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解释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055 2020.01.04 11:11

  萧衍躺在龙榻上,一名须发皆白的太医,正为其把脉。

  过了许久,老太医这才睁开眼睛,表情有些不自然。萧衍看了一眼他,将手腕收回来放在胸前淡淡道:“朕还有多久。”

  “陛下,您的龙体并无。。。。。”

  太医刚说到一半,萧衍的目光立刻显露杀机,将这老太医吓的浑身一哆嗦,立刻跪倒在榻前,伏地而拜。

  “说,朕还有多少时日。”

  “陛下,按脉象来看,您需要尽快休息调息,万不可再殚精竭虑,否则的话,最快一年,最多三年就.........就......”

  “行了,你退下吧,今日之事若是有第三人知道,你知道会怎么样。”

  萧衍一叹,整个人都似乎又苍老了几岁,挥了挥手让他离开。老太医浑身一颤,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低头应了一声离开了这里。

  “陛下,您千万要保重龙体啊。”

  “朕虽然知道身体已经开始不行了,可却没想到竟然只剩这么点的时间。太子如今这个样子,让朕如何能放心。”

  陪伴萧衍已经有四十之久的大太监刘晶闻言一愣,便不再说话了,此时说再多的恐怕也没有任何用处,比不上一条实际一些的方法。

  “刘晶,你让人去查查这个杜哲,若是可以最好接触一些他。”闭目养神片刻之后,萧衍忽然想起了杜哲,这个被赶出郡主府的人。之前听萧雨澜提起他时语气便有些不对,加之影卫最近收集的一些消息,萧衍对此人可是十分的感兴趣。

  “遵旨。”

  ————————————————

  七日后,朝廷要派大军剿灭暴民的消失在整个建业内传开了。大多数的人对此倒是毫无感觉。在这年月,没什么能比吃上饭更重要的。大军出征意味着诸多的粮食还要用于军队,所以不仅没人感到高兴,甚至还有人略有怨言。

  杜哲坐在君为客的一楼,看着毫无生气的街道,心中也不由痛骂这老天爷。这生意眼见有些气色,不料来一场旱灾全都回到原样了。好在因为还兼顾着酒楼的生意,所以后厨的屯粮还有一些,否则的话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今年。

  陈母坐在椅子上目光出声的看着窗外,陈娟则是依偎在母亲的身边。记得去年旱灾的时候,一家人为了生存只能不断的赶路,但今年的旱灾却比去年境遇好了许多。

  杜哲叹了口气起身正准备去回房睡一觉,门口却突然出现了萧萱与青竹。这都快一个月没见了,两人突然登门,倒是让杜哲有些奇怪了。

  “郡主。”

  萧萱看见杜哲脸上一喜,急忙带着青竹走过来。反倒是青竹脸色有些不自然,特别是看见苏惠从后院走出来。

  “杜哲听说了么,陛下已经发兵攻打暴民了。”

  “哦,这个我已经听说了,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这些别有用心的人,居然趁着这个时候趁机作乱,如何不令人恼火,如今朝廷出兵攻打,定然是大快人心啊。”

  杜哲听后有些无奈的看了眼萧萱,这家伙脑子太单纯了。官逼民反,若是朝廷的赈灾银两到位的话,也就不知道于会如此了,要说这封建社会的祸根一是朝堂,二便是乡绅富豪了。如今皇宫里估计都过的紧巴巴的,但这些人生活估计和往常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可以说梁国的粮食最起码有百分四十以上是在这些人的手中拽着,而这些造反的灾民首先要占领的就是那些城外的庄园,因为那里可是囤积了想象不到的粮食,否则这灾民怎么会越聚越多?如今朝廷出兵实际上帮助的也就这些贵族阶段。

  “你开心就行了,今天怎么有空跑我这来了?”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本郡主来找你是你的荣幸,看你这不情愿的模样。”萧萱一听他口气当中的不耐烦便不高兴了,囔囔了两句便吵着要去后厨找东西吃。

  杜哲冲着苏惠点了点头,示意让她带着萧萱过去,而他则是看了一眼青竹,也不顾及这是哪里,牵着她的手便向着二楼走去。

  将青竹拉进房间当中,杜哲看着她有些慌乱的表情问道。“怎么回事,之前看见你几次都避开我。”

  “没有。”

  “还说没有,心里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老憋着做什么。”

  青竹看了一眼杜哲,手指搅着衣摆,过了半天这才低声问道:“那个......那个苏惠和你是什么关系。”

  “苏惠?”

  “对,她看你的目光可暧昧了,之前都不是这么看着你的。”

  想起这件事情,青竹便感觉有些不太舒服,就像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抢走一样。本不想这么早说这件事情,可是如今杜哲问起来了,青竹也所幸直接将心中的疑问给说出来。

  “这个事情你听我慢慢和你解释。”

  杜哲自知理亏,拉着她的手来到桌旁坐下,然后就说起那夜的事情了。同时偷偷的观察着青竹的表情,见她缓和了几分这才壮着胆子继续说了下去。

  青竹听完后面无表情,心中却有着淡淡的失落。其实她心中也很清楚,无论是自己还是苏惠,都无法作为杜哲的正房,一个是青楼名妓,一个是郡主府的侍女。依如今杜哲的身份,若是将她们两人其中一人成为正房,难免会受人诟病。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

  “除了苏惠之外,那鲍令晖你有没有染指。”

  “鲍姑娘?别开玩笑了,除了苏惠之外真没别的女子了。”

  青竹叹了口气,缓缓的握住杜哲的说,看他这表情似乎并没有与鲍令晖有什么牵扯,可是感情这东西并不是你没有意思它就不会找上门来。

  “放心吧,还有半年,你再等等。”

  看青竹脸色好了许多,杜哲也急忙安慰起来。不过心中却对她谈起鲍令晖有些奇怪,印象当中这自己与鲍令晖实际上并没有很深的私交,有的也只是工作的交流。

  在二楼与青竹说了会,偷偷摸摸吃了点豆腐,两人这才从楼上下来,而此时萧萱正与苏惠在说这话,看见两人下来,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落寞,但很快又恢复了之前跳脱的性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