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不称职的兽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伊始

不称职的兽医 开阳 5482 2005.08.31 18:49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躲到屏风后面去了?”我捂了捂心脏冲阿巴亥说道,知道么人吓人,吓死人的。

  “我早就来了,见你领着汤若望他们进来我就躲起来了,那个安东尼奥,整天的像一个苍蝇似的在眼前乱飞,讨厌死了。”阿巴亥皱着眉毛说道。原来她是讨厌安东尼奥才躲起来的,这个安东尼奥,总以骑士自居,可是偏偏不做骑士该做的事情,一见到美女就纠缠不清,难怪阿巴亥烦他。只是阿巴亥来又有什么事啊,我现在都成了专职办事员了,不管什么事,谁都来找我解决,我又不是神仙,再这样下去就是神仙也会累死的。

  “有事么?”这已经成了我公式话的语言。

  “没事就不能来么,呶,这是刚从盛京送到的!”说着阿巴亥把一封信递给我,展开信纸只见上面用蝇头小楷密密麻麻的写着字,这应该是一封密信,发信人是谁不得而知,但是收信人一定是阿巴亥了,信中记载的是我们启程后盛京沈阳的动态,看完了内容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皇太极已经开始动作了,而且速度远远超过我的想象,在大军出征后皇太极最先做的就是丈量土地,重新分配各旗领地,减轻了关于汉人逃亡的法令,大量采用了明朝的法律形式。同时他还将田庄制度废除,汉族奴隶不再由满族官吏直接管理,而是分屯别居,由汉官统辖,从而使满汉两族更加严格地区分开来,便于管理,并且土地所得要上缴赋税,归入大汗的府库。

  最狠的还不是这些,上面的那些可以看作是为了安定民心,而后面提到的才是针对各旗主贝勒的,以往,作战得到的战利品都先在各贝勒之间平均瓜分,然后由他们分赐给本旗将士。而此时,皇太极规定,要先将全部战利品的70%送进大汗的府库,再由八家之主分享其余的30%。赐予旗人钱物酒宴之费,则由大汗亲自支付,不再由贝勒以旗主分别支付。光这一招就逼得所有旗主失去了笼络人心的权力,要知道八旗士兵是没有军饷的,日常的消耗全部靠战利品和各旗旗主田庄所产进行分配,虽然这种分配方式比较原始,但是它却牢牢地把旗民笼络在旗主周围,让这些旗民必须依靠和服从旗主,可皇太极如此一改就将形势扭转了过来,变成他是最大的财主,所有旗民必须依靠他才能生存,消薄了旗主对旗民的统治权。此外,信中还说有人主张增设谙班(满语,意为大臣),分遣各旗,使之分割贝勒之权,并同贝勒一起参加诸王大臣议事。

  由于阿敏和多尔衮这两股最大的反对势力不在国内,皇太极很容易就通过了这些法令,并且开始积极筹措实施。增设的谙班也正在甄选当中,不日就派往各旗。

  看完这些,我神色凝重的看着阿巴亥问道:“多尔衮和阿敏知道么?”

  “还不知道,我也是刚刚收到就给你送来了。”从信上落款来看这信发出至今才半个月,这种速度也实在惊人,不得不佩服阿巴亥的势力,居然能将这样的信息以如此快的时间送到朝鲜,确实不可低估。可是我已经没有时间来想这些了,皇太极的举动等于是在向众人摊牌,阿敏和多尔衮带兵在外,就算是得到消息挥军返回一切也已成定局,无法挽回,而辽东的诸股势力由于最大的两股反对势力不在很难形成气候,估计这刻早就被分化瓦解,至于阿巴亥的两个儿子阿齐格和多铎,多铎年幼被夺军权在所难免,阿齐格则孤掌难鸣,下场可以预见。

  我面色灰暗的看着阿巴亥,她同样也看着我,不过并没有像我这样神色颓废。

  “还是个男人呢,这有什么好怕的,我们手里不是还有军队么,只要留得一兵一卒就有翻身的机会,他皇太极此刻的兵将也不一定比我们多多少吧,要说道粮食他就更需要靠我们从朝鲜供给他了,所以短时间内他不会有什么大举动的。只要我们守住宁边和安州就能确保万无一失,目前的关键是早点收服朝鲜水军,尽快的结束战斗,牢牢的把握这支军队,决不能让皇太极的人再混进来,已经混进来的也要想办法清理掉。”阿巴亥不愧有丰富的政治斗争经验,处事不惊,遇事不乱,这让我有些羞愧,怎么连一个女人都不如呢!

