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战争结束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120 2020.01.04 18:11

  大军以碾压之势,迅速横扫暴民,被侵占的三洲之地已经收复了两州,只剩最后的沧州还在负隅顽抗。原本聚众十七万的灾民,除去投降与斩杀,如今不过四万余孽。十五万大军也略有损失,只剩十三万。

  沧州城外的大帐营中,檀道济看着沧州的地图陷入沉思。之前两州因为看见朝廷大军,大部分的灾民都无心恋战,所以收复起来非常快,仅仅一个月就收复两州,可是大军开进到这沧州之后,却遭到了剩下几万灾民的强烈反抗。

  如今耗在这城外已经五天了,本就是灾年,若是打持久战的话,不仅浪费时间,粮草一旦不足,这十多万的大军处境就很危险了。

  可这沧州被就地处北部腹地。早年间的时候为了抵御外族的时候,四面的城墙都是经过加固的,若是强攻的话,不仅士兵损失大,很有可能会让城内的灾民信心大增,反抗的也会更加的强烈,这不是檀道济所希望看到的。

  城外的大军正在苦恼,但是这城内的灾民首脑此刻也在头疼。沧州被就属于受旱灾影响比较严重的城市,如今四万灾民加之沧州本地的居民,此时粮食最多够几日食用,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拖到后面,都不需要对方打进来,城内就已经开始恐慌了。

  “林大哥,城外的朝廷大军已经全部驻扎完毕了,城内的粮草也开始供应不上了,这可怎么办啊。”

  林宽正思虑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门外走进一个面容刚毅的男子,一把大刀横在腰间平添了几股肃杀的气息。

  “我知道了,看来坐以待毙不是办法,得想个办法将他们大部分的兵力牵制走。”

  四万对十三万,这人数悬殊太大了,若是硬钢恐怕连两个时辰都不用就得全军覆没。所以苦思许久,林宽还是决定让人领一千人从南门出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等他们出击的时候,城内再引剩余所有的兵力绕后打个措手不及,到时候将他们的粮草能运走就运走,运不走就地焚烧,没有了粮食,这十几万大军就不战而退了。

  “林大哥,既然如此就由我来引开吧。”

  “天生,你可要想好了,引开追兵可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林大哥,如今朝廷昏庸无道,若是你能推翻即便小弟身死又能如何。”周天生看了一眼林宽,想起三个月前那饿殍遍地的惨景,对于这大梁的厌恶更加的深刻。若是以一人身死能够换的天下百姓的存活之路,那么便算的上死得其所。

  林宽深深的看了一眼周天生,最后点了点头同意他去,既然他已经有了这份心,那么再拦着他于道义不符。

  ————————————————————

  当天夜里,周天生带领一千士兵从南门杀出,一路上声势浩大,立刻引的朝廷大军的斥候注意。檀道济听闻沧州城南门打开有人冲出,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他们,终究还是没忍住。随后便召集将领前去追击。

  林宽站在城头看着人马齐鸣的喊声,目光透过黑暗远远的看向周天生所离开的方向。等了约莫有一炷香左右的时间,这才敲响金锣,顿时东门大开,涌出无数穿着简陋护甲,手拿刀剑的灾民冲出去。

  留守在大营的两万多守军,看见冲过来的灾民立刻大呼小叫的将其他人召集过来,显得十分的慌乱。站在城头上的林宽顿时感觉不妙,对方是训练有素的朝廷军队,不可能会被这些人吓成如此模样。

  正准备敲响金锣让他们回来,城门四周忽然亮起一大片火光。仅仅片刻不仅城门失守,就连那几万灾民也被人重重包围,林宽一见这情形,顿时失魂落魄,看对方这情形恐怕早就有所准备了。

  “周老弟,是李宽害了你啊。”

  ——————————————

  战争结束的很快,除了几个头脑,其余参与人员全都被伏。檀道济看着帐下跪着的几人,表情没有丝毫动容全部被斩。

  而另一边的周天生丝毫不不知道老窝被捅了,身后跟着的一千多人也相继被杀,即便周天生本人身后也中了两箭,抢了一匹马之后绝尘而去。

  一个月的时间将此乱平定,出乎了所有的意料。而更令人惊讶的是,战争结束后不久,雨季悄然而至。

  看着许久未下雨的窗外,杜哲的心情这才略微平复了一下,夏天虽然并不是很好的播种时间,但是对于有些地区来说还是能够种下一些高产量的农作物,最起码能缓解一下燃眉之急。

  干旱没有持续多久,建业内的人气也活了起来,不过对于一些酒楼来说还是异常的惨淡。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只需要在熬过两个月,整个金融链便能完善起来。

  随着君为客逐渐有生意,杜哲便让鲍令晖重新回来帮忙,不过似乎是之前青竹的话有些效果,所以杜哲也有意无意的减少与鲍令晖的接触。倒不是说对她没这个想法,只是如今已经有两个红颜知己了,再招惹的话,怕是今后这肾有些吃不消。

  经历过一天的忙碌,夜幕逐渐降临,城北的墙角下,一个黑影靠着城墙正喘着气,眼看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少,天色越来越暗。人影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沿着河岸而走,当靠近秦淮河时,见人流异常的繁华,立刻拐了个弯朝着一旁的胡同走去。也不知道转了多少个胡同,人影似乎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

  王铭正坐在二楼叙述着《倚天屠龙记》,一旁的苏惠提着笔将他所说的记录下来。窗外唬人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杜哲有些奇怪,站起身走到窗口朝着下面看了一眼,只见一个人影正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杜郎,怎么了?”

  “下面有个人倒在那里,我下去看看情况,你不要跟过来。”杜哲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下去看看情况,吩咐了一下苏惠之后,独自一人下楼,打开侧门走进了胡同。

  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杜哲皱了皱眉头,借着微弱的月光隐约能够看见那外翻的白肉。掩着鼻子将此人翻开,身前更是横七竖八有几道刀伤,甚至有几道伤口都能看见里面森森的白骨。

  眼看此人出气越来越少,杜哲内心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把他救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