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筹备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6011 2005.09.15 07:32

    

  “不行,你哪也不许去!”回到家中我将海兰珠和李顺姬找来说出了我的想法,一听着这话海兰珠首先坐不住了,李顺姬则是坐在那里不说话,但看样子是不希望我去的,和海兰珠重逢不过十数天,而和李顺姬结婚才几日,我就要离家远行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何况此时朝鲜的局势还不稳,有什么变数当真说不清,然而我也是没有办法。

  纵观中国历代明代的文人无耻者、贪生怕死者多于以前任何一个朝代,而整个大明,提倡理学有时不遗余力的。读书人从小接受的是做忠臣孝子的名教教育。在旌表贞烈之士上,明朝的皇帝花的功夫最多。可为什么还要出了这么多的汉奸呢,关键是统治者并没有尊重文人,他们没有真正把文人当成有独立意识的人来对待,而是当成奴才来处置。明朝所要培养读书人的忠,乃是忠于一家一姓、带有奴性的忠,而非爱社稷、护百姓的大忠。

  这和宋朝不一样,宋代的开国皇帝赵匡胤则是想方设法来赢得文人的心,甚至给后世继位者立下具有宪法权威性的遗诏,规定不能以言论来杀文人。宋朝养士三百多年,尽管王朝武力一直很弱,但文人多半能和朝廷同心同德,共撑危局。南宋独自抗击了蒙元几十年,直到1279年,宋朝君臣退守南海边的崖山。蒙元水师逼近,宋军在张世杰的指挥下,打了一场惨烈无比的“崖山保卫战”,因力量过于悬殊而失败。丞相陆秀夫背着8岁的小皇帝跳海自杀。史载:“后宫诸臣,从死者众”。“越七日,尸浮海上者十万余人”。大战中和帝室失散的张世杰知道少帝已死,领着船队再度出海,航至海陵岛一带海面时遇飓风溺死海中。

  张世杰、陆秀夫和在北京就义的文天祥被后人称为“宋末三杰”。而为大宋殉葬的士人远不止这三人,蒙古兵攻陷潭州(今长沙)时,岳麓书院几百个儒生全部战死。

  可明朝呢皇帝自杀时,身边连半个陆秀夫都找不到。他们培养不出文天祥和陆秀夫,倒是培养了许多洪承畴和钱谦益。清兵南下时,投降的大臣一个接一个,前赴后继。江南一些缙绅起兵主要是为保卫家乡、保卫引以自豪的华夏文化,实在没有多少士人愿意为这个王室殉葬。连东南文人领袖钱谦益,口口声声要殉国。待到国亡时,小老婆柳如是劝他投河已成大节,钱说水太凉了,以后再说。他最终还是投降了满清,没当成陆秀夫。连后来的清代皇帝也瞧不起这些投降的大臣,说汉族文人太柔弱,让他们入了《贰臣传》。

  可以说,从开国皇帝朱元璋开始,除了其间有孝文帝、仁宗、宣宗几个对文人不错的皇帝外,大多数皇帝和文人的关系是非常紧张的。朱元璋几乎是有意识地、有计划地改造文人,让文人的自尊扫地,气节不存。他动不动就打大臣的屁股,他赋予太学以下各类官学的管理人员有任意侮辱读书人人格的权力。到了他的儿子朱棣,更是变本加厉,灭忠于建文帝的方孝孺十族。方孝孺的灭族实则向天下的知识层昭示一个道理:不要忠于道统和原则,而是要忠于最终的胜利者。

  这样有计划既“杀儒”又“辱儒”的王朝,哪怕把理学的地位抬得再高,让读书人念再多的孔孟圣贤之说,也只能培养一大批善于讲假话、作秀的文人。一个国家到了知识层无耻的地步,那就没救了,最后只能是“桃花扇底送南朝”,读书人的气节不如**。

