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萧衍的打算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265 2020.01.03 13:54

  站在雅正居的大门前面,杜哲不由想起了那天陪同萧萱一起来的那个晚上。正是那天自己不经意间吃了刘令娴的豆腐。只是不知道此时若是在楼上碰见刘令娴她会是什么反应。

  一行人朝着三楼走去,还是那个房间,还是那些人,不过在这些人当中多出了一个张涛而已,此刻的张涛正挥毫写着些什么,四周的人一片叫好,就连刘令娴也站在一旁观看。

  依旧与那日一般,杜哲一行人的出现立刻吸引了在场其他人的注意,刘令娴见鲍照来了,表情一喜。而张涛看见萧雨澜,眼神顿时炙热了不少,可扫向其他人时看见苏惠和杜哲的时候,表情有些惊愕。

  魏长苏虽然没猜到杜哲等人也会来这,但既然来了还是与公主,郡主一同来的,这身份便不同了,若是这个时候随意问难的话,那就是不给公主的面子了。若是只有一个萧萱,那就看心情给不给这个面子了,而这也还是嫡和庶的差别。

  “杜掌柜居然今日有空前来,实在是难得啊。”虽不能问难,不过嘲讽几句还是无伤大雅的。而且。

  杜哲闻言微微一笑,对方这称呼上的改变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之前喊自己是公子,那说明对方认为自己是读书人,或者说并不属于下九流的行当,但换成了杜掌柜,那便不再是读书人而是下九流的行当,一个称呼的变化,却能让第一次看见杜哲的人理解他的身份,这魏长苏倒是机敏的很。

  “是啊,今日本想带着朋友一同去赏灯,不料半路上遇见郡主与公主,承蒙她们相邀这才厚颜前来,还请各位勿怪。”

  萧雨澜看了一眼杜哲,眉头略微一皱,不过并未开口。对于这魏长苏她也颇为厌恶,此刻能借杜哲的手让他吃瘪,到也是大快人心之事。

  魏长苏一愣随后便反应过来,这是杜哲对自己之前话的反击。大笑了几声这才请杜哲等人入内。

  “公主,郡主请看,这是在下友人张涛所作的美人图,不知尚可否。”

  鲍令晖与苏惠对于画作颇为在行,探头一看,只见画纸上一个女子正端坐在凉亭之上,神态拟真,目光温婉,其神色竟然有七分与萧雨澜相似。

  杜哲笑盈盈的看了看画作,不由佩服这张涛的所作所为,若这公主真的被这东西打动的话,何至于到了这个岁数还是孤寡一人,况且虽然与萧雨澜接触不多,但杜哲也能看出她的心气很高,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打动她的芳心。

  杜哲虽是笑盈盈的,可萧雨澜却是满脸平静,神色的不善的看了眼魏长苏与张涛。但顾忌魏长苏身后的魏冉,最终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这女子看起来怎么和公主有些相似。”

  “是啊,这张涛似乎画的便是公主啊。”

  其他人这才纷纷醒目过来,这画像上的正是萧雨澜。杜哲闻言笑了笑,这些人的演技还真的浮夸,不过这有啥用,看萧雨澜这表情,明显已经对这张涛有些厌恶,泡公主?怕是活在梦里。

  在魏长苏的特意引导下,现场的气氛逐渐起来,张涛并没有因为苏惠在这里就有任何的不适应,在萧雨澜的面前侃侃而谈,卖弄着自己的文采。这看着像是诗会,不过就是为了给张涛更好的舞台去接近萧雨澜。

  现场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所以其他人或多或少都聚集成一个小圈子各自谈论着,刻意避开了萧雨澜与张涛。

  杜哲摇了摇头颇为无奈,既然讨厌他,为何还要来,这萧雨澜的心思还真让人摸不透啊。不过这种事情杜哲并不是很想参合。

  ——————————————

  一个多时辰后,杜哲与苏惠等人回到君为客,对于白白浪费了这些时间的杜哲心情有些不太爽。而且青竹似乎也猜到了一些苏惠与自己的关系,这就令人十分的头疼了。

  萧雨澜回到皇宫后并没有直接去自己的寝宫,而是向着皇帝的行宫走去。身为公主虽然忌惮宰相如今在朝中的权利,可是却也不至于惧怕一个魏长苏。

  “父皇。”

  偌大的宫殿当中灯火通明,萧雨澜站在大殿中央行了一礼,随后目光看向主殿之上的萧衍。

  “情况如何。”

  “魏相之子,魏长苏似乎如父皇所料,极力促成我与张涛,只是暂时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

  萧衍手中的笔一顿,浑浊的目光微微一亮,随后淡淡道;“能有什么目的,不过是想借用驸马之职向朕施压获得禁军统领之职,如此一来皇宫的安危便有一半掌握在他的手中。”

  “父皇,为何你要对魏冉如此忌惮。”

  关于只一点萧雨澜一直都想不通,无论是兄长的死,还是如今朝臣更替之事,父皇似乎一直都在忍让魏冉,身为一国国君却忍让一个臣子,换做是谁也会觉得奇怪。

  “忍让?朕是忌惮,突厥外患至今都未平息,若不是依靠鲜卑族的天险,恐怕边境早已是战火连绵,这魏冉私下与鲜卑族私交甚密,若不是他在其中调和,你当真以为鲜卑就愿意一直充当藩国。”

  “父皇,既然鲜卑族也有不臣之心,那为何还容忍魏冉与鲜卑之间的交往。”

  “时间不会久了,待边境事情了解,我大梁边境无忧,国力恢复,到了那时才是朕清扫朝野的时候。”

  萧衍目光看向殿外,似乎透过无边的黑夜来到了边境。杀死魏冉不过是一道圣旨的事情,可是杀死他之后所引起的连锁反应却不是能够承受的,在没有完全的把握下,便只能让他继续兴风作浪。

  “父皇,那萧毅怎么办,他如今是太子,可是到现在都没有效忠于他的朝臣在朝中把控朝政,一旦今后..........萧毅如何控制的住。”

  萧雨澜的话令萧衍目光一聚,若有所思的看向她,目光当中看不出喜怒哀乐,很平静。可越是如此萧雨澜的心也越加的害怕。

  “臣!失言了。望父皇降罪。”

  “你说的不错,毅儿若是没有自己的班底,待今后朕死了,他根本压不住这些人。你先退下吧,容朕思索。”

  “是。”

  萧雨澜走后,萧衍闭着眼睛沉默了片刻,手指忽然轻轻扣在案桌上。一阵微风吹过,一道黑影猛然间出现在殿内。

  “太子近日可在寝宫。”

  “回禀主人,太子上月共出宫六次,其中三次与公主殿下,另外三次是于郡主殿下。”

  “郡主?所为何事。”

  “为了某本小说,此人之前乃是郡主府的仆从,离府之后短短数月便敛财近一万两,所写的小说让太子颇为着迷。”

  “郡主府的仆从。你去将这小说找来。”

  “是!”

  “数月敛财上万两白银,这倒是有点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