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制度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178 2020.01.05 12:10

  “大夫情况如何?”

  “现在没什么大碍了,今后要注意不能让伤口感染。”

  “苏惠,送一下宋大夫。”

  在苏惠和大夫离开后,杜哲走到那中年汉子身旁,看着被他身上横七竖八的伤口陷入了沉思。没过多久,苏惠又回到房间当中,见杜哲沉默不语,有些担心此人的到来会不会有什么对今后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杜郎,会不会太冒险了。”

  “此人身上都是刀剑伤口,特别是背后那两道应该是箭镞的伤口。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个人可能是沧州叛乱的灾民。”

  苏惠听后顿时大惊,沧州的灾民,这若是让朝廷这里收留叛民的话,那是抄家之罪啊。可是看身旁的杜哲却是眉头紧皱,似乎并不是在为此担心而是在为别的。

  “这可怎么办啊,这若被发现的可是抄家的大罪啊。”

  “怕什么,又没有其他人知道,那个大夫虽然起疑,不过沧州距离这里可是万里之遥,身体受了如此重伤的人怎么可能坚持到这里。”

  苏惠担忧的事情,杜哲倒是完全不这么认为。又看了一眼似乎陷入沉睡的中年男子,便带着苏惠离开了。

  当杜哲两人离开没有多久,陷入沉睡的中年男子忽然睁开双眼,虚弱的看了一眼他们离开的方向,最后抵不过浓重的睡意,慢慢昏睡过去。

  第二日清晨,杜哲又来了这里一趟,这一次中年汉子倒是清醒了过来,挣扎要下床,当看见一个年轻人走进来,脸色一变,刚想要站起身,谁料腿一软又瘫到在床上。

  “休息吧,你现在身体太虚弱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中年男子目光不善的看着杜哲没有说话,心中盘算着此人的目的,昨天虽然神识有些混乱不清,不过隐约听他说起沧州那里的事情。

  “周天生。”

  杜哲点了点头,将一碗米粥放在他的身旁。然后盯着他身上的伤口,沉默了片刻缓缓道:“你这些刀伤和剑伤是怎么来的?”

  “知道的太多对你不是什么好事,搭救之恩,待日后在下必定报答。”

  周天生沉默了片刻,并没打算回答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话,不过对方的救命之恩却是铭记在心,只待身上伤势见好就立即离开,免得给对方招来杀身之祸。

  “我知道你离开之后想去那里,沧州已经沦陷,盘踞在那的叛军已经全部消灭。”

  周天生听完眼中顿时浮现一股杀意,可是当发现对方并不慌张的模样,略微一愣,随后苦笑了一声,身上的凝聚的气势顿时土崩瓦解,整个人似乎都苍老了几岁。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从见你身上的伤口第一眼我就猜到了,若是刀伤剑伤还不足以让我确定,但你背后的两道箭镞伤才是让我确定的唯一证据,民间箭镞大为双刃型,可你背后的伤口却是三菱型并且皮肉外翻定然是带有倒刺,而这只有朝廷的部队才允许制作。”

  “你究竟是谁!”

  见对方竟然如此熟知,周天生脸色大变,若是对方是朝廷中人,即便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也只能手刃此人,否则的话性命不保。念及于此,手中暗暗发力,只待对方松懈的一刻一击毙命。

  “不过是个酒楼掌柜而已,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告发你,若是如此我也没必要救你。”

  “说吧,你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目的,你们起义对朝廷来说是一件坏事,可对于我来说无关紧要。”

  周天生看了一眼这少年,对于他所说的话,心中却是信了大半。如今身受重伤,看身体这情况没有半个月恐怕无法完全恢复,在这之前,留在这里休息倒也不错。

  “你年级虽小,可是这观念却是与众人不同,朝廷出兵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可是好事。”

  “不过是对那些地主勋贵来说是好事,你们一路横扫三个州城,最倒霉的还不是那些富商地主,朝廷只不过是为了巩固自己的稳定才出兵,实际上收益最大的还是那些人,对于我们这种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人来说没有任何实际的改变。”

  杜哲这一番话倒是真正引起了周天生的惊讶,没想到他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见解,这可是十分少见的。闯荡江湖已经二十多年,还真没见过此人这番言论,之前或许是担心他会报官,可是如今周天生竟然起了结交的意思。

  “若是皇宫之内的皇上也能如你这般想就好了。”

  “不一样,身为一国之君,他说考虑的事情就要非常的全面,这些富商虽然压榨下面的百姓,对于朝廷商税也是想方设法的逃避。但国之根基在于民,而国之命运却是掌握在这些富商手中。”

  “此话何解?”

  杜哲笑了笑起身来到窗边,看着逐渐恢复昔日热闹的街道,对于这种阶级制度封建社会制度并不讨厌,但也不是很喜欢。

  “富商带动经济,使南方的货物可以来到北方,使北方的特产可以到达南方,而正是这些富商所需要的生产力才能带动一方的经济,而有了经济才能民富。商人虽唯利是图,可却也间接的带动了下面的人生活水平。”

  “你比我年长,我便喊你一声周大哥。周大哥,若是梁国没有了富商,那么经济随来带动?所有人不是耕地便是读书,社会如何进步?”

  杜哲这一番言论,让周天生沉默了很久。此刻他的心中也因为杜哲的一番话而陷入了沉思。

  “那么你认为最主要的祸根还是在何处?”

  “在于制度,其实早在有干旱迹象的前半个月,朝廷就已经开始筹备赈灾的粮食与银两。先不论它多与不多,这从京官到地方官到县长到小吏,这一趟要过多少人的手?若是没人哪一些,分到灾民手中的又有多少?所以你们这种造反我既反对,但也却对不赞同,因为治标但却不治本。”

  周天生看着杜哲默然一叹,此人所说并非虚言,并且深思之下令人受益匪浅。一时之间竟是不能完全领悟其中意思。

  “你且好好休息,当你伤好之后,你何时要走都可以。”

  杜哲见他沉默不语,心中的郁闷也随之而散,这些话不能对苏惠说,不能对青竹。因为她们没有那种反叛的心,所以若是对她们说,只会给她们增加心里负担,可对这周天生说却没有关系,原因便在于他既然能反,那么再听一些惊天言论又能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