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决定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035 2020.01.02 14:01

  经过二个月的调理,陈娟营养不良的身体终于恢复了,白皙的脸庞上也有了一丝健康的红晕。不过性格却还如往常一般,基本上除了杜哲之外,对于其他人都是沉默寡言,唯有时常照顾她的苏惠能够说的上两句话。

  空旷的房间内摆放着几个正在燃烧的火盆,将寒冷的房内烤的热腾腾的。杜哲坐在桌子前,手中正翻阅着近几个月的盈亏。好在令人担忧的问题没有出现,最近一直都处于收益的状态,加之《神雕》和一些短篇小说的发布,所赚的银子较为理想。

  陈娟躲在门后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哥哥,熟悉是那对自己的温柔和那一种微妙的感觉,陌生则是那完全不同于自己印象中的一些细微的改变。比如神态又或者那说话的方式。

  “娟儿,你站在门外做什么,那里冷,进来吧。”

  杜哲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拜访的东西,正要起身活动一下,目光不经意的看见了陈娟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飘忽,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

  “哥。”

  轻轻应了一声,陈娟慢慢走进屋内,也不顾及自己已经十二三岁了,就这样挤进杜哲的怀里,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这张熟悉的脸。

  “哥,我想家了。”

  “想哪里的家?”

  杜哲没有古人那么固执的思维,对于陈娟这番动作也没什么别的感觉。双手抱紧她的身体,听她说起想家了,杜哲目光微微一动。

  “想沧州的家了。”陈娟的眼中浮现了一丝不该她这个年级而又的思乡之情,目光看向紧闭的窗户,似乎能够看向窗外,看向那个数万公里之外的家乡。

  杜尘闻言沉默了,若是他的本心,他对这一家人其实都没什么很深的感情,对待陈娟的好也不过是陈狗蛋留给自己的一丝感情。但沧州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对于那里杜哲没有丝毫可留恋的地方。

  “哥,你是不是不想再回去了。”

  听到杜哲没有开口说话,陈娟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这么问了一句。

  “娟儿,那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待在一个地方,你现在还小,待将来你有了喜欢的人了,你嫁给别人了,到那个时候,那才是你真正的家。”

  娟儿听完没有再说话了,目光直视着前方有些出神。杜哲见她这般模样心中有不忍,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开口道:“过几日待你去见他们吧。”

  “嗯。”

  ————————————————

  五天后,杜哲见风雪小了些,想起前不久答应陈娟的事情。当天便带着她一起向着陈二狗夫妇的住处走去,沿路上还买了一些礼品,来到大门处敲了敲门,没过一会儿便听到门后传来脚步声。

  陈母正在做饭,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还以为是陈二狗回来了,连忙来到大门口,当门一打开看见是狗蛋与娟儿站在门口,表情顿时惊喜,连忙将二人带进去。

  “娃啊,你们先在这坐坐,娘现在就去做饭。”

  杜哲点了点头,带着娟儿走进去,看了看四周,发现之前给他们置办的一些瓷器不见了。不过却也没有放在心上,反正都是值不了几个钱的东西。不过这陈二狗不在这,到让杜哲有些奇怪,这大中午的他跑到哪去了。

  在大厅内静坐了十几分钟,然后就看见陈母端着四菜一汤进来了,当饭菜摆在桌上后,杜哲脸色一沉。这前不久才给的二十两银子,怎么还吃着这些菜。

  清炒大白菜,炒冬笋,腊肉炒芹菜还有一盆炒咸菜,至于汤呢,里面只有几根白菜和一些肉沫,这些菜即便是穷苦人家都能吃的起的。

  杜哲没有动筷子,身旁的陈娟倒是没有觉得什么,端着个碗吃的很香。陈母见他坐在那里不动,看着桌上那朴素的四个菜,这才讪笑了一声道:“今日没出门,没买什么菜,晚上留在这吃饭吧,娘下午去买些好的回来。”

  “他人呢?”

  感觉有些不对劲的杜哲抬起头看了一眼陈母,见她身上还是穿着一个月前的那件袄子,心中已经有些隐隐猜到了什么,直视着陈母的目光淡淡的问道。

  “说是去见朋友了,中午不在这吃。”

  陈母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紧接着便听见陈二狗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开门啊!想冻死劳资是不是。”

  杜哲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陈母将碗筷一放急急忙忙的就朝着大门跑去。过了一会儿门开了,陈二狗穿着五天前那套衣服搓着膀子走了进来,当看见王铭与陈娟在大厅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又将那大袄子穿上了。

  杜哲皱了皱眉,他身上那件衣服质地不错,似乎是城北那里一家成衣店的,之前曾经和鲍照去过,最便宜的一件也要十两银子。

  陈二狗穿着那件大袄子回到大厅,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没停留,径直走到茶桌旁给自己倒了一碗水,发现是冷的脸色顿时一变,将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眼睛一蹬。

  “这水怎么是冷的,还不赶紧给我烧去。”

  陈母应了一声,刚坐下的屁股又站了起来,跑去厨房给他烧水去了。杜哲看了看已经不再冒热气的菜,站起身牵着娟儿的手准备离开。

  陈二狗看了一眼他,双手插进袖子当中坐在椅子上。杜哲站在门口停顿了一会儿缓缓道:“从今以后每个月的二十两银子没了,今后无论是吃食还是换季的衣服会有人专门给你们送过来。”

  “你说什么!这是你答应的,每月二十两银子。”

  “对,这是我之前说的,我现在反悔不行么?若是不愿意你大可以回沧州去。我拿银子是给你们好好的生活,而不是让你花天酒地跑去喝花酒的。这就点事情就这么决定了,若是你不愿意待下去,随时可以去君为客找我。”

  陈二狗看着杜哲的背景,脸色有些阴沉。如果再继续这么下去,那和被人圈养的猪有什么差异。想起那日魏三所说的话,陈二狗决定去按他所说的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