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新的开始?

一品侯 大陆朝东 1787 2020.01.13 17:42

  当日下午,从皇宫之内传出二道诏喻,其一说明了杜哲与周天生的关系,赦免其二人无罪此乃误判,其二便是当今公主,萧衍之女招杜哲为驸马。两道诏书一出,不仅在朝内引起轩然大波,在这建业城内同样引起了不小的风浪。

  第二天一大早,杜哲走出天牢,看着身后面露掐媚之色的狱卒感觉有些奇怪,不过并未多想,只当是那日皇上来了让两人猜不透自己的身份。刚刚拐过一个街角,便看见那熟悉的马车停在街口,郡主府也唯有这马车令他感觉熟悉了。

  “郡主!”

  萧萱表情痛楚的隔帘看着杜哲的脸庞,昨天这诏书一下,得知其中的内容。萧萱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可心中尽管难受,但她隐约明白萧雨澜心中所想,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回去吧,苏姐姐与青竹在君为客等着你呢。”萧萱语气带着些许颤抖,话音刚落便有人牵着一匹马来到杜哲的身旁。

  接过递来的缰绳,杜哲不清楚萧萱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在这天牢当中的半个月,待着也确实令人难受,他自己也想早些回去洗个澡吃顿好的。

  回到君为客,苏惠与青竹看见杜哲消瘦了不少的脸庞立刻泪眼朦胧,至于他要娶公主这件事情两人心里虽有忐忑,可是并不适合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在两人的簇拥下,杜哲向着二楼走去,准备好好洗洗。

  萧萱坐在大堂脸色有些彷恍,心中压抑的感情此刻却成为了折磨她心神的罪魁祸首。若是说之前两人还有些可能的话,随着公主下嫁那些可能也完全消失了,无论如何当今皇上为了颜面不可能再让一个郡主嫁给杜哲,尽管不是皇族嫡系,但绝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正当萧萱心神恍惚的时候,萧雨澜在侍女的簇拥下走进了君为客,往日都是独自一人,不过今天身旁却跟着两个眉清目秀的侍女。

  “萱儿。”

  萧雨澜看着萧萱的模样,心中也有些难受,但若不这样做的话,父皇为了多方面的考虑,肯定不会轻易将杜哲放出来,说不定即便杀了也可能。所以,不仅为了毅儿,更为了杜哲,她必须以自己为筹码,将杜哲牢牢的绑在皇室这一边。

  “萧姐姐。”萧萱回过神,看见萧雨澜正站在面前,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但涉世未深的她,眼中所透露的伤感与迷茫又如何掩藏的了。

  “你将这个交给杜哲,让他明日卯时的时候前往皇宫。”将一个包裹放在萧萱的手中,萧雨澜轻叹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如今的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萧萱。

  ——————————————

  杜哲下楼之后,萧萱已经离开了,萧雨澜所转交的包裹也在陈娟手中拿给了杜哲,里面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一枚令牌和一套崭新的衣服,还有一张纸条。

  “明日卯时,入宫面圣。”

  陈娟见杜哲坐在一旁沉默不语,想起昨天听到的传闻,犹豫了一会儿慢慢走到杜哲的身旁。

  “哥......你真的要娶公主么?”

  “娶公主?哥怎么可能娶公主呢,你听谁说的。”

  “可是.......昨天我听那些书生说,皇帝下了圣旨,说要将公主许配给你。”

  杜哲脸色微微一变,难怪之前看着苏惠与青竹,两人的神色有些不对劲。难不成是被这事所烦恼?况且萧雨澜怎么可能会嫁给自己,这老皇帝莫不是糊涂了?只是这明日让自己进宫确实有些蹊跷。

  ——————————————

  苏惠与青竹在杜哲的安慰之下,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青竹略微还好,知晓萧雨澜性子温和,想必不会过多为难,而且两人之间因为萧萱的关系也颇为熟络,所以并不是十分的担心。只不过苏惠却是不同了,身为名妓,虽然已经委身于杜哲,但相比与青竹,她的身份更加不堪。虽说在杜哲的劝解下有些宽心,可是心中的担心却怎么样也没办法抹去。

  将后院安慰好,杜哲下午的时候便出门了一趟,想要看看这昨天到底发布了什么诏书。

  皇城墙上张贴着两张刺眼的皇榜,一道是公主下嫁,而另一道则是杜哲与周天生两人事情的澄清皇榜。杜哲站在原地看了许久,逐渐心中有了明悟。但对于老皇帝如此煞费苦心的做这些事情,却并不是十分的清楚。

  而在杜哲站在城墙边看皇榜的时候,远处的树荫下,张涛神色冰冷的看向他,在他的旁边则是同样脸色阴沉的魏长苏。

  两人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一切的推动下,最后便宜的却是杜哲。张涛因为苏惠之事本就憎恨杜哲,可没想到最后在追求的公主居然也落到他的怀抱当中。魏长苏谋划已久,本以为此次定然是万无一失,但最后却是这么一个结局。

  “魏公子,依在下看,也别弄什么阴谋诡计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魏长苏看了眼张涛,见他眼中布满杀机略微有些犹豫。若是之前的话杀这么一个平民百姓或许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是现在杜哲即将摇身一变要成为驸马,这一下牵扯的方面就多了。

  “此事不急。”

  张涛见魏长苏似乎犹豫惧怕起来了,低声应了一句,但是目光当中的杀气却并未消散,反而越来越浓郁,这杜哲不除,难消他心头之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