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争吵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573 2019.12.31 11:37

  无数的记忆片段涌入脑中,杜哲闭着眼睛身体颤抖了许久这才平静下来。两道泪痕自眼角划过,可是目光却透露着冷漠。这终归是其他人的父母,特别是记忆当中他们所做的种种,可是他妹妹陈娟却牵动着杜哲的心。

  “唉!”轻声叹了口气,杜哲作出了决定,权当是自己使用他肉体的补偿吧。缓缓转过身,看着衣衫褴褛的少女正眼含泪水的看着自己,杜哲笑了笑,伸出手招呼她够来。

  陈娟眼露惊喜,小跑着冲入杜哲的怀抱中。一股轻微的霉味冲入鼻腔,杜哲轻轻抱住陈娟,手指轻轻摸了摸她身上的衣服,微微有些粘手,看来这霉味是从她身上传来的。

  “苏惠姑娘。”轻轻松开陈娟,杜哲回头喊了一下。见苏惠走进来这才摸了摸陈娟有些油腻的长发道:“娟儿,你跟着这个姐姐去洗漱一下,待会儿哥哥再去看你。”

  陈娟有些惧怕看了一眼苏惠,听到杜哲的话狠狠的摇了摇头,抓着他的衣襟便不放手。苏惠见她这幅模样,给了杜哲一个安心的眼神走到陈娟的身旁耳语了几句,也不知道她说了一些什么,陈娟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跟着她离开了。

  杜哲见她们两人离开,这才冷漠的看向前方那一对中年夫妇。两人虽然强装镇定,可是四周那些显然身份不一般人的目光,让两人浑身都不自在,若不是一路上这个叫做魏三的人和他们说,陈二狗怎么也猜不到,自己的儿子不仅没死,居然还风生水起了,仅仅为了一个ji女赎身便花了两千多两银子,这个败家子!

  陈母眼含泪水,看着如今大不一样的儿子,若不是他对待陈娟的态度,还真的不敢相信他居然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看着自己儿子居然还待在那里,那冷漠的眼神似乎就连亲生父母都不愿意相认,怒火顿时直冲天灵盖,大步上前几步便要像以往一般一巴掌打过去。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还敢躲开。

  “你想做什么。”

  厌恶的擦了擦手背,杜哲冷笑了一声看着对方。为人父母竟然将儿子丢弃,作为一个男人好吃懒做,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成为父亲。

  “我想做什么?老子打儿子,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连官府也管不着。”本就身处这样的场景,就让陈二狗感觉到不自在,而自家儿子这般的行为,更是让他羞怒。

  “你在说谁呢?”

  ——————————————————

  突然出现的好戏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魏长苏与张涛站在人群当中冷眼的看着这一幕。一手促成这样形式的魏长苏不为别的,只为了让杜哲恶心,让他难受。尽管这样的行为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可看到这一幕却让他的心舒服了许多。

  鲍令晖,鲍照以及刘令娴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这个忽然出现的一家三口说是杜哲的家人。几人虽然从未问过,但也知道杜哲似乎并不想提起家人,可现在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多少有些理解他的做法了。

  “谁说我是你儿子?你有证据么?还是说是个人跑到我的面前说他是我父亲,我便要当真么?”杜哲摊了摊手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尽管心中已经相信了,可是要让他喊一个陌生人为父亲,这根本就做不到。

  “你........”中年汉子被杜哲这话气的手都颤抖了,身旁的妇女见状连忙拉着他的手。“当家的,你别这么激动,孩子或许是怨咱们...............”

  “闭嘴!”似乎找到了突破口,中年汉子猛的一巴掌打在中年妇女的脸上,将她打翻在地。咚!咚!几步来到杜哲的身边,蒲扇大的手掌便向杜哲抓来。

  杜哲想要躲闪,可这次对方速度更快,直接一把抓住了衣领。又是一巴掌打了过来,杜哲一闪正想要拿拳头打过去,没想到已经有人比直接更快了。

  “嘭!”

