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新婚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167 2005.07.29 18:16

    说话间已经来到皇太极的旧址,自从他继承汗位以来这里已经空了下来,如今正好给老丈人落脚。众人在大门前下马难免要“瞻仰”一下,和刚刚经过的我的宅子比明显的逊色了,还好皇太极这时住进了皇宫,否则还不霸占我的宅院才怪。

  进了正堂众人落座,一概女眷则到内堂休息去了,只有我们几个男人坐在那里聊天。

  “贤婿,上次你送给我的那个望远镜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东西可真是个宝贝,喀喇沁部的台吉布尔喀图到我那里做客看到这东西,居然要出一万两银子,我死活是没答应,不过我倒是答应他这次见到你向你再要一个。”寨桑厚着脸皮说道,我这个老丈人啊,怎么这么贪啊,都已经白送他二十万两了,又惦记起我的望远镜了,我也为难,这望远镜属于军品,是受限制的,私下里我卖给那些贝勒大臣算不得违规,毕竟没出了辽东,可这次寨桑索要是要拿到蒙古的,这个我可就拿不准了,于是向皇太极望去,看他怎么说。

  皇太极倒是很爽快,说道。“台吉布尔喀图也不是外人,既然是他要先生就赠予一部又如何,只是此事下不为例,您下次不要再答应谁了,这东西落到明军手里可不是好事。”

  “那是,那是,还是大汗慷慨。”寨桑恭维道,把我才是物主这件事丢在脑后,就这样短短的一次迎亲会面,我折损了近二十万两银子,至于寨桑说要买我的那二百剂“伟哥”,我根本就没做要钱的指望,再说以寨桑的这种个性他能给我钱才怪呢,想到这里我实在坐不住了,在坐下去还不知道要从我身上搜刮走什么呢,这两个家伙遇到一起,我倒霉是一定的了,老天爷啊,怎么能让我又这样的亲戚呢。想到这里我连忙起身告辞,推脱是老丈人一路远来,舟车劳顿,不忍打扰之类的,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跑回自己的宅邸。

  虽然被人大敲竹杠,但是我还是挺高兴的,海兰珠绝对是个美女,开朗活泼,这样将来日子过的才有滋味,我可是从现代来的,最害怕的就是找一个什么三从四德的女人,那岂不是郁闷死,相反的只有像海兰珠这样的才能玩到一起去,真是让人垂涎欲滴啊。快了,快了再有三天就能娶到这个美女了。

  压下心中的骚动,我开始盘算今天的买卖到底赔了没有,望远镜不必说,那只是个死物,一万两银子也没什么,现在我研究所的工匠对于望远镜的制作工艺已经大加改进,制作起来不再那么费力了,这源于我在研究所内统一了度量衡,并且仿照流水线的做法让这些人分工合作而不是自己一个人打造。但暂时我不想扩大望远镜的生产规模,相反的我让他们大量生产显微镜,并且以极低廉的价格卖入关内,随着显微镜卖出还附赠使用说明和杏林书院在微观世界研究的一些进展,希望以此引导关内医学的研究和发展。

  “伟哥”现在看来市场不是很景气了,一方面是因为这药确实有固本培源的作用,长期使用对男人益处不小,所以很多人都见了成效,停止用药后效果也不错,所以这样无疑的丢失了一部分顾客,另一方面就是辽东的市场太小,“伟哥”属于奢侈品,只适合上层社会使用,而女真的贵族并不很多,这就先天的决定了它在辽东无法发展壮大。蒙古和辽东的情况差不多,给寨桑六百剂差不多够他买半年以上的了,见效益要半年以后,真正广阔市场的关内,这时据说关内的人口有一亿五千多万,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目啊,即使以万分之一算,我的顾客群也能达到上万,而且这东西是消耗品,倒时的收入真是难以估计。只是收入这些金银很难在辽东消费,女真人刚刚从奴隶社会过渡而来,奴隶色彩还非常严重,很多时候都是以物易物,生产力也不发达,确切的说自由民很少,尽管皇太极已经开始废除这种奴隶制度,但是见效的仍然很慢,这就决定了辽东市场的狭小,生产力低下。所以女真更多的时候不是想着劳作生产,而是劫掠,这样的方式来的很快,但是消耗的也快,所以就不得不周而复始的进行这种重复性的劫掠,如今又被袁崇焕挡在关外,是以遇到了极大的困难,才将目标投向朝鲜。然而这也不是长久之计,这种方式无异于涸泽而渔,终究会有枯竭的那一天。

  农耕文明就是有这样的弊端,自给自足,商品的流通范围很小,中国2000年的皇权****制度就是建立在这样自给自足的小农自然经济基础上的。在自然经济的生产方式条件下,社会成员间的相互依赖性小,人们自觉结成社会契约来调节人们关系的愿望小,所以显得比较自私,这既不利于商品经济的发展,更阻碍了我赚钱的大计,可有什么办法呢,关内巨大的市场已经被袁崇焕挡住,即使突破了山海关,在没能改变女真人的生产方式之前,这不过是历史的重演,又是一场悲剧,与国家民族不会有任何好处。看来现在一切的希望都放在朝鲜了,这个即将新兴的市场。

