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猜字谜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596 2019.12.16 21:41

  房间内男男女女大约二十几人,无不是看上去饱读诗书之人。男的是人模狗样儿,女的则是衣冠楚楚,总之这样的气氛让杜哲倒是有些难受。同样不适应的也有身旁的萧萱,平日当中大大咧咧的她,在这种环境下也觉得浑身不自在。

  “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若是让本郡主难堪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众人脸上的笑意,让萧萱想起了刚刚那窘况的场景,此时回过神来,她才觉得自己或许是疯了,竟然会相信这个差点饿死在城外的小乞丐,可如今已是骑虎难下。

  你也会怕难堪?这句话最多也就在心里想想,杜哲可没敢说出来,给了一个让她安心的眼神,这才一甩并不存在的袖子,雄赳赳的朝着里面走去,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厚实的身体挺的很直,丝毫没有因为身上这下人的衣服而感到丢人。

  一个马脸青年看见杜哲这一身下人服装,轻蔑的笑了笑,目光转到萧萱的身上带着些许嘲弄的意味。“这不是郡主殿下么,刚刚都已经离开了,而此时怎么又回来了?”

  “诶,这位公子,此言差异,只是我家郡主觉得你们水平太低,不配她亲自开口。本想给你们留点颜面,不曾想换来的却是轻视,故此小人毛遂自荐,愿意来杀杀各位的威风。”

  “而且.....恕小人直言,在场的各位公子小姐,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是小人的对手,对!你没听错,有一个算一个。”

  杜哲的这一番豪言壮语,说的是猖狂至极,宛如一个行走的智障,就差在脑门上贴着我是SB这样的字条行走,这也让身为他主子的萧萱郡主忍受不了,自己手低下的人表现的如此智障,岂不是在给自己脸上抹黑。按捺不住的萧萱“咚咚”小跑几步来到杜哲的身旁低声训斥道:“你搞什么,不知道你那样很傻。本郡主是让你来砸场子的,不是让你来耍宝的。”

  “郡主且放心,这场子小人一定给你找回来。”

  杜哲摆了摆手手示意她别说话,目光平静的盯着众人,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之前所说的话有多么的想让人捧腹大笑。

  “郡主府不愧是藏龙卧虎,一个小小的仆从居然也会有如此文采,这倒是有些期待了。在下魏长苏,虽是不才却也有一字谜奉上。且让我等一睹你的风采,若是猜不上来权当是切磋。”

  一位丰神俊朗的青年走了出来,和煦的笑容很有魅力。面对杜哲这样的下人语气也没有过多的看轻,似乎很有风度,对于少女来说有一种很强大的杀伤力。

  可对于杜哲来说却极为的恶心,对方即便掩饰的再好,但在他的眼中却满是破绽。说的话听起来是给自己台阶下,可话里话外都是在贬低整个郡主府的人,况且一切比自己长的帅的人,杜哲都是抱有极强的仇视心里。

  “切磋就不必了,对于小人来说没有那么崇高的文学修养,咱们还是谈银子来的实际。这样吧,赌注十两,若是小人猜的上来还望公子双倍给予,若是猜不上来,那十两银子也给小人如何?权当是给诸位公子小姐看个笑料的幸苦费。”

  “这一脸的市侩像,实在令人倒胃口,雅兴全无。”

  “无论输赢都想白赚十两银子,这贱仆的心倒是挺贪。”

  萧萱与青竹满脸黑线的看着前面的杜哲,此刻真的是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丢人都丢到这些人面前来了,不仅有自己的对头更是有自己的闺蜜。今晚一过,明日这件事情就会传遍整个建业,这个脸算是丢大了。

  “这是二十两银子。”

  魏长苏从怀中掏出一枚银锭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含笑的看了看脸色已经变的铁青的萧萱。用二十两银子就能看到如此有趣的一幕,到也算是物有所值。

  “出题吧。”

  ——————————————————

  “字谜不难权当消遣,听好,我的字谜是:一月七日,打一字。”

  “胭脂的脂,如此简单的字谜,难不成各位就是这样的水平?”