  造成这种尴尬的局面之一除了是不尊重文人,不把他们当成有人格人人以外就是明末的这场阉党浩劫了,可以说魏忠贤将那些敢于直言有骨气的文人几乎屠戮的一干二净,剩下的大多贪生怕死,意志不坚定的小人,这样的人如何还会保家卫国,崇祯皇帝自杀时身旁没有陆秀夫,这是他的那些老祖宗自作自受,是朱元璋等人让文人变成奴才的报应。——反正作了奴才,那就做三姓家奴吧。主子姓朱还是姓李甚至姓爱新觉罗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就是再危险这次中原我也要去,这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趁此网络人才为将来图谋大业打下基础,也为中华民族留下一些铮铮铁骨有骨气的读书人,虽然是晚了些可是救得了一个是一个,不容错过。

  “老婆,你就答应吧,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没有这些老师平壤大学就开不了课,我砸在里面的钱可就一文也拿不回来了。那可不是小数啊,足足有一百多万两了。”反正海兰珠也不知道真实的数目,我故意将数字夸大,希望一向具有经济头脑的海兰珠能支持我的决定,捞回本钱,果然海兰珠一听这话犹豫了起来。

  “可是老公,路途这样遥远还要过海,那不是很危险么,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啊!”

  “是啊,老公,我也很担心你,听说到明朝的这段海域十分不安宁,经常有海盗出没!”李顺姬刚结婚没几天,这个老公叫起来还不顺口,但是这时她也表示了自己的担心。

  “不要紧,你们老公我命大,总有上天眷顾,要不怎么会娶到你们这样如花似玉的美人呢,再说还有柳德恭大人派去的水军,应该不会有事的,在海上可要相信朝鲜水军的实力啊!”的确我现在对朝鲜海军的实力十分自信,自从壬辰倭乱以来,在渤海和黄海海域已经很难找到一支舰队和朝鲜水军能相抗衡了。

  “那也是,此次路程太远,我们就是放心不下!”海兰珠坚持道。

  “不过你真的要去也不是不可以!除非……”海兰珠也开始学会钓人的胃口了。

  “老婆大人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答应!”我满口应承道,行不行先答应,大不了事后赖账,我抱定了决心,此次中原之行必须成行,冒再大的风险也要去,我可不想将来收拾一个烂摊子,见到的是一帮无耻的文人。

  “除非你也带我们姐妹去,有我们在你身边看着这才放心,要不不知道你这次去中原要带回几个女人呢!”海兰珠提出了她的条件。原来她是存了这个心眼啊,看来对我还真是不放心,李顺姬也在一旁点头,看来她也一样,我这是怎么了就让你们这么没有安全感么?铭岚站在那里用热切的眼光看着我,看来她也希望一起前往。想了一想我一咬牙答应道:

  “好吧,就带你们都去!”把这些如花似玉的美女们留在朝鲜我还真不放心,再说海上旅途寂寞,有了她们我岂不是要开心死。

  “哦。老公你真是太好了!”说着海兰珠也不顾那两个女人都在上来狠狠的亲了我一下,李顺姬还好些毕竟是过来人了,可铭岚却不好意思红了脸憋过头去不想看我们夫妻亲热,海兰珠调笑道:

  “哎呦,铭岚妹子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早晚也是老公的人,要不今晚我就让老公吃了你吧,别等到了船上他再偷吃!”铭岚听了这话实在是不好意思再留在这里了,飞也似的跑了出去,惹起我们三人的大笑。

  “就你调皮总是取笑铭岚!”不光海兰珠就连李顺姬也越发的明艳动人了,当然了要应付两个女人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幸好我是伟哥的发明人,在经过适当的更改药方后我调配了一种专门适合自己使用的伟哥二代,不但药性温和,而且对精力和体力都有绝佳的补益,所以每天才能这样精力充沛,到了晚上可以连续征战,当真不是盖的,药效绝对了!趁着今天高兴我又和李顺姬海兰珠调笑了一会,才去议政府交待一下最近要办的事情,同时快马出发追回刚刚走的阿敏和多尔衮,准备再走之前把一些事情理顺好交待清楚。

