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信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136 2019.08.24 13:59

  “由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浮动汇率制度登上历史舞台,黄金的货币性职能受到削弱,作为储备资产的功能得到加强。各国官方黄金储备量增加,直接导致了国际黄金价格大幅度上涨。

  黄金价格从1971年的35美元/盎司,涨到去年的最高点850美元/盎司,短短十年间,涨幅高达24倍,直到去年年中才出现下跌趋势。

  个人观点,金价将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保持走低趋势。“

  讲台上,老师讲的滔滔不绝,黑板上“国际经济局势对黄金价格影响”的标题,格外醒目。

  林启风坐在下面,听得一个头两个大。

  前世今生两辈子没有接触过金融,唯一的理财方式就是把钱存到银行,存定期吃利息,可作为一名高大上的重生人世,这辈子注定是要跟金融打交道的,趁现在还在上学,有机会、有条件学习一下,总是好的,不说精通,起码了解个大概,不至于被骗就行。

  自从决定减少去柔道队找虐的次数之后,林启风的时间一下子充沛起来,左右闲着没事,干脆跑到金融系听课来了。

  一节课听下来,就觉的头昏脑涨,仿佛回到了前世备战高考时的状态。

  走出教室,漫步校园,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林启风才觉得身心舒畅,头脑清晰起来。

  路过宿舍楼拐角时,远远就见到戴强站在那里,一脸着急的在跟人交谈,看背影像是个姑娘。

  林启风刚想上去打个招呼,就见戴强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抱住姑娘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始恳求:

  “小英,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额,这个时候貌似不适合过去,林启风脚步一转,拐进了宿舍楼。

  刚进宿舍,就听刘建武从上铺探出头:“有你一封信,我给你拿回来了,在你床上。”

  信?好多年没见过了啊,而且谁会给他写信,家里有了钱,现在都是直接给他拍电报的,方便速度又快。

  带着疑惑,随手拿起信,看到寄信人沈苏,林启风才恍然。

  打开信封拿出信,满满当当写了一页,罗里吧嗦一大堆,总结起来就一句话:老娘已经在上大学了,煤渣堆那摊子事有人处理,别瞎操心,等着数钱就行。

  林启风无语,你要不说我都快忘了还有这档子事,值当你专门写封信来。

  不过这妮子竟然也是个大学生,倒是没看出来,重又拿起信封,看寄信地址:沪市戏剧学院。

  豁,还是个艺术生,这倒挺符合她的气质,现在能上沪戏的,将来怎么着都能混成个明星吧,不过,前世好像没听过有她这号人物啊。

  难道中间出了什么岔子?

  林启风不解,眼睛在信封上随意一瞟,下一秒直接就看直了眼。

  一只小猴子贴在信封上,右下角8分两个大字,有点扎眼。

  这就是猴票吗?林启风有点惊喜,记得前世曾看到过报道,一枚普通猴票价格都在上万,而1980版的生肖邮票大版票市值更是高达百万,而现在呢,只要八分,这妮子简直送了个惊喜啊。

  “太奢侈了,居然拿猴票当邮票。”林启风一边数落,一边眉开眼笑的从信封上往下扣着邮票。

  “猴票不就是邮票吗,奢侈啥。”刘建武一脸看傻子的表情。

  “你不懂,别怪我没提醒你啊,现在多存几张猴票,以后没准就能躺着数钱了。”林启风道。

  “鬼才信你,它就是成精了开始细胞分裂,也值不了几个钱吧。”刘建武根本不信。

  “哼哼。”林启风懒得跟他多说,扣了半天,邮票都快抠破了,都没扣下来,心里开始埋怨,这妮子咋这么实在,贴这么牢干嘛。

  扣不下来,那就去买,这么好的发财机会,可不能错过,囤上几版,下辈子都不愁吃喝。

  扔下信封,刚要出门,就跟急匆匆赶过来的李想撞了个满怀。

  “这是怎么了,着急忙慌的?”林启风问道。

  “回来跟你说一声,胡同的那些师兄弟来了,那场面,啧啧。“李想一脸玩味道。

  “是吗,正好要去找他,倒是巧了,你要不要一起?”林启风道。

  “去,怎么不去,正好认识一下,等我儿子做手术的时候,正好请他们帮忙念个经,求个平安。”李想回道。

  “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老板,林启风。”胡同介绍道。

  饭店里,鸡鸭鱼肉摆了一桌,一群人围坐在桌前,七个光头占了大半,格外吸引眼球,好在没穿僧服,要不这顿饭干脆别吃了。

  “不用客气,以后大家都是自家兄弟,随意点。”林启风道。

  “简单介绍一下吧,这是七师弟潘越,六师弟秦振,五师弟李奇堂,四师弟薛锦州,三师弟高伟,大师兄范全。”胡同挨着介绍完,才道:“我是二师兄,其他的大家都知道,就不介绍了。”

  林启风点点头,挨个看过之后,心里泛起疑惑,胡同就够老成了,这师弟看上去倒是比他还大,反倒是这大师兄,白白嫩嫩的,怎么看都像是最小的。

  “师门排序不看年纪,只按入门时间,我比法明早入门几日,侥幸做了大师兄,其他几位师弟也是如此,我年纪最小,今年22,六师弟年纪最大,27岁,三师弟、四师弟、五师弟今年都是25,七师弟23。”像是看出了林启风的疑惑,大师兄微笑解释道。

  倒是善解人意,是个聪明人,不过,这法明是指胡同吗,林启风刚要问,就听胡同道:“庙都没了,法号就别用了,以后就叫名字吧。”

  “唉。”范全叹了口气。

  “大师兄不用沮丧,以后等我们赚了钱,自己盖座庙不就成了。”七师弟潘越随口说了句。

  这是还想着回去当和尚?难怪还俗这么久,都没留头发,佛心倒是坚固,不过你这吃的倒是不忌口啊。

  “这几天先让胡同带着你们熟悉一下情况,带货的事先不急。”林启风道。

  “不用熟悉了,大致情况我都跟他们交代过了,断货好几天,还是先去进批货回来再说。”胡同有点心疼,少卖一天就少赚一天的钱。

  “你自己决定,第一次就算了,反正断着货,以后就得注意点,不能全部去带货,必须随时留下两个人,防着出什么意外。”林启风交代道。

  “明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