  “先生不要着急,事情要慢慢的来,只要不让皇太极抓到什么把柄,一年内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此刻鸭绿江已经开始解冻,若是想大军来攻至少要明年的正月,何况还有袁崇焕在那里虎视眈眈,这段时间只要先生掌握了朝鲜水军,那什么时候过江还不是您说了算么。”阿巴亥笑着对我说,我知道她是在安慰我,鸭绿江那边还有她的两个儿子,她又如何不担心呢。

  “那阿齐格和多铎怎么办,你就放心他俩么,皇太极一定会对付他俩的。”我对阿巴亥说。

  “没事的,我随多尔衮出来时就预料到了,早嘱咐过他俩,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忍。多铎年岁还小别人不会戒备他的,阿齐格性格温顺,皇太极也不会对他怎样,大不了是消夺兵权,幽禁,只要人还在就行,关键是在朝鲜,朝鲜越稳定,先生的兵马越强壮,皇太极就不敢怎样,除非他的实力能达到咱们的三倍以上,否则他不会轻易动兵的。”阿巴亥的话果然应验了,没过多少天,皇太极的信使就到了,信中对我能迅速占领平壤及入朝后的表现大加褒奖,并且正式封我为朝鲜总督,全权负责蒙汉联军在朝鲜的驻军问题,同时要求从朝鲜运送粮食到辽东,这和阿巴亥预料的果然差不多。不得不让我从内心中敬畏起这个女人来。

  给,当然要给,拿着信我去见了光海君,他倒没说什么,纳贡上粮这种事太平常不过了,问题给多少。给多了则助长皇太极的气焰和势力,给少了没准会加速分裂的速度,也稳不住皇太极。先拖一拖,反正筹备军粮也要一段时间,何况朝鲜尚未平定,我军也急需军粮,我回信给皇太极,十分恭顺而诚恳地向他倾诉了我的难处,将困难大大夸大,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云云,随信的还有两门大炮,是多尔衮这家伙在前线弄坏的,全当是我军缴获的吧,我才没工夫修呢,有那时间都够造新的了。

  给皇太极的信写完,趁着这机会我又给海兰珠写了一封信,信中极尽缠mian肉麻的话,什么想你的日日夜夜我孤枕难眠,没有你我的世界黯淡无光之类的话,末了不忘让他催促老丈人别忘了兑现他的允诺。我这么说海兰珠自然会明白什么意思,这也是这封的主旨所在,前面的那些不过是烟幕,迷惑给皇太极看的。我才不信这家伙不会偷看我的私人信件,那时就是有保护隐私法他也会照看不误的,然后再扣一个国家安全的大帽子。

  进入平壤后,随军带来的那些牛羊我已经禁止捕杀,既然有粮食天气也暖和了就没有必要在多吃肉了,朝鲜临海,海中的各类鱼虾多不胜数,完全可以提供相应的蛋白质需要。没有办法预料将来的事那么就要把握现在,这些牛羊将成为将来发展朝鲜畜牧业的基础,无论如何是杀不得的,这时我就更需要老丈人曾经允诺的那些牲口了。

  送走了皇太极的信使,我好不容易清静了几天,开始和光海君商量未来朝鲜的内政,这光海君当真是老当益壮,焕发了人生的第二春,每天精力无限,更是将他从前修编的《经国大典》拿了出来,征求我的意见看还有哪些需要改动。干什么要改动呢,我要做的可不是改动而是彻底的推翻,推翻这种腐朽的制度,推翻劳动人民肩上的三座大山,推翻……一想到这里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完全忘记了刚刚还因为皇太极而发愁呢。终于要开始了,前途简直是无限光明,嘴中开始哼道:“东方红,太阳升,中国除了个李开阳,他为……”实在是唱不下去,这歌词一改完全蹿了味,变得不伦不类。由此推论若是这体制改革也和歌词一样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想到这里我冷汗直流,最近是不是有些得意忘形了,居然开始以救世主自居,你算什么呀,李开阳,你不过是个兽医,若不是走了****运哪会有今天的成就。上天已经很眷顾你了,但是他不可能永远眷顾你。

  历史已经被我改变了,我必须对历史负责,想到这我实在坐不住了,将光海君编修的《经国大典》拿起来仔细阅读。文字是繁体汉语,但是仔细辨认也能看出个八九不离十来,虽然枯燥无味,可是从中确实学到了不少,朝鲜的政治结构和官制全部模仿中国,可以说中国封建的中央集权制发展到现在已经登峰造极了,而朝鲜也学了个十之八九,政府框架除了名字不同外实质都是一样的,在国王下面,有辅佐机关——议政府,其首领称“领议政”,相当于中国的内阁首辅。领议政之下为左右议政,与领议政同为正一品。再下为从一品左右赞成、正二品左右参赞。再下有舍人等职官。

  议政府之下有吏、户、礼、兵、工、刑六曹,相当于中国的六部。其首长称判书,相当于中国的六部尚书。检察谏议机构为司宪府和司谏院(两府)。此外还有承政院,为国王起草旨意。这好像和现代的政府机构差不多,不同的就是国王享有的权利被最大化和权威化了,并凌驾于法律之上,作为国家的统治机器各部门之间不能很好的制约协调,虽然有两府作为监督机构,但是被赋予的权利还远远不够。不过好就好在朝鲜经过“士乱”和多次王位更迭,再加上后宫干政,国王的权威虽然被法律承认,可实际上却早就名存实亡,否则光海君也不会被赶下台了。至此我也对光海君的号召力大打折扣,看来他能起到的作用不大。

