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月下约定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992 2019.12.19 21:13

  杜哲一行三人一路无话回到郡主府,萧萱失去了往日的跳脱与跋扈,默默无闻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杜哲早已感觉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不过也没有多想,这离府的事情是迟早要说的。如今不过是将这件事情提前说了,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与萧萱商量青竹的事情,她会是什么反应。

  青竹看着无精打采的郡主有些担心,这样的萧萱她可是从未看见过,自从杜哲来到府上之后,总感觉一切都在慢慢改变,就连自己也受到了他的影响。如今知道他或许不久之后就要离开,心中的那一份感觉越加的强烈了起来。

  “郡主,你......你没事吧。”

  “啊?”

  有些茫然的看了看正满脸担忧的青竹,勉强的笑笑,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事情。可内心的那种感觉却愈发的沉重了起来。摆了摆手示意青竹可以退下了,萧萱一个人躺在床上,脑中回想的却是之前在那巷子当中,杜哲所说的每一句话。

  “他为什么要走?难道待在这里不好么?”

  尚且年幼,没有足够阅历的萧萱,根本不了解何尝有一个男人愿意为仆为奴一辈子。而她一个郡主之躯,与一个奴仆又能有什么将来。

  ————————————

  青竹轻轻的将房门关上,心中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要去找杜哲问个清楚。就算不是为了郡主,为了自己也要搞清楚他为什么忽然决定离开,是不是与自己这几日与他刻意疏远有关。

  绕过几个垂门与小院,青竹便来到了杜哲所住的小院,这是萧萱特地给他腾出的院子,其他的下人可都是住在一起的,唯有他能够像一个客人或者主人一般拥有一个独立的小院。

  刚刚走进去青竹便看见一个身影坐在树下,皎洁的月光下面孔清晰可见。青竹缓缓走过去,见他身旁居然还摆了一个凳子,显然是知道自己会过来。

  “我就猜到你回来了,是不是想问我离开的原因?”

  “是不是和我有关?”

  杜哲回过头看了一眼青竹,细腻的皮肤在月光下白的透明,盯了有一会儿这才缓缓的点了点头,可是很快又摇了摇头。

  “有一部分的原因在你,还有一部分的原因在于我自己。”

  “我知道这几日刻意冷淡你是我不对,可是这都是有原因的,因为........”

  “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青竹,你我都是成年人。郡主终究是会嫁人的,你身为贴身丫头,今后也必定是通房的丫头。若是继续待在郡主府,你我还有什么未来可言。再退一步来说,我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难不成真要给人为奴为仆一辈子么?若是这样,还如何能给你幸福。”

  在这一刻,杜哲的眼神真挚无比,平日当中那嘻哈的神色消失不见了。深邃的目光就像一个旋涡,将青竹的一颗心牢牢的把控住了。就在青竹有些意乱情迷之时,脑海中忽然想起了郡主,想起了那日她与自己所说的话。

  “可是.....可是你知道么,郡主她喜欢你!”

  在一个自己所喜欢的男人面前,却要替另一个称之为情敌的人表白。没有人能够体会青竹此刻的内心。

  “其实我也有所察觉,但是你可能搞错了,郡主对于我并不是男女之间的感情。”

  “不是男女之间的感情?”

  “郡主今年才几岁?不过十四岁,正是需要父母陪伴的年龄,但她却一个人在这建业当中,忍受着不公平的对待,而这个时候却没有人能为她遮风挡雨。而这个时候我出现了,所做的不多,但却能站在她的面前,她对我的感情只不过是一种依赖,你懂么?”

  “不会的,不会的.......”

  杜哲的话有道理,但是那一天郡主的表情,神态,以及后面的种种反应,都不像是他所说的那样,可是除此之外,青竹却也想不到其它的理由。

  “青竹,你愿意等我么?待我准备好了一切我就让郡主将你嫁给我。”

  “啊?这....这个.....”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青竹一下子懵了,脸蛋顿时变的通红一片,低着头扭捏着,正想要鼓起勇气表达自己愿意,但刚一抬头,身体就被杜哲拥入了怀中。浓重的男性气味扑面而来,熏的青竹手脚发软,想要挣扎可是浑身都已经无力了。

  看着他那张清秀的脸庞不断靠近着自己,青竹有些害怕,但却有一丝期待。紧张的身体逐渐开始发抖,可是心底却并不抗拒,甚至无师自通一般轻轻闭上了双眼,微张着双唇,呼吸开始变的急促了起来。