  光海君听说我要到中原去,同样表示了担心,朝鲜初定,我一走他心里就一点底也没有,怕再发生什么政变把他赶下台去。在向他保证多尔衮和阿敏会全力协助他后光海君尽管不情愿但是也只有答应了。处理完光海君的事情我又将宁完我和佟养性等人找来,逐项的落实安排工作,此时朝鲜的一些管理已经上了轨道,佟养性和金起宗在一起整天的就知道训练那些新招募来的士兵。对于别人还好说,但是对于佟养性我始终是有些担心,毕竟他是皇太极派来的副手,虽说平时我俩合作的很愉快,但谁保他不起异心呢!为了拉拢他我可是没少下功夫,将不少作坊的股份分给了他,更让他全权负责关内的生意,随着和我一起出征朝鲜关内的这条渠道也因此断了,所以这次我准备带着他去,一方面他曾经在关内混过,另外一方面也是对他的一次考验,佟养性欣然从命,开城及整个京畿道的防务就都交给金起宗。

  至于宁完我这个皇太极放在我身边的钉子,我一点也不担心,所谓秀才造反十年不成,这家伙出个主意,想个办法还行,若是让他造反估计给他个胆子他也不敢,更不会有人跟从的。所以我安心的把他留在朝鲜,当然免不了告诉多尔衮对他“多多照顾”了。

  一说到要去中原,真是很多人积极踊跃的报名,就连多尔衮和阿敏也不忘凑这热闹,你俩还是哪凉快去哪吧,什么?没去过中原,想去看看,这又不是旅行团,说去看看就去看看。你俩给我好好的呆在朝鲜吧,别我回来立足之地都没有,皇太极此时虎视眈眈厉兵秣马还不知道要拿谁开刀呢。给我把朝鲜的大门好好守住,等我回来你俩爱去哪就去哪,就是去非洲我也不管。

  好不容易将多尔衮和阿敏稳在了朝鲜,阿巴亥又跳了出来。哎,我真是头疼死了,这中原有什么好的你们一个比一个积极,阿巴亥的要求立即被我否决,你去不是给我添乱么,已经有三个女人了,再加上你就成妇女考察团了,我成天的不用干别的了,就得哄你们玩了!嘿,你还别说这阿巴亥还真有手腕,不知道如何花言巧语说通了海兰珠和李顺姬,居然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个名额。当看到这三个女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我实在头痛,真不知道这一路上要如何度过,还是铭岚好,在那里不声不响的,铭岚!我来了,你等等我让我好好疼爱你,你走什么啊,铭岚一甩手溜之大吉,留下我一个人在那里干瞪眼。

  好不容易把王京的事情安排妥当,我带着众人启程向江华岛开进,这次远行没有比坐船更舒服的了,但是在启程之前我要先到一次平壤然后再从那里出发渡海到山东。随我同行的除了这次准备到朝鲜的诸人外还有尹集,他是准备到平壤大学去上任的,要搭我的顺风船。这一路上尹集和没少喝我磨叨,一听说我要到中原去立刻给我开了一张长长的书目,上面罗列了一堆他想要的书,足足有上百部。你当我是什么啊,我又不是专门收集书的,可是惹不得他老人家啊,倔老头说话难听,还是不惹为妙否则我一路上别想痛快。于是将这张书目谨慎小心的收在了怀里,见我如此认真,尹集老怀大慰,一路上跟我是上谈天文下谈历史,听得我奄奄欲睡,终于到了江华岛,柳德恭闻讯早就在那里等候了。

  登上舜臣号,生出了一种久违了的感觉,于是我向众女大讲当日自己是如何巧计破敌,又如何在甲板上挫败倭寇对我的两次暗杀,讲到惊心动魄的时候,众女无不惊声尖叫,为我捏了一把汗,随后又因为我的化险为夷而欢呼雀跃,柳德恭在一旁却不以为然,心想你忘了当时没命的下令撤退时的情景了,年轻人就知道捡好听的说,不过也难怪自己年轻时不也是……

  “老公,你真是的,怎么能冒这样的险呢,不行以后无论你到哪里我都要跟着你,再也不让你一个人冒险了!”海兰珠扯着我的胳膊撒娇道。

  “我也是,从今以后再也不离你左右了!”李顺姬坚定的道,这些天她和海兰珠相处的十分融洽,性格开朗了很多,此刻当众表白,虽然有些脸红,可是神色是如此坚定不移,让我深深的感到她对我的感情是如何深厚。阿巴亥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那意思是你就更别想甩下我了,铭岚则含蓄的冲我一笑,如同百花开放,让人心中一暖。

