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别样的风情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451 2005.07.28 20:51

    

  见对面有人过来我连忙换了一副嘴脸,心中暗骂这老头真是不看时候,但是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施礼。

  “敢问老丈贵姓?”

  “哈哈哈,我说姑爷,我是你老丈人寨桑啊。”那老者上来就给了我一下,尽管我明白这是蒙人表示亲切,可是这一下子真是来得不清,强忍着疼痛,我面露笑容:

  “原来是岳丈大人,小婿失礼,久仰岳丈威名。”真是不明白这些蒙古人从哪学来的这些汉家称呼,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那么不舒服呢!

  “什么久仰大名,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了,你的那个伟哥真是好用啊,你看我都快六十了还这么生龙活虎的全靠他它了。听说你做了汉军统领,真是了不得啊,对那个什么时候我归了天就把整个科尔沁的勇士都交给你。”我这个老丈人怎么是这样呢,当着自己女儿女婿的面居然说起我的伟哥来,真不明白这样的父亲如何能生出孝庄来,不过后半句话可很中听。我赶紧赔笑道:

  “哪里,哪里,岳父折杀死小婿了。”说着我仍不忘向海兰珠挤眉弄眼,把她气的咬牙切齿。可偏偏在父亲面前又无法发作。对于我娶海兰珠,他一开始心里不太愿意,最初和他提亲时我不过是个太医院的院判,他小女儿都嫁了当今后金的大汗,可是皇太极亲自提亲,他又推拒不得,加上我给的彩礼十分厚重,也就同意了,来的路上又听说我担任了汉军统领,更是喜出望外,此刻见到我的“风采”哪有不折服的道理,是以赞赏有加,试问以军功论赏的女真何时能让一个寸功未力,初来乍到的汉人担任汉军统领,别看他表面憨傻实际内心中十分精明,绝对是扮猪吃老虎的主。

  海兰珠可不这样,她骄傲的很,眼界也极高,要不何以她的妹妹都出嫁了,自己还待字闺中,这次要不是她父母苦口婆心,又把我吹的天花乱坠才不会答应,就是答应了心里也存了拒婚的念头,所以才出头要见见我,若是不中意马上拨转马头回她的科尔沁。和寨桑说了一会客套话,他主动推托一路劳累,让海兰珠陪我,自己回到队伍中。

  我使了一个坏坏的眼神,和她并骑前行,向我的队伍骑来,500士兵果然训练有素,自动分开来让出一条道路,同时高举手中武器大声呼喝助威,真是让我很有面子,这银子的功劳真不是盖的,确实有效。随后列队尾随我回城,再后面是科尔沁送亲的队伍,与其相比我的这500亲兵铠甲鲜明,队列整齐威武之极。

  这支军队的表现让海兰珠对我刮目相看,她生长于草原自然明白训练这样一支骑兵所需要耗费的精力和具有的魄力。

  对此我洋洋得意,看吧,这就是有钱的好处,完全忘记了这支军队是佟养性一手训练出来的。对于我这种“无耻”佟养性已经见怪不怪了,在他眼中我并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或者说不是一个很有威胁的人。近来他干的十分卖力,投靠女真十四年了,一直就没受到什么重视,这时我如此放权并且信任他,任他大把的花钱,使他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早就把皇太极告诫他警惕我的事情忘到脑后了,对于我剥夺他的劳动成果也全然不在意,在他心中一直就想着训练出一支和女真八旗比毫不逊色的军队来,我给了他这样的机会,并让他放手去干,他如何能不感激我呢。

  一路走来,我口水流了一地,不时的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海兰珠,这也让她很不爽,偏偏又发作不起来,谁让我是她的未来夫君呢,两个人一路行来不断的用眼神互相较量直到城门,远远的看见大队人马在那里等候,为首的正是皇太极,多尔衮,大玉儿也都在列。这排场真是给足了我面子,到了队伍前,我手一举,500亲卫立时齐刷刷的勒住了战马,我率先的跳下马背,紧接着亲卫们也都步调一致的下了马,这种举动让在场周围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没想到我短短时间内能将手下的士兵训练的如此整齐划一。

  这一点让我自己也十分自豪,须知虽然佟养性负责训练但是我还是做了一些工作的,尤其是队列的练习,我曾再三强调。大学时的军训交给我队列练习是最好的培养组织性纪律性的方法,所以这支部队一组建我就要求佟养性每天必须保证两个时辰以上的队列练习。一开始他不理解可随着训练时间推移,其效果显现出来,现在已经不用我督促检查,他都在贯彻我的这条命令。终于在今天这些成果得到了检验,并且效果非凡。

  “姐姐!”大玉儿从人群中冲出来,一头扎进海兰珠的怀抱,虽然她去年就嫁给了皇太极,但毕竟才十四岁,还是个少女,远离故乡远离亲人,如今见到自己的姐姐如何能不兴奋,这就是未来的孝庄皇后,仍然是一个含苞待放的花朵。

