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海权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6173 2005.11.10 07:13

    冬去春来,春天注定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在这个春天我的收获或许是最大的,首先是经过我辛勤的播种,终于有成,海兰珠和李顺姬相继怀孕,我就要作爹了。知道么,是做爹啊!甭管是儿子还是女儿,这都是我辛勤缔造的生命,为此我曾经兴奋的若干天睡不着觉,要不怎么说得相信科学呢,在掌握众女的生理周期后,再经过我这个兽医的精确计算,终于有了结果。

  两女初做人母,我是将她们当作宝贝一样的供着,不容有半点闪失,各种安胎补身的药更是开了不少,当然了有这样的效果,还是要多亏了我的伟哥,伟哥的原始药方原就是针对不孕不育的,经过我的修改变得霸道了,可是我给众女特别调制了药方,使得众女十分容易受孕。

  怀了孕的海兰珠和李顺姬浑身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快要当爹的我也快乐的找不到北,光海君听说女儿怀孕,从开城特意跑来,从此再也不回开城了,整天的围在李顺姬的周围,比谁都卖力积极,让我哭笑不得。

  这时造船厂也传来佳绩,伊丽莎白号和第一艘郑和宝船陆续下水,为此我特意主持了两艘战舰的下水典礼,远在登州和觉华岛的李哲和邓希晨也被召来,因为此次下水典礼后我要召集众人开一次会,研究海军下一步的走向。站在庞大的郑和宝船上,我踌躇满志,当真有一种笑看风云,藐视天下的感觉。无他,实在是这艘战舰太庞大了,庞大的超出了我的认知,估计也超出了这个时代所有人的认知。郑和宝船,这个只在记录和人们回忆中的无敌战舰,如今又鲜活的摆在人们面前了。

  跟随我上船的众人都啧啧称奇,对船上的一切,都感觉十分新鲜。郑和宝船并不是一味的按照邓家给的船图制造的,它增添了很多新的技术,这些技术要么是郑和时代以后发展起来的,要么是平壤大学近半年来开发出的一些新的成果,还有的就是安东尼奥和高卡乌斯从葡萄牙带来的海外技术,尤其是新式风帆的应用。

  在海上帆船既要利用风力,又要防止帆船水上面积过大风力对船体的肆虐。如何利用这一对矛盾,趋利避害,这才是帆船设计的艺术,于是平壤大学的海洋学院在综合了东西方帆船的特点,将三角帆加以改造后,发明了一种新的飞剪式风帆 。这种新颖的帆装设计使其能在任何风向下前进,航速要比普通的三角帆,或者是横帆都快,按安东尼奥的话来说绝对是number one.当然了这种飞剪式风帆在郑和宝船上体现的还不明显,可是在伊丽莎白号上就体现的淋漓尽致。

  两艘战船一起做第一次处女航,周围还有其他的战船,各家都是有意考较新船的性能将帆张得满满的,伊丽莎白号几乎用了最短的时间就将众船远远的抛在了后面,而郑和宝船也堪堪的驶在前列,对于这样船体庞大的战舰来说,这种性能几乎是无可挑剔的了,安东尼奥似乎是在卖弄将伊丽莎白号兜了一个大圈子又绕了回来,但是也证明了这种新式帆船在任何风向上都能航行,再加上它恐怖的火力,只要有足够的补给基地,相信在海上没有任何船只能是它的对手。对此安东尼奥洋洋得意,下船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我面前来炫耀。

  “亲爱的李,你看我的战舰是不是最好的啊,我要驾驶它到达海的尽头,让所有的战舰都去见鬼吧,哦,李,你别误会,我说的不是我们的战舰,我说的是西班牙,英国还有我们葡萄牙的战舰,这些战舰在我的面前简直就像赤裸的女人一样,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哈哈哈!”说着,安东尼奥得意的笑了起来。

  这家伙够狂了,不过这时我也很高兴,中国一直是海上强国,可是从禁海令颁布后就不断地衰落了。终于今天在我的手里一批新的战舰又诞生了。不过这些战舰的用处不像当年郑和的舰队那样,是去宣扬中华的威仪,让万国来朝。这种所谓的朝贡贸易政治色彩远重于经济色彩。当时明王朝初建,北驱蒙元,一统全国,政治、军事强大,经济逐渐恢复并得到初步发展,正处在国势蒸蒸日上的阶段,因此愿意招徕海外各国遣使来华通好,以壮大国声威。

