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564 2020.01.01 18:23

  夜幕降临,杜哲带着陈二狗夫妇两人去了新房后便独自回到君为客。鲍令晖正计算着今日的盈利,看见杜哲走进来脸色微微一红,似乎想起了什么,原本只是淡淡的红晕,猛然间变的通红起来,目光仅仅只是撇了他一眼便低下头避开。

  杜哲一开始还没怎么注意,准备上楼去看看苏惠,不曾想见鲍令晖看了自己一眼就避开了,这反而引起杜哲的好奇,原本上楼的动作一停,转过身体便向着鲍令晖走去。

  “今天情况怎么样。”

  鲍令晖听到杜哲的声音在身前不远处响起,浑身顿时轻微一颤,过了片刻后这才低声道:“自从昨日诗会结束后,光今日的盈利就比的上前几日的总和了。”

  “是么?你生病了?怎么脸这么红。”

  “啊,没事,可能有些热吧,今天的帐已经对完了,我先走了。”鲍令晖摸了摸脸颊,果然很烫,慌忙的将账本收拾好,低着头打完招呼后便小跑着离开了。

  杜哲看见这情形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总感觉他今日有些怪怪的。走上二楼时,苏惠正穿着一声红色的长裙坐在桌边看着什么。杜哲蹑手蹑脚的走到其身旁,看了一眼她正在看的书,没想到居然是《神雕》第一卷。

  “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呀!”

  杜哲突然发出的声音,将苏惠吓了一跳,转过头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苏惠脸庞顿时布满红霞。悄然起身替杜哲将外套脱下挂在一旁,然后倒上一杯茶放在他手上。

  “对了,我怎么感觉鲍姑娘今日有些不太正常。”享受着苏惠的肩部按摩,杜哲喝了一口热水,忽然想起鲍令晖之前的不正常行为。

  “这个........妾身也不是很清楚。”

  想起鲍令晖早上看见自己将那落红剪下,苏惠脸色略微有些不太正常。如此羞人的一幕被其她女子看见,心中多少会有些不太自然。

  “是么?那算了吧,今日我可是累死了。”既然与苏惠发生了肉体上的接触,杜哲也不再刻意避开两人间的接触,此刻她的小手正轻柔的在自己的肩膀上游动着。杜哲反手抓住,细腻滑嫩的触觉令人爱不释手。

  不等苏惠反应过来,杜哲反手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有些意动。不过考虑到自己现在的年龄,杜哲最终还是压抑住骚动的心,在苏惠的唇上轻吻了一下便将她放开。

  “帮我准备一下洗澡水吧,在外面跑了一天了。”

  苏惠正满心期待与害羞接下来的事情,可杜哲忽然间放开她心中还有些失落,不过在见到他满脸的疲惫,还是暂时放下心中的失落,轻轻应了一声离开房间替他准备热水去了。

  洗完热水澡,杜哲这才浑身舒畅的来到床边。而此时苏惠已经将床给铺好了,转身便准备离开。杜哲一见她要离开也有些好奇,一把将她的手给拉住。

  “你这是要去哪。”

  “那个.......妾身还是回自己房间睡吧。”

  “怎么了?”

  杜哲有些好奇她的反应,也不顾她离开的步伐,一把将她拉到床上,翻身压在她的身上,凝实着她躲闪的目光,想起之前的事情,忽然有些明悟了。

  “你多想了,只是我现在年级尚幼,若是一味的放纵,年纪轻轻的怕是身体就要不行了。”

  苏惠原本略微有些挣扎的动作停止了,心中确实对之前那件事情有些介意,也确实因为那件事情心中产生了一些别的想法,但听到杜哲的解释,这才暗松了一口气,脸色羞红的将脸往旁边一撇。

  “谁。。。。。谁在想这件事情。”

  杜哲见她这模样也不点破,从她身上翻到一旁,若是继续待下去,指不定又会发生那些事情。

  苏惠俏脸一红,不过有了之前那番话,对于他接下来的动作到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只是轻轻的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现在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轻轻呼出一口气,苏惠趴进杜哲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不动了。她也不曾会想到有一天,在一个男子的身旁会有如此轻松惬意的感觉,这就算是当初倾心过的张涛都不曾给过的感觉。

  “做梦么?我现在才感觉像是在做梦。”

  杜哲看了一眼苏惠,将手轻轻搭在她的背上缓缓抚摸,眼神却是涣散的看着前方。苏惠还以为他是能有自己在身旁陪伴才有如此感悟,心下顿时浮现一抹柔情。可熟不知杜哲却是对深处这个世界感觉到不真切,如今想起来依旧如同在梦中一般。

  “杜郎,那夫妇的事情如何了?”

  “还能如何,安顿下来了,对了娟儿怎么样了。”

  “有些沉默寡言,一整天都待在房间里。”想起那个瘦的如同皮包骨一般的小女孩,苏惠便感觉一阵心疼。

  “近几日我有些忙,你替我好好照顾一下她。”杜哲叹了口气,说实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小姑娘的事情,或许前身的一些残留的意识趋势着自己作出这样的决定,又或者是自己心中的愧疚吧。

  “嗯。”

  苏惠低低的应了一声,慢慢的闭上眼睛酝酿着睡意。杜哲低下头看了她一眼,将被子轻轻的盖在她身上。

  ————————————————

  转眼间过去了二个月,此时已经入冬,阵阵北风呼啸而过。

  陈二狗穿着厚实的大袄蜷缩在椅子上,看着桌上那清汤寡水的菜瞥了瞥嘴,再次紧了紧身上的大袄。

  “当家,怎么不吃啊。”

  “这还怎么吃?不是白菜便是腌菜的,如何吃的下。”

  坐在陈父对面的陈母听到他这么说,怔怔的看了他一眼,最后低下头自己开始吃了起来。娃给的二十两银子,在半月前便让你花销干净了,如今家中哪还有多余的钱两,如今能够吃上一顿白米饭还是娟儿那丫头偷偷给我的。

  想到这里,陈母便感觉钻心的疼,好好的家庭成了这样,自己肚子生出来的孩子居然对自己如此冷漠。每每想起狗蛋那目光,陈母的泪水便止不住。

  “咚!咚!咚!”

  阵阵敲门声响起,原本蜷缩在椅子上的陈父听到这声音,立刻生龙活虎起来,一个健步跑到院门口将门打开。只见门外站着一个清秀的小厮,手中还拿着一个锦囊递给了开门的陈二狗。

  “这是这个月的生活费。”

  陈父两眼放光的接过这个锦囊,对这小厮那眼中的鄙夷丝毫不在乎。将门一关便冲进房内。陈母站在大厅看了一眼已经进了房间的陈父,眼中带着深深的担忧。

  过了片刻,房门打开,陈二狗身上的衣服已经焕然一新,之前那臃肿的大衣已经换上了一套七层新的长衫,寒风一吹,明显能够看到陈二狗身上猛烈的抖动了起来。

  “这三两银子拿着,我出门一趟。”陈二狗看了一眼依靠在门边的陈母,看着那张有些粗糙的脸庞就有些令人倒胃口,像以往那般准备拿出五两银子出来,可转念一想又拿回去了二两,将三两银子放在了她的手中说来一句便迫不及待的盯着风雪出了门。

  陈母呆呆的看着大开的院门,心中不由浮现出悲凉,从前的陈二狗不过是有些懒,可如今的他却变的她也不认识了。“狗蛋,你这么做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啊。”望着自己儿子和女儿居住的方向,陈母在心中无声的询问了一句,默默的走过去将院门关了,将已经冷透了的饭菜吃完后,便独自坐在屋内,看着空旷的房间发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