疼。

  “好了,好了,既然夫人们大驾光临,我就亲自下厨又有何妨,今晚让我好好犒劳犒劳众位夫人!”一听这话,众女一阵欢呼,毕竟我是后世的人在烹饪上有很多古人学不到的东西,大大的满足了古人的舌头。

  除了铭岚帮我以外,其他众女几乎没有一个人肯动地方,海兰珠从身后护卫的手中拿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箱子,放在桌上,打开箱盖让我大吃一惊。里面装着的赫然是一副象牙麻将,正是我当年离开朝鲜时送给她们的,没想到被她带到这里来了,再看其他几人脸上兴奋的神色就知道,这些女人们已经跃跃欲试了。

  “去去去,看什么,我们女人们玩你们到一边站着去!”海兰珠将凑过去看热闹的邓希晨轰走了,顺姬、阿巴亥、柳如是再加上她正好四人,不大一会桌子上稀里哗啦的响起了麻将声。

  “老公,你不去做饭还在那里发什么呆啊!”海兰珠发嗲的说道,弄得我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到好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后来我才知道,当初为了让她们消遣而特意给她们做了麻将,并且将后世的玩法交给她们后,麻将成了众女的最爱,在朝鲜时众女就经常召集那些贵妇们凑在一起搓麻,久而久之在朝鲜形成了一种风尚。这一次因为海上航行寂寞,她们竟然将麻将也随身带来。

  “老公,我又输了,拿点银子来!”海兰珠在外面喊道,做男人真的是很苦,辛辛苦苦的挣来钱却得给女人们挥霍,尤其是女人一多,谁输了都管我要,赢了却分文也收不到,我唯有唉声叹气的奉上银子,继续供女人们挥霍。

  吃饭的时候众女还在津津乐道了谈论着那一次谁赢得最大,谁险些放炮,对于我做的精美菜肴一句都未夸奖,不得不让我再次自怨自艾。

  看我愁眉苦脸的样子众女十分开心,其实这多半是我装出来,既然她们在想办法整治我,我自然要配合了,否则多扫兴啊!再说了,要是我不配合还不一定有什么怪招再来呢,所以干脆就装傻充愣,她们开心我也高兴么。

  吃完了饭众女已经没有兴趣再打麻将,纷纷簇拥着我回到卧房,这时我方才感觉到做皇帝一样的舒爽,刚才的努力看来没有白费。

  这一夜我极其卖力,众女久别重逢一个个自然是如狼似虎,再加上我很久没有沾到荤腥也是异常的神勇,直闹到半夜才畅美的睡去。

  第二天清晨我最先在纵横交错的肢体中醒过来,看着一具具雪白的胴体,心中豪气顿涌,男人最大的成就可能不是开疆拓土,也不是位高权重而是让自己所爱的女人得到幸福,永远能够满足,看着一张张挂着微笑的姣妍我心满意足……

  九州是日本列岛最南端的大岛屿,天气宜人,以热带植物、煤矿和温泉区甚多闻名。岛上分布多个着名的火山,例如阿苏火山群、别府火山、雾岛火山、樱岛火山、九重火山等,构成九州最特殊的景色。此时已经初夏,我带着众女出游,身后是我的亲卫军,因此在安全上不会有任何担心。

  阵阵海风袭来,再加上清爽宜人的阳光,让人好不舒坦,这是九州平定后我第一出游,一方面是考察民情一方面是带着老婆们畅玩一番,更是向日本的百姓宣扬我的威仪。日本这个民族是软的欺硬的怕,不把他彻底打服就别想彻底征服他,长长的队伍绵延数里,清一色的骑兵部队,盔甲鲜明,队形整齐,散发着一种无形的杀气。当路过村寨的时候很多日本百姓被这种阵势吓坏了,不约而同地跪了下来,口中不知道念诵着什么,经过天草四郎的解释我才清楚,这些人真的将我当作是天照大神转世了,尤其是我那一身金光灿灿的铠甲,在阳光下绚烂夺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