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喝酒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074 2019.09.08 19:00

  涛子家,院子里,涛子老爹正蹲在井边洗菜。

  萝卜、白菜都是自家种的,外加两根藕,上面还带着泥,旁边搁着个脸盆,里面装着两条鱼,不知道死了没,个头不小,得有一斤多。

  “忙着呢。”林启风两兄弟进到院子里,打声招呼道。

  “启风来了。”涛子老爹扭头笑着回一句,盆里的鱼甩了甩尾巴,贱了他一脸水,看来是还活着。

  涛子老爹脸也没擦,捞起鱼放地上,照着鱼头框框就是几巴掌,这下彻底凉透了。

  “这么大的鱼,从咱沟子里钓的?”林启风问道。

  “塘里捞的,上午去挖藕,正好碰到这两条鱼,都冻傻了,也不知道跑,捞回来当个下酒菜。”涛子老爹回道。

  “没结冰吗,这天下水人不得冻坏了?”林启铭问了句。

  “哪能不结冰啊,搞了半天才敲出个窟窿,没敢多挖就上来了。”涛子老爹心有余悸,然后道:“先进屋吧,这边马上就好,梁子和栋子都来了,屋里等着呢。”

  兄弟俩应了句,往屋里走去,路过厨房时,里面传来声音,刀切在案板上,嗒塔塔响的很有节奏。

  林启风向里面望了一眼,两个人影,一个他认识,是涛子老娘,另一个有点陌生,估计就是涛子媳妇了,个子挺高,得有一米七多,因为背对着他,没看到脸,不知道长得怎么样。

  掀开帘子走进屋,涛子、老梁、陈栋三人正在吞云吐雾,屋里烟雾缭绕,像是在修仙。

  “咳咳咳。”林启风被呛得直咳嗽,捂着鼻子道:“你们这是抽多少了,屋子里还能站人不。”

  “终于来了,就等你俩了,快坐这。”涛子站起来招呼道,边说话嘴里还边往外冒着烟。

  桌子前放着两个板凳,不用想也知道是给他们两个留的,刚坐下,涛子就递过来跟烟道:“来一根?”

  林启风摇摇头,这东西他就没抽过,前世刚工作时穷得叮当响,也没钱浪费在这上面,没有养成习惯,重生回来也就没想着抽。

  涛子又把烟递给林启铭,后者倒是愉快的接了,从兜里掏出火柴,刺啦一声,点着烟猛吸一口,动作相当熟练。

  林启风皱皱眉,问道:“什么时候好上这口的?以前没见你抽过啊。”

  “没多久,抽着玩,累的时候提提神。”林启铭吐出口烟道。

  “你可得注意点,修车这活接触的可都是油,稍不留神整出点事就是大事。”林启风道。

  “放心,我看着他们呢,干活的时候绝对不会抽的。”老梁接了句。

  林启风点点头,老梁是个稳重的人,有他看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放下心来,看着老梁的脸,半年不见,感觉他瘦了不少,不知道是平时太累,还是又生了个闺女,心情不好抑郁的。

  揭人伤疤这种事不能干,林启风只能关切道:“梁叔感觉瘦了挺多啊,好日子才刚开始,得注意身体才行,累了就休息几天。”

  老梁突然脸一红,应了一声,又闷头抽起了烟。

  “他才舍不得休息呢。”陈栋笑着说一句。

  老梁突然怒了,推了陈栋一把,陈栋不生气,反倒笑的挺开心,涛子、二哥俩人也一起笑了起来。

  林启风看的不解,不知道几人在打什么哑谜。

  闲聊几句,菜做好了,涛子老爹也过来喝了两杯,然后找个借口走了,不是一辈人,难免有代沟,坐一块谁都不尽兴,干脆由着年轻人闹去。

  三杯两盏下肚,气氛渐渐起来了。

  林启风端起酒杯对涛子道:“来,我敬你一杯,结婚时我没在,现在把酒补上,同时也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最重要的是要早生贵子。”

  “哈哈,启风你也得加把劲了,一屋子人,现在就你一个光棍了。”涛子举起酒杯,跟林启风碰了一下,同时调侃道。

  这么一说还真是,二哥马上要当爹了,陈栋孩子都满地跑了,老梁已经四个孩子,涛子这一结婚,可不就剩他一个光棍。

  林启风老脸一红,硬着头皮来一句:“等着吧,最晚明年,我就领着媳妇回来让你们瞧瞧。”

  一桌子人哄堂大笑,气氛热烈。

  老梁点根烟,笑道:“前些日子吴建强那老小子还忽悠我买车呢,你要真能找到媳妇,我就出把血,咬牙买一辆,到时候我开着车把你俩接回来,也给我们看看京城的女人长啥样。”

  “等着吧。”林启风咬牙道,接着反应过来,又问:“买车?买啥车?”

  “矿上车队要换批新车,原来的车开着有些年头了,载重太小,效率太低,准备换一批载重大的。”老梁解释一句,接着道:“淘汰下来的旧车,就准备转手卖了,这事摊在了吴建强头上,这老小子正满世界忽悠人去买呢,注意也打到我头上了。”

  到底是开矿的,几十万一辆的车说换就换,还是整个车队,林启风有点羡慕。

  老梁接着道:“要说价钱吧,跟新车比倒是真的便宜,可大家才吃饱饭没几天,谁有闲钱去买这玩意。”

  “多少钱一辆?”林启风问道。

  “说的是两万多,可听吴建强的意思,要是真想要的话,还能在便宜点,没准两万就能拿下。”老梁吐个烟圈道。

  万元户都能横行的年代,两万多简直就是个天价了,不用想都知道卖的不怎么样,林启风又问:“那车现在就干放着吗?”

  “那可不,当废铁卖又嫌太亏,停在矿旁边的荒地上,排了一长溜,堆着生锈呢。”

  “怎么不先开着,载重再小也能拉货啊,蚊子腿也是肉,放着多可惜。”林启风不解。

  “哪有那么多司机,都跑去开新车了,谁还在意原来的破车。”老梁道。

  林启风点点头,公家的东西,糟践了也没人心疼……除了吴建强。

  这任务完不成,估计有他受的。

  一顿酒从中午开始,一直喝道天黑才算完,临走时涛子媳妇还过来留了一下,是不是真心的不知道,反正脸上带着笑。

  天黑烛光暗,林启风喝的有点熏熏然,依然没看清长相,也没在意,好不好看都是涛子媳妇,跟他没关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