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思乡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736 2019.12.30 15:42

  沧州!

  当日在宰相府的中年男子,此刻站在沧州城外,在建业询问了诸多人后,终于找到一个当时与杜哲父母接触过的人,听说是沧州人士,所以这中年男子才连夜赶上一艘官府快船来到沧州。虽然不知道那人所说是否是事实,不过中年男子抱着试试的态度还是来了。

  按照那人的说法,他们一家人衣衫褴褛,显然不会是城内的居民。中年男子站在城门下待了一会儿,询问了几个过路的百姓,得知在距离沧州城南面十里地有一个村子,便决定去那问问。

  正午十分,中年男子走进村子,此时农忙的人正一个一个准备会到家中吃饭。见一个外乡人站在村子口,纷纷投去好奇的目光。

  “外乡人,你是来这找什么人么?”

  “老人家,你是?”

  “我是这的村长,看你面生,应该是来这有事情吧。”

  “原来是村长,在下是从建业来的,来这不过打听一个人的消息。”

  头发花白的老村长,睁着一双浑浊的目光看向中年男子,见他长相平凡风尘仆仆的模样,到确实像远行而来的人。老者微微咳嗽一下,只见原本正走回家的众人忽然停住了脚步,纷纷握着手中的农具盯着中年男子面色不善。

  “打听什么人?”

  中年男子脸色一沉,警惕的看着四周的人,早就听闻沧州民风彪悍,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若是只有四五人中年男子倒是不怕,可现在周边围着的可有二三十号壮年。

  “村长莫要误会,年初之时我家小姐曾在建业城外救下一个少年,年约十五六岁。听他说乃是沧州人士,小姐这才派我不远千里前来。”

  “你说建业城外?是不是春末那会儿?”

  老村长表情一变急忙追问道,当看见中年男子点头后,这才叫来一个中年汉子。

  “你去二狗家,叫他赶紧过来,他家老大还活着。”

  “诶!”

  壮汉应了一声,将锄头朝着地下一扔,急忙朝着里面跑去。老者挥了挥手让其他人散去。两人便站在村口等着那名为二狗的汉子。

  ————————————————————————

  临近中秋,建业城内空旷了不少,许多商人旅客都提早了半个月回家,想要争取在中秋那日之前回到家中,享受一家团聚的快乐。

  杜哲知道鲍照兄妹的父母死的早,家中亲戚也不曾接济,至于小桃与苏惠两人,情况也差不多。所谓同是天涯沦落人,自然要相互抱在一起取暖,所以在中秋那日杜哲打算带着他们出去赏月,就不再店里了。

  半个月转瞬而逝,经过半个月的宣传,基本上整个建业都知道君为客要举办这一届的诗会,许多人早早的便来到了店内,与志同道合之人相互把酒言欢,偶尔能够看见苏惠的身影在二楼走过,更是成为大家谈论最多的话题。

  “说来这苏惠姑娘被杜老板赎回已久,怎么我看着这苏姑娘似乎还是处子之身啊。”

  “是啊,这说来奇怪,面对如此千娇百媚的女子,居然能隐忍至今,不会是那方面不行吧。”

  “依在下看,这杜老板怕是攻心为上,听说这花魁自小被会习得床底功夫,若不是心甘情愿侍奉如何会尽心尽力。”

  其他人听闻一细心皆为此言所折服,如此一来这杜哲倒不失为一个秒人,只不过看这情况似乎还未真正攻破苏惠姑娘的放心啊。

  张涛坐在另一边听着他们之间的交谈,直到现在依旧无法放下对苏惠的执念。如今听苏惠似乎还未与杜哲圆房,似乎对杜哲并没有什么其他感情,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在他看来定然是苏惠还是对自己有情,所以一直都未曾让杜哲得逞。

  想到这里,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中。既能娶了公主,又能收下苏惠,坐享齐人之福岂不甚美。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像无数根丝线拉住了它,让它不能逃走。越想,张涛就感觉越可行,看来得找个机会与苏惠好好谈一谈了。

