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试探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046 2020.01.12 15:11

  阴暗潮湿的地牢当中,杜哲在此地已经待了有三天了。期间萧萱来过一次,说是会想办法免除他的死罪,看看能否争取叛为流放。

  杜哲对此倒是无所谓,流放之地必然是苦寒偏远的地方。无论是影视上经过渲染的还是史书上的记载,这种地方去了基本上和死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唯一的区别是流放的死更为痛苦与绝望,而直接枭首反而更加的解脱。

  这三日杜哲想了很多,可是无论怎么想,始终想不通为什么魏长苏对于自己为何如此仇视,两人之间唯一有过冲突的便是关于苏惠之事,可是这也不过是风流场上争风吃醋很正常发生的事情,如何会使得他对自己有这么大的仇恨,甚至不惜花费这么大的力气。

  想了这么多也想不通,杜哲所幸也不再去想这件事情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如何也是对方赢了,至于苏惠与青竹还有陈娟今后的生活等自己时候也不需要担心了,相信萧萱会很好的照顾他们。

  只是不知道自己死之后,灵魂是否会像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一样,回到那个世界。若真的如此,杜哲希望能够再看一眼自己的父母,能够再看一眼当年的初恋。

  “咔嚓!”

  清脆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天牢当中十分的刺耳,也让正在神游的王铭回过了神。脚步声逐渐响起,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停了下来。杜哲转过身体,看向牢房外的通道,只见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老者正站在门口,在他身旁还跟着一个极为健硕的中年男子。

  “将牢门打开。”

  老者缓缓开口,虽然声音不大,却带着不容反抗的语气。弓着腰跟在两人身后的狱卒听后,连忙走到牢门口,颤抖的手几次都未能将钥匙捅进锁孔。很显然这两人的身份令他感觉到恐惧,从他满脸的冷汗来看,这两人的身份来头很大。

  牢门缓缓的被他拉开,那老者挥了挥手手,狱卒便大松了一口气,急忙拱手离开了,脚步急促看来是恨不得离开离开。

  中年壮汉跟随这老者的身后走了进来,站在他的左侧,右手把住刀把,目光警惕的看着杜哲,显然这么做是为了预防突发的情况。

  “你便是杜哲?”

  “老丈能够进入天牢,让那狱卒如此害怕,莫非来到晚辈这牢房不知晚辈姓名么?”

  所幸也是一死,杜哲此刻倒也放开了,无论身前的老者是何身份,即便是当今的皇上那又如何。总不可能对方能够处死自己两次。

  中年汉子看见杜哲如此态度,目光当中露出一丝杀气就要动手,却被他身前的老者拦住了。浑浊的目光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杜哲,脸上却是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听说你与晋阳关系不错。”

  “老丈倒是打听到了许多事情啊,不过很可惜,晚辈与晋阳郡主只是主仆关系。既然是主仆关系,又何来关系不错的说法。”

  “坊间传闻或有不实之处,但也须知无风不起浪。”

  “老丈,莫非你是特地来消遣晚辈的么?”

  老者闻言却是大笑了一声,兴许是情绪波动太大了,脸色猛然间变的通红,剧烈的咳嗽起来。身旁的中年男子脸色顿时一变,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鲜红的丹丸让他服下。片刻之后,老者的面色这才逐渐恢复。闭目养神片刻后,老者这才重新看向杜哲。

  “你还不配老夫消遣你,今天来这是送你一场天大的富贵。”

  “老丈,如今晚辈身陷天牢。即便你身份尊贵,能比的上当今皇上?”

  “呵呵,当今皇上?如今这朝堂都掌握在老夫的手上,当今皇上也不过是个空架子而已。”

  杜哲脸色一变,目光犹疑的看向这老者,普天之下能够在天子脚下说出这种话的,除了当今宰相魏冉,恐怕没人有这种魄力。

  “晚辈如今这情况可都是拜魏长苏所致,不知今日魏相屈尊来这牢笼当中,是为了什么?”

  “你要出这天牢易如反掌,只不过需要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老夫让你位极人臣,数人之下,万人之上。至于相应的条件,只待今后老夫需要你的时候,你不要推迟便可。”

  杜哲微微一愣,并没有立刻回答。目光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个老者,随后缓缓的摇头。

  “莫非,这样的条件还不足以满足你?”

  “帮助你谋反?算了吧,且不说我与晋阳郡主相交莫逆,即便是当今太子也是有一些交情。再者说,这天下我相信在当今太子的手底下也肯定比在你的手底下要好的多。”

  老者目光微微一变,原本和睦的表情也阴沉了下来。

  “看来你是不准备帮老夫了!”

  “恕难从命。”

  “好!好!”老者不怒反笑,看向杜哲的目光也如同看向一个死人。

  ——————————————————

  老者离开后,杜哲这才重新靠在墙壁之上,脸上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感觉。刚刚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自己就答应了。若不是余光看见那老者露出的腰牌,怕是真就着了他的道。只不过这当今皇上怎么会来到天牢跑来试探自己?

  这一点杜哲想不通,只不过由此可见,这魏冉在朝中的权势太大了,大到当今天子居然也对他忌惮如此,若是朝中有人可用,恐怕这皇上也不会跑到这来了。

  不过刚刚那番表演却是天衣无缝,这皇上虽然看似恼怒,实则心底怕是已经认同自己了,怕是过不了几日,自己就能离开这天牢了。魏长苏!既然你要玩,那咱们就看看谁先倒下!

  萧衍离开天牢,上了马车准备回皇宫,刚要坐下便感觉到腰间似乎有重物,低头一看,只见一枚玉佩挂在腰间,上面还雕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五爪龙。想起之前杜哲在天牢当中的反应,先是一愣,随后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心思缜密,见风使舵,倒是难得的一个聪明人,此番入狱是魏冉之子造成的,两人之间仇隙已结,若是好好调教一番,这杜哲倒是可堪大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