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办法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261 2019.12.27 18:21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射雕》已经进入尾声,酒楼的装修也在近半个月内可以结束了。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苏惠的信件倒是比较之前有所减少。

  半个月后,鲍令晖那里终于有了消息,据她说那位朋友前不久的时间出去了一趟,近几日的才回到建业,约好的时间便是明日正午的时候。算算时间,提完字过两日就可以正式开业了,倒是恰到好处。

  第二日正午左右,杜哲来到富贵酒楼门口,走进去便看见鲍令晖正陪着一个女子在店内走动,看那模样似乎在为其介绍什么。不过杜哲看这背影倒是有些眼熟,但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来。正要上前搭话,鲍令晖的称呼却是让记起了一个人。

  “刘姐姐,看看时间杜公子应该快到了,也不知道他究竟打着什么鬼主意。”

  “看着长度,似乎是要挂对联之类的。”

  “刘姑娘,许久不见了。”

  站在鲍令晖身边的正是数月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刘令娴,没想到鲍令晖居然喊的是她。看着瘦瘦弱弱的,没想到还能写的出大字书法,确实人不可貌相。

  “是你!”

  “正是在下,数月未见,.刘姑娘气色越发的好了。”

  “不需要你恭维,说吧,你要写什么上去。”刘令娴皱着眉头看着杜哲,上次那件事情后,对于这杜哲的印象她是差到了极点,若是早知道鲍令晖喊她过来是帮他,之前根本就不会答应。

  对方这态度杜哲也不以为然,现在是有求于她,也不太好给她摆脸子看。走到那丝绸的面前,杜哲将它们摊开。“很简单,这是两幅对联,刘姑娘只需将在下所说的对联写上去就行了。”

  “对联?”

  “不错,笔墨已为刘姑娘准备好了,这第一幅对联为:画上荷花和尚画。”

  在场的两位都是才思敏捷的才女,此联一出习惯性的便思考着下联,可片刻后发现了这副对联它属于回文对联又兼用谐音,字的读音反读正读完全相同,这就有些难度了。

  刘令娴将这对联写下来后,独自思考了许久,可都没有什么非常工整的对联。杜哲在一旁看着那龙飞凤舞的大字,心下对这刘令娴也有些敬佩,以女子的腕力能写出如此苍劲笔锋的好字实属不易。

  “这上联是你想出来的?”实在没什么头绪,刘令娴开始怀疑这对联的出处,有些不太相信居然是他能够想出来的。

  杜哲有些好奇她为什么会这么问,如果没猜错这上联似乎是唐伯虎所出的,那可是明朝的诗人。不过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看样子她应该是认为自己从哪里听来的。“不是我难不成还有别人出过这样的上联么?”

  刘令娴闻言一怔,在脑海当中回忆了一番,似乎并没有挺起过这样的上联。

  杜哲见她没有说话也不在意,见她已经写好了,思索了片刻后道:“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惜乎锡壶。”

  刘令娴听闻,表情一片茫然,似乎并不理解其中的含义。杜哲这才反应过来,似乎是这对联当中的谐音字太多,她不能准确的写出每个字。杜哲左右看了看,见远处有一截削成片的木炭,应该是之前木工干活的时候使用的。杜哲捡起木片,来到刘令娴的身边写出整副对联。

  看到第二幅对联,刘令娴与鲍令晖相识了一眼,这个对联比之前那个还要难。这一下两人都相信这应该是杜哲所想的。

  两幅对联写完后,刘令娴没有多待,刚准备要走,杜哲忽然喊住了她。邀请她来参加过几日的酒楼开张。

  “可以,你这对联能否有人工整的对上我还是颇为好奇的。”

  ————————————————

  刘令娴走后,鲍令晖来到杜哲的身旁,想起之前他所说的方法,或许便在这对联身上。

  “你就靠这两幅对联与雅正居争么?”对方可是在建业城内屹立了数十年,单凭这两个对联还不足以吸引人都跑这来吧。

  “当然不是,这不过是开头,一下子想要将人全部拉过来自然是不现实的,这不过是开个头而已。”

  鲍令晖闻言没再说什么,如今装修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这几日便要找人将这上上下下打理一下,还要雇佣跑堂的,厨师,伙计,这都是需要时间的。

  杜哲拿出一千两银票交给鲍令晖,让她将接下来的事情都处理好。至于他自己则是出了酒楼,朝着郡主府走去,主要想去看看青竹,其次也要告知萧萱日子。

  敲响侧门进入郡主府后,这才得知有两位贵客上门了,杜哲考虑了一下还是准备先走,不料那个仆从却比他先一步跑去告诉郡主了,这一下便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过了没多久,杜哲便被带到了前厅,而在大厅内还有另外两人,一个是十一二岁的男子,另一个则是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女子。

  “郡主!”

  “萧毅,这便是你一直吵着要见的《射雕》作者。”萧萱话音刚落,萧毅便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跑到杜哲的身前上下打量着他,这给他印象中的出入太大了。怎么着应该也是年过半百的学者,没想到居然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坐在另一边的萧雨澜目光也在杜哲身上打量了一下,这应该就是之前与萧萱之间传出绯闻的那个少年。如今一见到也一表人才。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见这半大小子目光一直在之间身上徘徊,杜哲小心肝一颤,不着痕迹的退后两步,摸了摸脸上有些好奇。

  “看你不过比我年长几岁,有些好奇而已。”

  “之前听闻郡主与府中侍从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想必那流言中的侍从便是你吧。”

  “姑娘,无凭无据之言切莫妄语,须知流言杀人不见血,郡主贵为天胄,此等流言不仅有辱皇家,更是对郡主自身的清白一种羞辱。”

  “流言四起必有其根源,不过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今日旧事重提并不是为了问罪。”

  不是为了问罪,想必是为了提醒我吧。杜哲闻言低头不语,倒是一旁的萧毅对《射雕》后续的情节十分的好奇,频频发问。本来萧雨澜还打算继续敲打敲打,可看见这情况也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萧萱自始至终都未开口,但眼中的失望却是让萧雨澜看的真真切切。心中顿时明了两人的关系了,怕是萧萱对其有意,但这少年却并不知情,从之前的那番对话来说,恐怕心中也并没有因为这流言而产生一切不切实际的想法。

  所以这个问题的关键便在于萧萱,只要能够阻止两人之间的见面,或许情况就会有好转,不过这如何阻止却也成了难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