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猜字谜2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313 2019.12.17 11:11

  青竹知道杜哲没读过书不会写字,听他喊自己过去,转过头看了看郡主,见她并没有反对这才小碎步的走了过去。见端砚台中的墨汁逐渐硬化,便浇了点水进去,伸出雪白的手指捏住墨锭的一头,轻轻的搅弄起来。见差不多了,这才提起一只狼毫笔,看了眼杜哲示意可以将答案说出来了。

  “这第一题未得君亲成庶人,其目的说起来却也简单,只需弄得这头字未的含义,谜底便呼之欲出。正所谓这万事开头难,那这未字作何解呢?这就要从........”

  看杜哲在那摇头晃脑,刻意放慢语调,来回渡步的样子,引得场内众人不满。但即便不满也要强行忍着,大多数还是对这三道题目的答案感兴趣。只不过有些人如此想,可有些人却无法忍受此刻一个卑贱的下人居然在此咬文嚼字,侮辱了他们的身份,真真是令人恼火至极,故此纷纷出言冷讽。

  “自己几斤几两不清楚么,莫要在此故弄玄虚,速速将答案说出来。”

  “不过是一个乡巴佬,也要在此卖弄学识?”

  “卖弄学识?一看他就连字都不会写,之前那两道字谜不过是魏公子引用前人的谜面,怕是这下人在何处听到过,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众人的怒骂,杜哲是丝毫不以为意,骂的难听又如何,反正自己不过动动嘴皮子便到手一百两银子,这稳赚不赔的买卖如何做不得。不过杜哲也不是什么宽宏大度之人,自然不会由的他们骂而不开口。

  “若是单纯的将谜底说出,你们岂会明白其中的含义?既然不懂就闭上嘴在一旁听着。达者为师不知道么?读了这么多年圣贤书,怕不是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如此心胸狭隘,玷污这读书人的身份的怕是你们自己。”

  “你!..........与尔同在一室,实乃羞辱,各位,在下先走一步。”

  “我等也告辞了。”

  几个脸色涨的通红的文士如何能够忍的下这般羞辱,可见这下人嘴皮子实在利索的紧,短短几句话便将他们怼的是无话可说,只能纷纷拱手告辞,来个眼不见为净。

  杜哲见状耸了耸肩,这些人的承受能力也实在差了点,自己也没骂的很难听。居然就这么离开了,哎,这是没接受过练车教练的毒打啊。

  “呃.....看来我确实有些长篇大论了,既然如此,那小人便加快一些速度。”看剩下的人也有些不耐烦了,为了避免这一百两银子泡汤,必须得抓紧一下时间。

  “这第一题的答案其实不难,那便是群众二字,这是何解呢?未是天干地支当中地支的第八位,属羊,而羊与君亲近,成为群字;“庶人”泛指无官爵的平民百姓,所以称之为众,合起来便是群众二字。”

  这一番深入浅出的解释,顿时让在场的人茅塞顿开,细细想来,不正是群众二字么。一旁的青竹拿毛笔蘸了一些墨汁,手腕轻提,在第一幅字谜下面写下“群众”二字。

  ““无风荷叶动”的谜底是衡字,正所谓,无风荷叶动,必定有鱼行。”

  “至于这南望孤星眉月升,“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南望”指“望”字的下部分“王”字,“孤星”指一点,“眉月”指月初的月亮,像一撇。“撇”加在“王”字的左边,“点”在“王”字的上边,三部分一组合便成了“庄”字。所以这个谜底是庄。”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杜哲咽了咽唾沫,将放在一旁的茶杯拿起来灌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唇,这喝起来带着一股酸甜的味道,不像是酒,反倒像是果汁一类的饮品。

  青竹此时已经将剩下的谜底都提了上去,一行行小楷,笔锋细腻娟秀,看来也是读过书习过字的。至于站在一旁的萧萱见杜哲居然这么厉害,脸蛋红扑扑的,显得十分的兴奋,眉目之间看向那群人都带着一丝不屑。让你们平常取笑我,看看现在,一群人竟然还比不上我的仆从。

  “正是多谢这位公子那一百两银子,若是下次还有这种赚银子的机会,请一定要再请我们郡主前来,毕竟如今”

  萧萱刚开始的时候还为自己手低下有如此人才而感到骄傲和兴奋,可是随着杜哲几句话开口,这味道又开始变了。想着如今风头已经出了,面子已经找回来了,必须得趁杜哲这家伙嘴里蹦出一些更加丢脸的话离开这里。

  “青竹咱们走。”

  狠狠的瞪了一眼正滔滔不绝的杜哲,萧萱与青竹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口。眼瞅着自家郡主都离开了,杜哲也不敢在此多加停留,将桌子上的银子一扫而空,急忙追了出去。魏长苏饶有兴趣的看着杜哲离开的身影,嘴角泛着莫名的微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追出房门,刚拐过楼梯口,一阵香风袭来,杜哲便感觉护在胸口的双手似乎感受到了那熟悉的触觉。紧接着就看见一个身材高挑丰腴的女子,身体向后倒去,似乎是因为之前那一撞识趣了平衡。

  杜哲一见也来不及多想之前自己碰到了什么,伸出右手将对方拉住,手臂猛的一用力,便将她拉了回来,不料动作太大,怀里的银子掉了一地。

  少女站稳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楼梯,若是刚刚摔下去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多谢公子出手.......”正要答谢眼前公子的救命之恩,不料对方却是脸色一变,急忙蹲在地上拾取着散落一地的银子。

  “没事,不用谢了,刚刚也不小心碰到了你的身体,权当是你感谢过了。”

  杜哲低着头将银子揣进怀里,听见眼前被自己撞倒少女的道谢声,摆了摆手回了一句。之前拉住她的时候便看见她胸前的衣物有些凌乱,想到自己之前似乎触碰的就是那个地方,杜哲一下没反应过来如今这个社会,习惯性的便口花花了起来。

  正要起身离开追赶郡主,不料眼前忽然出现一个小巧的绣花鞋,带着一股香风在越变越大,最后一脚揣在了面门。鞋面与脸庞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而就是这接触的一瞬间,杜哲的眼泪顷刻间流了下来,随后就听见少女羞怒的声音想起。

  “登徒子!”

  紧接着就是一阵小拳头与绣花鞋踢在身上,而疼痛也昂杜哲明白这不是所熟知的现代,自己那番言论可不是单纯的调情,已经是赤裸裸的调息与污女子清白了。

  自知理亏,杜哲也没有反驳,只是护着脸让那少女出气。那少女打了一会似乎是累了,这才带着啜泣声跑开了。

  “蹬!蹬!瞪!”

  鞋子敲击木板的声音逐渐远去,杜哲这才贼头贼脑的看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急忙顺着楼梯逃离了现场,这要是被其他人看见说不定就被扭送官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