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就是有钱而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三章 生活所迫 求推荐票

我就是有钱而已 我居然是凡人 2938 2020.09.16 20:07

  周杰伦有一首歌的歌词唱到:“小城里岁月流过去清澈的勇气。”

  赵希哲小时候嫌听不清这首歌的歌词,长大了之后却越发喜欢这句,因为故乡就是一座干净的北方小城。

  这座小城小到什么程度呢,6块钱起步价的出租车打表走一百多块钱能走遍全城每一条路,小到一条贯穿全城十多公里的绿堤晨跑的时候就可以偶遇。

  满头大汗插腰喘粗气的赵希哲冲站在一旁脸不红气不喘的徐宁咧嘴一笑:“早啊。”

  “早。”

  穿着跑鞋紧身裤短袖,头上系着吸汗头带一身专业打扮的徐宁随口回到:“你这是干嘛呢。”

  “这个位置风水好,我排泄一些体内的浊气。”

  “你还会看风水?”

  “没看出来吧,易经八卦奇门遁甲不会点怎么行走江湖。”赵希哲满嘴跑火车。

  徐宁俏生生的白了赵希哲一眼:“能不能不吹,你要是把扶腰的手拿开我就信了,刚刚在后面看你跑那两步好像八十岁老头子一样。”

  “我这不是刚开始练嘛。”被揭穿的赵希哲毫不觉得尴尬,自然的转移话题:“过段时间要去打枪,锻炼体能。”

  “讨厌,怎么动不动就开黄腔。”

  徐宁抬手就是一掌,赵希哲隔夜饭差点被拍出来。

  “我说的是哒哒哒,枪,冒蓝火的加特林。”赵希哲无语的用手比划着。

  徐宁不好意思的扶起赵希哲:“话不说全。”

  赵希哲擦了擦脑门的汗水站直身体靠在江边栏杆上:“不行了,跑不动了。”

  “娘叽兮兮,才跑了多远啊就跑不动了。”

  “嘿,你要是这么说我就忍不了了,来,再来五公里。”赵希哲拍着栏杆大喊。这事他绝壁不能忍,这群性格强势的娘们怎么都这样,上次在京城睡得那个短发女也说他娘叽兮兮。

  徐宁看到赵希哲的表现没说话,轻蔑一笑向前跑去。赵希哲拔腿狂追,跟打了鸡血一样超过徐宁向前跑去。

  也不知道赵希哲是跑猛了还是真的娘叽兮兮,刚开始看上去气势汹汹的赵希哲跑到一半就拉垮了,最后是被徐宁扶着回家的。

  最终赵希哲认负在小区门口早餐店请徐宁吃早餐以示尊敬。

  一百多平的门市房内被老板砸了个通透,十多平米开放式厨房占据店面一角,其余位置摆满了一张张小桌。顾客想吃什么自己动手拿,吃完后喊店内正忙的直打转却丝毫不乱的老板娘来结账就好。

  早上七点多天空刚放亮没多久,店内正是忙的时候,三三两两吃早餐的人们眼疾手快占据一张张刚空出来的桌子。赵希哲两人运气还不错,一进店内就抢占了张刚空出来还没来得及收拾干净的桌子。

  徐宁也不叫人,自己动手把之前顾客吃过的东西堆到一起递给服务员,然后拿抹布和纸认认真真的在以被浸透油渍的桌子上擦了又擦:“你吃什么我去拿?”

  赵希哲仰头看着扎着马尾素面朝天的徐宁忽然想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大概就是这样吧。”

  “甜豆浆、咸豆腐脑、俩肉馅包子。”赵希哲心里想着嘴上随口回道。

  徐宁点点头转身去拿了吃的回来,赵希哲看着徐宁面前摆着的一个鸡蛋和一个红薯嘴欠的吐槽:“女人真可怕,跑了七八公里后就吃这么点,你不饿吗。”

  “我跑之前已经吃过一根香蕉了。”徐宁边剥着鸡蛋边科普:“运动结束短时间内大量血液还留在运动器官内,这时候消化器官处在缺血状态消化腺分泌比较少,吃太饱容易消化不良对胃不好。”

  赵希哲被徐宁忽然的科学严谨唬的一愣,一脸虽然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听起来蛮厉害的端起豆浆喝了一口:“有点甜。”

  “你体力消耗比较大,要补充糖分。”

  “感觉你像个专业的,吃早饭要这么严谨嘛,吃开心不就好了。”

  “It is easy for people to suffer the greatest pain, but not to enjoy the excessive joy。”

  “啥?”

