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徐霞客(泣求把票给新书吧)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578 2009.03.06 19:33

    兽医泣求把推荐票给新书《我的江湖情缘吧》连续三天都从新书分类榜上被挤下来,自杀的心都有了。要是大家有推荐票就都给新书吧!新书所倾注的心血可比老书不知多多少,兽医可是改了又改才敢发上去,所以泣求大家收藏投票。

  !!!!!!!!!!!!!!!!!!!!!!!!!!!!!!!!!!!!!

  南进大军高奏凯歌时,史可法也被送到南京,在这里他和他的旧主已经退位的弘光皇帝终于见面。

  “皇上!”史可法面容憔悴,见到朱慈烺之后一下子扑上来跪倒在地,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扑漱漱的流了下来。

  “史大人,您再不可以如此称呼了,如今我已经不再是什么皇帝了,中华民国只有元首,那就是李开阳李大人!”朱慈烺淡淡的说道如释重负,是的,没有众人的环拥,没有三呼万岁,没有锦衣玉食,但是他现在已经体会到平淡生活的乐趣。

  “皇上,您怎么这么说,一日为君终身为君,李开阳你到底对皇上做了什么,皇上他是不是威胁您了!”史可法冲我横眉冷目,好像要把我吞下去一样。

  “史大人,您这可就冤枉我了,算起来安国君也是我的师弟了,我怎么会威胁他呢?”我笑道,这个个头不高,面堂有些微黑的中年人就是历史是大大有名的史阁部了,果然脾气倔强的很,也够大胆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安国君,师弟?”史可法疑惑的看着我和朱慈烺,朱慈烺完全没有任何畏惧畏缩的迹象,反而是红光满面和史可法的灰头土脸完全不一样。

  “是的,史大人,我现在的是中华民国的伯爵,并且已经拜徐光启大人为师自然算得上李大人的师弟了!”对于这个身份朱慈烺接受起来很容易,并且引以为荣。

  “史大人难道你还执著于江山姓谁,皇帝是谁么,是非成败转头空,以你的学问不会看不透吧!”一旁的徐光启抚着白花花的胡子精神矍铄的说道,众人都看着史可法。

  “你们都是乱臣贼子,枉拿朝廷的俸禄,我史可法顶天立地绝对不和你们同流合污!”史可法愤恨的说道,整个大殿上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史可法,别给你脸望鼻子上抓,你以为你是谁,这个国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像你这样的人!”邓希贤率先发难,对于我善待史可法他原无甚意见,可是见史可法如此固执又出口伤人忍无可忍。

  “邓大人,说话不要那么刻薄,史大人还有很多情况不了解,但是史大人你这话未免太伤人,可以说这个民国是无数将士的鲜血打出来的,我们没有强迫百姓接受什么,我们只是让百姓明白什么是他们的权利和义务。从我李开阳在朝鲜起兵到如今我可以拍着胸脯向所有人保证我没有残害过任何一个百姓,我没有抢拉他们去参军,我没有强迫他们去交税,我更没有侵吞任何无辜百姓的财物。我的士兵也同样是这样,他们都有丰厚的军饷,在这一点上我从未拖欠,他们都有良好的医疗保障,无论是受伤还是残疾,他们都受政府的保护,那些牺牲了的战士他们的家属得到了应有照顾,别的我不敢说在这一点上我敢说,请问你的朝廷你的军队能做到这一点么?”我质问道,一时让史可法哑口无言,他曾亲眼所见黄得功这样的军阀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时他认为这比土匪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史大人,之所以把您请到南京是请你见证一个新的国家的建立和新的政体的确立,我不敢说能让天下的百姓丰衣足食,因为中国几千年来没有任何朝代能做到这一点,我只能说会尽自己的努力让所有人不用再挨饿,让百姓家的孩子也能读书,也能谋生,这有什么错么,至于你的大明朝,早在北京被攻陷的时候就已经灭亡了。南明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这一点安国君已经认识到了,对您我始终是客气的,因为你胸怀正气,至于左良玉,马士英之流我绝对不会客气,凡是欠下百姓血债的必须用血来还。别人不说,就说黄德功吧,我日前已经将他车裂于市,罪名是残害无辜,你有什么异议么?”我接着说道,语气中透着丝丝寒意,史可法惊愕的看着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我动作这样快,他在襄阳已经听说黄德功全军覆没,本人也被生擒活捉,可是没想到我竟然已经将他处决了,而且用的是车裂这样的极刑。

