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解困(上)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2962 2006.01.27 20:13

    戒烟戒酒难戒美色,尚文尚武更尚风liu。这就是王重阳做人的信条,但是一次偶然的事件却让他卷入了一个小人物不该卷入的漩涡里,从此不能自拔。学术界的种种弊端,社会上形形色色的复杂人物都让这个刚刚迈出大学校园的年轻人措手不及,与此同时他生命中最终要的女人也纷纷的走进了他的生活……

  请关注兽医的新作品《基因漂移》。

  好了正文开始:

  这些天,在八旗的军营中最为得意的就数宁完我了,他的命运可谓是一波三折,可是现在他已经时来运转了,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自从逃到阿敏这里来以后,他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诱劝阿敏重新回到皇太极旗下,他成功了。为此不但阿敏奖赏了他,皇太极也封了他的官,弘文院大学士,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是离皇太极近,还怕没有升迁的机会。然而随后阿敏部的大败,再次给了宁完我一次巨大的打击,但是不要紧,他宁完我就如一只蟑螂,命却是是十分的硬,而且他别的不会,卑鄙龌龊是他的长项,阴险狡诈是他的优点(后世留头不留发,强行剃发的主意就是他出的。),于是宁完我再次施展自己的才华,向代善出了驱赶难民进城的主意,代善面对坚城别无他法可想,再加上宁完我的怂恿,所以执行了这个极为阴险的计策。

  随着难民的大批涌入,宁完我越发的得意,不过他在代善面前仍然显得那样谦卑,这让代善对他信任有加。李开阳,我要看看,你是怎么死的,要是让你落到我的手里,我绝对让你生不如死,宁完我此时恶毒的想到,而远在大庆城的我喷嚏连连,全然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家伙正在诅咒我。

  这天下午宁完我照例十分负责的巡视围城部队,他趾高气昂的样子让很多人反胃,可是没办法,谁让他够谄媚,够无耻呢。突然,大庆城的城门顿开,无数的饥民扶老携幼,神色匆匆的往外奔逃,原本聚集在城外进不得城的难民也跟着骚动起来。

  “看什么看,还不去堵住!”宁完我大声地喝斥道。尽管一万个不愿意,可是下级的军官不得不执行这个命令率领着一队骑兵包抄过去。

  “都回去,马上都回去,否则杀无赦!”那军官挥舞着马鞭大声喊道。

  “军爷,您就行行好吧,城里现在到处都是瘟疫,留下来也是个死,李大人没有办法才开城放我们一条生路吧。”一个老者哀求道,眼见他饿得就剩下皮包骨头了,摇摇欲坠。

  “什么,瘟疫!”宁完我眼珠一转,上前问道。

  “什么瘟疫,城里情况到底如何!”他急急的追问。

  “城里没有粮食了,李大人只好下令挖鼠充饥,可不想突然爆发大头瘟,一夜之间整个东城的人死了无数,紧接着各城都有,我,我”旁边的一个人还没等说完,口中狂喷鲜血,正好喷了宁完我一脸,立刻倒在地山,双腿一蹬,眼见是没命了。

  “啊,啊,水,快给我弄水来!”宁完我哪还有功夫考虑这话的真假,他现在满脸都是鲜血,风一吹只觉得腥气逼人,这一定不是好血,他心惊胆寒,到处找水要进行冲洗,周围负责堵截的士兵也都慌了神眼见着人就在眼前死了,怎么还能不信。这时队伍中又有人嘶声大叫,随后嘎然而止,只见一人倒毙路旁,逃命的难民见此情景马上炸了营四散逃窜,根本顾不得是否有人堵截了。

  而那些堵截的士兵,此刻哪里还有胆子接触这些难民,直避如蛇蝎,闪开了道路,难民们一哄而散。

  站在城头上用望远镜观察的我,此时才算松了一口气,四门大开,所有被隔离的难民都蜂拥而出,而瞬间倒毙的事情在各处都屡见不鲜,这促使代善的包围圈不得不打开数道口子,放这些难民逃生,此时难民如同洪水猛兽,八旗唯恐避之不及,再不像当初驱赶他们来时那样了。