  中年汉子的身体猛的撞在栏杆上,坐在地上扶着腰发出嚎叫。杜哲看了一眼正保持着一脚踹过去的萧萱,不着痕迹的退后了两步,这丫头是个暴力妞,得离远点。

  “喂,你又是招惹谁了,居然还有人上门欺负你。”

  “没什么,一个自称我父亲的人上门,想要执行他当父亲的特权呢。”

  “什么!他是你父亲。”

  不仅萧萱惊讶,就连一旁的青竹也是吓了一大跳,正要走上前去将那汉子扶起来,没想到一旁的杜哲却将她拦下来了。

  “谁说他是我父亲了,只是他这么认为罢了。”

  “公子,他确实是你父亲,郡主当初不是在城门口将你救下的么。他们也是在那个时候丢失你的。”

  “哦?是么?那么怎后来不见了?”

  魏三被杜哲这么一问顿时语塞,看了一眼陈二狗没有说话。

  “当时见你饿死了才把你丢在那里的。”

  陈母流着泪,看着杜哲最后缓缓的说出了原因。陈二狗咬着牙站起身,看见萧萱身上那华贵的衣服唯唯诺诺的也不敢说些什么。

  “哦,原来是看我饿昏过去,把我当做累赘给丢弃了。且不说我不是你们儿子,就算是,你们这样的做法也配称作父母么?亲生儿子饿死了,竟然随便的往旁边一扔了事。”

  陈母跌坐在地只顾着哭泣没有在说话,陈二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场的情况一时陷入窘况的地步。

  “各位,今日天色已晚,还请各位早日回去吧。”

  鲍令晖犹豫了一会儿,在刘令娴耳旁说了一些什么,紧接着两人便开始让场中看热闹的人群离开。这一次倒是没人再吵闹,毕竟从之前他们的谈话当中也能听到一些内容,这是别人的家事,在此久待也不好。

  当所有人都离开后,场中剩下的唯有陈氏夫妇,鲍照兄妹,萧萱主仆。杜哲揉了揉额头,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壶酒一饮而尽。心情有些烦躁,若是平日当中也就算了,可是在今天,中秋节的日子当中,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以及这对父母所做的事情,心情便烦躁的不行。

  “你们走吧,有什么事情明日再来谈,我今天没什么心情。”

  “你这是什么态度,对于父母,你就是这样的么!”

  明日谈?看着这豪华的酒楼,陈二狗如何会走,从之前他对待娟儿的态度来看,显然便是自己的儿子陈狗蛋。无论他如何强硬,必须得留下来,否则的话,大好的富贵就从眼前流走了。

  “让你滚听到没有!如若再纠缠休怪我无情。”

  在场的几个女子与杜哲相识时间不短,但也是头一次看见他如此事态,眼睛布满血丝,青筋犹如蚯蚓一般在额头上蠕动,整个人的面部都变的扭曲起来。连忙上前想要安抚,不料杜哲却是一摆手阻止他们过来。

  “无论你过来是有是么目的,记住将我惹毛了,你一个子也别想拿到手。”

  陈二狗指着杜哲的手微微颤抖,脸色涨的通红,想要上前像之前那样,可是看着萧萱,背部还隐隐有些疼痛,不敢轻举妄动,但就这样被他镇住,面子上又有些过不去。

  “哥。”

  就在杜哲脑袋快要爆炸的时候,陈娟颤抖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紧接着左手便被一只粗糙的小手握住。犹如一盆凉水从头浇到底,将杜哲内心的暴躁全都消除了。

  低头看了看陈娟担忧的目光,杜哲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重新抬起头时,眼中已经没有愤怒,只有平静与冷漠。

  “鲍姑娘,麻烦你将他们两人安排一下住处。”说完这句话杜哲也不管他们两人是什么表情,牵着陈娟的手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