  乱世用重典,我深知这个道理,对于一些罪行不显著的人我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可是对于割据一方的诸侯,和为祸地方的恶霸我从来就不心慈手软。

  “是啊,史大人自然不知道了,假如史大人在也会拍手称快的,那场面简直就是人山人海,万人空巷,不知道有多少人鼓掌相庆呢,黄德功罪有应得。不光是他还有左良玉,马士英,洪承畴,阮大铖这些人都应该受到审判,估计就不是车裂而是刮刑了吧!”邓希贤在一侧幸灾乐祸的说道,让人毛骨悚然。

  “邓大人,说这个干什么,史大人又不是黄德功之流,这些人死有余辜,史大人是国家的栋梁,将来还大有用武之地呢!”我说道,和邓希贤一唱一和简直就是红脸和白脸。

  “好了,好了,不要在此纠缠了,元度你还有很多事没处理呢,史大人一路过来舟车劳顿,估计早就疲惫不堪了,将来的事慢慢再说,我先为他安排住处,随后和安国君带他四处走走!”徐光启出来打圆场,朱慈烺也在旁边说道:

  “老师说的是,师兄您就忙去吧,剩下的由我和老师来负责!”……

  七月间江南已经炎热异常,南京城外号炮连天,一队又一队的士兵登上战船向上游驶去,各种战略物资也不断的运上“北京”号这艘最新建造的郑和宝船,站在船楼上我遥望整个江面上千帆竞技的壮观景象不由得感慨异常。

  当初渡江攻打南京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么多的战船,不过是半年的时间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来。当然很多船都是从民间雇佣的,自从南京及江浙被占领后连同福建、广东彻底打通了海上交通线,沿海贸易迅速发展,伴随着民间造船业也迅猛发展,尤其以泉州、宁波这样的古港口焕发了活力,南来北往的船只络绎不绝,极大地丰富了北方市场,同时也为南方带去了充沛的白银,对恢复生产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和我同船的还有朱慈烺和史可法,这一次我要带着他们顺江而上一起见证整个中国的最后一统。因为随着我军攻势的不断犀利,左良玉、马士英和洪承畴三股人马被压缩在了沅江以南,资水以北的狭长地域,进退不能,袁崇焕在西进行半迂回包围,吴雨龙从北方包抄,而郑芝龙已经彻底占领福建,邓希晨攻占广东广西大部,明军最后的残余部队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为了苟延残喘他们居然联合拥立唐王聿键在沅陵即皇帝位,建元隆武,称沅陵为天兴府。

  对于这最后的残余力量我自然不能等闲视之,狗急了还会跳墙何况这三个被我定为甲级战犯的家伙,抵死顽抗是一定了,所以我决定亲自指挥大陆的最后一场大规模战役,也让史可法等这些前明遗老们开开眼界。

  史可法在南京一刻也没消停,今天联络这个明天联络那个不是抨击政体就是反对新政,不过他的市场似乎越来越小,参与的人也都是那些老学究们,吃饱了没事干鸡蛋里透挑骨头,连史可法自己都对他们缺乏信心,就跟别提什么有创意的举动了。这下好了,我就让你们从另一个角度好好欣赏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大兵团联合作战。

  盘踞在沅江一代的明军总数大概在二十万人左右,这里面有洪承畴和左良玉等人的嫡系部队,在前期战斗中这些人保存了一定的实力,沅江一代河网密布再加上山高林密不适合大兵团作战,明军残余部队正是依靠这一点希望做垂死的挣扎,想凭借复杂的地理条件和我周旋。不过我倒不怕,因为我的手里有一件秘密武器,凭借于此我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地情况下打得敌人措手不及。

