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南下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115 2019.09.10 19:00

  “林启风对吗?”护士小姐姐先确认一下姓名,见林启风点头,接着道:“把手伸出来。”

  林启风乖乖伸出右手,酒精涂在手上凉凉的,看着尖尖的针头在手背上游走,终于选定了血管,直接扎了进去。

  没回血,林启风皱皱眉,这一针算是白挨了。

  护士小姐姐也楞了一下,默默把针拔下,按了会儿等不流血后,重新涂了酒精,选定血管,再次扎了进去。

  依然没回血,这下护士小姐姐有点紧张了,一双大眼看向林启风,嘴上道着歉:“对不起。”

  楚楚可怜的样子,还能说什么,白扎了两针,林启风还得安慰道:“没事,下次指定能扎上。”

  小护士松口气,肯定的点点头,接着又是一针。

  还是没扎上,小护士这下有点慌了,连连道歉,被林启风安慰两句,镇定下来,紧接着又是第四针。

  小护士快绝望了,额头上见了汗,林启风都没说话呢,眼眶里就湿润了,道歉的话都说不出来,紧张的向四周张望,似乎想呼叫支援,可惜病人太多,同事们都在忙,没人上来解围。

  林启风旁边几个病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把目光投了过来,数了数他手上贴着的胶布,眼中有点惊讶,接着就是幸灾乐祸,表情似乎还有点期待。

  小护士压力更大了,拿着针头的手都有点发颤,右手上的血管几乎被扎了个遍,手背上几乎被胶布贴满,再扎的余地不多了。

  林启风郁闷了,本就生了病,还得再遭这一劫,可面对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姑娘,说也不是,骂也不是,别提多难受了。

  见小护士眼睛仍然一根筋的在右手上打转,林启风忍不住道:“要不,换个手吧,这边空间大,好扎。”

  “好。”小护士小声应了句,绑了绷带,擦了酒精,可却迟迟没有下针,这是信心扎没了。

  林启风也被扎怕了,加油打气道:“相信自己,这次一定行的。”

  小护士重重的点点头,手起针进,回血了。

  俩人同时松了口气,小护士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刘海有点凌乱,几根头发贴在额头上,有点俏皮,看着林启风不好意思道:“谢谢了,今天太紧张了,平时不是这样的。”

  “没事。”林启风强颜欢笑,大方回了句,接着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刚参加工作吧。”

  “我叫左瑶,工作有段时间了,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要是换了别的病人,肯定早就骂上了。”左瑶感激道:“以后要是看病,就来找我,医院里我有熟人,不用排队的。”

  这话林启风可没敢接,干笑两声,等左瑶端着东西走后,才撇撇嘴,显然这五针记忆深刻。

  打过点滴,又开了药,回到家睡了一觉,才感觉好了很多,周末只有一天假,趁着天还没黑,抓紧时间回学校去了。

  六月中旬,胡同来了一趟学校,表情有点凝重,见到林启风道:“哥,南边出了点事,我得过去看看情况。”

  “什么事?严重吗?”林启风皱眉问道。

  “货源出了点问题,具体情况得过去之后才知道。”胡同道。

  林启风点点头,道:“多去几个人,把钱带足,有备无患。”

  “放心吧,我叫了六师弟、七师弟跟着,胡庆跟小盛也去,五个人呢,不会出什么事。”胡同解释一句,接着道:“你要有什么事,就去找我大师兄,我跟他都交代过了。”

  “有什么事就拍个电报,一起想想办法。”林启风又叮嘱一句,胡同这才走了。

  这一走就是十多天,一点消息都没,林启风也跟着担心起来,也找李想问过,但具体情况他也不太清楚,只说存货快见底了,也没见进货的人回来。

  眼看就快放暑假了,林启风的心情快沉到了谷底,胡同才终于发来了电报,只有四个字:事危速来。

  没头没尾一句话,把林启风吓得不轻,以胡同的个性,如果不是到了绝境,自己解决不了的地步,一定不会发这种消息的。

  林启风一刻都没敢耽误,直接请假去了,好在临近暑假,过程挺顺利,之后去买了当晚的火车票,出发前,又照着胡同发来电报的地址,把自己的发车时间回了过去。

  一切准备完成,时间已经到了傍晚,林启风背着包走进了火车站,晚上九点的火车,晚点半小时,之后登上火车,踏上南下的路。

  包里除了一点吃的,剩下的全是钱,具体多少林启风也没工夫数,他的想法很简单,有钱能使鬼推磨,能用钱解决的,就用钱砸。

  火车上人挤人,声音嘈杂,天气又热,有那不讲究的脱了鞋,一股臭脚丫子味,即便开了窗户,依然辣眼睛。

  三十多个小时火车坐下来,林启风感觉全身疲惫,打起精神下了火车,就见胡同已经在月台上等着了,旁边胡庆和古盛也在,潘越、秦振倒是没来。

  见到林启风,胡同赶忙上前道:“哥,一路辛苦了,这边事情棘手,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这才把你喊来。”

  胡庆倒是机灵,见林启风一脸疲惫,上前接过林启风的包,默默站在一边没支声。

  “先去吃饭,事情待会再说。”林启风直接道。

  一路上被臭脚丫子熏得反胃,实在饿急了,才捏着鼻子吃两口,三十多个小时下来,早就前胸贴后背了。

  “我们打车来的,车就在外面等着,先去车上休息会。”胡同说着,就领着林启风向站外走去。

  胡庆和古盛紧跟在后面,古盛想接过胡庆的包,被胡庆狠狠瞪了一眼,难得献殷勤的机会,怎么可能让给他。

  整个人摊在座椅上,林启风感觉说不出的舒坦,闭着眼睛躺了会,这才缓缓道:“说说吧,究竟出了什么事。”

  胡同理了理头绪,才道:“大概半个多月前吧,来进货的人没拿到货,空着手回去了,我以为是他们不懂规矩,把张经理给得罪了,就想着亲自来给他道个歉,酒也喝了、饭也吃了,可那龟孙子就是不给准话,连着请了好多天,人倒是每次都来,可就是不松口,我估摸着这里面有其他的事,跟了他几天,也没发现什么头绪,这才不得已,把哥你叫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