  在中国历史上,“天朝”兴旺发达,四海仰慕,遣使来朝,是标志着“盛世”来临的荣耀。为了缔造这种盛世吸引外国遣使来华,明初的统治者在中外贸易中只看重政治效果而不重经济实惠,实行厚待贡舶的“优值”和“免税”政策。朝廷不但每年都要花很多钱接待外国贡使,而且对其带来的贡品一律本着“薄来厚往”的原则回赠给价值更高的中华礼品(如锦缎、纱罗、金银、铜币等)。对贡使团附带来华贸易的商货,虽例有抽分,但一般都特予免税,还往往由政府出高价收买大部分。无疑这是一件十分赔本的买卖,也是后来郑和下西洋无法进行的原因,国家消耗不起那么多的财力,只是为了摆阔气,更拿不出那么多的宝物去赏给那些蛮夷。

  我的战舰是要给商人保驾护航的,是要赚钱的,我不需要他们臣服,更不需要向他们炫耀什么,钱才是最重要的,我只要他们害怕,不敢攻击我的商船,保证海上贸易的畅通无阻,把中原一切高暴利的商品运到西方,将无数的白银和香料以及其他一切能赚钱的东西运回中原。这就是我赋予海军的使命,在新建成的议政府的议政大厅,我召开了首次海军大会,这次参与大会的包括了我手下的全部海军高级将领,因为这次大会将确定今后海军的发展方向和作战区域。

  见众人到齐,我清了清嗓子,环顾了一下说道:

  “诸位,如今李某到朝鲜已经一年了,这一年里朝鲜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每个人也都发生了不少的变化,最明显的就是各位都升官了!”我一说到这里,众人哈哈大笑,充满了真挚,的确,一年前有些人还处在敌对状态,而一年后这些人都坐在了一起,见证海军的壮大。

  “好了,下面咱们进入正题。希晨,你先讲讲登州的情况。”虽然邓希晨一到平壤就向我述职了,可是众人还不清楚登州的情况,我也是想借助这次机会,提高邓希晨在海军中的威望,为他下一步的任命做准备。邓希晨也没有让我失望,这半年来他成熟了很多,经过练历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倨傲不逊的邓希晨了。

  “各位大人,首先我要感谢各位在这段时间内给希晨的帮助,如今登州的水军已经略成规模,拥有大小水上战船近二百艘,这其中一部分是朝鲜海军留下的,另外的是上次登州海战俘获的,还有一部分是此后建造和购买的。分成两部分,一部分驻守觉华岛,战船有近一百艘,都是比较新的,作战能力很强,如今毛文龙的水军已经不敢大规模的在海上出现了,只是有零星的骚扰现象但是已经不足惧了,对此袁崇焕很满意,暂时和我们相安无事。

  至于登州海域则由李哲李大人负责,从平壤到登州的航线现在已经安全,每月在登州停靠的船只已经多达百艘,这里不光是有朝鲜的船只,也有从闽越、江浙等地来的商船,这些商船在冬季无法直航倭国和朝鲜,所以都沿海而上在登州靠岸补给,为此我们专门设立了市舶司,根据其所载货物的不同负责向这些停靠的商船收取税饷。所有停靠的船只必须有我们加盖大印的船引,否则视为非法,对这些有船引的船只我们将负责其在这一带海域的安全,当然了船引是需要购买的,有效期一年,一年后需要交银更换,这给我们带来的丰厚的获益,半年来仅在此项上的收益就达200万两,建船所需的银两都是从这里出的。至于海盗,别的不敢说,至少在这片海域已经绝迹了。”

  邓希晨话音一落迎来了众人赞许的目光,一个年轻的将领能在不到一年内的时间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当真是难能可贵,最主要的是他很有经济头脑。我将目光转向柳德恭问道:

  “柳大人,你那里怎么样?”柳德恭恭敬的回答道:

  “说来惭愧,柳某的海军近半年来已经没有所获了,倭国的海盗不敢再朝鲜海域出现,和希晨差不多在朝鲜的几个主要港口我们也设立了类似市舶司的机构,主要负责向朝鲜的商船收取税银,在这一块我们的收入不少,大概有400万两,这些钱也是大多用来造船和发放军饷了。只可惜太平无事,哪里向希晨还偶尔会有仗打!”

