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棋逢对手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057 2019.08.30 19:05

  没出胡同,过了两个门,就到了,果然很近。

  谢老太太见林启风跟来,也没说什么,只是冲他笑笑,然后领着范全他们进了门。

  院子格局倒跟林启风家差不多,门窗看着像是新换的,地面也没杂草,收拾的挺干净。

  “小师傅,你看哪里做场地合适?”谢老太太询问道。

  “客厅就好,七天七夜时间还是有点久的,难免会碰到雨天,院子里不合适。”范全道。

  “是不合适,那就在客厅好了。”谢老太太从善如流,接着道:“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用,东西我们都备好了。”范全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午饭好了说一声,我们会安排好轮流去吃,不会耽误法事的。”

  谢老太太笑着声:“不会让小师傅们饿肚子的,那……现在就开始?”

  范全、潘越、秦振三个进了屋,从随身带的包袱里拿出僧衣,夏天穿的本就清凉,衣服也没脱,直接套上僧衣,现场来了出变形记,配合那颗光头,毫无违和感。

  接着是木鱼、念珠、蒲团,那么点个包袱,还真塞得下,林启风看的咋舌。

  一切准备就绪,三人盘腿坐在地上,左手持念珠,右手持木槌。

  “嗒。”

  一声脆响,三人不约而同开始敲了起来,闭着眼,嘴中传出念经声。

  谢老太太点点头,看表情挺满意的,没出声,悄悄退了出去。

  林启风也没多待,跟着出去了。

  刚想跟谢老太太打声招呼走人,就见隔壁房间走出一个老头。

  老头年纪看着跟谢老太太差不多,六十左右的样子,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瘦,脸上骨头突出,两颊陷了进去,上半身套着件汗衫,隐约能看到肋骨,浑身上下没有二两肉,看着就像跟棍儿。

  精神倒是挺好,一米七的个子,一头白发梳的板正,两只眼睛炯炯有神。

  此刻脸上带着无奈,对谢老太太道:“把人请过来了?”

  “里面呢。”谢老太太努努嘴,没再理他,转身走了。

  “对不住了小伙子,她就这脾气。”老头摇摇头,然后向林启风道个歉:“事情我都知道,给你添麻烦了。”

  “小事,不麻烦。”林启风客气一句。

  “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以后都是邻居了,有什么事打声招呼,互相照应一下。“老头道。

  “我叫林启风,老爷子怎么称呼?”林启风介绍完,又问道。

  “吴忠浩,刚才那是我老伴儿,谢清雅,别站着了,过那边坐。”吴老头介绍完,指了指院子里一棵树下的石墩道。

  树看着有些年头了,枝繁叶茂,在院子里撑出一块阴凉地,树下摆着一张石桌,桌旁摆了几个石墩,充当凳子。

  林启风点点头,回去也没事,就跟老头聊会,权当解闷了。

  走过去坐下,接过老头递过来的茶杯,闻了下赞道:“茶不错。”

  “小伙子还懂茶?能猜出是什么茶不?”吴老头来了兴趣,问道。

  “叫我启风就行,对茶懂一点,也没深入了解过。”说着,把茶杯凑到鼻子下,仔细闻了闻,皱着眉道:“像是武夷岩茶,具体品种就不知道了。”

  林启风对茶确实了解一点,不过也只是一点,茶道太深奥,讲究很多,他只是跟着同事附庸风雅过一阵,兴趣过了,也没执着于此。

  “那也不错了。”吴老头自己也倒了杯茶,笑着坐下道:“茶是儿子给的,知道我爱茶,就弄了一大堆,老伴儿也没兴趣,我一个老头子也喝不了多少,你要是喜欢,待会走的时候拿点回去。”

  第一次见面就收人东西,这事不太好,而且,人家没准儿就是客气一句呢?林启风先道了声谢,然后拒绝了。

  眼睛在桌面上扫过,摆着张棋盘,是象棋,上面还摆着棋子,红色方被吃的只剩个光杆司令,被人家蓝色方双車双炮外加两个卒子围了个严实。

  林启风有点疑惑,这是典型的虐杀啊,什么仇什么恨,为什么这么狠,一点面子都不留。

  “小伙子会下象棋不,要不咱俩来两盘?”吴老头察言观色的本事不错,见林启风盯着棋盘,直接笑着邀请道。

  象棋也算是国粹了,会的人不少,就算不会下,也应该听过马走日,象走田,车走直路炮翻山,士走斜线护将边,小卒一去不回还这句顺口溜。

  林启风倒是会下,但水平不高,勉强属于入门级别,不想出丑,笑着拒绝道:“会一点,就不在您面前丢人了。”

  “下着玩的丢什么人,来两盘。”吴老头突然热情起来,说着就开始重新摆棋。

  盛情难却,也只能勉为其难了。

  “老爷子先请吧。”林启风做好了出丑的准备,也就不在意红先黑先的规定了,直接大方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吴老爷子摩拳擦掌,脸上带着兴奋,起手一个当头炮。

  林启风跳个马,俩人一招一式开始对局。

  五分钟后,林启风自感轻松,对吴老头的水平有了了解,这也是个菜鸟,先前以貌取人,误判了形式,现在倒也松了口气。

  十分钟后,林启风提起点兴趣,水平低不可怕,决定下棋体验感的还得看对手,两个臭棋篓子凑一块,倒也旗鼓相当,充分体会到了博弈的乐趣。

  二十分钟后,俩人棋逢对手,杀的难解难分。

  半个小时后,林启风胜利在望,跳了下马,直接形成马后炮,将死了吴老头,笑着道:“将军,老爷子承让了。”

  “唉,可惜,可惜啊。”吴老头一脸懊恼,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大意了。

  随即又兴奋起来,道:“虽然输了,但是真过瘾啊,好久没碰到这么好的对手了,来,再来一盘。”

  这话说的林启风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愤怒,不过也不管了,对于一个无聊的人来说,这种智商的碰撞,真的好爽。

  俩人摆开阵势接着干,一盘接一盘,互有胜负,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

  谢老太太做好午饭,正要叫范全他们来吃,路过树下,见两人下的那叫一个兴奋,撇撇嘴,眼中满是鄙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