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落魄书生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219 2019.12.21 12:00

  刘令娴的一句尚可便足以让这位迷之自信的柳公子飘飘然,在这建业城中,刘令娴的才气还是得到公认的。得到了称赞,这位柳公子目光略带傲意的看着杜哲,见他脸色憋的通红,只当是因为没有想到比自己更好的诗句或是惊讶于自己如此的表现而羞愧。

  “在下拙作不堪入耳,不过这砖已经抛出去了,不知道你的这块玉何时能出来。”见他半日无言,柳公子也有些迫不及待的催促,看来是想借杜哲的佳作再一次提升自己的作品。

  “这个,请恕小人无礼,确实是没有公子大才。”这点杜哲倒是没有夸大,没有任何基础的他,确实连这样的打油诗也做不出来,不过随意挑出各位先贤的几首大作也足以让他们无地自容,可来时已经决定不出风头。所以无论如何,这诗自己肯定是不会作。

  杜哲憋的是满脸通红,大家都认为是因为羞愧,所以对于他这话倒是没有不相信,只不过柳公子跳出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羞辱他,怎么会如此轻易放过。

  “此言差异,刘姑娘虽为女子,但才气却是建业闻名,当日几幅字谜更是让数位学子苦思不得,而你却在短短的一炷香之内全部解出。这足以证明你的本事,今日却在此推脱,莫非是看不起我等?”

  话说到这个份上,在场的女子目光看向杜哲时也带着不满。大梁文风鼎盛,即便是上私塾的稚子也能随便吟出几首前人诗句。之前杜哲推脱或许可以认为是其谦虚,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脱却是让人心生不满。

  所有的目光杜哲看的自是一清二楚,可这又能算什么,比起今后那数不尽的麻烦来说,此刻闭嘴不言是最好的方法。

  刘令娴此时对杜哲已经是完全失去了兴趣,看着场内的气氛逐渐不妙起来,正要站出来缓和一下气氛,不曾想杜哲倒是先走向了自己。

  “刘姑娘,若是没什么事情,小人便回郡主府了,在这浪费的时间够多了。”与其继续在此受人刁难,不如自己先行离开,至于所说的话是否会折损到他们的颜面,此时已经是无关紧要了。也不等其他人开口,杜哲拱了拱手便独自离开了,

  那柳公子还待说话,却被身旁的人拦住了。转头一看却是徐悱,正要开口问起原因,便见他轻声道:“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了,再与这等人纠缠属实跌了自己的身价。”柳公子转念一想确实如此,便不再开口多言。

  其他人见这杜哲毫无风度可言,皆如刘令娴一般失望透顶,原以为是个隐形的才子,不料确实个市井之徒,的确让人有些倒胃口。

  “刘姑娘,既然他不愿在此,那也强求不得,这好山好水的,莫要让这人坏了兴致。”

  “徐公子说得对,如今天色尚早,不如再游玩一阵,想必刘姐姐近几日在府中待的也很烦闷。”

  刘令娴笑了笑并未多言,一个杜哲还不至于让自己如此事态,实则心中所想的则是萧萱之事。父亲与晋王关系甚好,她也不愿意因为前几日的事情而坏了与萧萱的姐妹之情。

  “听闻孝绰兄不如即将前往建业,四年未见,想必风采更甚以往吧。”

  正独自想着心事的刘令娴听徐悱说起兄长,想了想前几日到来的家书道:“徐公子如何会知道此事?前几日家兄信才送到建业,顺长江而下,怕是半月后便会到达建业。”

  “平日当中与孝绰兄也有书信往来,前不久才接到书信,得知他要来建业。心中也是颇为欢喜,近几年建业的文学风气每况愈下,近两年更是全无佳作,实在有辱江南风气,孝绰兄一来,此风气或许可改善一二。”

  “家兄虽才名远博,却也还达不到能代表江南才子的地步,徐公子此言倒是有些过了。”

  “此言差异,孝绰兄可是完全担的起在下所言。”

  刘令娴笑了笑也未争辩,将话题一转便又谈起了其他事情,其他人见两人独处别处,十分默契的没有去打扰他们,反倒是越走越远给他们腾出私人的空间。

  ——————————————————

  回到建邺城内时,大约是下午四点左右。眼看天色还早,杜哲也不急着回郡主府,漫无目的在街上闲逛。此时店铺所需一应俱全,这执笔的书生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今日刚好趁着天色尚早,看看是否能找到合适的人选。

  一路上倒是碰见过几个摆摊替人写家信的落魄书生,只不过这字略微有些差强人意。杜哲转过街角正准备去下一条街道看看时,不料在街角的拐道处正好有一个字摊,一个身着补丁却相貌俊朗的青年男子正为一个少女写着什么。

  想到前面几个都是为老妇老农写信,这脸长的不一样,待遇也就不同啊,果然无论什么时代都是看脸的,那少女哪里是专门来写信的,看她那衣着,显然也是富贵人家,必然是自幼读书的,来这不过就是想看这个帅小伙罢了。

  “姑娘,这是你的信件,一共三文钱。”将信纸上的墨迹晾干,俊朗的青年小心的折好放在信封内,递给那个姑娘,语气温和面带微笑,将那少女顿时看的脸红不已。

  羞答答的将信件拿在手中,身旁的侍女急忙从荷包当中掏出三个铜板放在桌上。青年见侍女的手拿开之后,这才一枚一枚的收好放在挂在一旁的书袋上,当再此抬起头时那个少女却依旧坐在原位上,脸色潮红,水汪汪的双目看着他。

  “姑娘,还有事么?”

  “那个.......鲍公子可曾婚配?”

  正好奇呢,谁知道对面姑娘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将青年也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了。别人这是对自己有意思呢,想起这几日这位姑娘一直都会来这让自己写家书,其含义原来是在这。

  “这个......已有内人。”

  少女闻言,本娇羞不已红晕满脸的脸孔顿时一白,娇弱的身躯微微一晃。要不是身旁的丫鬟扶的快,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小姐,咱们走吧,哼,白眼狼。我家小姐早已打听过,你何曾婚配过。”

  “鲍公子,打扰了。”少女依靠着身旁的丫鬟起身,冲着青年微微一福,便逃一般的离开这里,隐约还能听见低低的抽泣声。

  青年见状微微一叹,默默的将少女未带走的信件收好。躲在一旁的杜哲看见这一幕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方显然家境尚可,但这青年明白两人之间的门第高低之别故而拒绝,并没有高攀之意,到也令人佩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