  “这个柳大人不要着急,打仗马上就有了,大家都不要心急,听到这些消息我真的是很高兴,没有仗打说明我们在这一代海域已经没有敌手了,所以我们要将步伐迈得再大一些。这也是我这次召集众位的主要原因。”众人都知道我召集这些人肯定有大事,一听有仗可打,自然高兴,一个个聚精会神地看着我等我的下文。

  “众位,在宣布新的作战计划之前,我首先要重新规划如今朝鲜海军的作战范围和职责,众位都知道如今我们朝鲜的海军已经发展到拥有战船千艘,当然了这里面有用的拥有远洋航运能力的并不多,所以我们首先就是要淘汰一些已经老化和破旧的战船。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所以大家不要心疼啊!”我先给众人打预防针,朝鲜的战船确实有不少的已经没有用了,可是还在耗费人力和物力去维修。众人对我都很信服,再说也知道我不会让他们吃亏,都注视着我等待下文。

  “所以我决定,除龟船和四号以上的福船保留外,其他的残破船只一律淘汰!”我话音一落众人哗然,虽然有准备我要削减战船,但是没有想到手笔会如此的大,这意味着近一半的战船要被淘汰。

  “众位不要惊讶,所谓兵贵精不贵多,海军也是一样,那些破旧的战船在海上只会成为敌人的靶子,增加人员的伤亡,众位要记住船好造可是人难找,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士兵作徒劳无益的牺牲,当然了这个削减过程是逐渐的,不是一下子一刀切,否则无法应付近海防御。而且这些战船还能为我们左最后的贡献,就是我准备把他们拍卖给商人,如此一来我们造新船就多了一些资金,同时商人得到船后会加大海上贸易,间接的也是增加了我们的收入。”说完这话我再次泛起奸商式的笑容,我李开阳可是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的,这样一来一回,我不会亏多少的。

  接下来我阐述了自己多日来一直在筹划的海军调整计划,战船的淘汰要分为三年完成,本着淘汰两艘建造一艘的原则,建造战船也是要有比例的。龟船不善于远洋航行所以他的建造比例要缩小,主要建造的船型以3号福船和伊丽莎白号为样板,但是伊丽莎白号建造的费用过于庞大,所以决定建造一些体积较小,轻动灵活的三桅帆船为主,每艘战船装备新式火炮50门左右,配备船员150人。由于郑和宝船的规模和耗费太大,所以决定今后三年内每年只建造一艘,同时决定筹建海军总部,专门管理与海军有关的事宜,包括人才的培养,船只的建造,制定作战计划等一系列职能。设立海军元帅一人,副元帅两人,其他依次是上将、中将、少将、参将、校尉等职,这些都是仿照现代军衔和古代官制而设立的,规定舰长必须是参将以上的军衔,否则无权指挥战舰,而伊丽莎白级以上的战舰必须由中将以上的人指挥……我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的规划和蓝图,众人听得是大眼瞪小眼,没想到我这次是如此大动干戈,看来是要彻底改造海军。说完了自己的初步计划后,我看看众人随后肃穆的说道:

  “好了,现在宣布任命!”说着我站了起来庄重的道:

  “兹任命柳德恭为朝鲜海军元帅,安龙焕为副元帅,剩下一个空缺,由今后战功卓著者升任。同时任命朴人杰、邓希晨为海军上将,李哲、安东尼奥、高卡乌斯为海军中将,其余将领任命由各部酌情上报等待海军总部的批准!”