  “好,好,老婆们咱们回去吃晚饭吧,今晚可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我暧昧的说道,立时引来了众女的追打,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啊,这时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舜臣号追风破浪的向平壤驶进,在随后的两天我和柳德恭还有从一直驻扎在忠清道的李哲等人开始商量海军的具体发展方向,在会上我第一次提出了海军这个概念。

  “对,就叫海军,这个名字好极了,我们本来一直就在大海上作战不叫海军叫什么!”柳德恭首先站起来表示支持,有他点头这名字是铁定要换了,随后我们商量组建一支乃至数支的商队船到倭国和中原贸易。

  “诸位!”我看了看参加会议的众人,除了柳德恭、佟养性和李哲外还有邓希晨和其他一些海军的高级将领,都是各营各舰的统领,尹集也来凑热闹旁听。

  “既然叫做海军,诸位就应该明白什么是海军的职责,我认为海军的职责不光是抗击倭寇,保证我们沿海的安宁,更重要的是要保护我们的商队,让海上的航线畅通无阻,让我们的商人能到达大海上的任何地方不被海盗侵袭,也不被当地的土著欺负。对于那些敢于和我们顽抗的敌人要把他们彻底消灭,让他们葬身大海,让整个大海上的船只见到我们的旗帜就敬畏惧怕,要成为一支无敌的舰队!一个国家的海军如果只是盯着自己海岸线那巴掌大的地方就永远没有发展也没有出路,他们必须向大海的深处进发,去发现一块块新的大陆,以开拓一个个新的市场,让我们的货物可以在天下畅通。将天下的奇珍异宝都搜罗在我们手中。”我说着说着激动起来,余人也十分兴奋,这等于是将朝鲜海军由近岸防护向远洋征服推进了,军人的血管里都有一股征服的欲望,尤其是朝鲜海军经历这次大变后,很多异己分子都被排除了军队,所以上下一心,干劲十足。

  “李大人,这次您去中原也带着我们去吧,让我们也见识见识中原的风土人情,开开眼界。”李哲在一旁说道,他对中原十分向往,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去过,尤其是听邓希晨说中原如何的富足文明就更让他心旷神怡了。我也正有此意,当然了不是为了成全他,而是为了他旁边的邓希晨,李哲去邓希晨自然不会不去,有他在身边我就多了几分安全感,何况他对江南一带十分熟悉,有这个免费向导何乐而不为呢。

  “好吧,你就跟着去吧,允许你带三艘船,不过这三艘船不要龟船,而且要伪装成商船,或者干脆就改装成商船,我们这次去中原不能白跑一趟,总是要把路费赚回来的,可是大炮你可不能给我少一个,这三条船要装备射程最远火力最猛的大炮。”我说道。

  “好的,这个好办,我那里正好还有几艘小号的福船,改装一下没问题。”李哲一听我答应带他去十分高兴痛快的答应道。其余众人也嚷嚷着要去,我摆了摆手道:

  “各位不用急,这次去只是投石问路,以后将会在中原和朝鲜之间专门设立固定的航线,诸位的机会有的是,不在这一次,此次李哲去全当是练兵了。”李哲是李舜臣的孙子,众人自然不好和他争,只得悻悻的坐下,期盼下一次有机会能带船去中原。

  “朝鲜要是一直这样就好了!”尹集这时走上前来感叹道。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是怕我将朝鲜卷入战火,这些天来通过和我的接触和其他将领的接触,尹集已经对我更加了解了,他现在终于相信我不是来抢占朝鲜的了,因为我的野心比这更大,所以他才担忧我将朝鲜带入万劫不复的战争的深渊。

  “先生放心,也请先生相信我,我会让朝鲜一支保持这样的安宁的,我的理想和抱负不需要牺牲朝鲜人来达到!”我自信的说道。

  “那就好,不久就要到平壤了,我对大人所说的那个平壤大学还真是很向往呢,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尹集期待的说道。

  什么样子,当然是会让你绝对吃惊的样子。果然当尹集在下一刻站在平壤大学的门前时,激动地居然流下了眼泪。

  起点中文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