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军火买卖(上)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3167 2006.02.25 18:51

    

  日本的情形算是暂时稳定住了,我得到汤若望从日本发来的消息这才轻轻的送了一口气,一不小心捅了这么大的漏子,害得我好几个月就没有松快过。但多少也有些失望,这瘟疫来的快莫要去的也快,那就没什么意思了,我还指望着在日本收回这次因牛痘接种所有的花费呢!为了让朝鲜和辽东的百姓接受,我这次虽然是强制免疫但是不收取分文,所以所耗费的人力和物力不在少数。

  汤若望走之前,我再三交代他,到了日本只有正式入教的教徒才能免费得到疫苗,非教徒必须支付昂贵接种费用才能接种。对此汤若望十分不解,但是我不管,这是硬性指标必须完成,同时这也能间接变相的帮他招募教徒,替我敛财。研制出疫苗并且在日本应用就已经算是对日本的恩赐了,还想白得,那可不行。而那些入教的教众大多是贫穷的百姓,在生命和信仰面前,这些人大多选择生命,更何况天主教原本在日本还是很有市场的,据说16世纪80年代以后,天主教在日本已经拥有15万信徒和200多所教堂,笃信洋教的大名们甚至还一度联合派遣少年使节团,到遥远的罗马去谒见教皇。

  这才是天主教如今能在日本发展迅速的原因,平民百姓为了活命完全不顾禁教令,想想也是,因为害怕禁教令不接种疫苗那么马上会受到死亡的威胁,而因入教遭受惩罚那还是将来的事,不管怎么样活着就好。而那些商贾和官僚们可不这么想,他们自认为更有远见,所以宁愿纷纷出钱接受接种,而不愿意入教,免得将来受之于幕府把柄。正因为这部分人的存在才给我提供了大量的金银,除了流留出一部分给汤若望作为活动经费,用来接济日本贫苦百姓外,剩下的都被我用船运了回来。不是我不放心汤若望,实在是他和天草师徒俩人太没有经济头脑,为此我还专门派了精通财务的人去日本帮他们弄好收支平衡,别一高兴把这些银子都散发给贫民,那样我可是一分也得不到了。当然也有一些商人或者是官僚看到了这里面所蕴含的机遇,又或是他们舍不得出银子,所以也有不少人入教。

  德川家光对于天草的传教活动是一忍再忍,他现在已经深刻的知道天草的背景,正是这样才如此忍让的,他不是不想得罪我,而是不敢在这时得罪我。忽略我强大的海军不算,单是这场瘟疫不结束他就没有办法彻底稳定政局。所以德川家光每天在自己的府邸都要向他的天照大神祈祷,祈祷这场瘟疫早点结束,更是每天将我以及天草四郎、还有汤若望诅咒了无数遍,就连上帝他也不放过。

  同德川家光相反,后水尾天皇从这场危机里看到了机遇,他不但笼络天草四郎,而且还秘密的入教,并且通过天草四郎联络其他入教的官僚及商贾,想要借此机会恢复天皇的威信。一场蓄势待发的危机正在不断酝酿当中。

  身在朝鲜的我此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些,我还沉浸在试验成功的喜悦当中,这种感觉确实很好,是一种久违了的熟悉而又亲切的感觉,不禁让我想起在现代上学时的那会儿,整整用将近两年的时间去做一个课题。而此时的我却用三个月完成了在这个时代可以被称为创举的疫苗研制,虽然是仿制后人的,可是这其中的过程绝对不比作一项新的研究要顺畅。

  成功,是一种成功的喜悦,我合上汤若望的信,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此刻的这份宁静。突然一双手从背后蒙上了我的眼睛,一串柔和而娇媚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猜猜我是谁?”还用问么,除了安妮谁会玩这样幼稚的把戏,她的一身香气以及并不熟练的汉语已经明确的给了答案。

  “安妮!”我叫出她的名字,同时掰开她的双手,安妮娇艳的容颜出现在我眼前。

  “没劲!”你们都能猜出来,安妮气怏怏的坐在我身侧,满脸的不高兴。

  “是谁惹我们的小安妮生气了?”我问道,安妮现在可是我们家的宝贝,她早就不再和珍妮以及安东尼奥一起住了,就是安东尼奥出海时也是珍妮搬过来住,几个女子现在关系十分融洽,仿佛就是一家人。

