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开始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174 2020.01.09 12:36

  看见杜哲从楼上下来,表情并不太好。陈二狗对于周天生口中所说的信件更加的有兴趣了,而且两人提到过这封信要送到沧州。说不定这个周天生与那叛军有什么关联,之前杜哲救他的时候可是满身的刀剑伤。

  察觉到这里面似乎有些不同寻常,陈二狗决定将那封信给偷出来,让那魏三大人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不过怎么将这信给拿出来却是一个问题,最近这周天生基本上都不怎么出门。

  正苦恼的时候,陈二狗听到二楼忽然有关门的声音,顿时振奋了起来,看了看已经出门的杜哲,等了一炷香左右的时间,这才朝着二楼走去。

  “周老弟?”

  陈二狗手中端着一碗稀饭和两个小菜喊了一声,听到里面没什么动静,表情顿时欣喜了起来,左右看了看没人,这才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然后在房间里面开始翻找起来。

  没过一会儿,便在床铺下发现一张信封,因为不识字所以根本看不懂上面写着什么。将信封贴身放好,陈二狗退出房门后,也不走正门,从侧门离开后就朝着宰相府跑去。

  他离开后不久,杜哲与周天生站在三楼看着陈二狗离开的背影。两人相视一眼皆是无言,杜哲面无表情的看着已经离开的陈二狗。从魏三将这陈二狗带到君为客来,杜哲便一直猜测他与魏长苏的关系。

  不过杜哲却万万没想到,这陈二狗居然是魏长苏的间谍。果然是典型的小人嘴脸,不过如今已经知道了,那么利用这么个间谍有些事情倒是可以通过陈二狗的嘴到魏长苏的耳朵里去。

  “接下来怎么办。”

  “静观其变吧,估计对方应该是想利用你这件事情搞垮我,但是实在猜不到我是哪里得罪他了。居然如此煞费苦心,对方贵为宰相之子,没道理如此针对我一个小人物啊。”

  周天生看了看杜哲没有说话,因为有的时候狠一个人比爱一个人理由更简单、只是那被抓的三人如何解救,这个问题一直压在周天生的心里。

  ——————————————————————

  魏长苏看了看手中信纸的内容露出一抹冷笑,没想到杜哲的胆子真的这么大,居然敢窝藏叛军的首领,这若是捅到府尹那里去,保不齐够他吃一壶的,好在他没有同意立刻帮那人把信送出去,否则的话还真不好说。

  “你替我办件事情,本公子送你一场天大的富贵。”

  陈二狗浑身一颤,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急忙拜倒在地:“还请公子名言,小人上刀山下火海必然帮公子将事情办妥。”

  “你回去之后,将这信原封放好,然后立刻去府衙状告杜哲窝藏朝廷罪犯。若是此事成功,本公子便将这君为客作为礼物送给你,如何?”

  “公子,可是这窝藏朝廷罪犯可是株连之罪啊,到时候小人岂不是.........”

  “当日诗会之上,这杜哲可没有承认过是你的儿子,如此一来如何会株连到你的身上,告发朝廷罪犯抓捕归案,赏金可是有一千两黄金。”

  陈二狗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细细想来,当日他的确没有承认,而且到现在也没有承认,这公子所言却是不假。想到这,陈二狗眼中迸发出一丝狠厉,当即同意下来。

  “公子,此人所言未必都是真的啊。”魏三看陈二狗离开的背影,心中对于此人更加的鄙夷,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此人是否阳奉阴违。

  “十有八九是真的,即便是假的对于本公子而言又有什么关系,报案的是他,作为证人的也是他,如何能查到我头上来。”

  魏三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连连奉承起来。魏长苏淡淡的笑了笑,并不以为意,这不过是自己的一个小游戏,正在的大动作还在于张涛的身上。

  ——————————————————

  陈二狗回到君为客后,按照魏长苏的命令将这信封原封放好,随后马不停蹄的朝着建业府尹跑去。

  杜哲见他离开,心中生疑,虽然不明白魏长苏肚子里卖的药究竟是什么,但为了安全起见也必须要准备一番。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君为客门口忽然吵闹了起来,正坐在一楼等待的杜哲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没想到魏长苏居然会这样玩,不过对方也还是胆大,如此捕风捉影的事情,居然会听信陈二狗的一面之词。

  没过多久,大批官兵涌入君为客,带头的是一个身穿盔甲的中年将军,而在他身旁还跟着已经离开的陈二狗。

  “你所说的朝廷逆反可是在这酒楼当中。”

  “大人,千真万确,草民亲眼听到,那逆反想要让这酒楼的掌柜送一封信前往沧州,小人可是听的真真切切的。”

  “谁是此地掌柜。”

  杜哲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陈二狗,这才起身来到那名将军面前,拱手道:“草民便是这君为客的掌柜,不知道大人带着这么多士兵到这来所为何事?”

  “来人,将此人拿下,其余人给我搜!”

  “是!”

  立刻有两个人高马大的士兵将杜哲抓住,而涌入客栈的其他士兵则是立刻朝着楼上走去。蹬!蹬!瞪!杂乱的脚步声在里面响起,将正在房间的其他人给惊扰到了。

  青竹听到外面的吵闹声,走出房门,然后便看见一大堆士兵正在挨个房间开始检查,感觉事情有些不妙的她,立刻走到另一个楼梯下去,有的士兵看见她离开也急忙追了过去。

  萧萱此刻正在与周天生练武,听到前院的杂乱的声音也不在意,只当是杜哲这酒楼的生意好了起来。正准备再与周天生过招,不料青竹却忽然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手持长枪的士兵追赶。

  “站住,好大的狗胆,居然连本郡主的侍女也敢调戏。”

  正追着青竹的士兵,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朝着前面一看,只见晋阳郡主正身穿胡服站在庭院当中。当即脸色一变急忙跪倒在地。

  “郡主,你快去前面看看吧。”看见萧萱,青竹这才松了口气,想起这突然而来的这些士兵,定然是杜哲出了什么问题,急忙让萧萱前往前厅。

  “能出什么事情,肯定是杜哲那家伙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了。”萧萱话虽如此,但是脚步却已朝着外面走去,能够让朝廷士兵来这,看来此人来头不小啊。

  周天生跟在萧萱身后,脸色这才明悟过来,为何杜哲会让他将萧萱给请过来,原来是为了这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