  “是!”众人也都跟着站起来,脸上红光满面,没想到开了一次会居然又升官了,他们对这些官职的职权范围还不是很了解,可是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肯定不是小官。

  “嗯,都坐下吧!”我用赞许的眼光看着众将这些人有的是在海上干了一辈子,有的是初出茅庐,可是他们此刻都有着饱满的热情,看来只有不断的扩张和战斗才能激发男人的斗志,让他们去战斗去征服。

  众人都坐了下来,我重新说道:“既然众位有了新的官职,那么从前的官职和职权也要重新划分,对此我有一个新的打算,要和众位商量。”说是商量,其实那口气根本就不容众人反对。众人具都侧目向我望来。

  “现在海军的规模已经不小了,算上登州和觉华岛的已经将近五万人,所以为了进一步的分清责权,我建议将海军分为几个军区,或者说是几支舰队,由各为分别统管。原登州和觉华岛海军所有舰只和人员建议成立渤海舰队,由李哲指挥,负责登州和觉华岛海域的安全;原朝鲜各道的海军安船只类型进行分配,龟船集中到一起,负责近海防御,主要是防范来自倭国的威胁,组建黄海舰队,由朴人杰负责;剩下的远洋战船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和刚刚下水的子龙号组成远洋舰队,主要负责下一步的对琉球的作战任务,这个由邓希晨负责;另一部分和伊丽莎白号配合远洋至吕宋和爪哇负责寻找新的航线和贸易通道,这个由安东尼奥和高卡乌斯负责。以上所有建制均归柳德恭和安龙焕元帅负责,柳元帅负责远洋,安元帅负责近海,如无特殊情况,今后我将不再过问海军的具体事宜,一切由柳安两位元帅负责,众位看如何啊?”

  我的这番话我无疑是掀起了巨浪,众人一时都无法接受。

  “先生,我柳德恭何德何能能当此重任啊,还请先生收回成命,我愿意跟在先生身旁效犬马之劳。”柳德恭不曾想到自己的官职会如此之高,安龙焕也是诚惶诚恐,不肯上任。

  邓希晨更是没有想到我当初在邓家许下的诺言这么快就兑现了,一下子让他指挥这么大的一支舰队更是觉得力不从心,也出言婉具,唯独安东尼奥在那里乐开了花,一副当仁不让的样子,让人见了好笑。

  “好了,众位大人不要再有什么疑义了,这是经过我多日来的深思熟虑的,众位就不要再推辞了,权力也意味着责任,所以各位今后担子会很重,对于海战我远没有柳大人和安大人熟悉和了解,就是连希晨此刻也比我强百倍,各位不要再推辞。否则就是不给我李某面子。”我将脸一板,果然众人不敢吱声了,都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

  “哦,对了,先生刚才说要攻取琉球,不知道准备何时?”柳德恭率先问道,众人一听有仗打也都聚精会神。

  “哦,我却是有这样的打算,随着海军实力的庞大,我们必须把目光放远,琉球是我们海上航运的一个重要的补给地,这样的地方不能由别人控制,尤其我听说倭国对此垂涎依旧,所以打算在今年攻取琉球,当然了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我们还要拿下台湾和琼州,为我们将来的海上贸易开辟新的补给基地和航线。

  众人那曾想到我如此雄心勃勃,居然占领琉球还不算,还想染指台湾和琼州,更不明白我为什么如此注重海上贸易。实际上归根到底这是农耕文明所造成的弊端,中国历来就是一个农耕大国,华夏文明从一开始就以农业文明为其特色。重视农业,视其为社会财富之源、“本业”,另一方面轻视商业,将其看作“末业”,主张“强本抑末”、“重农抑商”。而这种中国传统的重农轻商思想和政策主张,与海通时代重视商业的作用,追逐海外贸易的潮流无疑是南其辕而北其辙的。地理大发现以后风靡西欧的经济指导思想是重商主义,各主要航海国家无不强调商品流通和贵金属的输入对于国家富强的重要意义,无不用国家政权的力量积极支持商业的发展,大力推行海外贸易。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的殖民地贸易、荷兰人的“海上马车夫”时代以及英国人“日不落帝国”的建立,都是在重商主义思想和国家政策下推动起来的。中国的明清两代封建王朝在这样一个时代却仍在高唱“强本抑末”的重农轻商老调,当然不可能指望它们实行鼓励商人走出国门到辽阔的海洋上去一闯天下的积极的海外贸易政策。朝鲜传承中国文化同时也算是大陆国家的一员,其海军发达不过也是主要为了防范倭国,所以治国理念几乎和中国一样,自然不理解我这样积极的提倡海上贸易的原因。

  反正说也是和他们说不通,只好做了,希望我的这种实际行动,和行动背后所带来的巨大商业利益能推动海外贸易的发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