  “巴尔扎克知道吗?”徐宁轻启红唇,咬了一口鸡蛋。

  赵希哲闻言眼睛一亮,巴尔扎克他还真的知道,之前他有个武汉大学文学教授的客户。那个老爷子很欣赏死皮不要脸还矫情的赵希哲,他评价赵希哲的矫情是“灵性”,要不是赵希哲文学基础实在太差老爷子都想把他收入门墙了。

  所以起了爱才之心的老爷子经常会给赵希哲寄一些书,可惜小赵同学一直也没静下心来好好看书,每次都是囫囵吞枣的扫一遍应付老爷子。

  想到这里赵希哲吸溜一口咽下嘴里的豆腐脑,拿起餐巾纸宛若用过餐的欧洲老绅士一般优雅的擦了擦嘴角,语气轻缓的说道:“现代法国小说之父文学史上绕不过的大山,你的口味很特别,居然还过这老流氓的书。我还以为现在的人只知道雨果。”

  徐宁斜了一眼赵希哲也不拆穿他:“如果你想尽兴的玩枪,那最好是严谨的锻炼,你现在就是在浪费时间。”

  赵希哲无奈的耸耸肩,他现在确实很懒散。再这样下去之前养出来的那点狠劲都要磨没了,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危机感。

  铃铃铃,手机铃声打断了赵希哲的思绪,徐宁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边冲赵希哲示意边站起身走到店外接电话。

  赵希哲看着徐宁背后被汗水浸湿隐隐漏出的运动bar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低头继续吃饭。

  “小兄弟,你想玩枪?”隔壁桌一个六十多岁身形佝偻的老大爷忽然出声问道。

  赵希哲没回应,眼神疑惑的看着他。

  老大爷擦了把下巴爽朗的笑了笑:“刚刚听说你想玩枪,我有个侄子是部队出来的,如果你想要接受一些简单训练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

  人到了一定年纪不免在穿衣打扮方面让人看上去有些窝囊,而这位老大爷虽然身形单薄佝偻,但穿衣打扮很整洁。

  洗得发白缝着补丁的迷彩服干净利索,脚上穿着双不知从哪淘换来的帆布鞋白边没有一点灰痕,整个人看上去有一股现在很多废物年轻人都没有的精气神。

  而且这大爷听到他想玩枪第一反应居然是给他介绍受训的人,赵希哲想到这里好奇点点头:“嗯,和朋友约了过几天去靶场打枪,但是没玩过所以想提前准备准备。”

  “那我这算问对啦,打枪确实要提前锻炼,不然玩不好。”老大爷手里端着杯散白往赵希哲这边靠了靠:“我侄子之前在全军大比拿过2等功,射击全团第一,你要是想训练找他准没错。”

  赵希哲看到白酒的瞬间就理解了老大爷的热心肠,在早上就着包子咸菜就能喝几两自酿小烧散白的人,一半是酒蒙子一半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猛人。

  “行啊,有机会可以认识认识。”赵希哲随口说了一句。

  老大爷闻言放下酒杯掏出一部老款诺基亚和赵希哲交换了手机号:“你放心,别看我喝了点酒,但咱办事绝对靠谱,小兄弟你要是想好了就……”

  接完电话的徐宁看到赵希哲正在和人聊天,没说话默默的坐在一旁听着。

  老大爷看徐宁回来了也不多打扰,冲俩人笑笑说了句先走了,便起身去结账。

  “怎么了?”

  “大爷说要给我介绍一个射击教练。”

  赵希哲随口解释,眼睛却盯着正在结账的老大爷。

  徐宁顺着赵希哲的目光看去,只见老大爷结完账又要了二两白酒,站在柜台前接过酒杯一口喝掉。

  喝完酒后老大爷打了个嗝,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走出店门口把一个装满至少有一百多斤的化肥袋子扛上肩头稳健的逐渐走远。

  目睹全过程的徐宁忍不住感慨:“这也太厉害了。”

  “生活所迫罢了。”赵希哲喃喃自语。

  “你刚刚说什么?”

  “俩馒头,他刚刚只吃了俩馒头。”

  徐宁无言以对,她在工地见多了各种各样为了不同理由用命换钱的人,可今天这一幕还是让她有些费解。

  自小生活优渥的她难以理解为什么早餐只吃两个馒头也要喝上四两廉价的劣质白酒,他明知道自己还要负重前行!

  “不喝酒身体会感觉到累。”赵希哲好像猜到了她在想什么解释道,顿了一下转移话题问道:“你什么情况?”

  “没事,公司的事,我要回去上班了。”

  “那行,我就不送你了,一会我要去看看我爷爷。”

  徐宁听到赵希哲的话心里莫名的有那么一丝丝舒服,鬼使神差的开口嘱咐道:“这么久不回来一次是该去看看爷爷,记得带点礼物去,老人看到开心。”

  赵希哲愣了一下笑着点头说好,边说着边把身上套着的外套脱了下来:“你穿上点吧,外面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