  茫茫的旷野上,零星倒卧着几具尸体,任何人都不敢靠前,毕竟这是瘟疫,在古代医学不发达的时候,这就是绝症,可以亡国灭家的绝症,再看城内转眼间除了士兵,空空如野。

  “先生,按照您的计划,先遣部队已经顺利出城了!”多尔衮走上城垛对我说道。

  “粮食呢,还有多少?”我问道。

  “粮食顶多够三天的,我看只有杀马了,否则到时战士无力作战。”多尔衮无奈的说道,我们所说的粮食其实就是草料,东北别的没有各种草木倒是十分繁盛,这些草料当中不乏豆科植物,里面含有很多蛋白成分,现在成了我们和战马赖以为生的食物。

  “到时再说吧,注意严密监视!”我拿起望远镜向远方看去,重重的大山背后那些先遣部队能不能找到海西女真部落呢,眼前的这一切都是我自编自导的,以至于那些在城外倒毙的难民。之所以选择黄昏,正是为了方便他们,也是方便混同难民一起出城的先遣部队迅速隐蔽潜行。果然太阳一落山,那些还在城外倒卧的尸体一个个都活了过来,跑到城下,顺着城上扔下的绳子爬了上来。

  “冻死我了,有没有酒,快给来一口。”这些人都不约而同地要酒喝,也难怪,虽然是早春,可东北依旧寒冷在外面冰冷的土地上躺上个把小时,肯定不会好受。

  “他妈的,这些难民,真是不开眼,原以为装成瘟疫都死了,也该离我远一点,结果还是被踩了好几脚,幸亏我躺得姿势好要不然连小弟弟也保不住了。”有人粗口的大骂道,立时引来众人的哄笑。

  “还说呢,我那一口马血喷的宁完我一脸都是,看那小子吓的熊样,恨不得找个马水桶钻进去,他还当我不认识他呢,当年和先生抓他的时候就有我一个,这家伙真是太健忘了。”

  “老李,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抓他的时候我也在场,你当时就是递个绳子,打个下手,他连你的正脸都没见过,要不以他睚眦必报的个性还有认不出你来的时候。”随着这个士兵的揭底,众人在此大声哄笑,那个被称为老李的士兵兀自争辩。

  看着这一切我不禁莞尔,计划的第一步算是进行顺利,接下来就看下一步的了,不管怎么说,没有难民的拖累,这城守一阵子还是能行的,到时也只能杀马了。晚风吹过,我的心再次漂移,随着那些先遣部队漂移到深山当中,海西女真一直过着游牧生活,除了一部分被征召到军队中,剩下的依然在群山当中游猎,这次派出的先遣部队,大多都是海西女真部落的,希望他们可以尽快联系到博木博果尔,好配合我突围。

  其实让难民产生恐慌是很容易的,只要散布一些谣言,再做一些假象就可以了,难民们一听瘟疫,自然是再也坐不住了,哪里还管八旗是否射杀他们,左右都是一个死,逃出去还有希望,更何况,我算准了人们对瘟疫的恐慌心理,包括八旗在内,他们是不敢接触这些难民的,但是作戏作全套,所以安排了喷血。

  什么叫庸人自扰,看看宁完我就知道了,自从被喷血后,宁完我精神状态极剧下滑,整个人再无复从前的趾高气昂,几乎将大营内所有的军医全部找来为他诊治,可是这些人都找不出毛病所在。

  “蠢货,废物,你们这些家伙一定是在帮李开阳,诚心就是想让我死,我要杀了你们,把你们碎尸万段!”宁完我在大营内破口大骂,越是查不出毛病,他心里就越是发慌,于是归罪于我,谁让这些军医大多都是杏林书院出来的学生呢,可都是我教过的。更何况从城内逃出来的人当中就有代善派去的奸细,城内的情况此时已经被如实的反映给代善。根据这些线索不难判断,大庆城内发生了一场十分严重的瘟疫,其实这些奸细又能知道什么,他们从一进城就被和难民一起隔离了,他们听来的看到的和难民一样都是我刻意制造的假象,但是这种假象经过我兽医的亲自导演,绝对够专业,否则也不能欺骗全城的百姓,让他们甘冒被射杀的危险冲出城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