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店铺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524 2019.12.18 16:21

  杜哲感觉最近很奇怪,明明与青竹的关系日渐亲密了,可是近几天却感觉到她似乎开始在疏远自己。之前得空还会来马厩与自己私会一番,虽然什么都不做,可是这感觉就不同了,但直到现在都没有再看见过她的人,似乎在刻意躲着自己。

  不过值得庆贺的是,小郡主似乎良心发现了,将自己调到了前院去打扫,这虽说是打扫,可总比待在马厩旁边闻臭味要好的多,再说了,这郡主府又没什么人来,除了扫一下落叶之外,也没什么太忙的事情,这也给了杜哲太多的时间能够做想做的事情了。

  “郡主,这个月的休假我还没歇,明后两天想请两天假。”

  “你难不成还有什么事情要忙?”

  萧萱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翻着手中的奇异杂书,自从那日之后,萧萱便发现她似乎变了,每次一看到杜哲,那心跳的速度就会上升。想要避免与他见面,可是见不到的时候却又想念的紧。听说今日杜哲有事情要来和她说,心中还雀跃不已,没想到听到的却是要休假的消息。

  “是啊,应该会在外面待两天。”

  “行吧,那你去吧。”

  得到萧萱的首可,杜哲行了一礼,余光看了看青竹,见她偏过头去并不看向自己,心中的疑虑越发的强烈。想要找个机会问问她,可是对方偏偏却躲着自己,而且近日来要忙的事情太多了,只能等后面闲下来一点再找个机会了。

  “青竹,你说他出去是为了什么事情。”

  等回过神来,萧萱这才一脸懊恼,为何自己答应的如此轻松,居然还没问他是去做什么。不过此时后悔也晚了,只有将目光看向青竹,期望弄从她那里得到一些消息。

  “这个.....奴婢也不知道。”

  “这样啊。”失望的转过头看向门外,杜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前院。此时怕是已经走到了侧院,萧萱的心里就像有猫抓一般,十分想要搞清楚他的目的。

  青竹神色有些茫然,虽有心避开杜哲的目光,可是却依旧感觉到他离开的时候看了自己一眼。不仅是郡主好奇,就连她也很好奇杜哲会去哪里。

  “青竹,要不咱们偷偷跟上去?”

  “啊?不太好吧,若是让他发现可能会有些生气。”萧萱忽然出声的提议让青竹内心一跳有些意动。

  “怕什么,本郡主愿意跟踪他,可是他的荣幸,就这么定了,咱们赶紧走。”异样的兴奋在心底慢慢滋生,萧萱迫不急的站起来,拉着青竹的手便跑出了门。

  ——————————————————————

  出了郡主府的侧门,杜哲带着二十两银子向着城东出发,那日去雅正居的时候看到一个门店似乎在招租,今日的目的便是将那店铺给租下来,顺便看看能否找到一个代笔的书生,明日再联系一下印刷厂。赚钱的事宜要尽早定下来,早一天离开郡主府,就能早一天获得自由。

  此时已是下午,阳光毒辣,街道上没什么行人。大部分的店铺都处于关门的状态,走了有大半个时辰,这才来到一平街,所幸那招租的告示还贴在门上。

  “咚咚!”

  “有人在么?”

  杜哲走到大门旁敲了敲门板,见无人回应又喊了一声,没多久一个中年男子就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杜哲一眼。

  “有什么事情么?”

  “你这个店铺想要租出去是么?怎么个租法。”

  “五两银子一个月,一年起签订。”

  “是否有些贵了?这地段虽好,却也达不到一个月五两。”

  “小兄弟莫要开玩笑了,这左边便是鲤鱼街,右边则是朱雀街,在这后面更是文人学士聚集的柳絮街,店门的正前方便是有名的淮水,一道晚上那是画舫如云,游人如织,五两银子已经算是便宜了。”

  “你说这条河便是淮水?”

  “小兄弟怕不是建业人士吧,居然连淮水都不知道。算了算了,莫要来浑说。”

  淮水?唐代以前称为淮水,唐代之后便改了一个名字,一个流传千年的名字,秦淮河!这建业后世便被称为金陵也就是现代的南京,难怪这里文风如此之盛,若真是如此这个店铺可是不二之选,这杂书异谈谁人会看?底层人士又不识字,有这钱买书还不如吃饭来的实际,太过清高的读书人却又不屑这种文章,而这秦淮河上的窑姐恐怕兴趣才是最大的。若是能够卖到她们的手中,这相当于变相的在打广告,这秦淮画舫每日的人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好就这么定了,麻烦随我前去官府签下契约。”

  中年男子本打算回屋,听到这个少年如此痛快,态度一变,立刻亲热了不少。将店门一关,便跟着杜哲前往官府签订文书。

  ————————————

  远远跟着杜哲身后的萧萱,青竹两人见他一路朝着秦淮河的方向,脸色立刻就变的不好了。这秦淮河是什么地方,两人还是知道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来到这秦淮河干嘛,这让人可以想象的场景太多了。

  “哼,这可恶的杜哲,还说有事,竟然跑到秦淮河这来,龌龊,无耻,下流!”

  “郡主,这大白天跑秦淮河,是不是咱们想差了?”

  萧萱在一旁气的跳脚,青竹毕竟年级大一点,成熟一些。况且那种龌龊的事情,怎么可能大白天的。所以为了避免误会,青竹从自己理性的角度试图为杜哲开脱。

  “先看看再说。”

  萧萱仔细的想了想,觉得此话有些道理,不过此时下决定还有些早。知道他请假居然是来秦淮河这里,萧萱的心情就不好,而心情一旦不好,很多事情就不会看的太过透彻。

  远远的跟在杜哲与那个中年男子来到府衙,在外等了约有半个时辰。府衙的大门这才打开,杜哲与那中年男子一同走了出来。萧萱拉了拉身旁的青竹,两人又远远的跟了上去。没想到两人又重新回了秦淮河边。

  ————————————————

  中年男子离开之后,杜哲看了看这大概四十个平面的空间,之前的东西已经全部清了,房间也精心打扫过。如今所需要购买的便是那些书架,还有一块极为吸引人的招牌。规划了一下摆放位置,杜哲看了看天色,时间还早,可以找人木匠打制一些架子。

  临近傍晚,当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杜哲这才又绕回到秦淮河畔,此时气温已经逐渐凉爽,行人也越来越多,之前还空荡荡的秦淮河此刻已经停满了画舫,阵阵欢声笑语从画舫之上传来。

  “果然繁华,这每月五两银子花的挺值。”

  欣赏了一下这秦淮河美妙的夜景,杜哲开始在街道上随意闲逛起来,看看是否能够找到合适的人选。

  ————————————————————————

  跟着杜哲跑了一下午,萧萱与青竹此刻也累的不行。见他开始在街上闲逛,目光在两旁打量,更多的时候都聚集在秦淮河的画舫之上,盯着那些穿着暴露,娇声阵阵的ji女时,两人的脸色顿时变的阴沉下来。

  “青竹,你看看他那色眯眯的模样,哼,真不知道这些女人有什么好的。”

  这一次不仅是萧萱,就连青竹对杜哲如此做也有不小的埋怨,可郡主就在身边,自己又不能过多的说什么,深怕引起她的猜测。

  “走,咱们跟上去,我倒要看看,他今天在这究竟有什么企图。”

  希望各位能够多多支持一下。

  网站的签约站短已经发来了,也不知道这本书的最后结果会如何。听说会有一个试水推,试水推如果成绩好才会有接下来的推荐,有点忐忑那个时候的到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