  战船驶过九江与在鄱阳湖聚集的集结的舰队会合使得整个南征大军的规模一下子扩到了战船近千艘,人员达十万的庞大数目,整个长江江面上绵延十数里到处都是帆影,气势磅礴,就是史可法也大为感慨。单以这样规模的水军而论绝对是当世罕有的,难怪我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突破长江防线直下金陵,再看士兵们的装备和士气更不是明军所能比拟的,在所有人的眼中都能看到无比坚定的信心,那是对胜利的渴望和对自身实力的自信,至少史可法就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的军队。

  船队规模虽庞大但是指挥调度井然有序,完全不需要我费神,我只是坐在甲板上悠然的品茶,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五十余岁的老者,两鬓有些斑白可是面色红润,皮肤略有些黑,那是长期在野外所造成的特殊的外貌特征。史可法知道这一次南征胜利的关键就取决于这个叫做徐霞客的老者。

  自洪承畴等人盘踞沅江以后虽然吴雨龙部和王铭建部多次发起进攻可是收效都不大,沅江地区复杂的地貌特征阻碍了大部队前进的步伐,由于明军占据的地理优势极大的削弱了我军在武器装备上的优势,进攻变得举步维艰,而袁崇焕虽然完成对张献忠部的重创但云贵地区自然环境更为恶劣,我军只能在战术上完成包围,还无法组织大规模的战役。

  就在这时一个老者主动找到了我,他就是徐霞客,对于徐霞客的大名我是闻名已久了,事实上我一早就在寻访徐霞客,古代作战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对当地作战环境的熟悉,在这方面没有人能比得过徐霞客,他就是一本活地图,然而徐霞客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寻访工作变得十分艰难,但谁能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他居然主动找到了我。很多人对徐霞客持怀疑态度,甚至怀疑他是明军派来的奸细,不相信他能带领大军从密林深处神不知鬼不觉地进行一次突袭,但对此我深信不疑。

  “几日来拜读振之先生大作受益匪浅,先生纵游举国南北,足迹遍布名山大川,当真是少有的壮举啊,单是这份勇气和气魄就值得后世立为楷模,我常说得振之先生则天下以有一半在手啊!”我一边品茶一边赞扬道,虽然里面有了些奉承的成分可是敬佩却是发自内心的,史可法却是在一旁嗤之以鼻,读书人不读书不从政,不拯救国家于危亡,却整天游山玩水,有什么可称为楷模的!

  史可法对徐霞客主动为我军引路十分不爽,虽然他也痛恨马士英之流可是那毕竟是明朝最后的力量,假如像这个徐霞客所说的那样有秘道可直抄明军后路,那么最后的希望也不存在了。所以史可法是充满敌意的对待徐霞客的,和史可法恰恰相反朱慈烺对徐霞客的经历很感兴趣,毕竟是少年人,对于历险之类的故事总是十分向往,如今有这个当事人亲自讲出自己的亲身经历那自然又是不同,因此几天来一直缠着徐霞客,非要他把肚子里的故事一股脑的都倒出来。

  “李大人说得哪里话,老朽平生就这点志趣,虽然吃了些苦,可是收获颇丰,我还要感谢李大人资助我出书呢,能为中国的大一统出一分力实是老朽的荣幸!”徐霞客谦虚的道。

  “徐老先生,您还没有说完您上次在甘孜的经历呢,那里的人真像你所说的那样死后会让老鹰叼走么?”朱慈烺在一旁缠问道。

  “安国君,那叫做天葬,不是被鹰叼走,是当地民族特有的风俗习惯!”我忍不住插嘴道。

  “噢,李大人也去过川西么,居然对天葬之礼如此熟悉!”徐霞客问道。

  “没有,没有,只是听闻,只是听闻还请先生继续。”我连连摆手道,要是从前我一定会认下来管他去没去过呢,先大肆吹嘘一番把众人搞懵,可是徐霞客足迹遍历天下北京、河北、山东、河南、江苏、浙江、福建、山西、江西、湖南、广西、云南、贵州等16省,所到之处,探幽寻秘,对各种现象、人文、地理、动植物等状况都有记述,我再要忽悠众人难免出丑,只得谦虚一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