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水军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325 2005.09.07 07:27

    

  一万多的人马,这么大的阵势,早有人禀报统御使柳德恭,顿时四下里号角齐鸣,港湾内的船只听到号叫声后纷纷拔锚起航,向远处的海面驶去,随后按照船只的类型和数量开始编队,从渡口起向着江华岛的方向逐渐形成一道以船为护栏的水中通道,只见两侧的船只上风帆招展,十分壮观。近处的是些体积较小的海船,越往远处船只的体积越大,从高出水面五六尺到十数尺不等,其中最为显眼的就是一种形状如龟的大船,船身足有三十多米长,近十米宽,高出水面足足两米多,船上还有盖顶,把船身完全封闭了起来,看不见内里的情况,外面的盖顶均是用铁皮包裹,盖顶上还钉着密集的大铁钉和刀刃。舷侧也用铁皮包裹这可能是最原始的装甲了,可以说整个船体都被严实的封闭了起来,船头还有用铁铸成的龙头,后面则是龟尾,两弦各有六个空穴,估计是用来摇橹的,船舷上侧有大小不等的空洞,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火炮。这一定就是赫赫有名的龟船了,果然从远处望如同一支乌龟一样,但是铁皮在阳光的照射下曜曜生辉,发出寒冷的白光,更像是一只狰狞的怪兽。

  这就是古代的战舰么,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虽然从前在博物馆见过这些船的模型,但是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实物,没有想到船身是如此巨大,真不知道是如何建造的,这样庞大的木质结构实在是让人瞠目。一旁的朴仁杰开始给我逐艘的介绍。什么海苍船,破浪船,沙船,广船等等不一而足,看得我眼花缭乱,听得我云山雾罩,这就是朝鲜的水军,据说还只是三个营,最精锐的庆尚水军如今还在安龙焕手里,停泊在水宗岛。这种规模简直是惊人,想着自己将来会有机会统帅这样一支庞大的舰队,我心里不知道有多美。

  此时远处一只巨大的战船缓缓驶来,高大的船首昂然挺起,两座帆桅撑满了风帆带着大船追风破浪,中部上层的建筑更是夸张足足有四重,舵楼也有三重,仅船舷就高出水面十数米,船舷两侧站满了士兵,将近二百多人,简直就是一个庞然大物。

  “大人这就是柳大人的旗舰,舜臣号,这是专门为纪念李舜臣大人而仿造明朝的大福船建造的。”一旁的朴人杰解释道,这就是福船么,当真威武,看得我目瞪口呆,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人有所不知,这艘船是按照当年在露梁海战中沉没的邓子龙将军的旗舰仿制的,虽然是起名舜臣号但是也是为了纪念邓老将军。据说当年三宝太监郑和下西洋的时候他的旗舰要比这个还大上十数倍呢!只可惜我们朝鲜没有人能设计出那样的战船,否则那才叫海上堡垒呢!”

  大十倍,那不是和现代的驱逐舰差不多大了么,我才不信呢,中国古代那时的造船技术再高也不能造出这样的巨型战舰啊!正当我为此质疑的时候,那艘巨大舜臣号终于靠岸,从船上下来一队人马,为首的一人高大魁梧盔甲鲜明,迈着大步向我走来,后面跟着的正是李哲,不用问也知道前面的人是谁了,朴仁赶紧上前引进。

  “李大人,这位就是我家将军,三道水军统御使柳大人,大人这位就是李开阳李大人了。”

  “幸会,幸会,对统御使大人,李某早有耳闻。”我客气的说道。

  “还什么统御使呢,都要成光杆了手下就剩下这么几条破船了,叫大人见笑了。”虽然年过五十须发皆白,但是柳德恭仍然声若洪钟,震得人耳膜直颤,这还是破船,那什么样的才是好船呢,这个柳德恭也太狂了吧,李哲在旁边看到也不禁莞尔,看来这人就是这种脾气。

  “大人一路劳累还是先上船休息,我们边行船边说。”柳德恭一摆手在前面引路,这却让我犹豫不决,我可是个旱鸭子,手底下的这些亲兵卫队更是没有几个会水的,若是到了海上就是把我们推dao海里喂王八我们也没有办法反抗啊,稍一犹豫,柳德恭看到了我脸上的为难之色。

  “大人是担心这些下属吧,没关系我的船队虽然不能把大人的人马都运到江华岛,但是一次运个一两千人也是没问题。大人尽管放心,大人的手下在这里饿不着的,我柳德恭别的没有这鱼虾海蟹还是有不少的,大人就尽管放心吧,不会亏待到他们的。”

  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我也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何况李哲打了一个尽可放心的眼神给我,于是将佟养性留在了岸上,我自己带着五百亲卫上了船。

