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讨论(上)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2356 2005.12.19 07:22

    “摄政王阁下,您到底想要什么,如何才肯罢手呢?”规伯玄方一忍再忍,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我的态度十分不友善。

  “这个么,我还没有想好,也许是银子吧,我承认我很贪,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以我是带兵来对马岛的,靠自己的力量来谋求属于我的财富,这没有什么不对吧!当初你们的倭寇不也是这样到朝鲜和中原的么,至于土地,我不稀罕,对马岛的土地太贫瘠,根本养活不了几个人。哦,对了,对了,还有美女,但是我说话一向很直,不是我侮辱你们倭国女人,可是说句实话,你们的女人却是长得没有什么特点,说到美女简直就是贫乏,所以我也不是为了美女来的!哎,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一个好理由来,或许是一时高兴吧!”

  我话音一落再次引来众将的大笑,把规伯玄方气得好悬没有倒仰过去。

  “不过,要说真的看上什么,或许就是你们日本刀的铸造技术吧,明人不说暗话,对马岛上我只看重两样东西,刀和银子。既然玄方先生已经等的不耐烦了,那好吧,请你转告你家宗主,我李开阳就要这两样东西,如若满足,我可以考虑退兵。”我可不想像帝国主义一样明明是侵略,还要冠冕堂皇的说来解救世人,刚才一顿抢白,把规伯玄方气得那样我也就解气了,算是一种报复替“后人”出气。

  “这,这我还要和我家宗主商量,玄方此次前来只是代表宗主表示善意,愿意和解,所以摄政王阁下提出的条件,必须要经过我家宗主同意才行。” 规伯玄方没料到我说话如此直白,又不好当场拒绝我,只得唯唯诺诺的说道。

  “那好,如此就请玄方先生转告宗义成,就说我李开阳恭候他的大驾,希望他能来亲自和我谈。” 规伯玄方自然是满口答应,他心思早就不在这了,惦记着早点回去复命,所以匆匆告辞。

  “先生,难道就真的这样便宜了宗氏,如此轻而易举的撤军?”鳌拜不解的问道,看着这个将来的枭雄,我不温不火的说道:

  “那还想怎么样,难道把对马岛夷为平地,这样的话谁给我们挖银子,谁给我们生产战刀。不能涸泽而渔这个道理你总是懂吧,要留给敌人以希望,否则他们就不会努力,会狗急跳墙,到时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是,末将受教了。”鳌拜恭敬的说道,对于这个人我一直都有戒心,这种戒心比多尔衮还大,毕竟阿巴亥现在是我的女人,而且多尔衮的个性张扬,这就决定了他不足以成为帝王,历史上多尔衮死后被被撤去帝号,连同尸体也被挖出来,用棍子打,又用鞭子抽,最后砍掉脑袋,暴尸示众。足见多尔衮在这方面做得很失败,要不是武力强大他生前就被整治了,当然这也是他咎由自取,史书归罪为他想当皇帝,而乾隆帝以为,这是“诬为叛逆”。

  中国历史上那些当了皇帝的人,包括乾隆的父亲雍正帝在内,在他们没有当皇帝之前,有谁没有想当皇帝的念头和动作?想当皇帝的人,为什么当了皇帝就没有罪,没有当上皇帝就有罪呢?问题就在于做皇帝的怎样对待反对派。对于反对派,如果多尔衮能像李世民收用魏徵那样,那就称得上胸有成谋了,或者退一步说,他生前能在反对派的挑剔监视下,严于律己,谨慎从事,与朝廷大臣之间的距离不要拉得太远,反对他的人就不会那样蜂拥而上,以至于让他死无葬身之地,造成全局的败亡。

  鳌拜则不同,此时的鳌拜做事从来都是小心谨慎,凡是交给他的任务也都是尽善尽美的完成,并且十分善于笼络别人,再看他的军队战斗力也十分强悍,所以我一直不敢大用鳌拜。归结起来鳌拜的失败在于小窥了康熙,也在于它的野心膨胀,这样的人最可怕,所以我不能不防,可是偏偏这样的人才若是不用又是浪费,真是很难取舍啊!

  “对马宗氏在对马经营这么多年,不可能被我们一下子打垮,即使他真的垮了对我们也没有好处,对马的住民会更难管理,总不能我们将他们都杀了吧,那样的话谁来开采银矿,谁又来铸造战刀。所以我们现在就是要逼宗义成就范,同时也是寻机消灭倭人的水军,打开倭国的大门,让贸易顺畅,从倭国攥取更多的金钱。”我苦口婆心的给众人解释道。

  “可是先生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不像征服对马岛一样,征服整个倭国呢,那样倭人都是我们的奴隶,银矿开采还不是源源不断,哪像现在这样需要靠海上贸易从中攥取差价,太辛苦了,直接一些不是很简单么。”苏克萨哈说道,其余女真众将也都纷纷点头,甚至包括朝鲜和中原的一些将领也表示赞同,毕竟这样的效果很明显很快,不用辛苦的去挣。

  这是女真人乃至蒙古人标准的劫掠逻辑,生产不是他们的事,他们只要将别人的劳动所得占为己有就行,大草原上祖祖辈辈都信奉着这条宗旨,是以中原近千年来都受到来自北方草原的威胁,这也正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

  “难道你们真的认为可以轻易的征服一个民族么,尤其是倭人这样的一个民族,除非彻底将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但是那又谈何容易。”我向众人问道,同时也是在问我自己。真的我真的有一种冲动,就是将日本这个民族彻底从地球上抹去,因为它给我们留下了太多不愉快的记忆了。可是我有这样的权利么,我真的有权力剥夺别人的生命么?自从我的两个孩子出生以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作为父母,我终于也体会了那种牵肠挂肚的感觉,人是都有生存权利的,每每想到这里我经常在动摇是否继续下去,孩子出生以后我十分留恋于这种温馨和谐的家庭生活,竟然萌生了退意,就在朝鲜建立一个世外桃源多好,何必还去管中原的事,或者是什么日本还是俄罗斯。

  但是可能是一种责任感吧,像我这样生在七十年代末的人总是莫名其妙的有一种责任感,对于自己对于国家和民族的责任,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巨大变迁,影响最深远的或许就是我们这代人,生于七十年代。哈哈,感慨那么多没用我已经到了古代,还能说什么呢,只有自己多做一点让将来的后世子孙少受一些苦吧,所以想到这里我又不得不收拾情怀,抱着悲天悯人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整装待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