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战绩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023 2019.08.31 19:05

  卖票的刚被蒋凯怼了一道,心里正搓着火,就见一道人影快速走来,就要冲进去,直接怒了,骂道:“哪来的崽子,敢在英哥地盘上撒野。”

  说着,就要抄家伙叫人一起干了。

  “你特么眼瞎了,天黑看不清脸,老子这颗光头你也看不清吗。”胡同黑着脸骂道。

  “呦,您是……大师?刚才走神了,没认出您来,真对不起啊。“卖票的像是吃了只苍蝇,气没撒成,又被怼了一道,心里的委屈无法诉说,还得赶忙鞠躬赔礼道歉。

  “刚才叫谁崽子呢?”胡同沉着脸道。

  “说我呢,你看我这个头,堆人堆儿里,像不像个崽子?”卖票的陪着笑,直接损起了自己。

  “那我能不能进去?”认错态度不错,胡同感觉挣回了点面子,气消了点接着道。

  “您请您请,英哥专门吩咐过的,只要您来,随时进。”卖票的哈着腰,不遗余力的捧着胡同。

  “哼哼哼,也不看我跟英哥什么关系。”胡同被舔的很爽,脸上露出得意的笑,退回到林启风跟前,嘚瑟道:“哥,你看我这名头咋样,还行不?”

  林启风没说话,心里早就笑喷了,冲他伸出一颗大拇指,一副你很棒棒的样子。

  “哥,里面走起。”胡同受到鼓励,嚣张道。

  “哗。”

  刚进门,一阵喧闹声扑面而来,里面人真的不少,屋顶亮着灯,不过瓦数应该不高,还是有点暗,但也比外面强很多,离得近点,勉强还能看得清人。

  中间一块空地没什么人,周围摆了一圈椅子,挺紧凑,此刻也都快坐满了,黑压压一片人头,得有近两百号人了。

  空地前面有块台子,摆了把椅子,正有人坐在上面唱歌:

  小城故事多

  充满喜和乐

  若是你到小城来

  收获特别多

  ……

  听声音是个女的,长相看不大清,邓丽君的《小城故事》,被她唱的惟妙惟肖,唱功确实不错。

  林启风听的陶醉,木然的跟着胡同向左边椅子后面走去。

  墙边被用木板隔出几个隔间,里面依旧摆着几把椅子,地方相对宽敞些,中间还有个小桌子,比外面要高出一个档次。

  一曲唱罢,林启风意犹未尽,这才有功夫打量起眼前来,不看不要紧,一看瞬间惊讶了。

  豁,这算包间吗,看着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又回身看了一眼那块空地,心里恍然,道:“这就是舞厅了吧。”

  旁边胡同倒是耳朵尖,里面声音这么大,林启风说的声音也挺小,居然还被他听个正着,凑过来嘚瑟道:“哥,你这就没见识了吧,什么舞厅,人家这叫音乐茶座,去深城的时候去过几次,前些日子被人邀请,这才知道京城也开了一家,啧啧,以后无聊有去处了。”

  说着,还一脸怀念的样子,看在林启风眼里,感觉有点贱。

  舞厅这东西,建国后就有,后来人道洪流时,被当做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销声匿迹了。

  改革开放后,又再次出现,1979年时,广州东方宾馆内,出现了第一家,不过不叫舞厅,可能还有顾忌,改了个名,叫“音乐茶座”,形式都差不多。

  从特区开始,舞厅又再次迅速风靡大江南北,到1985年时,光沪市就已经开了五十二家,可见其火爆程度。

  这是被鄙视了啊,不过林启风也不在意,挂羊头卖狗肉而已,二世为人,这事见得多了。

  “哥,坐里面,到了这随便玩,我都罩得住。”胡同依旧嘚瑟道,赤裸裸的嚣张。

  林启风摇摇头,当初那条淳朴的汉子,算是找不着了。

  “哥,要喝点什么不?凭门票能换瓶啤酒的。”胡同跟着进来坐下道。

  “啤酒这东西不需要票证的吗?”林启风有点惊讶道。

  “老板牛呗,有的喝不就行了。”胡同无所谓道。

  林启风点点头,这话在理,牛掰的人不需要票证,接着想起什么道:“我们也没买门票啊,拿什么换?“

  “拿钱呗,虽然有点贵,但是,钱对咱们来说,那还叫个事?而且,我,大师的名头摆着呢,还用什么钱啊,免费喝。”胡同大手一挥,直接去拿啤酒去了。

  林启风无语,合着他提门票换啤酒这茬,就是为了显摆一下自己的名号有多响亮,难道是因为刚才被打击了的原因吗?以前也没见他什么时候这么嘚瑟过啊。

  一转眼的功夫,胡同就拎着啤酒回来了,一只手拎三瓶,六瓶啤酒啪的一声摆在桌子上,胡同的声音接着响起:“哥,随便喝,不够了还有。”

  啤酒在现在还是挺稀罕的,重生回来,林启风别说喝了,见都是头一次见,主要也是他不好这口,没想起来有这事。

  现在摆在眼前,突然来了兴致,拿起瓶啤酒喝了口,嗯,还行吧,这东西他也不懂,喝在嘴里感觉都是一个味。

  “哥,口感怎么样?”胡同也拿起一瓶,吨吨吨,一口直接干掉半瓶,喝完擦擦嘴,问道。

  “不错。”林启风随意道。

  “是吧,我也觉得不错,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一个人就干掉十八瓶,那感觉就一个字:爽。”胡同炫耀着自己的战绩,末了又补充一句:“就是晚上起夜次数有点多了,好在也没人看到,要不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肾不好呢。”

  说着有点后怕,“我可还没结婚呢,这名声可不能传出去。”

  林启风看着胡同那颗光头,久久无语,这都想到娶媳妇了?还挺有梦想的。

  随他去吧,林启风自顾自喝起了酒,胡同在旁边接着吹,一瓶没喝完,有人找来了。

  那人年纪不大不小,三十来岁,留着一头长发,穿着件中山装,派头倒是挺足,可这天气,光膀子汗都流不停,也不嫌热。

  林启风暗自鄙视一下,就听那人开了口:“大师又来捧场了,真是荣幸啊。”

  “英哥。”胡同起身打声招呼,态度难得恭敬了点。

  “这位是?”英哥冲胡同笑着点点头,接着看向林启风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