  国虽小,却上下乱成一锅粥,实在是一个烂摊子,这样的国家没让日本灭掉真是万幸了(差点被灭掉,没有明军的帮助朝鲜那时就改姓了,七年下来双方伤亡达数十万)。除了水军还像样外,对朝鲜的陆军,我简直失望透顶,一溃即散毫无斗志。从多尔衮和阿敏送来的战报看,朝鲜的军队现在是各自为战互不统属,再加上军官对士兵缺乏驾驭,很容易被各个击破。这和明朝的军队差不多,因为害怕武官造反,所以将不专兵,大都是临时任命,这样士兵平时缺乏训练,号令不统一,说白了就是缺乏磨合,如何能打好仗呢。看来改革还是先由军事领域开始吧,依靠这样的士兵和将领我是没有办法在朝鲜坐稳的。所以整顿军队,改革军事成为我目前的当务之急,手里有了军队,而且是打得胜的军队心里才有底么!

  我将自己的想法和光海君商量,光海君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李大人,此刻朝鲜尚未平定就这么快整顿军队,不怕出乱子么,我怕军心不稳啊!”

  “大王,这时不整顿何时整顿,趁着八旗余勇,把这些俘虏和投降的士卒彻底打乱,重新编制,挑选其中精悍者编入大王的京畿戍卫队,戍卫队可划分为五营,每营一万人,轮流驻守王京,其余四营分别驻守金川、开丰、坡州、涟川四地,未经许可不得擅自入京。剩下的军队则各一万驻守各道州府,另水军五万分别扼守沿海岛屿、重镇(壬辰倭乱的时候朝鲜就有水军四万,占朝鲜军队总数的四分之一),这样总数十七万大军,加上我的三万正好二十万之数如何?”我的口气虽然是征求光海君的意见,但是已经不容他质疑,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光海君无奈的点了点头,目前的情况的也容不得他不答应,而且从总数上看朝鲜军队占了绝对的优势,他始终还是相信这些军队会听从他的调遣。

  “既然这样定了,那么我就着手准备整编军队了,先从大王的京畿戍卫队开始吧,不过我准备在王京开城建立一所军校,专门训练和培养军官如何?”我接着问道。

  “军校?”光海君显然是对这个新名词不了解,但是从字面意思还是明白了它的大概职能。

  “有这个必要么,这要很多银子的?”光海君参加了平壤大学的奠基仪式,知道这所大学耗费多少,并且是个无底洞,每天都在吞噬着金钱,要不是我买药得来的暴利,光靠平壤一年的赋税根本就无力支撑。听我说要再开一所军校,立时脸色发绿。

  “对,军校,在军校里,军官们除了学习古今兵法战例,弓马骑射外,还要学习文化树立保家卫国,忠君爱民的思想。这样大王今后就不用担心将来武将会作乱了,即使有也是个别,下层的军官更不会听从他的指挥的,而是终于大王您,从此李氏朝鲜的江山会更加稳固……”听我说的天花乱坠,光海君有些迷糊了,但是对于这忠君爱民他倒是十分喜欢,痛快地同意了,甚至心里觉得这个军校比平壤大学办的更有价值。

  且不知我在一旁暗自偷笑,有了军校各级将官的任命还不是我说了算,忠君爱民是要的,但是要看忠的是哪个君了,进了军校我要是不给这些军官大洗脑才怪呢。政治不过硬,就是军事再优秀也不允许毕业,不光这样,各上层的将领也要定期到军校进修,保持军队将领思想觉悟的先进性。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想笑,千算万算你们没算到我在这上面做文章吧,要知道这可是我昨天想了一夜才想通彻的。

  “还有一件事想和大王商量。”见奸计得逞,我打蛇随棍上,堆起脸上的笑容说道。

  “还有什么事,李大人不会一气说完么。”光海君对我着实没有办法,毕竟我是朝鲜总督,和他商量是尊重他,不和他商量他也没办法。

  “就是我准备在汉城再建一所大学。”听完我这话,光海君脸色立刻变成了茄皮子色。

  “怎么?还要建一所大学!”光海君失声叫道,那生音简直就要哭了一样。

  “我说李大人,你这个平壤大学还没建完怎么又要跑到汉城建大学呢?”

  “呵呵,大王,朝鲜这么大,何况现在国家百废待兴急需人才啊!”我摆出招牌式的笑容,一摊双手。

  “李大人,这平壤大学如今每天都在嚷着银子不够,你不是不知道,哪里还有钱再建一个汉城大学啊。”光海君颤抖的说道,虽然我很能挣钱,可是这花钱的本事和速度也实在太大太快了。

  “这次汉城大学不用大王出多少钱,大王只要出五成就够了,其他的我来想办法。”我说道。

  “想办法,还有什么办法可想,我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啊,李大人的银子这时恐怕也不够吧!”对于我如此不遗余力的致力于教育,光海君实在不懂。

  “这个么,山人自由有妙计,就不用大王担心了,只要大王答应,俘获李倧后由王室的财产中分出建校的五成银子来,其他的我来想办法。”

  中国工商银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