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兵临城下(下)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3008 2005.12.18 09:43

    逃到对马岛的倭人给了宗义成极大的打击,当看到这不到一千人的援兵时,宗义成的脸简直就成了一张驴脸,遍布死气。他原本的希望都寄托在九州的援军身上,可是见到这不到一千多的神情憔悴的援兵时彻底的绝望了,此战援军统帅大石智久沉没海底,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而宗义成也开始动摇起来,并且有了投降的心思。毕竟宗义成认为自己和朝鲜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如果不是少贰冬尚不听自己的劝告愚蠢的惹怒了朝鲜人,那么或许今天的结果不是这样,于是当夜他派自己的谋士规伯玄方来到了我的大营。

  说到规伯玄方不得不提一提他的师傅景辙玄苏,景辙玄苏本是博多圣福寺的僧侣,被邀请出仕,作为外交僧而活跃,在1591年和1608年,曾两次作为正使出访朝鲜,在壬辰后期的谈判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而规伯玄方作为景辙玄苏的弟子,继承了其师的衣钵,属于温和派,和少贰冬尚代表的强硬派一直不和,这在于他一直主张和朝鲜以及中国交好,发展贸易,对过去的战争进行反思。按现代的话他属于民间友好人士,作为外交僧侍奉义智、义成两代宗主,1611年,其师傅玄苏死后,曾前往京都修行,并且与于1621年携宗智顺作为正使两次出访朝鲜。

  不过他的这种和平主张一直在对马以至日本都不受到重视,甚至是敌视,尤其是1621年以后就不再受重视了,原因是很多日本人认为他出卖了日本的利益,并且向朝鲜人示好,有辱国体。自此规伯玄方干脆过起了隐士生活,不再过问政事,这时宗义成将他请出自然是希望他能从中斡旋。

  “不行,这绝对不可能,我必须严惩凶手,以及其背后的指使者,玄方先生,我敬重您是博学之士,并且为我们两国的友谊作了不少贡献,但是这件事还是免谈,您来了是客人,我自然会好好招待,其他的事就不用您操心了。”

  面对规伯玄方提出的议和我干脆直接拒绝,到了嘴边的肥肉我怎么能吐掉呢,简直是笑话,这也不符合我一贯的做事风格啊。

  “柳元帅,您和玄方先生是老交情了,这些天就由您来招待玄方先生吧,一定要招待好啊!等我处理完对马岛的事再和玄方先生好好的交流,对不起了玄方先生,你看我手边这么多的事实在是怠慢,还请见谅。”我虽然是对规伯玄方客客气气,但是已经直接否决他的议和提议,并且根本就不打算让他回去。

  规伯玄方还想说什么,我冲柳德恭一使眼色,他自然明白,连忙上前道:

  “玄方老弟,自从上次一别已经有七八年没见了吧,可真是想死我了,来来来,今夜我为你洗尘,一定要好好的招待你,哥哥我还有很多话要和你说。”说着也不由分说的将规伯玄方拉出大营。

  “先生,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如今安元帅在海上取得大捷,我们已经不用担心倭人的援军,明日是否一鼓作气拿下对马岛,然后挥军东渡再占领九州,依我估计,这次大内氏一定损失惨重,正是我们占领九州的好时机。”邓希晨迫不及待的说,眼见着李哲在海上取得大捷,可是他自己却寸功未建,邓希晨能不着急么,所以积极请战。

  “不着急,希晨难道你还没看出来么,这个小小的对马岛会吸引各方的关注的,我们现在不是要急着攻陷它,而是利用它来消耗倭人的力量,你看着吧德川幕府绝对不会甘心让我们得到对马岛的,你这就起身率领你的舰队到倭人本土一代海域游弋,相信你的收获不会比李哲少。”我笑着说道,对马岛的作用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我正是要利用这种微妙的形势将日本的海军彻底调动起来,寻机歼灭,为将来扫清道路。

  “是么,大哥,那真是太好了,这次我就相信你了,要是没仗打,回来我会向嫂子告状的。”邓希晨一高兴,当众居然称呼我大哥起来,众人也不禁莞尔,看着邓希晨兴冲冲的走出大帐,余人纷纷请战。