  绵柔深长的一吻结束,杜哲看着娇羞的青竹,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和郡主说的。最多两年,我便要将你娶回门。”

  青竹躺在杜哲的怀抱中,轻轻应了一声。来这里的目的早已经忘的一干二净,此刻的她正沉浸在杜哲迎娶自己入门那喜庆的日子当中。

  ..............................................................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有四五天,萧萱自那日起便没有在杜哲的面前出现过。而青竹也因为那夜的事情没再来找过他,主要还是因为害羞,每到夜晚,想起那个令人躁动的吻,青竹都要辗转反侧到半夜才能够入睡。

  杜哲倒是乐的轻快,门店已经装修好了,招牌也已经挂了上去。如今唯一剩下的便只有执笔之人与印刷坊的事情了。

  这一日天气晴朗,气温也不似前几日那样酷热,正准备出门,杜哲却被叫去了前厅。这几日都不曾见到过郡主,今日却破天荒的让自己去前厅,这倒是真让人好奇。

  来到大厅的门口,诸位之上萧萱正与一位女子交谈。这几日不见,杜哲竟然发现她清减了不少,原本婴儿肥的小脸现在变成了鹅蛋脸,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少女的青涩。

  “刘姐姐,这就是当日猜出你三副字谜的人了。”

  还好奇萧萱怎么忽然要见自己,没想到居然是那三副字谜的主人来了。能够让郡主称为姐姐的人,想必身份也不一般,杜哲不敢怠慢,急忙朝着二人行了一礼。

  “便是你将我那三副精心想出来的字谜给猜出来的?”刘姑娘上下打量了一番杜哲,眼睛炯炯有神,样貌清秀。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很好,倒是让她轻松了不少,任谁也不想自己颇为得以的字谜会是被一个样貌平庸,气质全无的下人给猜中。

  少女的声音让杜哲感觉有些耳熟,不过却并没有想出在哪见过,当下道:“正是小人。”

  杜哲一开口,刘姑娘的脸色却是一变,看向他的目光也不善了起来,从椅子上站起身慢慢走向他的身旁。心中还有些迟疑,那件事情终归还是一件羞耻之事,若是被郡主知道,说不定就传扬出去了,事关女儿家的清白不能贸然。

  “抬起头来。”

  低头垂手的杜哲只感觉一阵清香扑鼻,很熟悉的味道。正在回想自己在哪闻过,垂地的淡蓝色衣裙就出现在眼前,似乎走的有些急了,轻轻荡漾的裙摆偶尔会露出一双白色的绣花鞋,小巧精致,上面还绣着一朵粉色的月季花。

  等等!月季花?这不就是.......想起那踹在自己脸上的鞋子,虽然看到不太真切,可是这熟悉的声音和这动作,让杜哲瞬间回想起了那一天的痛苦。

  平复了一下心情,杜哲抬起头看向对方。对方不是让人一眼看上去就非常惊艳的美女,但非常的精致,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知性的气息。深邃的目光正盯着自己,本应该迷人的眼神,此刻却满是怒火,杜哲情不自禁就有些躲闪起来。

  若是说之前还不是十分的确定,但眼下已经确定当日非礼了自己的,便是眼前这个男子,那躲闪的目光满是心虚。

  “萧萱妹妹,今日城外有一场诗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啊。”盯着杜哲看了一会儿,刘姑娘没有发难,反倒是转身回到座位上向着萧萱发起邀请。

  “今日没什么心情,还是算了吧。”

  “既然如此,那么姐姐也就不强求了,只不过这个仆从能否借我用下?其她的姐妹都对能猜出字谜的这个男子好奇呢。”

  “这......可那都是女子,若是有个男子前去怕是不妥吧。”

  “姐姐,今日来便是受了那些妹妹所托,若不是如此,也不会厚颜前来了,上次的雅正居的事情,还未向妹妹道歉。”

  “事情已经过去了,姐姐不用再说了。杜哲,你就和刘姐姐去一趟吧。”

  话说道这个份上,即便再不懂人情的萧萱也知道没办法拒绝,只能是答应了。

  杜哲闻言无可奈何,只能跟着这个刘姓姑娘前往那所谓的诗会。听说那里都是年轻的姑娘?想到这里,原本还有些不甘心的杜哲,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

  今天和明天只有一更,这周六开始恢复两更,希望大家能点点订阅给下推荐,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