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武力爆表的萧萱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397 2019.12.18 21:48

  秦淮河,中国长江下游右岸支流。古称龙藏浦。汉代起称淮水,唐以后改称秦淮。秦淮河大部分在南京市境内,是南京市最大的地区性河流,历史上,其航运、灌溉作用,孕育了南京古老文明,被称为南京的母亲河,历史上极富盛名,被称为“中国第一历史文化名河“。

  杜哲前世没有去过南京,可是对于这金陵,这秦淮河却也有耳闻,作为中国历史上的六朝古都,它的名声想不知道都不行。

  如今站在这座千年古城之中,杜哲也是感慨万分,这些穿着轻纱裸露肚兜的小姐姐实在是诱人的紧,若不是身上银子拮据,还真有进去看看的冲动。要不是秦淮画舫是有名的销金窟,自己身上这百两银子在里面连打个浪花都不够,说不定就克制不住了。

  站在原地羡慕了一下,那一个一个被妖娆女子拥进画舫的公子,老爷。杜哲咽了口唾沫转身离开了,自从来到这里已经三四个月没开过荤了,这对于从未缺过女人的杜哲来说还是十分难熬的。若是再继续看下去,指不定就会犯出什么错误。

  街道的行人越来越多,萧萱与青竹怕跟丢了也离的更近了些。见杜哲在秦淮河边一艘画舫旁边站了许久转身离开,两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赶忙挤着拥堵的人群朝着前面赶去,可在路过画舫入口的时候,人流量实在太大,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个华服公子。青竹匆忙道了一个歉就要离开,不料却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腕。

  “踩了本公子就想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青竹挣脱了一下,可对方看着虽然瘦弱却也是个男子,一两下竟然挣脱不开。萧萱朝着前面跑了几步,见一直跟在身旁的青竹居然不见了,急忙回过头来寻找,见青竹被一个男子抓着手似乎受着轻薄,也未多想,一个鞭腿扫过去将那男子一脚踢到在地上。

  “敢碰本郡主的侍女,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将青竹护在身后,萧萱不屑的看了一眼正倒在地上哀嚎的男子。那一脚可是没留力的,这个色胚子最起码要在床上躺个三四天才能下床。

  “你们都是死人么!还不赶紧给本公子将这两个小娘皮抓起来。”

  萧萱那一脚又快又狠,几个跟在那公子身后的打手还没反应过来。此刻听见自家公子的话,四五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顿时摩拳擦掌的向着萧萱与青竹走去。

  ——————————————

  杜哲在路旁的小摊买了些吃食,正准备离开这条街去其他地方看看,身后的动静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要说天朝的人最喜欢干什么,看热闹排了第二,那就没什么能排第一。人的好奇心驱使着杜哲向着那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圈走过去。

  好不容易挤进了里面,看到的却是萧萱一人竟然将四五个大汗打翻在地,站在那里气定神闲,似乎还没费什么力气。而青竹站在一旁似乎早就习以为常,根本没有任何吃惊。

  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杜哲也怕有人将官差叫过来,虽然事情不怎么大,可是一个郡主当街与男子斗殴,这事情传出去可不好听。来不及多想她们两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杜哲将手中的吃食朝着地上一扔,冲到她们两人身边也不管男女授受不清,拉着她们便挤进了人群消失不见。

  一艘画舫之上,魏长苏与几个同年的公子站在三楼,将所有的过程看的清清楚楚。萧萱作为将门之女,会武功很正常,甚至没什么可吃惊的,但出乎意料的是,战力居然如此爆表,这倒是超出了魏长苏的预想。而杜哲的出现更是让整件事情变的有些耐人询问了。

  “这晋阳郡主莫不是疯了,居然晚上来这秦淮河边。”

  “那个拉走萧萱的人似乎有些眼熟,是不是在哪见过?”

  魏长苏轻摇着手中的折扇,将一枚洗好的葡萄放入口中轻轻的咀嚼,过了片刻后这才道:“各位莫非忘了前几日雅正居之事?”

  “原来是那个仆人,我说怎会如此眼熟,只不过这晋阳郡主怎么会跑到这来。”

  “看样子应该是为了跟踪那个仆人。”

  其他人吃惊的看着语出惊人之言的魏长苏,跟踪一个下人!何以见得?堂堂郡主之躯,怎么会如此在意一个下人的去处,难道说........

  想到这,几人皆是一身冷汗,可随之而来的却是忍不住的笑意,一个郡主竟然对自己府上的仆人产生了男女之情,这如果说出去就是皇家一桩天大的丑闻。

  “魏公子,不知道此事是否可以拿来走一些文章?”

  “不急,这件事情我自有谋划,匈奴那里的战事快结束了,等过了这个风头再考虑其他的。”

  ————————————

  “郡主...没想到...你...的功夫居然这么好。”

  来到一处僻静之处,杜哲这才将两人的手放开,回想之前那一挑四的壮举,没想到这看起来瘦弱的萧萱,竟然功夫这么好,实在是出人意料。

  杜哲与青竹两人是累的气喘吁吁,反观萧萱仅仅只是脸上浮现了一点红晕,说起话来气息平稳,一比较高下立判。

  “没有啦,这只不过是平日当中随着父王练习而已,今日还是第一次动手呢。”

  平日里第一次动手?我信你个鬼,与四个彪形大汉动手完全没有慌乱,动作干净利落,都是一击使人丧失战斗力。明显已经是轻车熟路了。一旁的青竹闻言也忍不住悄悄翻了个白眼,显然对萧萱这话也是嗤之以鼻。

  “行了,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知不知道这是哪?这可是有名的淮水画舫一条河,你们两个女孩子怎么跑这来了。”

  天知道一个身为郡主居然跑到风月场所,居然还与人打了一架这种事情传出去会引起什么反应。如此不负责任的行为,杜哲一气之下竟然也不顾尊卑之别,就这样指责着两人。当反应过来时,暗道自己的举动似乎有些过于逾越,可话已经说出来了,心里虽然慌的一匹,但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

  原以为萧萱会勃然大怒,可令人没想到的是,她居然一改往日的脾气,双手捏着衣角,低着头弱弱无言。青竹也是头一次见杜哲发这么大脾气,表情有些委屈的看着他。

  “说!为什么这么晚,还跑到这里来。”

  “还不是因为你说有什么事情,人家和青竹有些好奇,这才偷偷跟过来的。”萧萱一听杜哲的语气加重,浑身吓的一颤。猛然想起自己的身份,刚准备摆起郡主的架子,但一见杜哲那黑的吓死的人的表情,气势全无。

  “什么?你们居然跟踪我一下午了。”脸黑的表情终于绷不住了,杜哲也是气极反笑,没想到这两个丫头居然从下午就跟着自己。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要离开的事情也没多久了,今日竟然被她们撞破了,不如就提前说出来吧。

  “郡主,很感谢你救我的命,不过这几个月来我伤势已经好了,之前诗会上赢得的银两,我准备做些小生意。可能过不了多久便要离开郡主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