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城下之盟(三)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4203 2005.10.30 08:28

    朝鲜军队在列阵时位于最前,此时他们也是跑在最前,丢盔卸甲的向元山方向溃逃。那些反正的佟养性所属汉军此刻臂上都扎着红巾,所以很好认,这些人一直尾随着朝鲜军队不断的追击,可是显然他们的脚力没有朝鲜军队快,总是有那么一段距离,把后面追赶的八旗士兵看的是干着急,想跃马过去但是总被阻隔。

  “冲啊,杀啊,活捉李开阳!大汗有赏!”反正的汉军嘴里不断的喊着。可是脚地下就是不使劲,好像没有吃饱一样,远处皇太极也纵马跟着大队,他内心中十分兴奋,并且自鸣得意,就在昨天宁完我趁着黑夜前来报信,他已经成功的策反了佟养性,并且联络了一些昔日的故旧将领,商定好在两军对阵时阵前倒戈,约定以红巾为记号,一起擒杀李开阳,对此皇太极十分得意。你李开阳再厉害也没料到我在你的军队中埋下了这些杀手锏吧,靠,跟我斗,你还差的远呢,所以为了一战将李开阳的有生力量一并摧毁使其再无还手之力,皇太极将驻守咸兴的部队调上来大半,对此范文成曾提出过异议,可是皇太极对宁完我的情报深信不疑。

  宁完我的情报显示李开阳的所谓主力部队不过是一群刚刚招募的朝鲜士兵,这如何和他的精锐八旗媲美。而且佟养性的汉军已经反正,就剩下阿敏和多尔衮的部队了,这两股力量必须摧毁,皇太极意识到这才是在朝鲜战场上对他威胁最大的力量,所以必须趁着这次机会一举扑灭不给李开阳翻身的机会。

  当夜皇太极就将咸兴的主力调回配合他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战场上他才会有足够的军力从两翼进攻,目的就是切断我的后路让我回不得元山据城坚守。

  可是这两翼的骑兵还没等起到作用,变故再生,西侧的山上突然炮声大作,这种炮声皇太极再熟悉不过了,这曾经一度是他的梦魇,不同于毛文龙所铸造的铳,这种炮声低稳而沉闷,但是射速极快,炮声和炸声几乎是同步的,威力比宁远一战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见炮弹横飞将冲在前边的八旗轰得人仰马翻,一具具士兵被抛向半空,见到这种情景进攻的八旗都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前进,这种情景他们再熟悉不过了,一年多以前就是这些活力威猛的大炮夺走了一生不败的努尔哈赤的性命,大炮已经成了女真人最畏惧的武器。

  “不好!”几乎是出于一种直觉,皇太极向左右看去。“宁完我?”他大声喊道,宁完我曾经告诉他多尔衮所使用的火炮是从平壤一战所缴获的,已经老化,不足为惧,前一段的战事也证明了宁完我的话,在多日来的和多尔衮的拉锯战中皇太极就缴获了几门这样陈旧的大炮。而刚才叛军抵抗的火炮再次证实了这一点,可是怎么此时就完全不一样了呢,皇太极脑袋里画了一大堆问号,想找宁完我证实,可是已经不见他的身影。

  “遭了!”这时皇太极已经认识到情况不妙,大大的不妙。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些反正的汉军再次反正,掉转了刀枪向尾随而来的八旗冲杀过去,这是怎么回事?本来后队遭受炮击就已经让他们震撼了,可是刚刚和自己一个战线的汉军居然向自己捅刀子,这些汉军可不手软,尤其是对付八旗。尽往后背捅刀子,猝不及防下很多八旗士兵着了道,一时间战场上混乱不堪,敌我军队交错纵横。刚才还是败退的士兵此时也跟着汉军冲杀上来,如狼似虎,哪里还有半点溃逃的样子。

