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徐父徐母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063 2019.09.09 19:00

  大过年的,卫生院里病人不多,生意惨淡。

  三人病房里,就住了二嫂一个人,算是享受了一把特需级的待遇,剩下两张床,正好便宜了留下来陪护的二哥,有张床睡,总比坐椅子上强。

  生孩子也是个体力活,折腾了九个多小时,等二嫂送到病房时,人都是虚脱的,脸色白的吓人,这是消耗过大,接下来还得奶孩子,得好好补补才行。

  老娘回家研究二嫂的食谱去了,虽然生的是个孙子,略有点失望,但毕竟是亲的,该疼还得疼。

  鸡汤、鱼汤、猪蹄汤,变着法的给二嫂补身体,做好了亲自送过去,一天三趟也不嫌累。

  趁二嫂喝汤的功夫,替她抱会孩子,看着怀里安静熟睡的孙子,老娘是越看越喜欢,眼睛都笑成了月牙状,之前的话完全抛在了脑后。

  家里有钱,营养跟得上,不到三天二嫂就恢复过来,初四这天中午,趁着天气暖和,一家人决定出院回家了。

  来的时候怎么来,回去的时候还是怎么回,只不过二嫂旁边多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娘俩躺在板车上,被被子裹得严实,生怕吹了风,着了凉。

  到家没多大会,二嫂父母就提着一篮子鸡蛋,上门看闺女和外孙了。

  “你婆婆待你还好吧?伺候月子可得上点心,要不你回家住几天,我来照顾你们娘俩?”徐母抱着外孙舍不得撒手,抽空问道。

  “待我好着呢,吃的、用的、穿的从没亏待过我,尿芥子、小衣服都是婆婆提早就准备好的,没用我操一点心。”二嫂靠在床上,笑着回道。

  “一天天的瞎操心。”徐父瞪了徐母一眼,道:“这一年多,人家书堂媳妇待咱家咋样,你心里没点数吗?”

  “我不是怕咱闺女受委屈吗。”徐母有点委屈,道:“我生孩子那会儿,想吃口好的都吃不上,没有奶水,孩子饿的哇哇叫,现在条件好了,那份罪,我可不想让闺女再遭。”

  成衣店生意红火,二嫂也没少赚钱,虽然已经是嫁出去的姑娘,可毕竟是亲爹亲妈,徐父上次摔断腿,也不知道是治疗不及时,还是医生水平不够,落下个长短腿的毛病,走路一瘸一拐,重活累活这辈子是不用想了。

  一家子总得吃喝,二嫂是老大,自己过好了,也不能放着家里不管,该帮衬还得帮衬一把,想着跟二哥商量一下,结果二哥根本看不上她挣得那点钱,而且那也是她自己挣得,让她随便折腾去,养家糊口的事,他负责。

  手指头缝里漏点钱,就够一家人过日子了,再加上二嫂待产在家,店里的事都由佳慧负责,自己亲妹妹,总不会亏待了,徐家的日子也算是蒸蒸日上了。

  徐父没再说话,自己婆娘跟了他,苦了大半辈子,他心里也有愧,低着头从兜里翻出包烟,刚拿出来又想起旁边还有外孙,最后还是忍住了没点上。

  徐母有点得意,低下头亲了外孙一口,本来睡着的孩子,突然就睁开了眼,看着面前一张老脸,可能被吓到了,咧开嘴就开始大哭。

  光哭还不算,顺带着还泄了洪,顺着尿芥子,透过开档小棉裤,直接就流到了徐母身上。

  “呀,这孩子咋还尿了呢。”眼瞅着自己胸口瞬间就湿了一大片,徐母急忙扯下尿芥子,就想给外孙把尿,等了半天也没等出来,感情那点存货,都卸她身上了。

  “这才几天的娃,尿前还得给你汇报一下吗?”徐父闷声说了一句,接着道:“该看的也看了,闺女过得不差就放心了,走吧,正好回去把衣服换了。”

  “等我换个尿芥子。”徐母回了一句,冲闺女问道:“还有干净的不?”

  “我来吧。”二嫂弯腰从床头柜子里掏出快新的,伸手想接过孩子道。

  “多大点事,你在床上也不方便,我来就行了。”徐母接过尿芥子,三两下换好,然后盯着外孙一阵猛瞅,嘴里念念有词:“小外孙,姥姥回家了,过几天再来看你啊。”

  说完,才恋恋不舍的把孩子交给闺女,叮嘱两句,才一步三回头的向门外走去。

  刚到门口,正好碰到林启风,端着碗汤,见状有点惊讶道:“叔,婶儿,这才多大会儿,就回去了吗?”

  “看过就行了,有你娘照顾着,没啥不放心的。”徐父笑着回了句,“两家住的又不远,想孩子了,走几步就能来。”

  “那您慢着点。”林启风也看见徐母胸口湿的那一大片了,哪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没留。

  “没事,你进屋吧,不用管我们。”徐父回了句,一瘸一拐的走了。

  林启风等俩人拐出院子,这才转身进屋,对二嫂道:“娘给你炖的汤,凉的正好,趁热赶紧喝了吧。”

  “哎,放柜子上吧,马上就喝。”二嫂正哄着孩子,虽然已经不哭了,可含着个大拇指,瞪着一双大眼看着二嫂流口水。

  这是饿了?林启风瞅了一眼,心里恍然,没好意思再留,出门前想到什么,叮嘱道:“这次可别让二哥喝了,正是补身体的时候,可不能大意,喝完把碗放柜子上就行,待会我来拿。”

  二嫂应了一句,林启风这才走出门,心里纳闷,二哥去送个板车,怎么还没回来。

  回到家,老娘正在刷锅,林启风心里盘算着,自己侄子的满月酒,他指定是喝不上了,正月二十开学,最晚十九就得走,抓点紧,办个十八天,倒还赶得上。

  这么想着,随口问老娘道:“娘,我这马上就开学了,满月是赶不上了,要不办个十八天怎么样?”

  “找你二哥商量去,他都当爹的人了,什么事得学着自己拿主意。”老娘头都不回直接道。

  林启风无奈,接着出了门,二哥家是不能去了,没准二嫂现在正奶孩子呢,那个草垫子,搁在门口石墩子上,正准备坐会,二哥刚好回来了。

  “怎么坐这,不冷吗?”二哥惊讶道。

  “等你呢,想跟你商量个事。”林启风撇撇嘴道。

  “正好我也有事想找你商量,你先说吧。”二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