  上了甲板才知道什么叫做宽敞,船舷旁设有护板,上列女墙、炮床,所有的水手都各就其职开始紧张的忙碌起来,登上舵楼足足距海面近二十米,不禁有些眼晕(我恐高的)。极目远眺,一切尽收眼底,四周的战船此时被舜臣号一比都显得十分渺小了,难怪柳德恭会说破船,这样看来那些船也确实逊色了很多,但是要是都建造这样大的船恐怕也不现实。

  “相必我的处境朴节制使都和大人说了吧!”等我新鲜的将四周景致都浏览够了,柳德恭才开口说道。

  “是啊,大人目前的状况我有所了解,只是还没有当面和大人讨教。”在这位目前朝鲜水军的最高将领面前我还不敢放肆(它可算是现在朝鲜海军的总司令了),毕竟将来还有求助于他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强大海军,到时像这样的福船我一定造他百十来艘,假如真有像朴仁杰说的那样的三宝坐驾,我也要让人设计出一艘来,到时驾驶着这样的大船出航多威风啊!我完全沉浸在幻想当中把柳德恭的话早忘到脑后了,直到柳德恭见我没说话再次开口道:

  “大人可有什么好办法解决当前危局么,我不忍心看朝鲜水军就这样自相残杀,被倭寇得了便宜。”

  “哦,将军说的是,将军说的是。”我不得不回到现实。柳德恭心直口快,没什么过多的客套话,直入主题,这让我一时转不过弯来。

  “将军所忧虑的也是我所忧虑的,如何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实在是件难事,这要和大家一起商量。”我开口道。

  “那好外面风大,大人我们还是下到船舱里说话吧!”说着柳德恭带路我们来到了他的“司令部”。进了舱内才知道里面别有洞天,这福船舱内还分四层,最下层装压舱石,第三层放置淡水柜,第二层为士兵居住的地方,最上一层才是露台,顺着楼梯我们几人下到了第二层,来到一个十分宽阔的船舱内,里面摆设的很简单,唯有一张巨大的航海图十分醒目,整个朝鲜半岛周边的海域都被清楚地标记着。围坐在桌旁柳德恭、朴仁杰、金起宗和李哲都看着我等我发言,看来不说点是不行了,这不是班门弄斧么,在海军司令面前谈海战。可是没有办法到了这个形势也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柳大人的难处我已经听朴大人说了,对于安龙焕我不了解,但只是想知道若是没有纯孝君他还有这么大的胆子么,他以往的历史又如何呢?”别的虽然我不是很懂,但是我明白任何战争的胜负最先考虑的就是人的因素,只有找到了对手性格上的弱点才能有望赢得战争,一场势均力敌的硬仗并不好打。

  “说起这个安龙焕也不是一无是处,当年他和我一样曾经跟随过李舜臣大人参加了卫国战争,打水仗是把好手。只是此人过于钻营,落于下乘,再加上心胸狭窄、十分贪婪一直未得到重用,到后来纯孝君夺位,他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将女儿送入了宫中,甚得纯孝君的宠爱,封为了王妃,但是纯孝君终究也怕他权力过大导致外戚干政,所以只给了个庆尚水军节制使的官,反而任命我为三道水军督御使,其实就是让我俩互相制约,谁也不能独大。没想到安龙焕居然认为是我在纯孝君面前挑拨是非他才没有当上督御使的,是以对我怀恨在心,从不听我调遣。

  这次开城之变,他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尽起所部人马前来兴师问罪,逼我交出纯孝君。我当然知道他的野心,是死也不肯将纯孝君交给他的,好不容易大王同意了善待纯孝君,不咎既往,朝鲜有望恢复安宁,交给他不是要重起战端么,无论如何这是不行的,没有纯孝君他就不敢造反,也没人支持他造反。谁知道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竟然将纯孝君劫走了。”

  这时李哲在一旁补充道:“从现场看劫持者的手法类似于倭国的忍者,下手极其残忍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所以我们怀疑安龙焕和倭人勾结。”听他这话我将信将疑,你一个白面书生凭什么这么肯定是忍者干的呢?要是别人来说我还多信几分,见余人均是点头赞同他的看法,我又多信了几分,和日本鬼子沾上边这事恐怕不好办,那安龙焕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那众位有何意见呢?”我向众人看去,这水战我一点也不明白,对形势和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也不清楚,所以不敢擅自发言。众人也是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愿意先说,最终还是金起宗先说了话:

  “打,自然要打,既然安龙焕和倭人勾结那就留不得他,否则早晚是个祸害。”

  "那也不一定,这还只是猜测,证据没有作实,何况就是真的,庆尚水军装备精良,虽然我军在数量上取胜,但是真的打了起来不一定占便宜,倒时两败俱伤好叫倭人渔翁得利了,要知道我朝鲜水军能有今日规模着实不易。”朴仁杰并不同意金起宗的看法出言质疑道。