  “看把你们急的,放心吧,你们都有任务,我不会让你们白来一趟的。”既然大家兴致高我自然不忍打消他们的积极性,于是随后的多天里,整个对马岛开了锅,除了宗义成所守的山城外,对马岛各处烽火连天,无论村寨大小都被洗劫一空。

  杀人,杀人的事我是不会干的,这些人都是最好的劳工,对马岛不是有银山么,那么好,你们去开采银山吧,至于粮食,对不起我耗费了这么大的军力,粮食的补给还是就地解决的好。

  宗义成站在城头看着四处的烽烟,心中翻江倒海,宗氏经营了数百年的对马岛今日恐怕就要毁在他的手中了。

  “李开阳,你想怎么样,你还想怎么样!”宗义成冲着空旷的城下大喊道,可是除了自己的亲兵外没人听他说什么,远方在从前的一线战场上,朝鲜军人正在紧张的修筑工事,砖石木料源源不断地运来,这些都是在对马岛上就地取材(拆了房子不就有了么)。远远的仿佛可以看见黑黝黝的炮口,这些天来,朝鲜人似乎在故意戏弄他,不时的在城下叫嚣挑战,排列出各种阵型进行攻击,每次都是到了节骨眼上又撤军,弄得自己的守军精疲力竭,而他们却开始大张旗鼓地修筑工事了,夜里的时候也曾趁机去偷袭过,可是被人家打得抱头鼠窜逃了回来。整个山城现在能动用的兵力只有不到五千,面对对方装备精良的两万大军简直就像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简陋。

  宗义成不明白,明明可以攻破的山城为什么对方就是不一气呵成呢,现在他自己都盼着早点结束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给自己一个结局,哪管是死也好啊,给个痛快,不要这样不死不活的。

  宗义成沉不住气了,规伯玄方也同样沉不住气了,精通汉语的他几乎每天都可看到朝鲜士兵满载而归,并且大声地议论着当日所得,脸上都兴奋极了,这种兴奋的神情他很多年前也曾看过,那是当时倭寇每次去朝鲜和中国沿海劫掠时所带回的特有的表情,没想到命运是如此的捉弄人,曾经的强盗此刻变成了被抢者。

  “摄政王阁下,承蒙阁下近日来对我的招待,玄方感激不尽,但是阁下到底想怎么样,宗主还等着我去回复,以否议和还请阁下明示。”不顾众人的反对,规伯玄方闯入了我的大营,这时我正在听取各方的汇报,有迹象显示德川幕府已经开始有所动作,在下关有大量的战船集结。

  规伯玄方不请自到,他身后跟来的柳德恭摆了摆头,摊了摊手表示他也无能为力,毕竟规伯玄方还是我们的客人,不能动用武力,只能任他闯进来了。我笑了笑表示不要紧,饶有兴趣的对规伯玄方说道:

  “先生近来过的还好么,我的属下没有怠慢先生吧?”

  “有劳摄政王阁下了,我一切都好,可是我的同胞确是大大的不好,他们此刻正在水深火热当众,请您阻止您属下这种野蛮的行径好么?” 规伯玄方气冲冲的说道。

  “好的,这有什么不可以,不过首先要你们的天皇向朝鲜臣服,当然了仅仅是天皇还不够,据说现在在日本是德川家光说了算,他也要向朝鲜臣服,并且赔偿当年壬辰战争所造成的损失,多了我们就不要了,白银八千万两吧,这个数很吉祥,您认为不是么?”我笑着反问道,众人都哈哈大笑。

  规伯玄方气红了脸,用手指着我道:“你,你!”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这个条件你们达不到,就是达到了也不会同意,所以请玄方先生也不要提出我们达不到的条件。我的战士远渡重洋来这里作战,解放被大名压迫的农民,他们需要一些物质奖励,当然了我们的军费也应该由你们的政府出。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么。”我一说完,众人再次哄然大笑,在场的诸人对我敲竹杠,耍赖皮的本事早就司空见惯,可是规伯玄方如何见识过这样的统帅,居然“厚颜无耻”的向被侵略国索要军费,还口口声声的说是来解放农民的。

  规伯玄方想大声骂我,可是考虑到谈判还要进行,努力了半天才忍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