  从地图上看朝鲜三面临海,是发展海上贸易的最佳地点,现代社会中韩国的迅速崛起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另外它和山东遥遥相对,这样货物可以不经过山海关直接到达内地,沿海至江浙这个目前中国最富裕的地区。

  腊八是个好日子,这天是我婚礼的正日,由于身在关外,又居了汉军统领的高位,所以婚礼极为隆重,至于婚礼的过程则全部按照女真的习俗操办需持续3天。第一天为"杀猪",作杀猪、宰鸡、借餐具、打帐棚等准备工作。第二天为"亮轿"或"走轿",午后抬花轿近处绕一圈、接待送妆奁的客人,新郎上坟祭祖。(这些步骤已经完成,至于祖坟,呵呵,还是免了吧,我哪知道祖坟在哪里,余人也都“明白”,难不成杀入关内祭祖么,所以这一项改作由我做东在府中宴请宾客,众人都知道我是现今的大财主,所以全部聚集到我的府邸来大吃特吃,更过分的是书院的师生正好放寒假,于是没有回家的人也都聚集过来,这些家伙简直就是吃冤家一样,在我这里肥吃肥喝,直闹到半夜还不算,竟然公然的住进了我的新宅,那可是我为娘家人准备的,一个个喝的烂醉如泥。轰又轰不走,只好随他们去了,我也有些微醉,漫步在偌大的宅院中,突然一下子觉得自己失落了,找不到自己,这可能就是别人所说的婚前恐惧症吧,我的确有些害怕。结婚是什么概念,我突然茫然了,于是在婚礼正日的前一天夜里我无所适从,抓不着南北,摸不到东西。

  沿着甬路向前,我看见铭岚远远的坐在凉亭的石椅上独自一人对着月亮发呆,凄冷的夜色中一弯残月挂在天空,朦胧的月色中铭岚的身影显得那么单薄,这女孩子一定有和别人不同的经历,我这刻才真正注意这个女孩子,长时间的相处下,我们两个人已经形成默契,彼此都不需要说过多的话,铭岚总能明白的我的意图,可是这一切或许随着海兰珠的到来而改变了。我远远的站着,不禁回想起刚来到这个年代的时候,如今一转眼又入冬了,时间过的好快啊,我都要娶媳妇了,想来这一切真是太富有戏剧性了……

  清晨,铭岚默默地为我披红戴花,我并没有问她昨夜为何在凉亭对空望月,只是静静地让她为我披挂整齐,在她即将离开的时候,我轻轻地捉住了她的手,想说些什么,可又说不出来,铭岚轻轻地挣脱了我的手,幽怨的望了我一眼,随后走开了,这刻我才明白自己和铭岚建立的这种默契,近一年的生活,所谓日久生情,只是我们谁都没发现罢了,而此刻让我和刚刚见过一面的女人结婚,确实心中有些茫然,这才是我恐惧的原因,因为不熟悉,尽管新娘美丽妖娆,可是对于我仍然是个未知数。人啊!总是怀念过去,大概就是由于对过去的已知和对未来的无知,在憧憬无数次后我终于也要结婚了。

  在伴郎(多尔衮)陪同下,鼓乐吹奏,我骑着马带领迎娶新娘的彩轿去女家迎亲。迎亲的队伍仍主要由我的500亲兵充当,只是这刻他们不再身着盔甲,而是我命人特制的礼服,后面跟了一大队书院的学生来看热闹,整个队伍一路上吹吹打打,仿佛要让沈阳城中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要去迎亲。热闹非凡的迎亲队伍总算是到了皇太极的旧邸,头戴红盖头的海兰珠由她哥哥背上花轿,众多的蒙古勇士也一拥而上,和我的队伍混在一起送新娘到我的新家。

  按照女真习俗在下轿之前,新郎要把在轿上挂的弓和箭拿下来,搭上箭对着花轿要连射三箭,射箭的意思就是要驱赶一路上带来的邪气。这倒真的有些难为我了,这射箭我哪里会啊,幸好这是虚射,箭只射至轿前而已。我在多尔滚的指导下装模作样的射了三箭才算完事。

  该死的规矩,这居然还不算,竟然还要我向喜房内之四角虚射四箭。射毕,才许新娘下轿迈马鞍(取平安之意)。新娘下轿之后,在左右搀扶下脚踩红毡(象征一生一路永远走鸿运)。

