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倭乱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289 2006.09.10 17:45

    

  公元1634年,整个北方洋溢在一片新春的喜气当中,在这个冬天,北方联邦政府的辖区内,没有难民,没有战乱,新春的爆竹响了又响。是粗茶淡饭也好,是山珍海味也罢,穷人和富人都在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表达着对未来的憧憬。

  在我的带领下,朝鲜和辽东的富户在春节前发起了慈善募捐,捐得的钱款直接分发到新占领区,用于百姓新年的用度,让所有人都吃上一顿热乎的年夜饭。

  北京紫禁城,昔日崇祯皇帝用来宴请群臣的大殿上,来自各方的官员齐聚一堂,共同庆祝属于我们自己的春天,酒到酣处,众人都跳到大殿的中央载歌载舞,用歌舞来表达自己心中的喜悦,这一年是丰收的一年,各项事业都上了轨道,统一似乎离我们不远了。

  “先生,倭国急报!”一个卫兵慌张的跑到大殿,破坏了全场的气氛。

  “怎么了,怎么了?”众人停下手中的碗筷和舞动的手脚都向那卫兵看去。卫兵匆忙走上前来将一封书信递给我,信封是以拉丁文写成,先是传到朝鲜,后经海运到达塘沽抵京的。

  展开书信,我才明白事情的缘由,原来自日本瘟疫以后天草四郎和汤若望深入日本以救治瘟疫为名发展天主教,在最初的两年里德川幕府为了稳定国内局势制止瘟疫流行和蔓延采取了容忍的态度,但是由于天主教发展过快使得德川幕府感到了危机,秘密下令约束天主教的活动范围。

  事情的导火索在九州岛,岛原藩由松仓重政任藩主,松仓重政在德川幕府初期就对于天主教徒实行了残酷而血腥的镇压。1630年松仓重政死后,其子松仓胜家继任藩主,更为残暴。在岛原藩的近邻,天草岛所属的唐津藩,天主教徒同样受到非人的待遇。

  天草四郎的传教极大的触动了九州岛的居民,很多人都秘密入教,自宽永9年(1632年)起,岛原、天草地区连续发生天灾,民不聊生,再加上瘟疫横行,可是岛原藩和唐津藩仍旧残酷的镇压教民。这里曾经是天草四郎的家乡,随着天草在日本的声望不断增高,岛原藩和唐津藩感到了危机,借着镇压灾民的机会大肆捕杀教民,教民实在忍无可忍于是揭竿而起,天草四郎率领手下的教众也毅然绝然的回到家乡参加起义,在天草四郎的领导下,起义军迅速占领岛原半岛南部的原城,于城上竖立起十字架,挂上画有十字架和圣像的旗帜。而参加起义的岛原、天草农民共三万七千余人,其中有战斗力的为一万三千余人。

  12月9日、12日,幕府先后接到岛原、天草农民起义的消息,急派板仓重昌为幕府专使,赴九州镇压起义军。板仓到达九州后,对起义军发动两次进攻,均告失败。因此,幕府再派松平信纲前往九州督战,获此消息后,板仓感到幕府对自己不信任。宽永十一年(1633年)元旦,在松平信纲到达九州之前,板仓对原城起义军发动了突击进攻。在天草四郎的率领下原城义军奋力抗战,板仓军队大败,损失三千九百余人,板仓重昌战死。

  松平信纲到达九州后,以板仓的失败为教训,改变战术,围而不攻,企图等待城中粮尽,义军自动瓦解。与此同时,幕府居然乞求荷兰人炮击原城,但仍不凑效,而这种乞求外援背叛民族的行为遭受义军的唾骂与不齿。幕府想尽办法,天主教的旗帜仍然飘扬在原城城头。

  这封书信正是身在原城的汤若望写的,为了避免落在幕府手中而使用了拉丁文,书信先是辗转抵达对马岛,驻军对马的刘星已经得到消息,于是一方面快速点齐人马增援原城,一方面将书信送往平壤,转交给我,毕竟登陆九州就意味着对日作战,刘星不敢擅自作出如此决定。于此同时增援原城的刘星半路遭遇荷兰海军,双方发生了海战,互有损伤,一时之间处于焦灼状态,这封信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送来的。