  “李先生,没想到你短短时间就把军队训练的这么好,真是难得,看来当初让你担任汉军统领真的是没错,这回可以封上那些人的嘴了。”皇太极显然是卖好给我,要知道当初他也是想要阻止我的,只是没得逞,这些天我的表现他还不知道,估计佟养性早就禀告给他了,像我这样既没野心,又肯出钱的冤大头皇太极恐怕是想多出一些吧,对我的警惕也降低了很多,今天摆了这样的排场还不时想拉拢我。

  “哪里,哪里,都是佟将军的功劳,大汗派了这样的副手给我,真是让我省心省力啊!还要多谢大汗今天这么体恤下臣,我真是十分感动。”我客气的说道,大拍皇太极马屁,见我领情她很高兴,拉着我去和寨桑见面,只是不知道是以什么身份,是和我一样作为女婿,还是作为妹夫(大福晋和寨桑是堂兄妹),或者是女真的大汗。

  显然寨桑是见过皇太极的,只是当时他还是一个贝勒,如今已经成为大汗了,所以连忙施礼。

  “岳丈快快请起”说着皇太极把寨桑拉起来,这家伙真会笼络人心,不过我心里也很高兴,皇太极叫岳丈那就是和我同辈,算起来我不是做了他姐夫么,这种便宜让我大占特占,心中十分舒爽,真相叫一声妹夫听听。

  我们三人在这里寒暄,那边海兰珠和大玉儿叽叽喳喳个不停,不断的夹杂着“是么”“我不信”“真的啊”的尖叫声,那一定是海兰珠了,我冲她望去,她回头向我往来,后边的大玉儿给了我一个一切OK的眼神,显然她是在作姐姐的工作,不断的夸大我的事迹。我投给她一个感激地眼神,真是拜托拜托,大玉儿会意的一笑,我俩人心照不宣。

  这边皇太极被海兰珠的尖叫声吸引,也回头望去。立时就收不回眼神了,18岁的海兰珠肯定要比26岁更具有吸引力,海兰珠对这股热切的目光也注意到了,报以一个鬼脸,吐了吐可爱的舌头,从某种角度来讲她还没有她妹妹的心智来的成熟。

  当然大玉儿也注意到了皇太极的神色,知夫莫过妻,她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连忙把海兰珠拉过去,对我的事迹再次大书特书,更加卖力,随着她情节的跌宕起伏,海兰珠不断的将目光投向我,这让我觉得十分自豪和骄傲。她当让没有想到,在她眼中这个好色的无赖居然有这种本事,能让一项焰高过顶的妹妹赞赏有加,不知不觉间对我的印象有所改变。一行人重新上马浩浩荡荡的向城内开进,其间引路的多尔衮特意绕道从我的府前经过,大玉儿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向海兰珠介绍这将是她今后的新家,望着这满院的红砖绿瓦,海兰珠更是高兴,塞外牧民何曾见过这等砖瓦结构的房舍,尤其是我用水泥筑就的正门,气势颇为宏伟。要不是大玉儿拉着,这个刚听说水泥为何物的蒙族姑娘早就抽出战刀试试这高墙是不是真的坚不可破了。

  “先生已经花费了不少钱财吧!”皇太极在一旁酸溜溜的说道,虽然这正门没有他的皇宫宏伟,但独特的水泥结构十分吸引人的眼球。

  “哪里,哪里,娶老婆么,自然不能小气,花点钱是正常的,一辈子还能娶几次啊。”我谦虚地道。

  “我说贤婿啊,这宅子你花了多少银子啊?”不到一会儿寨桑对我的称呼就变成了贤婿了,看来还是借这房子的光。

  “不多,不多,才八万多两。”我笑着说道。

  “什么,8万两!!”寨桑和皇太极都被这个数字惊呆了,科尔沁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就是这个数目,而八万两是皇太极拨给我汉军军费的将近一半。

  寨桑和皇太极对于我的豪绰都十分惊讶,用八万两银子去翻盖一座并不算破旧的府邸实在让他们难以想象,事实上这座宅子可以说还是全新的,此时距离努尔哈赤迁都沈阳不过才一年多一点,如此算来我这次翻修简直就是浪费。皇太极就更是眼热了,至今他的皇宫都还没有彻底修建完成,主要原因还不是一个钱字么,这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望着我,我甚至可以看到皇太极眼中那种贪婪的神色,都怪我自己一时口快说了出来,如今想收回去都难了,所幸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大不了一个破财免灾,这银子还不好挣么。

  寨桑则是换了一副嘴脸,这时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女婿真是越来越招人喜欢了,决定把女儿嫁给他是这一辈子自己最英明的决定了,对我更是眉开眼笑。

  “贤婿干吗这么破费呢,有这钱做什么不好,非要修这房子,想我们蒙古人住在帐篷里不是也很好么,哎,今年我们科尔沁遭了瘟牛羊死了无数,要是有这笔钱族人们不久能平平安安的过冬了么?”果然应了那句话财不露白,我这边刚说完,他那边已经算计到我头上了。

