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帮大师渡个劫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179 2019.08.19 13:29

  早上四点多,鸡都没起,李想起床了。

  窸窸窣窣一阵声响,打开门出去了。

  林启风眯着眼看了下窗外,天还黑着,嘀咕一句,倒头接着睡。

  李想这种反常,肯定是有什么事,但他不想说,他们也不好强问。

  前世时也有这么一出儿,不过直到毕业时,他依然活蹦乱跳的,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

  只要身体没事,其他的那都不叫事。

  第一印象最为根深蒂固,想要改变,太难。

  这些天,任林启风使出浑身解数,跟李欣的关系依然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顶多就是摔累了,俩人能聊上两句。

  仅仅如此,林启风可不能满足。

  没办法,只能放大招,用糖衣炮弹腐蚀了。

  首先就是李欣的闺蜜童珍。

  今天送个发卡,明天送个皮筋,虽然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可哪个女的不喜欢礼物,俩人的关系倒是突飞猛进,见了面笑着寒暄两句,处的不错。

  “认识这么久,还没一起吃过饭,今天时间还早,要不我们一起去吃顿饭吧,我前几天找了家馆子,味道非常好,我请客,一起去试试怎么样?”这天下午训练完,林启风笑着邀请道。

  赚了钱,林启风可不会委屈自己的肚子,虽然柔道队有食堂,但味道真不敢恭维。

  这些天训练完了,林启风都是在外面吃的,对周围的饭馆倒是大概了解了。

  “我还有事,就不去了,你们俩去吧。”李欣委婉拒绝道。

  “别呀,饭馆就在前面不远,吃个饭很快的。”林启风急忙劝道。

  “对呀欣欣,你能有什么事,不就是回宿舍洗衣服吗,晚上回去不是照样能洗吗,宰这家伙一次可不容易,一起去吧。”童珍也劝道。

  够意思,这礼物没白送,林启风用眼神向童珍默默点了个赞。

  “可是……”李欣还要犹豫。

  “哎呀,走吧,听我的。”直接就被童珍拉着走了。

  饭馆在个胡同里,不大不小,三十来平,摆了八九张桌子,还不显得拥挤,环境还算不错,至少桌椅擦得干净。

  林启风三人刚坐下,服务员模样的女人上来招呼道:“您吃点啥?”

  “你们来点吧,想吃什么点什么,不用给我省钱。”林启风大方道。

  李欣没接话,童珍倒是接过菜单道:“我来点,你就准备大出血吧。”

  说是要狠宰林启风,可点了几样都是萝卜、白菜、豆腐,连个荤腥都没。

  陪练的工资童珍清楚,尤其是林启风还只能拿一半,到底也没真狠下来,点了四个菜,外加几碗米饭,总价不超过一块钱,就停了手。

  “你这是要喂兔子呢,这么素。训练这么辛苦,不吃点肉补充一下,身体怎么吃得消。”林启风吐槽一句,拿过菜单接着点道:“来条糖醋鱼,有鱼不?”

  “有的,下午刚钓上来的,新鲜着呢。”硬菜一点,服务员也热情起来。

  “那就来一条,再来个红烧排骨,京酱肉丝,还有……”

  “够了够了,我们三个人怎么吃得完。”听林启风还要点,李欣和童珍俩人同时出声阻止道。

  好家伙,这一顿饭没个三五块钱是下不来了,放到平常人家里,都够一星期的菜钱了。

  “这是替我省钱呢?”林启风自作多情的想着,笑道:“那就这些吧,不够了再点,快点上菜啊。”

  等菜的功夫,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林启风倒是被隔壁桌上的人给吸引了注意力。

  一男一女两个人,点了整整一桌子菜,看摆盘,应该都不便宜,相比下来,林启风这边反倒显得有点寒酸。

  女的打扮挺时髦,头发烫了波浪卷,身上披着一件红色呢子大衣,脚上蹬了双皮鞋,标准的时尚女性。

  就是脸有点配不上这身衣服,小眼睛、塌鼻梁、还有点雀斑,嘴上抹了口红,时不时撩一下头发,嘴唇轻抿微微一笑。

  林启风扫了一眼,就没敢再看,毕竟马上就要吃饭了……

  男的就很普通了,大众脸、粗布鞋,裹着件旧棉袄,标准的劳动人民打扮,屋里这么热,还带个**帽,有点怪,看样子,也没打算摘。

  总之,俩人都挺另类。

  菜上来了,林启风也就没再看,招呼李欣和童珍吃起了饭。

  “好嘛,我说你在屋里怎么还带个帽子,原来是个和尚,你一个和尚还来相什么亲,逗老娘玩呢?”

  正吃着饭,林启风就听隔壁那女的突然大叫道,声音有点刺耳。

  扭头一看,就见那男的弯腰捡东西,帽子掉了下来,露出一颗锃明瓦亮的光头,头顶九个戒疤有点扎眼,难怪那女的一口咬定他是个和尚。

  林启风也惊讶了,头顶戒疤的和尚,在影视剧里倒是常见,但在现实生活中,那就太稀少了。

  再过两年,到1983年,《关于汉族佛教寺庙剃度传戒问题的决议》这项规定一出,和尚烫戒疤就被明令禁止了,理由是不能拿人命健康来换取信仰。

  再之后,就只能从遗留下来的老和尚,或者影视剧里看到此种景象了。

  这情景可不多见,林启风倒是边吃,边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我已经还俗了,不是和尚。”那男的一脸窘迫,辩解道。

  “还俗了还留个光头,骗鬼呢,告诉你,咱俩没戏了。”女的不依不饶,撂下句狠话,起来扭着屁股走了。

  “呸,长那个鬼样子,还当自己是朵花,老子都快看吐了,饭都没吃一口,哪个男的娶了你,真是瞎了眼了。”男的也来了火,直接开骂。

  “您还吃吗?”服务员过来问道。

  “不吃了,倒胃口。”

  “一共七块四毛钱,谢谢。”

  “多少?”男的有点不敢置信,瞪眼问答。

  “七块四,价格菜单上都有。”

  “但是,菜都是她点的,也是她吃的,我可一口都没动啊。”

  服务员微笑而立,沉默不语,老板提着菜刀,从后厨走出。

  “那先欠着成不,我一定会还的。”

  “本店小本经营,概不赊账。”老板把刀提到胸前,冷冷的道。

  “可我钱不够啊,我这……”男的愁眉苦脸,从兜里掏出一把毛票。

  林启风看的直乐,突然兴起,要不帮大师渡了这道劫?

  重生这事挺神叨的,就当给佛门上个香油钱,求个平安?

  林启风转念想着,起身问道:“还差多少钱?”

  “四块七,我这只有两块七。”男的一脸求助的表情,看向林启风。

  “给。”林启风掏出五块钱,递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