  “打也不行,不打也不行,难道放虎归山就任他们造反了么?”李哲在一旁愤愤地道,这小子到了军营越发的硬气了,说话底气也足了,也难怪这支水军是他爷爷的嫡系部队,他的话还是很有力度的。果然柳德恭坐不住了开口道:

  “这仗看来是免不了,问题是怎么打,打多大,规模必须控制,否则我们经受不起这种损失。”在他们辩论的时候我则对桌上的那张海图起了兴趣,不同于现代的地图,这张海图不但标注了航线和朝鲜半岛的轮廓,而且对沿海周边的地势地貌都勾画出来,看来制作者是下了很大一番功夫的,离我最近的恰好是江华岛的位置,可以清晰的看见江华岛和他对面的水宗岛,连同大陆延伸出来的一片陆地形成了品字形的结构,品字中间海域宽阔,越往里去海湾越是狭小。

  “李大人,您有什么看法呢?”见我对地图发生了浓厚兴趣,柳德恭出言问道。

  我缓过神来答道:“打有打得的道理,不打也有不打的道理,我觉得都有道理。”这是什么话,把持两种不同观点的人都弄懵了,我笑了笑接着道:

  “先说打的道理,是怕安龙焕成了气候将来为祸朝鲜,要是光他自己还好办一些,假如真是和倭人勾结,我认为其为祸更深,没有留他的道理,必须消灭掉,但是双方可以说势均力敌,这一战的结果实在难料,这恐怕也是朴大人的顾虑吧,朴大人不是不想打,而是怕输不起这仗,我说的对吧,朴大人?”

  “是是是,大人说的对极了。”见我站出来为他说话,朴仁杰十分感动。

  “那么柳大人也不会不担心战果吧,毕竟这支水军是你一手带大的,可是王命难违,这仗是不得不打,我说的对吧,柳大人。”我又向柳德恭问道,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那就好办了,不管处于什么原因,这仗我们是都想打的,前题条件是此仗必胜,而且我军损失不能过大,庆尚水军的损失也不能过大,这是问题的关键。”众人见我说的头头是道,也都纷纷点头。

  “既然找到了问题关键,那么我们来看看江华岛周围的地形吧,虽然我不懂水战,但是道理和陆战还是应该大同小异吧,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就不用多说了,这些我方zhan有优势,光海君即将恢复王位,整个朝鲜也有大半掌握在我们手中了,剩下的江原,庆尚诸道也都在观望中,尤其是庆尚道,他们是在看这一仗我们能不能打胜,打胜了,整个朝鲜沿海都落入我们掌握,我们就可以从内陆和海上两面夹击,这些人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的。打败了他们或许还会观望一阵子,或许就和安龙焕勾结在一起负隅顽抗,所以说此战极为重要,打胜了则可一战而平朝鲜,打败则进退两难。在这里我着重讲的是地利和人和,柳大人在江华岛驻扎有些年头了吧?”

  “是的,我从全罗道水军节制使到现在有二十余年了。”柳德恭回答道,不知我要问什么。

  “那大人对这周围的海域一定很熟悉了?”我接着问道。一听这话不光柳德恭笑了,就连朴仁杰和金起宗等人也都笑了,朴仁杰接口道:

  “柳大人就是一张活地图,大人看到桌上的地图了吧,这就是柳大人绘制的,整个朝鲜沿海没有他找不到的地方,尤其是这江华岛周围,柳大人闭着眼睛操船都不会触礁。” 柳德恭听了这话也十分得意,默然接受了。真没有想到柳德恭还会绘制地图,这话虽说有些悬了,但是估计柳德恭对这周围的地形是相当熟悉了,有这话我心里就稳当多了。

  “那好,请问柳大人若您是安龙焕,会选择在那里和我军交战呢?”我问道。

  “这个……”柳德恭思考了一会才开口道:“若我是安龙焕会选择江华岛外的江华湾动手,那里海域宽阔,十分便于船队展开,他的水军中龟船很多,速度快火力猛;其次江华岛内侧的金浦湾也可以考虑,那里水域虽然比外海窄了一些,但是背靠水宗岛便于补给和支援。”说着把手指向了品字结构的中央,那里看来就是他说的金浦湾了。

  “那这条海路他会走么?”说着我将手指向了江华岛和大陆间一片十分狭小的海域,那里的宽度差不多和内陆河流差不多,长足有数里。柳德恭摇了摇头道:

  “一般不会,这里叫葫芦巷,海水很浅像舜臣号这样的大船容易搁浅,尤其是潮落后,起潮的时候才能通过。龟船倒是可以但是并排也只能过两三艘。”

  “这就好办了,有了这葫芦巷,此仗我军必胜!”我高兴的说道,余人尽是不解,都愣愣的看着我,一个葫芦巷就能打败安龙焕的庆尚水军么,简直是笑谈,尤其是朴仁杰和柳德恭脸色都不好看,对于他们这些懂水战的人来说我这话简直如儿戏。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