  “还能有谁?就是黄宗羲那个又臭又硬的大坏蛋!”说起黄宗羲,安妮又忍不住地笑了。

  “是他!?”几个月不闻世事,竟然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我很难将那个倔犟而又充满才气的少年和眼前这个妩媚的西洋少女联系在一起,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认识的简直是一南一北。但是毕竟我也是过来人,谁没有经历过青春的萌动呢,是那样苦涩而又甘甜,让人回味无穷。

  “安妮,对付这小子我可是有好办法!”我向安妮招了招手,她会意的俯首过来。

  “真的么?”安妮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态。

  “那是当然了,你也不问问当初是谁将他骗来朝鲜的!”我拍着胸脯得意的说道。

  “那太好了,李,若是成功我一定要好好的重谢你!”安妮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正巧被进来的海兰珠看见。

  “你们俩又在进行什么阴谋诡计呢?”她笑着问道,对于安妮的亲热举动她并不在意。假如我想收了安妮早就动手了还能让让她到现在么。

  “秘密!”安妮面对海兰珠却红起了脸来,飞也似的跑了。

  “来,老婆,到我怀里来!”这些天一直在忙,毕竟几个月没有过问政事很多事情都需要处理,所以冷落了众位妻子,今天闲下来如何能不趁此机会温存一下。

  “大白天的,你又想什么呢?”海兰珠指着我的脑袋说道。“快去看看吧,安东尼奥和希晨回来了,马上就要进港口了!”原来她回来是告诉我这事情的。

  “什么?太好了!”我高兴的跳了起来,算日子他们也的确该回来了,我前些天还在为此时担心呢,不想已经回来了。我三步并作两步也顾不上身后的海兰珠了,向码头方向赶去。

  以庞大的郑和宝船为首,一支规模巨大的舰队出现在水面上,正向平壤码头行进。由于是内河航道,虽然经过拓宽但是要容纳这么多的战舰也只能列成一队缓缓地通过了,如此一来随着大同江蜿蜒的河道,处处船帆,见不到尾,霎是壮观,为首的子龙号上旗帜高高飘扬,隐见船头上人影戳戳。

  我带着焦急的心情等待子龙号的靠岸,这艘大船经历了长途的海上航行后显得更加沉稳,乘风破浪仿佛要向世人展示他的英武一样。而跟随其后的战舰也毫不逊色,随着战舰距离码头越来越近,战舰上号角齐鸣,所有船员都奔出船舱整整齐齐的站在甲板上仿佛是等待检阅。

  一支经历过远洋航行的舰队才能说是一直成熟的舰队,也只有经过这样的磨砺才能锻炼和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船员来,远征舰队的胜利凯旋说明了这一切。

  邓希晨率先步下子龙号,经过大半年的远洋航行他本来是白净的脸膛此时也成了健康的古铜色,越发显得英伟了,一定能让无数的少女痴迷,他没有像从前那样先寻找老婆孩子。在和柳如是彼此相对一笑后,他径直走到我的身前。

  “先生,希晨幸不辱命,带着舰队回来了,吕宋诸岛已经尽归我所有,先生所说的马六甲海峡也已被我占领,此时正派重兵把守,这次回来我还给先生带回一个人来。”说着,邓希晨一闪身让出位置给他身好后的人。

  “李大人,久仰大名,今日一见实在是三生有幸啊!”还没等邓希晨介绍,那人已经龙行虎步的走了上来,看声势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这位是……”我疑惑的向邓希晨问道。

  “先生,他就是鼎鼎有名的郑芝龙郑大人啊,是森儿的父亲!”邓希晨笑着说道,这不由得让我重新打量眼前的这个三十几岁的汉子。应该说很难将他和海岛,海商联系在一起。郑芝龙长得很端正,配合他的身材显得孔武有力,或许是长年在海上的原因吧,相貌和年龄有些不服。然而这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形象,仿佛经历了很多沧桑一样,双眼炯炯有神,一看就是精明强干那一伙的。

  “应该是我说久仰久仰才对,郑大人的威名在海上有谁不知道啊,郑大人能屈尊到我这小岛上来真是给足了我李某的面子。”初次见面自然要客套一番,怎么也得捧一捧郑芝龙。

  听我这么说郑芝龙很高兴,当然它不会白痴的以为我真的这样推崇他,否则也不会在南海吃得那么开了,但是被我称赞毕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