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好奇心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088 2019.12.24 17:20

  到了下午,杜哲正在精心制作会员卡,上午采购而来的数十块木板,此刻在他的手中都被雕刻成形状怪异的符号,而一旁的鲍照则是在登记这些符号。

  “杜兄,这都下午了,怎么还没人来。”

  “急什么,终归是会有人来的,一年三百多两的银子,总不能让别人不考虑下吧。”

  话音还未落下,门外突然出现了十几个人影,杜哲回头一看,笑了笑,将已经登记好的木牌与账本走到柜台处,让鲍照在一旁等着登记。

  “相信各位已经得到首肯了,接下来,容我将这会员制度一一说明一下。”杜哲微微一笑,从手下的盒子内拿出一块雕刻着飞鸟形象的木牌。“如各位所见,每位会员都会收到有本书屋亲手雕刻的标识,年会员每人会得到一块不同飞鸟形式的标牌,而月会员则是花草一类的,每一位领到木牌的都要登记是哪个府邸的,好让小店区分。”

  “并且,木牌不能遗失,一旦遗失再次补办便需要十两银子的费用,月会员享受的服务有以下内容:不仅享有射雕后续内容的权利,也能享受在小店阅读其他短篇小说的权利,不过并不能带走,只能在店内阅读。暂时优惠只有目前这么多,其余优惠将在今后一一解释。”

  “年会月享有的内容:本店所有长篇小说都会有专人送到府上,并且一旦出现短篇小说,将会第一时间享受到其内容,今后无论小店增加任何项目都只需要缴纳一定的服务费便可享受。而月会员则需要缴纳固定费用才能享受。具体将会以公告形式发布。”

  店内其他人听的是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这样的制度对于他们来说还太过超前。不过既然府上的老爷公子都说要办,管他说些什么交完钱拿完书赶紧走人才是正紧。

  杜哲见他们表情有些迷惑,似乎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犹豫了一会儿道:“算了,这个会以公告的形式,明日送往各位的府邸。现在需要办理会员的各位,请依次排好队伍。”

  ——————————————————————————

  “看吧,我就说肯定有人会来,嗯,我来看看,年会员办理人数八人,月会员办理人数四人。”会员账本上那寥寥几人的姓名和府名很刺眼,与杜哲所估计的人数相差甚大。不过收入还不错,二千五百二十两银子,这可是一笔巨款啊。

  看到桌上白花花的银子,鲍照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从杜哲口中说出来,从自己手低下写出来的东西,竟然值这么多银子。

  “二千多两银子,嗯。可以开个酒楼了。”看着桌上的银两,杜哲倒是开始谋划下一波生意了。衣食住行中,唯有吃这一向比较容易入手。况且杜哲自己平日当中也喜欢做一些菜,毕竟单身生活久了,不会做些饭菜还怎么生活下去。

  “开酒楼?杜兄,你这是准备把这些银两盘下一个酒楼么?”

  “不错,钱才能生钱,总弄这个不是长久之计。”关于后续的问题,杜哲早就考虑过了。这酒楼的打理,杜哲倒是想要让鲍令晖来帮忙。

  “可是......杜兄不准备博取一个功名么?这做了商人可就是下九流了,日后想要入仕就十分困难了。”

  “功名对我来说,不过浮云。做个逍遥富翁才是我的愿望,对了,你问问令妹是否愿意来帮我打理?”

  “让我妹妹管理酒楼?杜兄,你怕不是疯了,再说我妹妹也不一定能够管理好。”

  见鲍照似乎不太愿意,杜哲也不强求。从里面拿出一锭五两纹银放在他的手上。“拿着吧,你这几日也辛苦了。”

  “这是不是太多了。”

  “不会,我看你也需要购置一些新的书,而且这几天占用你的时间太多了,所以........这就当做是补偿吧。”

  听杜哲这么说,鲍照这才接过银子。这几日晚归,晖妹确实也有些意义,刚好拿着这银两,买几件新衣服讨好一下,顺便添个几本早就想要的书。

  “你先回去吧,我下午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鲍照点了点头后离开了,杜哲收拾了一下,将二千多两银子费力的抱在怀中。准备找个钱庄换成银票,不然这么多银子还真不知道往哪放。

  ................................................

  走出钱庄,杜哲看了看川流不息的人群,不知道该往哪去。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去秦淮河畔走一走,这几日闷在店里实在有些难受,而且刚好也能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转让的酒店。

  鲍照回到家中,此时鲍令晖正翻阅着前几日的《射雕》,看见兄长这么早回来,手中还拿着一叠手稿,眼睛顿时一亮。迫不及待的便将鲍照手中的手稿抢走了。

  “兄长,你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翻阅着接下来的内容,鲍令晖这几日还是头一次看到鲍照居然在天黑之前回来。

  “没什么事情了,所以就能早些回来。对了,晖妹,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嗯?什么事情。”

  “杜兄想要再开个酒楼,想要让你去管理,让我问问你的意见。”

  “酒楼?”

  “是啊,不过我一口回绝了,你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若是在外面抛头露面会惹闲话的,所以为兄便帮你拒绝了。”

  鲍令晖听后,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抛头露面,那是对于大家闺秀,如今家中已是这样的情况。若是可以到也想挣点银子补贴家用,免得兄长还得在外工作耽误学业。不过既然已经拒绝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

  “兄长,这《射雕》真的是杜公子亲自口述的?”

  “那还能有假么,那可是我亲自执笔写的,怎么了?”

  “只是有些奇怪而已,这字都不会写,所写出的小说却是令人如此着迷。”

  “这杜兄很神秘,经过这半个月的接触,他身上的那种令人耳目一新的主意是一个接一个。就比如今天上午............”

  听完鲍照将那会员制度的事情说完,鲍令晖将手稿放在身前的桌子上。对于这新颖的方式感到了浓厚的兴趣,也不知道他后面还会给人什么样的惊喜。

  “兄长,若是杜公子的酒楼需要人帮忙,我愿意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