  几乎是在魏长苏将题目念出来,杜哲的声音就随后而至,末了还开了一波群讽。笑嘻嘻的看了看眼前的魏长苏,杜哲一伸手便将这二十两银子给拿在了手中,夸张在上面狠狠的亲了一下,这才将银子揣进怀中。

  “哎实在没什么意思,若是没什么难一些的字谜,那就再见了,各位。”

  杜哲这狂妄的话语和那市侩的模样,自然是引起了众人的愤怒,一个一个皆是义愤填膺的开始骂了起来,什么之乎者也,什么铜臭之气。骂起人来还这么文绉绉的实在没什么杀伤力。正听的想要瞌睡的时候,一个白衣青年将手中的折扇一合走了出来。

  “莫要如此张狂,魏兄不过是没有认真,我这有一字谜你且来猜猜看:微风轻吹雨声响,也是打一字。”

  “嗯?这个倒是比之前那个略微有些难度,不过也就那样吧。”

  “那你倒是说出答案啊。”

  “羽,羽毛的羽。”

  一旁的萧萱听的是云里雾里,这怎么会是个羽毛的羽字,其他人此时也同她一样,搞不清楚这其中的含义。

  杜哲环顾了一下众人,见没人知晓其中含义这才缓缓道:“其实很简单,羽”可拆分成“习习”二字,“习习”是形容风轻轻地吹的样子。“羽”与“雨”的读音相同。”

  不管是谜语还是字谜,只要将答案给说出来,那么这个谜语就会显的如此简单,众人听完之后这才恍然大悟,看向杜哲的目光也逐渐的变了,不像之前那般轻视,可却也没达到佩服的程度,在他们眼中这不过充其量只是有些小聪明罢了。

  “难怪敢如此夸下海口,却是有几分急智。不过今日的主题乃是那桌上的四份字谜,不知道你可有兴趣试试看?”

  魏长苏适时的站了出来,漫不经心的将话题给转移了。这么多才子在此却难不倒一个下人,多少是有些丢面子的事情,这字谜虽算不得什么上台面的事情,但有时候娱乐也得看人而异。

  ————————————————————

  “未得君亲成庶人!”

  “无风荷叶动!”

  “南望孤星眉月升!”

  “风里去又来,峰前雁行斜。”

  四份字谜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桌上,而在其周围还放着十几张宣纸,上面写满了蝇头小字,看样子之前那么多人围在这里,就是在解这是个灯谜,不过看样子情况并不理想,这四句谜语只有最后一个字谜下面写着“凤仙”二字,看来应该是只猜出一个。

  “这最后一个字谜已经被人猜出来,不知道其它三个你可有头绪?”

  相比之前两个,这三个的难度还是成几何倍增加,纵然是杜哲这经历过现代脑筋急转弯磨炼的人一时半而也难以解答出来,看着看着就不由陷入了沉思。

  四周的人见此,脸色却是一喜。之前还真怕这小子能够解出来,否则的话还真有些失了面子,这其它三个字谜可是在场的所有人想了半个时辰都没有丝毫头绪的,若是被这一个下人随随便便给解出来了,这传出去还如何在文士里立足。

  杜哲的眉头越皱越深,周围人的表情却越来越轻松。萧萱与青竹都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杜哲,之前那些字谜他可都是没花多少时间就将答案说出来了。

  “若是不行也就不强求了。”

  “这些字谜可都是刘小姐出的,若是被一个下人给解了去,想必刘小姐本人也会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刘兄说的极是啊,哈哈。”

  “嘛,倒是有了些头绪,只不过这彩头太少了,之前如此简单的字谜都是二十两,而这所谓的刘小姐出的三副字谜却也只值二十两,实在令人费解啊。”

  之前还在大笑的青年,此时听到杜哲的话却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发不出半点声音。目光凶狠的盯着杜哲,额头青筋暴起,似乎他说了一些罪不可恕的话一般。

  “我出一百两银子作为彩头,若是你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将这三副字谜都猜中,那这一百两便都是你i的了!”

  此言一出,杜哲顿时眼睛一亮,颇为期待的看着其他人,期望有人再次加价。但可惜的是,其他人只是看了一眼那青年,却并没有开口。

  “一炷香?那到不用,小人心中已有了答案。青竹姐,麻烦你代为执笔将我所说的答案写于这字谜之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