  中计了!皇太极反应过来,但是无情的大炮已经将他的阵脚打乱,对于这些火炮的恐惧士兵只会比他多不会比他少 ,前队首先被敌军冲乱。

  “撤!”皇太极心里一万个不乐意,但是还是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事实证明他这样做是正确的,那些该死的汉军,皇太极不断咒骂,这刻他甚至能听见他们高呼“活捉皇太极,商银一万两”的口号,难道我堂堂的女真大汗就值一万两么,顾不得再想这些在手下的护送下皇太极狼狈奔逃。

  不得不说女真八旗确实是训练有素,一旦和我军脱离了接触逃出火炮射程他们马上就重新组织队形收拢散兵,很快的皇太极的部队逐渐完整。我军也见好就收,只是远远的坠着皇太极的部队,并不上前主动厮杀,两军就这样遥遥相对。

  惊魂以定的皇太极和他的得力下属们此刻聚拢在一起。

  “大汗,我们下步怎么办,我看我军损失并不大,不如再杀过去!“范文成建议道。被皇太极狠狠地瞪了了一眼。

  “此时士气低落,再加上敌军有火炮相助,难道让士兵去送死么,宁完我你这个汉奸,让我抓住我不饶你!“皇太极咬牙切齿的道,将宁完我恨到了骨头里。旁边的范文成听了心里却不舒服,尤其是汉奸两个字,十分刺耳。

  “走,回咸兴,此地不易久留!”说着皇太极催马向咸兴方向而去,留下范文成自己在那里发呆。八旗士兵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跟着主帅向咸兴方向赶去,完全没有了来时趾高气昂的样子。

  远处的咸兴已经在望,众人都像见到了希望一样加快了脚步,从打早上开战以来到现在马不停蹄,虽然身后尾随的那些叛军已经消失,可是众人提着的心还是没有放下来,怕什么时候这些人再从哪里钻出来给那么一下子。尤其是这些汉军,不用好招数,常常仗着自己盔甲坚硬愣是顶上那么一刀,同时也向自己出阴招,人家的盔甲不怕砍可是自己的身上穿的可是少的可怜,很多士兵都是这样着得道。

  到达城下的先头部队首先向城上喊去:“快开城门,都死了么,难道没看见老子回来了么?”不知道谁这么大的火气,冲着城上大喊。

  “骂什么骂,也不看看咱的旗号,不假,人都死光了,我们是李大人的手下!”说着城上的人哈哈大笑。皇太极此时的脸都绿了,浑身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李开阳!”他仰天大喊道“我不灭你九族誓不罢休,我要将你五马分尸!”皇太极终于不顾什么斯文和威严了破口大骂。对于自己的大汗如此素质,士兵们只得耷拉着脑袋默默无语,这场仗打得实在是太窝囊,几乎就没有和敌人硬碰硬,遭到的都是暗算,此刻咸兴城失守八旗唯一的退路也被掐断,望着莽莽大山难道要翻山越岭回到辽东么。

  “撤!”皇太极含恨道,他不敢在城下逗留,谁知道这个李开阳还会玩什么花样。皇太极带着他的部队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中。

  咸兴的夺取正是我计划中最重要的部分,这多亏宁完我这步好棋,使皇太极相信佟养性会反正,这只怪他太自信太盲目了,同时也是太小瞧我了。宁完我的作用就是调出咸兴的守军,并且使皇太极远离咸兴无暇救援,实际上他也没有办法救援,柳德恭和苏克萨哈所率领的登陆大军是在咸兴南北两门几乎同时登陆的,尤其是通往元山方向的北门,根本就不容一个人逃脱,目的就是给皇太极一个惊喜。

  皇太极丢失的不仅仅是咸兴还有他大部分囤积在咸兴的粮草。随后的几天里他带领着部队不断的冲击咸兴城,妄图夺回咸兴取路回辽东,但是他这个美梦并没有实现,在海军登陆部队的不断骚扰和我后续小分队的袭击下皇太极所部精疲力竭,最主要的是他没有粮食了。

