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萧萱的妥协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400 2019.12.26 15:49

  张涛不想多耽误时间,离开秦淮河畔后直奔宰相府。顺利见到魏长苏之后便将早上所发生的事情告知于他希望得到他的帮助。魏长苏听后有些意外,自己还没开始行动,这杜哲的动作倒是挺快,不过这样也好省却了许多的麻烦。

  “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在这里面,这苏姑娘是画舫之人,如今见你似乎并没有能力赎身,也是可能........”魏长苏斟酌着说辞,怕引起张涛的疑惑。不过却也没有将话给说的太满,话头说道一半戛然而止,留给张涛无限想象。

  张涛听后沉默不语,苏惠对自己有意这是可以肯定的,但这感情基础十分的薄弱。所以魏长苏所说的并不是不可能,但内心深处,张涛还是抱有一丝幻想,所以他才来找到魏长苏。

  “魏公子,我不清楚,脑子里一片混乱,我现在该怎么办?”

  “先看看情况再说吧,现在也不好下决断。”仓促之间,魏长苏也不知道该如何决定。杜哲的事情打乱了他原来的部署,有些事情必须得好好谋划一下。

  张涛心知这件事情急不得,闻言点了点头,又闲谈了几句后便离开了。而在张涛离开没多久,偏室走出来几个服饰华丽的男子。

  一个样貌清瘦,脚步虚浮的公子,看了一眼离开的张涛,有些不太理解魏长苏的用意。“魏兄,这是何意啊,居然屈尊与这等人结交,怕是会有辱宰相名声啊。”

  “苏惠说到底不过是一介歌女,魏兄若是有兴趣,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魏长苏盯着张涛离开的背影摇头不语。对于这苏惠,他在很早之前的时候便有了窥伺之心,如此媚态横生的女子还从未看见过,便是看一眼就让人浴火焚身。若是以权势欺压自然可行,但这床笫之间着实少了一些韵味,况且种种原因之下,魏长苏也有许多顾虑。

  “这感情之事强迫的话便少了些味道,既然这苏惠倾心与张涛,我便让她对张涛死心。”

  “魏兄倒也是风流爱花之人啊,对这风尘女子还如此体贴入心,不知有什么让我等能够帮忙的地方。”

  “这些许小事,何须各位兄台帮忙,这苏惠到时各位若是也有兴趣也可以给你们玩玩。”

  “那我等便静候佳音了。”

  ——————————————————

  《射雕》已经连载过半,剩下的内容与鲍照商议之后,准备在几天内全部写完。酒楼的事情也在紧张的筹备当中,一应事物均是交给了鲍令晖。

  张涛因为上次的事情之后,对于杜哲和苏惠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处于猜测的状态。每日清早便早早的等候在河畔边,经过半个月的等候,逐渐的摸清了他们交谈信件的时间,大约是每四日一次,雷打不动。

  终于在过了一个月之后,小桃拿着信件离开后,张涛走进了书屋。当看见屋内多了一个人时也不在意。看着书架上那些书,目光有些游离,余光一直都瞥向桌台上那摊开的信封。

  杜哲见有客人随意的招呼了两声,想起昨天和鲍令晖交代的事情,杜哲一看时辰差不多,交代了鲍照一句,急急忙忙的便出了门。

  张涛看见杜哲离开了,撇了一眼正用功温习的鲍照。脚步微移来到柜台前,目光看向信纸上的内容:“杜十娘虽为风尘女子,但此刚烈性情实属令人佩服。如今有一事困惑心中许久,妾今后却不知是否会步入十娘之地步...............”

  言语不多,可字里行间之内所透露的意思却是对未来的害怕,对自己的境遇所害怕,而碰到这样的情况,她居然与其他男子写信询问这样的事情。这无疑是对他的不信任,一旦信任有了猜疑,那么如同镜有裂缝一样无法复原。

  张涛此刻已经无所谓苏惠与这个男子之间有什么不同寻常了,心灵上的出轨甚至比肉体上的不忠更加令人难以接受。张涛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来的,虽说并没有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但现在这情况,有什么区别呢。

  ————————————————————————

  龙华街位于柳絮街另一个交叉路口,杜哲买下的富贵酒楼恰巧是在雅正居的斜对角,中间仅隔着一条巷道。这个位置处于人流非常繁华的十字街口,但这富贵酒楼的生意根本没有达到预期的人流量。

  杜哲来到门口的时候,里面正在进行大装潢。好在《射雕》的影响力在逐渐扩大,买完这栋酒楼后身上还有个两三千的银子,不过大多数都花在店面的装修之上。如今一个月过去了,大致的雏形已经出来了。

  杜哲的计划是一楼吃饭,二三楼则是那些文人墨客待的地方,至于如何吸引他们过来,杜哲心中已经有计划了,现在只要等这里完工就行了。

  “鲍姑娘,昨日和你说的条幅买来么?

  鲍令晖回头见是杜哲来来了,点点头指了指放在角落那两卷白色的丝绸,光是这两卷条幅就花了几十两银子,到现在鲍令晖还不知道他是用来做什么。

  “这横幅要用来做什么?”

  “吸引读书人的东西,对了,你的书法如何?”杜哲找了个空旷的地方,将这丝绸平铺在地上。忽然想起来自己似乎不会写毛笔字,这才转头冲着跟在身后的鲍令晖说道。

  “书法么?这个我不太在行,不过我认识一个朋友,她的写这种大字的书法非常好。”

  “哦?那是否能请她帮帮忙?”

  “那我今日下午去问问她。”

  “多谢了,这里的情况还需要你多费心,若是需要银两的话,你便拉找我。”

  鲍令晖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转过身便去忙其它的事情了,杜哲在这里也没待多久。刚出门迎面便碰上了萧萱与青竹。

  “郡主,青竹姐,许久未见了。”

  杜哲也没想到居然在这碰见她们,看着青竹温婉的面孔,杜哲微微一笑,冲着萧萱拱了拱手。

  看见杜哲,萧萱心底也有些慌,不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正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时候,想起萧毅前几日说的话。“对了,我这有一个你很忠实的小说粉丝,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吵着要见见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方便。”

  “这几日都行,对了郡主,过几日我这酒楼就要开张了,不知道是否能屈尊前来?”

  “这富贵酒楼被你买下了?”萧萱看着这三层建筑,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地方好歹也要几千两银子才能买下这么一栋楼啊,几个月不见他居然这么有钱了。

  “是啊,现在正在装修,等开张那日,还望郡主赏脸能够前来。”

  “那日我一定到,对了,青竹已经和我说了你们两人的事情。”犹豫了一下,萧萱还是将这句话可说出来了。身旁的青竹一听脸色顿时一变,不敢相信的看着身旁的郡主。

  “那郡主打算怎么办。”杜哲虽然也很惊讶,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平静的问着她的意见。

  “青竹跟随我多年,如今既然已经找到良配,我不会阻拦她。只是,我希望能再留她在我身边一年。”

  杜哲闻言沉默了片刻,轻轻点了点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最后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