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品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求救

一品侯 大陆朝东 2067 2020.01.11 22:04

  皇宫之内,萧衍正在批阅奏章。案桌上的烛火微微一晃,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跪在大殿之上。

  “主上,杜哲收留沧州叛军头领之一周天生而入狱,背后指使之人是魏长苏。”

  正提笔批阅的萧衍一顿,目光浑浊的看了一眼宫门外已经暗淡的天色,嘴角缓缓勾勒出冷笑。没想到如今宰相府的公子都能凭借其父的权利,在这天子脚下玩弄人心了。这叛军头领杀之无妨,但若是凭私人恩怨在这玩弄阴谋,这便触及到了萧衍的底线。

  “退下吧。”

  “是!”

  当人影消失之后,萧衍从龙椅起身,慢慢的朝着大殿走下。想要救这杜哲十分的简单,但此时还不是时候。如今魏长苏已经招惹与他,即便今后入朝堂也绝不会与魏冉同流合污,只是不知此人心智如何,尚需磨炼一番。

  ——————————————————

  萧雨澜沐浴之后听到身边的侍女禀告,连湿漉漉的秀发也来不及擦干,便朝着寝殿内走去,也不知道萧萱这么晚进宫有什么事情,刚走进房间便看见萧萱焦急的坐在那里。

  “萧姐姐,你可要救救杜哲啊。”

  “杜哲?”

  萧雨澜脚步一顿,有些不明白萧萱的意思。

  “陛下最心疼你了,若是你出面求情的话,说不定.....说不定事情会有所转机。”

  “你先别急,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慢慢说。”萧雨澜本能的察觉到这事情似乎有些蹊跷,一般的事情即便她凭借郡主的身份也肯定能够摆平,可听她现在之言,似乎是件了不得的大事,还需父皇亲自解决。

  “也不知道杜哲喝了什么迷魂汤,竟然私自藏匿沧州叛军。如今被人告发,现在已经被关进天牢了。”

  “你说什么!沧州叛军?”萧雨澜脸色一变,没想到这杜哲的胆子居然大到这种程度。这件事情可是闹得沸沸扬扬,特别是那三名叛军头领被抓之后,父皇更是震怒。因为这是蓄意谋反,与之前所想的聚众闹事性质便不一样了。

  “萧姐姐,这下可怎么办啊。”

  “他收留这叛军头领多久了?”

  “大约有两三个月了吧。”萧萱记得第一次见这周天生时便是两个月前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所以推算的话最起码都是三个月。

  “两三个月?怎么会突然被人发现呢?看来这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自小在宫中长大,更是常伴萧衍左右,对于这政治上的嗅觉,萧雨澜却是十分的敏锐,光凭这些便能推定有人在背后指使。

  “背后有人?”想起杜哲离开的时候意味深长的话,萧萱似乎隐隐抓住了什么。但脑子里却是一头雾水,阴谋诡计可不是她的擅长。

  “这件事情恐怕帮不了,这已经触及到了父皇的底线,恐怕无力回改了。”

  “萧姐姐,你想想办法啊。”萧萱脸色一白,拉着萧雨澜的胳膊就开始哀求了起来,眼中更是泪花闪烁。

  萧雨澜差异的看了一眼萧萱,见他这幅模样,心中隐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目光凝重的看着她。“你是不是喜欢那个杜哲。”

  萧萱一愣,脸色忽然变的绯红,低着头扭捏的不说话。萧雨澜见她这幅模样脸色微变,语重心长道:“萱儿,你要想清楚,即便晋王同意,但是父皇绝对不会同意的,你这样又是何苦呢。”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姐姐,到底有没有办法啊。”

  “只能让毅弟去求求父皇了,或许可以保住命,但是发配边疆是无可避免的。”

  萧萱听后脸色一白,低着头沉默了很久,萧雨澜的话显然是最好的结果,若是萧毅的劝阻还没有效果,那么杜哲就真的没有任何其他可能了,但是萧毅愿意么?

  “但是太子贵为储君,为了一个平民愿意冒这样的风险么?”

  “你贵为郡主,为了一个平民跑到皇宫来求助,不也是冒着风险么?”

  萧雨澜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的萧萱脸色通红,不过此刻却也不是扭捏的时候,趁着吏部还未彻底结案,必须得早点让萧毅求情。

  “萧姐姐,你说还是我去说?”

  “我来吧,我去说的话,毅弟还是会听的。”

  萧萱点了点头,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在这里多待也并不合适,起身告辞之后便离开了。萧雨澜洗漱了一番,也不等明日,当即便让人摆驾前往太子的寝宫。

  ————————————————

  第二日清晨,萧衍吃完早饭后正要准备将昨日的奏折看完,不料忽闻太子觐见,表情有些惊讶。兴许是平日对他严厉了些,一般不是自己召见,他可不会跑来特地看自己。

  “宣!”

  萧毅穿着四爪金龙的太子服表情平静的走进大殿,三拜九叩之后这才起身,虽然极力的强装镇定,可是面对自己的亲爷爷,当今大梁的皇帝,恐惧还是占大部分的。

  “你今日怎么忽然想着来我这了。”心中虽然已经隐隐猜到他在这个时候来的目的,但是萧衍还不能确定,他不能确定太子与这杜哲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

  “孙儿今日前来是有大事与皇爷爷商议。”

  “哦?没想到你也关心朝中大事了,行吧,说来听听,你有什么大事要与朕商议。”

  “孙儿所要说的事情,便是昨日在城内君为客发生的事情,孙儿今日前来是恳请皇爷爷能否彻查此案,莫要牵连无辜。”

  萧衍抬起头看了一眼萧毅,目光平静看不出有什么波澜,但即便一句话都不说,多年位居至尊之位的气势却隐隐在大殿之内散开。

  萧毅微微低头不敢与萧衍的目光对视,心中也开始忐忑起来了,不知道皇爷爷听完自己所说的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

  “你与这杜哲关系很好么。”

  “孙儿......孙儿曾与这杜哲交谈过几次,发现此人心思异于常人,故而起了结交之心。而且皇爷爷也时常教导孙儿,应当多结交一些有志之士。”

  “原来包庇祸乱大梁国基之人也算是有志之士么?这么一看倒确实志向远大。”

  萧毅身体微微一颤不敢在说话,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

  “此事朕自有分寸,下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