  当我将日本的情形说于众人听时,立时群情激昂,纷纷要求出兵参战。

  “先生,还等什么,出兵吧,天草四郎是您的学生,您不等坐等他在原城被围弹尽粮绝吧,倭人狼子野心早就该灭国了,此时我北方大定正是出兵的好时机!”一听有仗打,众人一个个都精神了起来。

  天草暴动整整比历史提前了三年,记得当初我派天草四郎回日本的时候曾经嘱咐他积蓄力量,可是形势的发展已经发生了变化,出兵日本,这无疑意味着一场跨海战役即将开始,以往我军都是在渤海登陆塘沽,这属于内海作战,又有若干个补给点支撑战争,可是这一次是针对日本。人少了不起作用,人多了则无法负担庞大的消耗,正当我犹豫间,远渡重洋刚刚返回过年的邓希晨已经忍不住站起了身。

  “先生,还等什么,倭国不灭,我中原永无宁日,今日虽是小痛,但是来日我子孙万代无忧,希晨不才愿领军作战!”

  “莫将不才,愿意追随先生出战!”整个大殿里几乎是所有的武将都战了起来一同请战。

  “我又没说不打,你们着什么急!”我白了众人一眼道。

  “那您早说么,先生!”邓希晨这才松了一口气,众将也都纷纷坐下等着我的下文。

  “我是在想这一次对倭作战决不能像上次一样虎头蛇尾半途而废,要打就要将倭国彻底征服,永诀后患,所以这不仅仅是一场大战而是一场恶战。”我严肃的对众人说道。

  “命令从即日起在各甲种和乙种军团中征兆16岁以上,40岁以下士兵,凡家中独子者,有妻室者不得应征,每军团限数额5000,有特殊情况酌情处理,应征士兵必须在征召令发布起十天内就近赶往塘沽、登州、海州三地集结。同时从北方沿海及朝鲜征召民船2000艘用来运兵及输送粮草战马,凡被征召船只不得抗命,否则以叛国治罪!从北方各省征调5万民夫,支援前线,晚宴取消,各人立刻回到驻地即刻宣布我的命令!”

  “是!”随着我的命令下达,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战了起来,众人心血激昂,仿佛战争就在眼前。

  “元帅,看来中原的事就只能交给你了,这一次说什么我也要和希晨并肩作战,我保证这是我最后一次出战,以后就坐在家中再也不提打仗的事了!”我冲着身旁的袁崇焕说道,就知道他要阻止我出战,所以我将话说在头里,堵住他的嘴。

  袁崇焕一副拿我没办法的神色,他还能怎么说,我都决定了,难不成让我这么大的领导出尔反尔么,打日本,我必须在场,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不论众人怎么阻止我也要参加。好在顺利通过了,而真正考验联邦战力的时刻出现了。

  这次大战将检验联邦军队的后勤补给能力,同时也将考验士兵的作战能力,海军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大仗了,他们还是当初那个纵横无敌的海军么?

  真个北方沿海都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征召令下达以后,几乎所有人都动了起来,民夫们将一旦旦粮草挑上民船,而士兵们则鱼贯登上战舰,随着一艘艘海船使出海港,在整个渤海上形成了千帆飘扬的壮观景象。

  庞大的船队起锚出航,最先抵达平壤,在这里空船将继续补充粮草,其他船只也会补充淡水,随后沿海岸线而上抵达对马岛。

  从征集到开拔前后用了11天的时间,再经过10天的航行五万远征大军就齐聚对马了,这是对马岛上还有当年留下的一万驻军,刘星这些年没有白忙活,这一万人被他训练成了可下海禽龙,能上山打虎的精英,看他们生龙活虎的气势我就知道这支部队肯定不简单。

