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郡主也爱听说书?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544 2019.12.15 21:38

  “她寻思许久,却依然没有想出什么结果,当下摇了摇头,正yù放弃不想,不料一转过身,赫然却见到张小凡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无声无息地从那石室中走了出来,站在自己背後,而且脸上表情古怪,似沉痛又似惊讶,好像还有几分迷惘,看去眉头紧皱,肌肉微微扭曲,几乎有些狰狞了。

  碧瑶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发出“呀”的一声呼喊,向头退了一步。那个jīng巧的小铃铛在她腰间轻轻震动,发出清脆悦耳的“叮当”声,回荡在这个山洞里。”

  “行了,今日先讲到这里吧。都快正午了,你们还不是要准备午饭么。”

  将身旁的茶水一饮而尽,杜哲看了看门外,雨势已经渐小。这讲了一上午的诛仙,不仅是口干舌燥,就连脑子都有些晕乎乎的。

  正听的起劲的众人得知即将到了中午,皆是大惊失色,慌忙的开始准备午饭起来,杜哲则是大松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后就准备离开。只不过腿还没迈开就被人给拉住了,转过头一看昨日那个少女正拉着自己的袖子,手中还端着一个瓷碗,里面放了两个刚刚出炉的窝窝头。

  杜哲先是一愣,随后才明白她的意思,冲着她笑了笑,拿起碗撑着伞便离开了。简单的吃完午饭后,小歇了半个时辰,门外一阵咚咚的敲门声将杜哲给吵醒了,打开门一看竟然是那个少女。

  “那个......你上午讲的故事到了一半就没讲了,下午能不能继续讲。”

  此时雨已经停了,空气很潮湿,虽说不适合出去,但杜哲还是担心郡主万一要出府让青竹来找自己,如果没找到恐怕又是一顿责骂。到最后恐怕连窝头都没的吃了。

  “不了吧,郡主下午若是要出去找不到我,怕是会生气,等下次有空吧。”

  “没事的,郡主今日说有些乏了,下午不打算出去。”

  “那....行吧。”

  ——————————————————

  跟着少女来到上午来的地方,刚一进院子,里面的老老少少已经排排坐好了,杜哲走进房间,用余光看了一眼里面的摆设,没想到里面居然还有一个门,隐约能看见灶台,看来这里应该是厨房一类的地方,难怪这么多侍女和老妈子在这。

  “咱们接着上午的说,话说张小凡听到了铃铛的声音,身子一震,仿佛突然惊醒一般,脸sè也渐渐平静了下来,但取而代之的却是困惑之意...........”

  随着杜哲的声音抑扬顿挫的响起,众人的注意力也逐渐被吸引而去,而在这个时候,青竹与那娇小的身影,准时的出现在了门外安静的站在那里倾听着故事的内容。

  .................................................

  “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后边的话渐不可闻,张小凡却猝然发觉,她悄悄把头倚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风声、雨声,呼啸而过,张小凡却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身旁那一丝幽香,在这冷冷风雨之中,却是那般真实地缠绕着他.......有点事情离开一下,待会儿就回来。”

  话音截止,杜哲猛的站起来就朝着门外跑去,这泡尿已经憋了很久了,再不拉出来膀胱怕是要爆炸。躲在门外的两人没想到他的动作这么突然都来不及隐藏起来撞了个正着。

  “郡主!你怎么和青竹在这?”

  正在房间内等待的其他人听到杜哲的话表情一变,纷纷站起身涌到门口,在看见郡主正站在门口,脸色顿时苍白无比,纷纷跪倒在地。

  “郡主!”

  萧萱看着跪在面前瑟瑟发抖的几个丫鬟婆子没有理他们,表情一变瞪着杜哲。“本郡主说怎么没有见到你,原来跑到这来了!张妈妈,李妈妈,将这几个侍女全部赶出府去,郡主府都是养了一些白吃饭的不成。”

  跪在地上的两个仆妇一听,表情有些为难,可是看见郡主似乎动怒了,也只能站起身粗手粗脚的将几个丫鬟给赶起来。

  杜哲一见顿时有些气愤,仅凭这么点小小的事情居然就要赶她们离开,这让几个少女如何生存,说不得到最后只能落入烟花场所了。作为一个拥有博爱胸怀的杜哲,还真忍不下心让这几个花骨朵今后的人生一片灰暗。

  “等等!”

  萧萱撇了一眼阻止的杜哲并没有开口呵斥他,之前的不过是气话,若真的将她们几人赶出去,萧萱心里也并不想如此,如今有人阻止刚好能顺个台阶下。

  “郡主,您不是说有些乏了要休息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诶?”杜哲没有开口求情反倒这样问自己,萧萱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将目光求助的看向青竹。可青竹虽说比她年长一些,面对此情此景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难道是郡主觉得烦闷,这才在府中随意逛逛,无意间来到此处的?”

  “咳咳....正是,本郡主在府内散心之时听见你的声音这才过来看看,没想到她们居然在此偷懒。”

  “那也就是说郡主来这没多久咯?”

  看萧萱故作镇定的顺着自己的话向下说,杜哲微微一笑,鱼儿已经上钩了,就看她接下来怎么回答了。哎...没什么比套路一个笨蛋更简单的事情了,老实说让人没有一丝成就感。

  “这不刚来就看见你出来了么。”几乎是没有过脑子,萧萱理所应当的这么回答,若是让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专门过来听他讲故事的,那可不美死他了么。

  “分明就是撒谎。”

  “胡说,你居然敢这么跟本郡主说话!”

  “哼,郡主说你是刚刚进来的对不对?”

  “对,没错。”

  “既然如此,那么鞋子与裙摆必然有水的痕迹,可是郡主与青竹姐的裙摆可都是干燥的,门口的过道上也没有脚印。你们分明在这里待了不短的时间。所以说,郡主你必定在撒谎。”

  大家的目光顺着杜哲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郡主与青竹姐的裙摆没有丝毫水迹,过道之上也没有脚印,有个侍女为了印证杜哲所说的话,居然正的跑到了院子当中走了两圈又回来,裙摆处被鞋子抬起的动作溅上了雨水,颜色比周围干燥的更加的深,每走一步身后都会露出一个小巧的绣花鞋脚印。

  萧萱看着眼前一幕,指着杜哲脸色憋的通红,但半天都没有蹦出一个词。身旁的青竹深怕郡主身体会气出什么问题,狠狠的瞪了杜哲一眼小声的安慰着萧萱。

  跪在地上的小丫鬟大气都不敢出低着头等待着审判,杜哲却是丝毫不慌,如今他是稳稳拿捏住这个小郡主的脾气了。说来说去就是小孩子脾气,属于顺毛驴,得哄着她,依着她。

  “不过嘛,这整个郡主府都是郡主的,郡主是想在哪就在哪,小人却是管不到,可今日下雨,几位侍女姐姐待在这里无聊,小人这里况且也有故事可以讲,权当是解解闷。不知道郡主要不要一起坐下来听听,要是嫌小人讲的不好,再做处罚如何?”

  “哼,我到想看看你所讲的故事究竟有都吸引人。”高昂着头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萧萱全然不知道此刻自己的脸蛋有多红,迈着步子便走了进去。

  杜哲看她走进房内,连忙招呼身旁那些还跪着的侍女去准备,而自己则是跟在后面走了进去,两个健壮的仆妇手忙脚乱的将东西摆放好,然后将火炉给升了起来,室内还是有些冷的。

  当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之后,杜哲又接着断了地方开始重新讲了起来。其他人因为郡主的缘故有些拘谨,不过杜哲倒是完全没这种感觉,依旧声情并茂的开始朗读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