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消息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257 2020.01.07 18:24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兴许是感念杜哲的搭救之情,又或者的那日两人之间的交谈,周天生伤好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选择住下来帮助他。

  对方的这个选择,杜哲倒是无所谓,每日起来看看他在院中练习拳法倒也是一种享受。私下的时候,杜哲也曾问过他的功夫如何,周天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也不回答,走到一旁的石桌上用力一拍,只见石桌居然四分五裂的散开了。

  从那以后杜哲便知道此人的功夫绝对不弱,那可是花了三两银子买来的大理石石桌啊,被此人一掌给劈裂了,可想而知功夫有多高了。

  生意好起来了,本打算让陈氏夫妇回去,不过陈娟却是舍不得陈母,而陈父似乎也改头换面了,居然主动要在酒楼里帮忙,对于这一点,杜哲倒是无所谓。只要迷途知返那便是好事,既然是好事,杜哲也乐意帮助。

  生活逐渐回到了正轨上,萧萱也遵守了当时的诺言,在第二个月的时候便让青竹来了君为客。本想明媒正娶的将她迎进门,可是青竹却是死活不肯,最终杜哲也只能尊重她的意念。

  看着身旁熟睡的青竹,杜哲神清气爽的从床上起来。刚穿好衣服来到楼下,萧萱便已经坐在下面了,自从青竹离开郡主府之后,这丫头基本上天天都跑到,这君为客俨然成为了她第二个家。

  “喂,杜哲,青竹呢。”

  “在楼上呢,郡主,你这天天没事做的么,居然老往我这跑。”

  “你管我呢,若不是周师傅非得住在你家,本郡主需要天天跑么。”

  萧萱会武功这是杜哲清楚的,但看见过她动手可知,平常四五个大汗是近不了身的,但在周天生的手低下连三招都走不过,自此萧萱便央求周天生教她功夫。一开始本不答应的,不过后面兴许是被磨的不耐烦了,这才同意。

  如今这悠闲的生活便是杜哲一直梦寐以求的,若是能够一直这么下去,生活倒也算是有滋有味。

  站在柜台后面的鲍令晖看着杜哲,微微摇了摇头,以前对这杜哲还有一丝丝好感,可是随着苏惠和青竹的事情,那丝好感也烟消云散。不过兄长与刘姑娘的事情,倒是令鲍令晖十分的高兴,本就是好友,今后还能成为嫂子。

  陈二狗见杜哲下楼,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找了个借口偷偷溜了出去,之前因为种种原因那颗活络的心有些沉静,但随着建业逐渐恢复了之前的模样,现在又死灰复燃了,想起那几百两银子的风花雪月,整个人都亢奋了不少。

  魏三这两个月来心情非常的不好,这陈二狗自从拿了那几百两银子之后竟然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正想着要不要去找他好好聊聊,便看见府上的门卫正朝着这里走来。

  “魏大哥,门外有个老汉找你,说是叫陈二狗。”

  “陈二狗!”魏三目露精光,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看来那里终于来了消息,就是不知道带来的消息价值几何。

  ————————————————

  走出魏府大门,魏三便看见陈二狗正站在石狮子旁边,身上穿着半成新的褂子。目光游离的观察着四周。

  “魏大人。”

  宰相门前五品官,陈二狗虽是农民,可是在这建业也待了一年多,一些场面话还是会说的,明显看见魏三的脸色好了许多,陈二狗急忙上前两步,将近几个月比较可疑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是说杜哲救了一个浑身刀剑伤痕的中年男子?在一个月前!”

  “是啊,大人,这可是千真万确的,第二天的时候还特意请了城东的宝芝林的宋大夫为他治疗,你说这没点交情舍得花那么多银子么?”

  魏三听后也觉得有些道理,正要回去准备将这件事情告知魏长苏,不过却被这陈二狗给拦住了,正准备发怒,却见他撮着手站在面前,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这才恍然大悟,从怀中拿出一张百两银子的宝钞放在他的手中。

  陈二狗也不在意银子的多少,反正动动嘴皮子就有一百两银子,何乐而不为。揣着银子,陈二狗屁颠颠的便离开了,想想也有两三个月没去过怡红院了,也不知道那桃红小sao货床笫之间的功夫有没有变的更加厉害。

  魏三来到魏长苏的院子当中,禀告了一声推门而入。见他正被人服侍穿衣,来到身旁附耳将陈二狗所说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下。

  魏长苏眼前一亮,挥了挥手让身旁的侍女退下,这才走到桌边倒了杯茶,沉默了片刻后便让魏三将从陈二狗那里得到的详细情况说出来。

  “这件事情还得仔细的筹谋一下,首先得确定这陈二狗所说的是不是真的,其次若是正的手中没有证据,也没办法将此事敲定。”

  “公子,求证此事不难,问题在于如何能够找到证据。”

  “且容我想象,今天起立刻派三人观察君为客,若是发现此人逃离,立即追捕。”

  “是。”

  当魏三走后,魏长苏来到窗前,看着暗沉的天色,嘴角微微勾起。隐忍了半年,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杜哲我看你这次还怎么死里逃生。

  ————————————————

  一阵微风吹过,天空开始下起小雨。杜哲坐在二楼看着街道逐渐变的湿润,身旁还站着周天生,此刻他眼中也带着些许忧郁。

  “听说这次叛军已有三名头领落网,此刻正关押在天牢当中,不日即将问斩。”

  得到这个消息后,周天生也大为奇怪,此次奇异虽然失败,可是那几位在江湖上也是出了名的好手,十来个士兵根本没办法将他们留住,更何况生擒。

  “这件事情必然有蹊跷,张兄,李兄,王兄三人功夫虽不说独步天下,可是却也算得上一代宗师,绝不可能三人同时被擒。”

  “依我看,应该是被人出卖了,若是几万士兵带着弓弩围剿,你确定他们三人能够逃走?”

  周天生听后沉默了,带着弓弩,别说几万了,即便几百那也插翅难飞。或许如杜哲所说是被人出卖,但问题出在哪里?恐怕唯有当面问他们三人才能得知了。

  “朝廷将这个消息散播天下,为的就是引你们这些人前去劫法场,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见周天生不说话,杜哲喝了一口茶,看了一眼他,时有时无的提醒道。

  “什么时候问斩。”

  “若是为了引你们出现,自然没这么快,最快恐怕也是夏末,晚一些的应该是秋分前后。具体的时间还没有昭告。”

  夏末,秋分。周天目光闪动了片刻,随后不再言语。窗外的风雨依旧在飘摇,杜哲见他没有再说话,暗叹了一口气,显然对方并不会放任不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