  “先生,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照会了荷兰驻倭国舰队司令官特纳,他拒不采纳我军建议,仍旧封锁原城附近海域致使我军无法增援天草公子,同时德川幕府继续向九州增兵,估计此时兵力已达十万。据侦查的小船回报,原城上的十字旗还在飘扬,看来天草公子还在坚守。”刘星向我报告了近来的情形。

  “跟荷兰人还用客气什么,打他娘的,老子在吕宋的时候就没有怕过他们!”邓希晨叫嚣道,这些年他成天的和士兵在一起也学会粗口了,不再像从前那样温文尔雅,不过这样我才喜欢,男人么,总要有那么一种气势。

  “希晨说的是,从前你们缺少重火力,又没有得到我的命令不敢和荷兰人进行大规模海战,这次不用担心了,就由希晨率领所部舰群消灭荷兰海军,彻底扫平登陆的障碍,由刘星的部队作为前锋率先登陆建立登陆点,大军随后在九州登陆。”对付荷兰海军我和邓希晨一样充满信心,要知道我可是没少给邓希晨下本钱,单说这次随他出来的除了我的作架是郑和宝船以外,其他的就都是清一色的伊丽莎白级战舰了。海军力量绝对强悍,这是邓希晨给我的保证,我看他是如何绝对强悍的。

  邓希晨的海军确实强悍,强悍到了敌人无法想象的地步,尤其是这次几乎所有的舰载火炮全部换装具有膛线的榴弹炮后,远程打击能力更强,在远征军舰群的狂轰滥炸下,荷兰舰队狼狈的逃出了日本海。随着荷兰海军的败退九州岛沿海彻底暴露在我军的打击之下,一场史无前例的登陆作战开始了。

  第一登陆点选择在当年蒙古联军登陆的长崎附近的九龙山,在这里日军以砖石构筑了纵深的防御阵地,随着火器时代的来临,日军经过荷兰人的帮助装备了不少的火绳枪,因此对登陆的阻力还是不小的。

  为此我军采取了连续炮击的战法,几乎是所有伊丽莎白级战舰一字排开,以侧舷炮开始了史无前例的轰击,九龙山上石土纷飞,不时的伴随残破的尸体被扬的漫天都是,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浓烈的火yao气息。

  炮击整整的进行了三天之久,整个九龙山上几乎没有一片完好的土地,到处都是烧焦的树木,日军不得不将防线后撤以躲避我军猛烈的炮火。趁着这个机会,刘星的陆战队率先开始登陆,一艘又一艘的海船载着充满斗志的士兵冲上沙滩,迅速占领滩头阵地,随后是装载重武器的海船将火炮和炮弹以及战马运抵海滩。

  就在这时驻守海滩的日军开始了猛烈的反攻,一群穿着简陋盔甲的日本武士口中呼喝着悍不畏死的向海岸冲来。

  “第一排预备!”随着伍长的命令,一排排的长枪被士兵们整齐的端方在胸前。

  “放!”无数发子弹呼啸而至,立刻冲在最前面的日军纷纷倒地,“第二排准备,放!”第一排陆战队士兵向后一退,让出地方熟练的装填弹药,第二排火枪的子弹已经发射,随后是第三排,第四排。四轮火枪攻击之后站着的敌人已经不多了,但是他们仍然发疯的向我军冲来,此时第一排已经装填完毕,再次向敌人射去,随着最后一名日军被射成蜂窝,日军的第一波攻势就此瓦解。

  刚刚上岸的火炮已经架好,该轮到他们发言了,一枚又一枚的炮弹划着弧线向敌人射去,在敌阵中开花。整整一个上午,我军的阵地向前推进了5公里,几乎是每次推进日军都留下了大量的尸体。海滩上到处都是血迹,基本上讲登陆是成功的,除了个别地方有阻碍以外,三万大军已经整装待发。

  “先生,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我军的弹药已经不足了,从朝鲜运最快也要三天之后!”军需官付延军向我报告道,这小子一来准没好事,果不然,正打得爽的时候弹药不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