  这时在庭院中早摆设好供奉天地牌位的桌子。新人要在天地桌前对牌位跪拜,称为"拜天地"。由于我的父母不在,则由皇太极代替,亲自主婚,这面子可够大了吧!总算是完成了一拜天地,二拜公婆,夫妻对拜的全套过程,我实实在在的松了一口气。这哪里是结婚啊,简直在折腾人,随后婚礼渐入高潮,由德高望重的族老(额尔德尼,够呕的,给我填堵)在庭院当中为新人唱起了《阿察布密歌》,也就是《合婚歌》,人们把酒和食物抛向空中祭告上天,祝愿新郎、新娘合合美美,祝愿整个家族兴旺延绵。拜天地后,还要我用所射之箭挑去新娘盖头。然后再抛到屋顶上去,一桩称心如意的婚姻就这样上达天神了。抚一抚新娘的发,再摸摸自己的头,以示夫妇二人白头偕老。真是够累的,不过看到海兰珠粉饰后的容颜,我觉得这一切也就值了,真是尤物啊,这刻我想的可不是给宾客敬酒,而是抱着她快进洞房大逞手足之欲。

  午间的洒宴,以女家客人为尊,称之为"上亲客"。作为新郎的我和海兰珠要敬酒谢亲。这让我对海兰珠再次大跌眼镜,本来我觉得自己的酒量就不错了,古代的酒不如现代纯烈,所以算是低度吧,经历现代四年本科三年研究生的生活,我算是酒精考验的战士了,要不昨夜也不能只是一个微醉,可今天看到海兰珠喝酒,我才知道什么是豪饮。

  蒙古人爱酒,女真人也好酒,这些家伙碰在一起就如同正负极相遇,哪里有不出火花的,是以我俩每到一桌,几乎都要碗到杯尽,更有如多尔衮般的好事者频频劝酒(好小子我记住你了,看我将来怎么整你),海兰珠显示了她塞外女子天生的豪爽,一律来者不拒,喝道后来已经主动找酒了,我也振作精神,总不能输给一个女人吧。

  记不得到底喝了多些酒,当人们把我们这对夫妻搀入洞房的时候,我已经快分不出南北,辨不清东西了,这时海兰珠凑过身来,大声笑道:

  “行啊,你挺能喝啊,还以为你三杯就倒呢?”

  我勉强睁开朦胧的醉眼,看了看海兰珠,被酒气熏的陀红的双颊,娇艳欲滴的双唇,真是诱人啊。

  “这算什么,知道什么叫能喝么,那就是喝多了还不吐,这才叫能喝呢。”正说着我只觉得胃中翻滚,一股酒气上涌,“哇”的一声将胃中的残渣喷涌出来,直吐的海兰珠全身都是。随后仰身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你,你。”海兰珠还想骂我,却也不胜酒力手脚松软斜斜的栽倒在我身上。

  宿醉的感觉实在不好,当我苏醒过来时,新房里红烛摇曳,我曾经留下的遗迹也被擦拭一清,海兰珠身上的外衣也被卸去了,躺在床的内侧。不用说,这一定是铭岚做的,她总是默默无闻的为我将一切收拾好,感觉口中有些干渴,我起身摇摇晃晃的来到桌前,茶壶还是温热的,看来铭岚走了没多久,心中突然有一种冲动,就是看看此刻铭岚在做什么,可还是被我按奈住了,喝完水我回到床上,趁这个机会仔细端详我的新娘。

  海兰珠的美在于健康,她并不像古代文人把美女描述的病恹恹的样子,相反的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的活力,白嫩的肌肤更是充满弹力,我忍不住在上面亲了一下。可是看海兰珠的样子又如何能让我行使作丈夫的权利呢?真是愁人,早知道不让她喝那么多酒了。望着到了嘴边的肥肉却吃不了,我颓然的倒下,昏昏沉睡。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投入了我的房内,我再次醒来,海兰珠仍在沉睡不醒,我懒在床上闻着她馥郁的芳香,一种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在现代女友不知如何,本该是新娘的她此刻却换了一个人——海兰珠,这或许也是让我一时接受不了的原因。轻轻的起床,走到窗前拉开窗帘,随着大片阳光的洒进,新的一天开始了,说起我的玻璃窗来,可是让我煞费了苦心,这八万两的银子大多都扔在这里了,这时玻璃延展技术仍不过关,所以为了打造我的新家,采用了当初制造无菌罩的原理,使用无数小玻璃片再以木框镶制,为了使这种工艺成为一种产业,我毅然的从自己腰包掏出了所有耗费和人工,这笔耗费自然极大,但是也取得了惊人的效果,昨天婚宴上前来祝贺的贝勒大臣们都被这富丽堂皇的景致吸引了,一个个纷纷表示自己的宅院也要如此装修,这样我给吴能新成立的玻璃厂拉了最大的订货,当然我才是这个玻璃厂的最大股东,所以最后的受益者也自然是我,新宅院起了样板示范的作用,以后水泥和玻璃将大量的用在建筑上,沈阳城刚刚建立,百废待兴,这其中的市场到底有多大也就不言而喻了,我怎么能吃亏呢?这点算盘要是现代人再算不过古代人,可就白在市场经济的现代混这么多年了。

  透过窗子的阳光打在海兰珠的脸上,让她有了反应,随后终于醒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