  整整四多的万大军就这样在这块平原上不断的左突右冲,兵力不断的被蚕食消耗。每天都有逃兵出现,最开始是随军而来的东海女真,这些人原本就不算是皇太极的部下,哪里来的忠贞二字,所以跑的最快,尽管皇太极使用了各种手法,可是还是阻止不了东海女真的逃跑,干脆皇太极也不去管他们了,将东海女真的马匹和食物全部收缴。随后的日子里靠杀马为食,可这终究不是办法,马也有杀光的时候,就在这时我的信使出现在了皇太极的大营外并给他送去了另一个让他沮丧的消息。

  拿着我的书信,皇太极的手颤抖了,信的内容很简单,我言明以派军登陆辽东此刻正在肆虐,很难保证不联合明军扫平辽东。同时我开出两个条件,第一重新订立金国和朝鲜的条约,约为对等,朝鲜从此不再向金国纳贡,金国也不再侵犯朝鲜;第二可以放其回辽东,但是皇太极回去后不得难为在朝鲜效力的八旗家眷,若有愿意来朝鲜的一律放行不得留难。

  其实这两个条件并不苛刻,可以说很宽松,为此我的军营还产生了一些分歧。

  “李先生你这样我就不懂了,明明可以取胜,为什么要放虎归山呢?”阿敏第一个不同意,他此时是最希望取皇太极而代之的。我要放了皇太极他自然是不同意了,多尔衮和一众将领也都表示不解,朝鲜大军粮草充足不怕消耗,而皇太极眼见就能困死在此地,这样轻而易举的放了他换谁都不甘心。

  “众位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试问众位,此次皇太极率军几何?”我问道。

  “八旗不到三万,另有东海女真三万!”多尔衮答道。

  “那辽东还有几万?”我接着问道。

  “大概还有五万八旗,另外汉军和蒙军若干!”

  “对呀,试问以我们目前的力量能够对付这些人么,大贝勒代善进取不足但是守成有余,并且极得皇太极信任,皇太极就是被我捉到了代善也会继承汗位的,对于辽东我们还是一无所获。佟养性带去的那些人只能起到牵制作用,让代善无力派兵来援,可是我们也没有力量进攻,皇太极久困于此难免不狗急跳墙,到时我军损失不会在少数,此次作战只为击退敌军,现在看来作战目的已经圆满完成,我们不能再损失自己的力量这样得不偿失。” 咸兴一战并非完美很多溃军已经从北门逃往辽东,代善肯定会得到消息的不用多只要是一万人再加上皇太极的部队里外夹击咸兴能不能保住实在是未知数。

  其实我心里有数,这次大战看出朝鲜真正有作战能力的还是我带来的这些兵马,朝鲜除了海军好用外,陆军指挥拉后腿,我盘算着要逐渐淘汰朝鲜的陆军,让其变成地方防卫军。真正的野战兵种要由将来移民来的汉人代替,女真人的骑兵有必要保留可是不能再扩大规模,我必须保证一种优势比例。所以就不能消耗在皇太极身上。另外我还想让皇太极牵制着关外的明军呢,好让我腾出手来大力移民和发展经济,只有朝鲜这块小的试验田弄好了才能逐步推广。至于明朝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腐朽的必须推翻,但是接替他的不是更加原始的女真奴隶制度,也不是李自成的大顺国,这样的改朝换代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将这个旧制度彻底的弄个天翻地覆新的制度才好确立。

  “再说呢皇太极这次回去对我们大有好处!”我故意卖关子停了下来,一听我这么说众人都将注意力集中过来。我缓缓地说道。

  “此时就是抓获了皇太极那么辽东的各部必定人人自危,都会汇聚在大贝勒手下,凝成团和我们对抗,可是若是我们将皇太极放回去,他此战打败损兵折将,看他还有何颜面面对群臣,还有何威严统帅各部,到时我们可以遣使逐一的分化瓦解,将来要推翻皇太极夺取辽东还不轻而易举。”我一说完面上露出奸笑,众人也都跟着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正所谓好饭不怕晚,总要有些耐性么,见众人都赞同了,阿敏也只得怏怏的答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