  “敢问岳丈大人不知道科尔沁部遭了什么瘟,死了这么多牛羊?”我问道,老狐狸蒙我可没门,我可是兽医,居然和我说遭了瘟。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牛羊口蹄都生了水泡,说死就死了。”寨桑顺嘴胡说,他说的无疑就是口蹄疫,这种病在现代被列为一类传染病,可以****共患,但是人患口蹄疫的病例并不多,只是少数,并且这种病的致死率也不是很高,这老家伙不是骗我是什么,正想着如何回复他,一旁的海兰珠却搭话了。

  “别听他瞎说,今年牛羊不知道长的多好,口蹄生疮的也没死几个。”一听这话寨桑的脸色立刻成了茄皮,口里去不服软。

  “你个女孩子家懂什么,大人说话少插嘴。”

  “我怎么就不懂,草原上的牛羊得了什么病我都知道。”海兰珠气囊囊的说道。

  真是女生外向,这还没过门呢,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眼看着这敲竹杠的大计就要破产,寨桑心中懊丧之极。看他父女俩在那里争执我不禁好笑,没想到海兰珠还是个蒙古大夫,不过也不好意思一毛不拔,既然老丈人开了一次口总要有所表示,于是开口道:

  “既然岳丈的部落有了困难,我这做女婿的哪有不伸手帮忙的,我看这样吧,岳丈大人最近既要筹备婚事又要编练新军,我的花费也不小,现钱是拿不出来了不过还有些存药,这些药放着也不会变成钱,还不如赠送给岳丈,蒙古那么多部落,估计会卖上一些价钱,岳丈你看如何啊?”

  “贤婿,你还有多少药的存货啊?”寨桑最关心的是我给他多少,这老家伙还不是一般的贪。

  “大概还有六百多剂吧。”我故意把药说少免得他再多要,随后继续道:

  “现在主药难弄,这六百剂我送岳丈四百如何,剩下的我也要以此营生,好多主顾还要供货呢。”

  一听这话,寨桑立刻眉开眼笑,虽然我的伟哥在辽东已经没有当初刚上市时那么昂贵了,但是在市场上也要二百两银子一剂的,在蒙古就更贵了,少说也能卖到四百两,我一下子送了他四百剂那就等于是十六万两的银子,那些蒙古王公们,成天没事情做,最喜欢这口了,想着十六万两银子已经装入自己钱包,寨桑不知道有多高兴,随后他眼珠一转说道:

  “贤婿,我看你将剩下的那二百剂卖给我如何,我愿意出二百两一剂的价钱。”说完期盼的看着我,这老家伙还不是一般的贪,连我剩下的也惦记着,不过价钱还算公道,看来他还真是一个作买卖的好手,我装作犹豫的样子又等了一会才“恨心”答应了他,心里却不知道有多开心。蒙古市场一直是一片空白,辽东的市场又已经饱和,关内也由于私下进行无疑于走私所以出货量也不大,这样我就面临着必须拓展市场的问题,现在我的这位可爱的蒙古岳丈既然送上门来,如何能不利用呢,给些甜头是必要的,再说谁让我娶了他的宝贝女儿呢,就是真管我要也得给啊,有了寨桑蒙古市场就等于有了代理商,伟哥是消耗品而不是耐用品所以我根本就不担心这四百剂药对我有多大冲击,相反的凭着这四百剂药打开了蒙古市场以后还不是财源滚滚。

  皇太极在一旁看我们翁婿如此热络不禁羡慕,同时心里也盘算着怎么敲我,等我和寨桑一商量好今后的供货关系和价钱他马上开口道:

  “李先生,听说最近你把药方改了,卖到了关内?”

  “是啊,这事不是和大汗商量过了么,军费不足我只好出此下策了。”我回答道,心里却自鸣得意,幸好上次和他说过,否则这次被抓住把柄还不讹诈我。

  “对啊,对啊,看我怎么给忘了。”皇太极一计不生又生二计接着道:

  “既然先生决定把药物卖入关内也原无不可,只是这私下里买卖未免不好,这样吧,我和袁崇焕近来的谈判也有些进展,我看不如先生将此药物公开卖如关内,如何?”

  “好啊,我正是求之不得。”我说道,但心里却在盘算,皇太极哪有那么好心那么热心,这里面肯定有事情,过不然,皇太极开始勒索道:

  “既然是公开买卖那么这通关之税总是要交的吧,先生放心我不多要,只征收三成如何?蒙古那边的税我就不要了。”

  一听这话我恨不得掐死这家伙,真够狠的什么也不作就抢走了我三成,那要多少银子啊!可是没办法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嘴上笑呵呵的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多谢大汗照顾!”

  “哪里,哪里都是自家人,说真么客气话!”皇太极笑道,一看到他那幅嘴脸我就来气,看来索拿卡要古来有之,就这样工商业如何能发达呢?

  一旁的海兰珠这时不再插嘴了,而是远远的看着我,对于我这个即将走进她生活中的男人,如今她是越来越不了解了,明明是吃亏的事情我却如此的趋之若鹜,再有这个“伟哥”是做什么的她隐约之中是知道的,所以作为女孩子还是不便开口。(这时候才想起自己是女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