  夜幕逐渐暗沉,天空繁星点点,而君为客则如白昼一般热闹,刘令娴在建业的名声很响亮,加之是个端庄秀丽的女子,或多或少与她结识的一些男子就是冲着人去的,但这并不妨碍大家聚在一起讨论诗词,而每年端午,中秋,上元节时必定会举办诗会,故此在即将到来的这个节日时,大部分人都会推掉其他诗会而选择来这里。

  今年也一样,就算不是在雅正居,而换成了君为客,依旧许多人前来,三层楼经过杜哲半个月的改装,足够让这些人肆意挥洒墨宝,有些诗词写的好的,杜哲都会问鲍令晖,若是还可以便会买下,挂在一楼供人瞻仰,如此一来许多渴望留些许才名的文士更是一首接一首。

  杜哲看了看时辰,觉得差不多了准备和刘令娴说一句。刚走到那里便看见了两个不想看见的人,一个是张涛而另一个则是魏长苏。此两人在这必然不会有什么好事,抱着这样的想法走过去,刚一露面果不其然,刁难开始了。

  “听其他仁兄手,杜兄买下三四副可流传的诗作,想必也是文采过人,今日乃是中秋佳日,不如现场作诗一首也让我等瞻仰一下杜兄的文采。”

  刘令娴眉头一皱就想要开口,可想起那两幅至今无人能够对上的对联。如此机敏过人之人,诗词定然不会差,所以本想要开口的话咽了下去,平静的坐在原地看着杜哲如何收场。

  兴许是酒劲上头,其他人也是纷纷起哄,甚至竟然将杜哲团团围起不让他离开。杜哲不喜的看着四周喷洒着酒味的人,目光平静的看着魏长苏,不用想应该就是他在背后捣鬼。

  楼上的动静自然吸引了其他人,在得知竟然是让这酒楼老板作诗,大家都是轰然一笑,纷纷起哄想要看杜哲出丑。

  “你看,盛情难却,不知杜兄肯否赏脸。若是诗词作的好,今日所有花销本公子一应出资。”

  正准备离开的杜哲,听到这句话目光一动,有些意动,但很快就压下去了,不过是千两银子,对于他如今来说还不算什么。当然这只是次要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杜哲根本不想理会这些人。

  魏长苏见杜哲有些意动,但却迟迟不肯开口。心下一咬牙又道:“不仅如此,我愿再出一千两纹银买下杜兄的诗作。”

  原本有些摇摆的心顿时坚定了起来,管他什么阴谋诡计,没道理和银子过不去。杜哲微微一笑,看了看四周。“口说无凭,不知道魏公子身上可有两千两银票?”

  见他松口,魏长苏心中一松,从怀中掏出了几张银票,从中抽出两张放在桌子上。其余的人见此,起哄的声音更大了。

  “既是中秋佳节,那么在下就献丑。”

  听到杜哲准备作诗了,吵闹的四周的也安静了下来。纷纷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看从他的口中能做出什么样狗屁不通的诗。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不知怎么的,杜哲忽然想起了这首诗,唐朝诗人王建的《十五夜望月》。或许此时的自己也思念着另一个时空的父母,也不知道他们唯一的儿子死了,他们如今是有多难受。

  念及于此,杜哲也没什么心情再去要那两千两银子,如今的他心中尽是苦楚,只想找个地方借酒消愁。

  “狗蛋!”

  杜哲转身离开的身形忽然一顿,莫名其奥妙脑海当中忽然浮现出一个熟悉的人影。一个中年男子,表情刻薄的正在指责一个妇女,而在他们两人身旁还站在一个瘦小的女孩,目光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甩了甩头将脑海当中莫名其妙出现的一幕甩开,杜哲继续朝着前面走去。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幕,但杜哲本能的感觉,这不是什么好事。

  “娃,你连爹娘都不认了么?”

  带着哭腔的中年妇女的声音,让杜哲离开的步伐再次一顿,尽管身体微微颤抖可依旧没有回头,直到一声懦弱,胆小的声音响起。

  “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